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伞兵创造的奇迹——艾本·艾迈尔堡垒的战斗

一八八七年。比利时军队的 Brialmont 将军就建议政府在艾本·艾迈尔〔Eben Emael〕 建造一个要塞,但是由于当时比利时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被放弃,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德国竞相建造坚固的防御工事,比利时政府对一九一四年德国军队入侵领土的事情记忆尤新,因此在一九三二年拨款两千四百万法郎历时三年建造了这个庞大的地下要塞。堡垒建造完毕后,法国军队总司令甘末林前来参观认为它至少能在最残酷的环境下坚持五天。



艾本·艾迈尔堡垒,从一号碉向东俯瞰德国与比利时边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堡垒的入口,摄于二○○一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甘末林将军的看法是有根据的,这个堡垒在当时可以称为是现代化的钢铁堡垒,堡垒建造在比利时和德国边境的阿尔伯特运河的西岸,一个面向运河,三面峭壁的山丘上,俯瞰着跨越缪斯河和阿尔伯特运河的三座重要的桥梁,这些桥梁是德国通向比利时的重要通道。一九一四年,德军入侵,在这个地区和比利时军队展开激烈战斗,该地区原有的十二座军事堡垒被摧毁了四座,现在比利时人聪明了,他们这个将堡垒建筑在地下。艾本·艾迈尔堡垒有两层,最底层在地下四十五米深处,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千二百名士兵的兵营,里面有医院、食堂、宿舍和指挥中心;第二层在地下二十五米到十八米处,是一个长度为五公里的隧道,把堡垒所有的阵地和固定堡垒连接在一起。两层之间由两个楼梯和一部电梯连接起来。


位于堡垒地下底层的了望室,注意类似潜望镜的望远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底层隧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层隧道通向各个碉堡的交叉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于堡垒底层的酒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于地下的发电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于地下的通风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隧道里的医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连接底层和一层的电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堡垒提供水源的水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堡垒的驻守士兵在一个少校的指挥下分为两部分,由一千名炮兵组成的两个作战分队和一个两百人的技术支援分队,两个炮兵作战分队每周五进行一次换防,不当值的分队就居住在要塞南边七公里的休息兵营中。当值的作战分队由两个连组成,他们分别担任操纵大炮、机枪和在堡垒巡逻的任务。


堡垒的主要作战武器由大炮构成,比利时建造这座堡垒的目的就是要控制阿尔伯特运河上的那几座桥梁不被未来的敌人占领,因此要塞装备了两门最大射程为十七公里的一二○毫米火炮,这门火炮被安装在一个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向上下伸缩的钢铁碉堡〔编号为“CUPOLA 120”〕中,在堡垒的北端和南端建造有编号为“CUPALA NORTH”和“CUPOLA SOUTH”的三百六十度旋转上下伸缩钢铁堡垒,每个碉堡中各有三门射程为八公里的七十五毫米速射火炮,另外还有四座各装备三门七十五毫米射程十一公里的固定射击方向的碉堡可以直接火力控制堡垒的南北两翼。在这个堡垒的表面,钢铁铸造的可旋转机枪发射碉堡、迫击炮发射碉堡、步兵观察碉堡和反坦克火力碉堡星罗棋布,还有计划地修建有专门的反坦克壕和反坦克障碍。如果使用常规步兵进攻战术来夺取要塞,对进攻者来说艾本·艾迈尔堡垒无疑是一场噩梦。


CP120的一二○毫米火炮碉堡升起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CP120闭合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支援火力碉堡闭合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支援火力碉堡开启状态,正面为机枪发射口,左侧为火炮发射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总参谋部早在一九三九年就制订好了入侵西欧的计划,这个被称为黄色方案的作战计划第一部分就要求德国武装力量首先突破比利时、荷兰国境防线,其中南翼要迅速推进到比利时中部,以吸引在法国北部的英法联军北上,为在阿登的中央突击军群创造进攻突破的优势。为了达到这一战役目的,就要求德国突入比利时的军队必须迅速越过阿尔伯特运河,因此夺取该运河上的桥梁并且摧毁艾本·艾迈尔堡垒的抵抗就成了关键的一步,为了达到目的,希特勒亲自构思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是使用滑翔机运送突击部队奇袭艾本·艾迈尔堡垒。经过德国总参谋部的参谋们仔细计划,一个专门为夺取艾本·艾迈尔堡垒而特别成立的突击部队被召集起来,这些特殊部队包括:


