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四章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1


黄沙迷漫的沙海中,战士们在沙滩上支起一顶顶绿色帐篷,军帐的帆布被无情的风沙吹打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战士们伪装的一辆辆军车和一门门火炮隐藏在昏暗、冷漠的沙海中。

西陲军区所属部队广大官兵在严寒的冬季,拉出营房,在沙漠中野外生疏的地带,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西部边缘,严格按实战要求,演练部队走、打、吃、住的实战能力,这已经是第十天了。

夜深了,炮兵团指挥所的帐篷里,一盏马蹄灯还闪着微弱的亮光。团长林辉身披皮大衣,借着灯光,一边观看展开的军用地图,一边思索,考虑着下一步行军方案。

“报告。”

“进来。”

机要参谋钻进帐内,来到林团长的跟前,打开皮夹,拿出一份电文,说:“报告团长,司令部急电。”

林团长正在为部队下一步行动方案焦虑,问“司令部有什么指示?”

“据司令部统一部署,军首长命令我团继续向沙漠纵深一百五十公里行进,三天以后,在麦盖尔县一带集结待命。”

根据上级的指示,林团长果断地在地图上划上一个红箭头,标出下一步行军路线,做出了新的行动部署。

翌日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整个大漠宛如金黄色的海洋,除了战士身上的橄榄绿外,没有其它的颜色。寒风经过一夜不停地狂吼,好像已经疲倦了,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喘息着。

沙漠里没有路,战士们双脚走过的地方就是路。

国产解放牌加重汽车拖着火炮,沿着一条干枯百年的河床,向沙漠纵深处行进,行军的速度缓慢,每前进一步都是艰难的。在行军途中,前面又有一辆车陷入沙窝里,减缓了部队前进的步伐。

林辉团长看到部队的行军速度缓慢,十分恼火。

“奶奶的,我就不信没有过不去的路。下车,到前面看看去。”

林团长下了吉普车,踏着松软的黄沙,向出事的方向走去,警卫员和通讯员紧跟其后。

警卫员蔡祥全副武装,腰扎皮带,左肩挎着水壶、挎包,右肩背着“五四”式手枪。自从蔡祥分到警卫排后,以前给林团长当警卫员的士兵,被选送到军区汽训队学习开汽车。林团长亲自到排里挑选,看中了这个机灵、勤快的河北籍的新兵娃。

汽车进入沙漠就失去了它的威力,车轱轳一旦陷入沙窝里,飞转的车轮卷走沙尘,轮胎很快就会被沙子埋没,驾驶员加大油门,开足马力,车轮总是打转转,寸步难行。

加农炮营营长正在现场指挥排出障碍。

营长命令道:“全连下车,推也要推过去。”

战士们跳下车,前面人拉,后面人推,汽车的轮子打着转转,一寸一寸地向前挪动。

“快,用铁锨把车轮底下的沙土挖出来。”

“让我来。”大个子石大柱抄起一把锨,弯腰干起来,很快把车轱轳底下的沙子挖出来,铲出一个斜坡,汽车又向前挪了挪。

“大个儿。”蔡祥一眼在战士中间看到了高大的石大柱,高兴地和他打招呼。

“蔡祥,好久不见了,你干的不赖呀。”石大柱说。

在遥远的边陲,在异地他乡,老乡见老乡格外亲切,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虽然石大柱、姜良驹、蔡祥、孙天信、王贵才等同乡入伍的战友在一个团当兵,除了在节假日偶尔相遇外,平时确很少有见面的机会。

“大个儿,近来怎么样?”

“挺好的,每天操练,扛炮弹,挖掩体,俺有的是力气,挺得住。”石大柱用手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就是有点想家。”

“大个儿,说真得,我和你一样也想家,有什么法子,给家多写几封信。”

“见过姜良驹、杜亮吗?”

“我在军人服务社碰到过杜亮,他还是那样,整天乐呵呵的,不知愁。对了,我在〈战胜报〉上看到姜良驹写的「‘老兵油子’救‘新兵蛋子’」的报道,政治处的干事都说他写的不赖呢。”

“哪天的报纸?我整天只忙着操练火炮,没顾上看。”

“上个礼拜的报纸,具体是哪天,我记不清了。大个儿,你见过咱们班的王贵才吗?”

蔡祥和王贵才是一个村的,还有点沾亲呢,所以蔡祥非常关心他。

“没有,听说他在后勤,被分到团农场。”

蔡祥看见林团长和营长谈完话,走过来,急忙说:“团长过来了,大个儿,再见。”

蔡祥和石大柱一起唠嗑时,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瞄着林团长那个方向,要当好一名警卫员,就是要机灵、要有眼色。

陷入沙滩的汽车,车拉人推,终于闯了过去,部队继续行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