西陲情缘 正文 第四章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在行军途中,指挥连组织了宣传鼓动小组,一边走,一边用唱歌、说快板等方式进行鼓动宣传,增强战士们克服困难的信心,鼓舞战士们旺盛的斗志。

姜良驹边走边琢磨快板词。

上个星期,《战地报》刊登出他写的“豆腐块”大小的小通讯,回想起写稿的经过,文章署名是自己,其实,不是他一个人写的,离不开同志们的鼓舞和领导上的指导和帮助。姜良驹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欣慰。

下连不久,姜良驹利用星期天到医院看望郑班长,一进门口,又碰上那个严厉的女护士值班。

“哎,你又来了。”女护士看到姜良驹,比上一次客气多了。

姜良驹说:“我们班长是为救我和战友受的伤。”

“看不出来,他还是一个英雄人物,应该好好报道报道。报纸上成天登整版的批判文章,舞文弄墨,咬文嚼字的,看都看不懂。”

姜良驹听了女护士的话,心想:部队里有许多先进人物和事迹,应该进行宣传报道,说:“我回去试着写一写。”

“你们班长快出院了,你放心吧。”

“谢谢,护士大姐。”

“真逗,这个新兵蛮有人情味的。”

姜良驹叫一声“护士大姐”,逗得她和旁边的几个女护士抿着嘴止不住的笑。

看望郑班长回来后,姜良驹连夜写了“‘老兵油子’救‘新兵蛋子’”的通讯,刚写到一半,熄灯号响了,他爬进被窝,用手电筒照着,想一句写一句,半夜才写完。

第二天,姜良驹整齐地抄了一份,来到政治处审查盖章,在办公室门口,他喊报告,敲门,没有人,转身要返回。

“小战士,你有事吗?”

从办公室旁边一间屋里,走出一位首长。姜良驹在新兵连见过,他是政治处种友发主任。

“首长,我写了一篇稿子,请政治处审查。”

“负责新闻报道的干事下连队蹲点,来,到我办公室。”

姜良驹跟着种主任身后走进他的办公室。种主任从姜良驹手中接过稿件,被通讯的题目吸引了,仔细认真地往下看。姜良驹站在桌子旁看到种主任的茶杯是空的,伸手拿起杯子,倒了满满一杯水,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种主任看完稿子,问:“你叫什么名子?是哪个连的?”

“我叫姜良驹,是指挥连的。”

“稿子我看过了,题目和立意不错,就是有点长,太罗嗦了。”

“请首长多加指点。”

“我问你,郑云鹏班长在危险时刻,他想什么?”

“他想到救人。”

“你是怎么写的:‘在千钧一发之即,他想到了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想到了黄继光挺身堵枪眼;想到了毛主席的教导,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怕流血牺牲。’在那一瞬间,他能想那么多吗。如果真想到这么多,你们早就埋在沙坑里了,还能救战友吗?”

姜良驹认真的听,他心服口服地点点头。

“做人要真诚,写报道要真实。消息也好,通讯也好,一定要符合事实,不要夸大其词。把这一段改成一句话:在千钧一发之即,他一心救战友。认真推敲一下,更切实,更具体。”

种主任的一席话,使姜良驹深受益匪浅。

“首长,我第一次写,写的不好。”

“没关系,多写多练,用心去写,会有进步的。”

通过种主任的指导,姜良驹经过认真修改,稿件发出后很快见报了,署名是姜良驹,但他认为,真正的作者不应该是自己,功劳要记在政治处种主任身上。

指挥连有线排三班长,姓张,是一名老兵,是连队的文艺骨干。他站在一个沙包上,打起竹板:

“打竹板,响呱呱,

听我把咱连的好人好事夸一夸。

侦察排,是好汉,

边行军,边观察。

选近道,挑好路,

集结地点早到达。

测地排的新兵娃,

个子小,决心大。

不让别人帮助他,

紧跟队伍怕拉下。

炊事班,夸一夸,

行军锅,肩上压。

饭菜做的喷喷香,

吃饱肚子不想家,

嘿,嘿,吃饱肚子不想家。”

张班长说了一段快板,太阳晒的他汗淋淋的。姜良驹来到他的跟前,把自己的水壶递过来,说:“张班长,喝口水,歇一歇,让我来一段。”

姜良驹接过竹板,熟练地打起来:

革命战士心最红,

毛主席的教导记心中。

不怕苦,不怕累,

野营拉练立新功。

翻江过海,革命战士个个赛“蛟龙”。

冰天雪地,革命战士人人是“北极熊”。

千里戈壁,革命战士个个是“飞毛腿”。

茫茫沙漠,革命战士人人是,是啥—啥?

姜良驹一时想不起合适的比喻,正赶上测地排一班长扛着标杆走过来,急忙问一班长说:“沙漠里有什么呀?”

“沙漠是死亡之海,什么也没有,姜良驹,没词了吧。”一班长地道的陕西话,逗的战士笑了。

姜良驹使劲打了几下竹板,突发灵感,接着说:“革命战士人人都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孙—悟—空。”

在鼓动小组的宣传下,战士的劲头更足了,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