"Battaillon zur besondern Verwendung 100" of the "Abwehr"

"Sturmabteilung Koch" of the 7th "Flieger-pision"

The Infantry regiment 151 re-enforced by the motorized "Pioneer-Battaillon 51"

The 4th "Panzer-pision" Flying units of the "VIII Fliegerkorps"


实际上就是第七伞兵师第一伞兵团第一营,因为当时它的指挥官是 Walter Koch 上尉, 所以称之为 Sturmabteilung Koch ,这个突击营中还包括来自他们同一个团的第二营的战友,这些奉命前来报到的第二营伞兵由 Rudolf Witzig 中尉指挥,Rudolf Witzig 后来成为德国伞兵在战争初期最著名的伞兵英雄。 这个由十一名军官、四百二十七名伞兵和四十二名来自第八飞行大队的滑翔机驾驶员组成的突击队和一部分第五十一工兵营的爆破专家将完成对艾本·艾迈尔堡垒及其附近三座桥梁占领计划的最重要部分,第一五一步兵团和第五十一工兵营负责从地面增援他们。


一九四○年春天训练中的伞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训练中的伞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伞兵们被运送到希尔德斯海姆〔Hildesheim〕进行滑翔机降训练,在捷克的苏台德地区和波兰边境地区,有和艾本·艾迈尔堡垒地形相似的山坡和草地,这些地方就成为伞兵们机降的最佳训练场。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及其秘密的条件下进行的,伞兵们当时的处境不比监狱里的囚犯好,不能写信,不能与其他部队官兵交谈,甚至伞兵标识也被要求从他们的制服上取下,即将被这些伞兵进攻的艾本·艾迈尔堡垒的名字更是高度机密,只有少数总参谋部的人员才知道。一九四○年初,伞兵们被送到施托尔贝格〔Stolberg〕进行实战训练,这个地方几乎和艾本·艾迈尔堡垒一模一样,是总参谋部的参谋们精心挑选出来的训练场。在这里,伞兵被教授使用特殊的威力惊人的TNT爆炸装置来爆破坚固物体和巨大的岩石,这些特制的爆炸装置可以破坏二十五厘米的装甲或者三十五厘米厚的钢筋水泥;在爆破训练的闲暇时间,伞兵们学习使用所有总参谋部能为他们找到的外国武器,就连和平民搞好关系的公共关系课程也被教授给伞兵。考虑到战斗要求,连滑翔机的驾驶员也被要求必须通过工兵专业训练科目。


按照总参谋部制订的计划,突击队将被分为四个分队。花岗岩〔Granite〕分队由 Rudolf Witzig 中尉带领两名军官和八十三名士兵乘十一架滑翔机直接进攻艾本·艾迈尔堡垒;Schacht 中尉带领的混凝土〔Concrete〕分队由九十六人组成乘坐十一滑翔机负责夺取 Vroenhoven 大桥; Martin Schachter 中尉带领由九十名士兵和十个滑翔机的铁〔Iron〕分队负责占领 Kannes 大桥;Gustav Altmann 少尉带领九十二名和九架滑翔机的钢〔Steel〕分队负责夺取 Veldvezeldt 大桥。


为了确保计划的顺利实施,德国军事谍报局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如航拍、窃听对堡垒地区进行了周密的侦察,在计划进行的前两天,也就是一九四○年五月八日夜晚,身穿便衣的德国侦察人员还按照计划骑自行车对这一地区进行最后的观察。


艾本·艾迈尔的英雄之一 Rudolf Witzig 中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四○年二月,滑翔机被秘密从训练基地运往科隆〔Cologne〕 的两个德国空军基地,这些滑翔机被指定的部队严密看守,在运送的路上甚至严密实行了严格的戒严和保卫。


