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四章二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2 在野营拉练的队伍中最前面的是团直属指挥连,战士们一边探查行军路线,一边向沙漠里行进。 全团指战员开始乘车行军,后来道路越来越难行,为了减轻汽车的负载,加快前进的速度,团首长决定:人、车并行。 战士们排成一条长龙,在沙漠艰难地行走着。 “给,吃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2


在野营拉练的队伍中最前面的是团直属指挥连,战士们一边探查行军路线,一边向沙漠里行进。

全团指战员开始乘车行军,后来道路越来越难行,为了减轻汽车的负载,加快前进的速度,团首长决定:人、车并行。

战士们排成一条长龙,在沙漠艰难地行走着。

“给,吃一块。”杜亮故意放慢脚步,等姜良驹来到跟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奶油巧克力饼干,偷偷地塞给姜良驹,还怕被别人看见。

“我不要。”

“奶油的,吃了可以补充补充体力。”

“吃了口渴,你自己吃吧。”

杜亮一边走一边吃。他每月的津贴,不到十天就花光了,月月家里给他寄钱,他是光顾军人服务社的常客,经常买些糖果饼干之类的小食品。服务部的阿姨都很喜欢这个小战士,常常偷着多给他一块二块的。用他的话解释:部队生活水平差,每天吃两顿棒子面,营养不足,常吃点小糖果,补充营养,以利再战。他才不说自己是“谗嘴猫儿”呢。

姜良驹和杜亮下到连队后被分配到指挥连测地排,杜亮在一班,姜良驹在二班,寝室只有一墙之隔,低头不见抬头见,俩人十分要好。杜亮有啥事都跟姜良驹说,听听他的意见。测地排担负着测量炮阵地的地形和射程的任务,为火炮营提供有效的各种数字。杜亮当标杆手,每天在野外作业,不管刮风下雪,还是数九严冬,他扛着二、三根标杆,在炮阵地来回奔跑,训练一天下来,累得他腰酸腿痛。有一天,晚上自由活动时间,杜亮见到姜良驹,当着他的面哭鼻子,想打退堂鼓。姜良驹领他到服务社给他买了一包糖果,开导他说:“还记得那天咱俩一起逛街时,有多少年轻人看到你投来羡慕的眼光,竖起大母指,称赞你这个小解放军战士。他们不但佩服你身上的这身绿军装,红领章和红帽徽,而是还佩服你人小志气大,为保卫边疆做贡献,佩服你经受住艰难困苦的考验,是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咱们刚遇到一点困难,就哭鼻子抹眼泪,就不想干了,那怎么能行。再说,咱不当测地兵,干啥?当侦察兵、电话兵、填炮手,都是一样要吃苦受累。这山望着那山高,怎么能干好工作。一定要坚持下去,要争口气,不要让别人说咱们河北籍新兵是熊包、窝囊废。”这次谈话后,杜亮在姜良驹的鼓舞下,再不叫苦喊累了。

没有到过沙漠的人,不知道沙漠的狰狞可怕。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它就像一头怪兽,千百年来,吞食了多少冒险者的生命,使多少探险家望而生畏。

夜晚,沙漠里的温度下降到零下二十多度,好像一个偌大的冰库。白天,临近中午,太阳当头,沙漠的温度一下子升到零上二十多度,又宛如一个大烤箱。战士们在沙漠里行军,穿着棉衣棉裤,热得汗流如注,太阳能把人体内的有限的水分蒸发出来,让人干渴难忍。战士们走在沙土上,被太阳烤着,被沙漠蒸着,艰难地一步一步前进着。

杜亮用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口中的唾液已经变的又粘又稠。因为他路上吃了几块饼干,口渴时忍不住就喝水,水很快就被他喝光了。他摇摇自己的空荡荡的水壶,无奈,只好咬牙坚持着。

姜良驹不用猜就知道杜亮的水壶是空的,他快走几步,来到杜亮跟前,把自己水壶里的水,倒给他多一半,说:“杜亮,省着点喝,渴得实在坚持不住时,喝一口水,润润喉舌解解渴。”

“嗯,我能坚持住。”

杜亮看到姜良驹像哥哥一样对待自己,他心里十分感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