经过半年的紧张训练,一九四○年五月九日,进攻的命令终于传达下来,Sturmabteilung Koch 按照命令也到达了科隆的空军基地,伞兵们被召集起来,军官这时才向他们宣布了即将要进攻的目的地——艾本·艾迈尔堡垒。


第二天,五月十日,凌晨四时三十分〔德国当地时间〕,茫茫黑夜中,由Ju-52拖拽的四十一架DFS-230滑翔机携带着伞兵开始执行突袭计划。为了方便介绍战斗情况,下面根据突击队各个小组的作战经过进行介绍:


花岗岩〔Granite〕分队


突击分队在出发的时候就出现了麻烦, 原定的指挥官 Rudolf Witzig 中尉乘坐的滑翔机在起飞的时候由于和另一架滑翔机的拖拽绳索绞缠在一起,为了避免和另一架滑翔机相撞,Rudolf Witzig 中尉的飞机被迫放弃继续飞行。凌晨五时二十分,这个突击分队最后只有九架滑翔机顺利降落,其中第五作战小组的滑翔机直接降落在堡垒中间的一个机枪阵地前面,冲出机舱的伞兵们在这里抓住了他们的第一个比利时战俘。尽管指挥官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到达作战地区,在降落后的十分钟内,在来自这个分队的第四作战小组的 Hauptfeldwebel Wenzel的指挥下,伞兵和爆破专家们使用炸药和火眼喷射器还是摧毁了下列碉堡和阵地:


Casemate Maastricht 1 - 摧毁

Casemate Maastricht 2 - 摧毁

Machinegun bunker MiS - 摧毁

Machinegun bunker MiN - 摧毁

Cupola North - 丧失作战能力

Cupola South - 丧失作战能力

Block IV - 丧失作战能力


上午五时二十分,瓦尔特上尉发出第一份电报:“抵达目标,所有都在按计划进行”。伞兵们开始为斯图卡指示攻击目标,如果有目标没有被斯图卡摧毁,工兵就利用比利时守卫士兵寻找掩护躲避飞机攻击的间隙冲上去安置炸弹去炸毁目标。


上午九时,Rudolf Witzig 中尉的飞机修复后,将中尉和他们小组送到了堡垒,原定担负破坏堡垒中最大碉堡 Cupola 120 的作战小组的飞机没有到达堡垒区, 这个小组的人迫降在德国境内,他们后来随同增援人员步行渡过运河。上午十一时,第五十一工兵营的增援工兵渡过运河前来支援伞兵, Cupola 120 被其他作战小组的伞兵使用特定的爆破装置破坏。在一些地段,训练有素的爆破人员甚至一直破坏到地下二十米处,到第二天比利时守军投降,只有少数几个碉堡还没有被德国伞兵摧毁。尽管遭到伞兵凄厉的攻击,在五月十日一天,堡垒的坚守者还是向正在渡河的德军发射了约一千发一○五毫米炮弹和四十发一五○毫米炮弹,极大干扰了德军的渡河行动。五月十一日中午,德国工兵已经作好最后的爆破准备工作,幸存的一千多名比利时守军终于放弃了坚守而投降。整个突击分队有六人阵亡,二十人负伤,阵亡士兵有三个是被比利时人埋设的地雷炸死的,还有一个是在冲出滑翔机的时候被守军火力击倒的。


一个被摧毁的固定堡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摧毁的隧道密封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摧毁的一处碉堡内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摧毁的另一处碉堡内部,注意碉堡下方通向第一层隧道的入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摧毁的通向碉堡的楼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另一处被炸药摧毁的运兵楼梯

楼梯后面的绞盘估计是为上方碉堡运送弹药的工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第五十一工兵营的士兵正在试图用手榴弹爆破一个机枪碉堡跟随增援的工兵到来的有一个德国随军摄影记者,这个记者拍摄的一段电影后被纳粹宣传机构广为播放,但是大部分镜头拍摄的是工兵渡河的战斗场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混凝土〔Concrete〕分队


这个分队的九十六名士兵乘坐十架滑翔机,在 Schach 中尉的带领下比花岗岩分队还早五分钟到达指定作战地区,降落前他们遭到来自比利时 Maasricht 的高射炮火的射击, 尽管如此,所有伞兵还是很迅速地占领了指定目标—— Vroenhoven 大桥,大桥的守卫被制服,凌晨五时三十分,这个分队发出电报:“任务完成,碉堡被摧毁,桥在我们手里。”



跨越阿尔伯特运河的 Vroenhoven 大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钢〔Steel〕分队


几乎和花岗岩分队同时,这个由 Gustav Altmann 少尉指挥的九十二名士兵和九架滑翔机冒着轻型防空火力顺利降落在 Veldvezeldt 大桥附近, 在这个大桥的西桥头,比利时守军建造了一座机枪碉堡,有十五个士兵守卫在那里,伞兵们用手榴弹彻底摧毁了这个阵地,从而迅速夺取了这个大桥。凌晨五时三十五分,该分队报告:“任务完成。”


铁〔Iron〕分队


这个突击分队的任务是夺取 Kannes 大桥,这个大桥在艾本·艾麦尔堡垒大部分火力覆盖范围内,在德国总参谋部的计划中,增援伞兵的第五十一工兵营和第一五一步兵团将从这里跨越运河,夺取这个重要目标的艰巨任务落在 Martin Schachter 中尉和他带领的九十名士兵和十架滑翔机组成的分队身上。伞兵们按照计划降落在大桥和支援步兵阵地之间的空地上, 指挥官 Schachter 中尉在战斗刚开始便中弹阵亡, Joachim Meissner 中尉代替他指挥,伞兵们被来自大桥守卫者和堡垒的火力压制,没有能够夺取桥梁,大桥被比利时守军炸毁。凌晨五时四十分,分队通过电报向指挥部报告:“抵达目标,遭到激烈抵抗,大桥被破坏,经过工兵修复后仍可以使用。”这个分队在五月十日一个白天都处在比利时人的反击火力袭击中,直到夜晚比利时人撤退。



Kannes 大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夺取这三座桥梁的战斗中,伞兵一共阵亡了三十七人,一百人负伤,其中钢分队阵亡八人,混凝土分队阵亡七人,铁分队阵亡二十二人。


五月十一日,艾本·艾麦尔堡垒的战斗终于平息下来,伞兵用很小的代价换取了极大的胜利,在清除了堡垒防守火力威胁后,德国北集团南翼主力部队通过被伞兵夺取的桥梁后迅速开进比利时中部。如此小的代价获得了如此大的战果,不怪乎希特勒本人在这场战斗结束后不久就赶来为这些伞兵们颁发勋章。



胜利后的伞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希特勒在为伞兵授勋。伞兵队列最远处的是 Rudolf Witzig 中尉,紧靠着他的是 Walter Koch 上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艾本·艾迈尔堡垒一九九○年被来自西欧的一些志愿人员重新打开进行修复,现在这里是一个博物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可以在此一睹真容。




甘末林将军的看法是有根据的,这个堡垒在当时可以称为是现代化的钢铁堡垒,堡垒建造在比利时和德国边境的阿尔伯特运河的西岸,一个面向运河,三面峭壁的山丘上,俯瞰着跨越缪斯河和阿尔伯特运河的三座重要的桥梁,这些桥梁是德国通向比利时的重要通道。一九一四年,德军入侵,在这个地区和比利时军队展开激烈战斗,该地区原有的十二座军事堡垒被摧毁了四座,现在比利时人聪明了,他们这个将堡垒建筑在地下。艾本·艾迈尔堡垒有两层,最底层在地下四十五米深处,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千二百名士兵的兵营,里面有医院、食堂、宿舍和指挥中心;第二层在地下二十五米到十八米处,是一个长度为五公里的隧道,把堡垒所有的阵地和固定堡垒连接在一起。两层之间由两个楼梯和一部电梯连接起来。 堡垒的驻守士兵在一个少校的指挥下分为两部分,由一千名炮兵组成的两个作战分队和一个两百人的技术支援分队,两个炮兵作战分队每周五进行一次换防,不当值的分队就居住在要塞南边七公里的休息兵营中。当值的作战分队由两个连组成,他们分别担任操纵大炮、机枪和在堡垒巡逻的任务。堡垒的主要作战武器由大炮构成,比利时建造这座堡垒的目的就是要控制阿尔伯特运河上的那几座桥梁不被未来的敌人占领,因此要塞装备了两门最大射程为十七公里的一二○毫米火炮,这门火炮被安装在一个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向上下伸缩的钢铁碉堡〔编号为“CUPOLA 120”〕中,在堡垒的北端和南端建造有编号为“CUPALA NORTH”和“CUPOLA SOUTH”的三百六十度旋转上下伸缩钢铁堡垒,每个碉堡中各有三门射程为八公里的七十五毫米速射火炮,另外还有四座各装备三门七十五毫米射程十一公里的固定射击方向的碉堡可以直接火力控制堡垒的南北两翼。在这个堡垒的表面,钢铁铸造的可旋转机枪发射碉堡、迫击炮发射碉堡、步兵观察碉堡和反坦克火力碉堡星罗棋布,还有计划地修建有专门的反坦克壕和反坦克障碍。如果使用常规步兵进攻战术来夺取要塞,对进攻者来说艾本·艾迈尔堡垒无疑是一场噩梦。 德国总参谋部早在一九三九年就制订好了入侵西欧的计划,这个被称为黄色方案的作战计划第一部分就要求德国武装力量首先突破比利时、荷兰国境防线,其中南翼要迅速推进到比利时中部,以吸引在法国北部的英法联军北上,为在阿登的中央突击军群创造进攻突破的优势。为了达到这一战役目的,就要求德国突入比利时的军队必须迅速越过阿尔伯特运河,因此夺取该运河上的桥梁并且摧毁艾本·艾迈尔堡垒的抵抗就成了关键的一步,为了达到目的,希特勒亲自构思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是使用滑翔机运送突击部队奇袭艾本·艾迈尔堡垒。经过德国总参谋部的参谋们仔细计划,一个专门为夺取艾本·艾迈尔堡垒而特别成立的突击部队被召集起来,这些特殊部队包括: 突击分队在出发的时候就出现了麻烦, 原定的指挥官 Rudolf Witzig 中尉乘坐的滑翔机在起飞的时候由于和另一架滑翔机的拖拽绳索绞缠在一起,为了避免和另一架滑翔机相撞,Rudolf Witzig 中尉的飞机被迫放弃继续飞行。凌晨五时二十分,这个突击分队最后只有九架滑翔机顺利降落,其中第五作战小组的滑翔机直接降落在堡垒中间的一个机枪阵地前面,冲出机舱的伞兵们在这里抓住了他们的第一个比利时战俘。尽管指挥官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到达作战地区,在降落后的十分钟内,在来自这个分队的第四作战小组的 Hauptfeldwebel Wenzel的指挥下,伞兵和爆破专家们使用炸药和火眼喷射器还是摧毁了下列碉堡和阵地: 这个分队的九十六名士兵乘坐十架滑翔机,在 Schach 中尉的带领下比花岗岩分队还早五分钟到达指定作战地区,降落前他们遭到来自比利时 Maasricht 的高射炮火的射击, 尽管如此,所有伞兵还是很迅速地占领了指定目标—— Vroenhoven 大桥,大桥的守卫被制服,凌晨五时三十分,这个分队发出电报:“任务完成,碉堡被摧毁,桥在我们手里。”


甘末林将军的看法是有根据的,这个堡垒在当时可以称为是现代化的钢铁堡垒,堡垒建造在比利时和德国边境的阿尔伯特运河的西岸,一个面向运河,三面峭壁的山丘上,俯瞰着跨越缪斯河和阿尔伯特运河的三座重要的桥梁,这些桥梁是德国通向比利时的重要通道。一九一四年,德军入侵,在这个地区和比利时军队展开激烈战斗,该地区原有的十二座军事堡垒被摧毁了四座,现在比利时人聪明了,他们这个将堡垒建筑在地下。艾本·艾迈尔堡垒有两层,最底层在地下四十五米深处,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千二百名士兵的兵营,里面有医院、食堂、宿舍和指挥中心;第二层在地下二十五米到十八米处,是一个长度为五公里的隧道,把堡垒所有的阵地和固定堡垒连接在一起。两层之间由两个楼梯和一部电梯连接起来。堡垒的驻守士兵在一个少校的指挥下分为两部分,由一千名炮兵组成的两个作战分队和一个两百人的技术支援分队,两个炮兵作战分队每周五进行一次换防,不当值的分队就居住在要塞南边七公里的休息兵营中。当值的作战分队由两个连组成,他们分别担任操纵大炮、机枪和在堡垒巡逻的任务。堡垒的主要作战武器由大炮构成,比利时建造这座堡垒的目的就是要控制阿尔伯特运河上的那几座桥梁不被未来的敌人占领,因此要塞装备了两门最大射程为十七公里的一二○毫米火炮,这门火炮被安装在一个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向上下伸缩的钢铁碉堡〔编号为“CUPOLA 120”〕中,在堡垒的北端和南端建造有编号为“CUPALA NORTH”和“CUPOLA SOUTH”的三百六十度旋转上下伸缩钢铁堡垒,每个碉堡中各有三门射程为八公里的七十五毫米速射火炮,另外还有四座各装备三门七十五毫米射程十一公里的固定射击方向的碉堡可以直接火力控制堡垒的南北两翼。在这个堡垒的表面,钢铁铸造的可旋转机枪发射碉堡、迫击炮发射碉堡、步兵观察碉堡和反坦克火力碉堡星罗棋布,还有计划地修建有专门的反坦克壕和反坦克障碍。如果使用常规步兵进攻战术来夺取要塞,对进攻者来说艾本·艾迈尔堡垒无疑是一场噩梦。德国总参谋部早在一九三九年就制订好了入侵西欧的计划,这个被称为黄色方案的作战计划第一部分就要求德国武装力量首先突破比利时、荷兰国境防线,其中南翼要迅速推进到比利时中部,以吸引在法国北部的英法联军北上,为在阿登的中央突击军群创造进攻突破的优势。为了达到这一战役目的,就要求德国突入比利时的军队必须迅速越过阿尔伯特运河,因此夺取该运河上的桥梁并且摧毁艾本·艾迈尔堡垒的抵抗就成了关键的一步,为了达到目的,希特勒亲自构思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是使用滑翔机运送突击部队奇袭艾本·艾迈尔堡垒。经过德国总参谋部的参谋们仔细计划,一个专门为夺取艾本·艾迈尔堡垒而特别成立的突击部队被召集起来,这些特殊部队包括:突击分队在出发的时候就出现了麻烦, 原定的指挥官 Rudolf Witzig 中尉乘坐的滑翔机在起飞的时候由于和另一架滑翔机的拖拽绳索绞缠在一起,为了避免和另一架滑翔机相撞,Rudolf Witzig 中尉的飞机被迫放弃继续飞行。凌晨五时二十分,这个突击分队最后只有九架滑翔机顺利降落,其中第五作战小组的滑翔机直接降落在堡垒中间的一个机枪阵地前面,冲出机舱的伞兵们在这里抓住了他们的第一个比利时战俘。尽管指挥官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到达作战地区,在降落后的十分钟内,在来自这个分队的第四作战小组的 Hauptfeldwebel Wenzel的指挥下,伞兵和爆破专家们使用炸药和火眼喷射器还是摧毁了下列碉堡和阵地:这个分队的九十六名士兵乘坐十架滑翔机,在 Schach 中尉的带领下比花岗岩分队还早五分钟到达指定作战地区,降落前他们遭到来自比利时 Maasricht 的高射炮火的射击, 尽管如此,所有伞兵还是很迅速地占领了指定目标—— Vroenhoven 大桥,大桥的守卫被制服,凌晨五时三十分,这个分队发出电报:“任务完成,碉堡被摧毁,桥在我们手里。”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16:05:10 被66655444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