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震撼!中国空军就是这样击碎猛禽“叹息之墙”!

美国从20年前开始研制的F-22A“猛禽”战斗机已“修成正果”正式加入现役,目前驻扎在弗吉尼亚州蓝岭空军基地的第27战斗机中队的16架“猛禽”战斗机首批“具备初步实战能力”。五角大楼透露,一个战斗机中队的F-22战机将于明年前往西太平洋某地驻防。专家认为,这些“猛禽”的“新窝”很可能是位于西太平洋上的美军关岛基地。美空军部高官宣称,即便战争在明天就爆发,他手下的“猛禽”战机也能同美军一起投入战斗。



如何对抗F22A“猛禽”,已经不是超前的话题而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美军F22战机准备起飞




技术上我们对于“猛禽”了解的并不多,在研制出我国四代机彻底解决问题之前,我应当在战法、对抗措施上先有准备。


课题一、F22A的作战模式


历史上,歼击航空兵的主要作战方式有四种:


游猎,歼击机进行巡逻飞行,寻歼敌空中目标。

护航,歼击机掩护其他机种,从而引发空战。

截击,歼击机拦截敌方对地攻击飞机,从而引发空战。

突击,歼击机同时担负对地攻击和空战双重任务。


这四种作战模式概括了歼击航空兵的主要作战模式。这几种模式往往是同时出现的,比如越南战争期间,空战中往往有F-4游猎、米格21截击、F-4护航、F-105突击等多种形式的空战出现。


进入20世纪90年代,美军采用了新的空战战术---“鹰之墙”!就是由预警机指挥大量的、在预定空域待机的F15“鹰”,隔离出一片“禁飞区”,随时消灭任何企图侵入禁飞区的空中目标,从而确保一定空域的制空权。


“鹰之墙”应当是美军最新的战术,他发挥了美军电子战的优势,综合了游猎、护航、截击多种作战模式,同时为对地突击提供了保障。F15“鹰”和预警机的配合,就象在空中建立了“电子墙”、“火力墙”。在伊拉克、南联盟,“鹰之墙”战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F22A的使用,美国人说是充当“踹门者”。按照美国人的说法,似乎F22A的主要战法是“突击”,就是混合携带对空对地武器,突入敌防空体系内实施对空、对地双重作战,为其他机种打开攻击通道。


美国人只是说出了对F22A使用的初步设想。随着F22A逐步经过磨合期,我认为其战法在“踹门者”之外,还应以“鹰之墙”战术为主,这时应改称“猛禽之墙”!


因此,我们对抗F22A,应当着力解决两个大的战法问题:第一、断敌踹门之脚!第二、击碎猛禽之墙!


再讨论具体的战法前,先说点好消息,二炮已经在胡总面前夸下海口了:1500公里以内,没有敌人可以使用的机场!胡总说:能堵住笼子抓鸡当然好!但是也要考虑到出于政治的需要不能堵笼子的可能,还要为没有堵笼子能力的兄弟国家想想办法,对此空军要多想办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第一次部署冲绳相比,此次F-22显然更据实战意义和攻击性

下面言归正传!


解题前的提示:


许多中小国家的空军都与美空军有过交手,失败的教训多于成功的经验,对于教训和经验的总结,可以为我们对抗美优势空军打开思路。


教训一、电子战能力是空战的前提。伊拉克、南联盟与美空战失利,根本原因还是电子战能力不足,许多飞机是在没有发现对手的情况下被击落的,即便是躲过了中远距打击,进入近距空战后往往也处于不利的态势。


教训二、缺乏有效的空地配合。空地配合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地面引导,二是地空火力综合打击。地面引导不利,关键是电子战能力不足;地空火力综合打击不利,是因为伊拉克和南联盟的空地配合,还是沿袭地面防空火力和飞机各守固定空域、各自为战的模式,原因就是空地相互识别的问题没有解决。


教训三、没有注重打敌辅助飞机。美军的空中行动,往往需要大量的E字头电子战飞机支援,而这些飞机的作用往往非常大。据称南联盟击落了一架F/A117,就是因为一架EA6B电子战飞机脱离了位置。


经验一、高速突袭仍然是对抗优势空军的法宝之一。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战例,就是米格25突破拦阻,击落了一架F/A18,还有几个得到证实的战例,就是米格25创入美英划定的“禁飞区”击落多架无人机。


经验二、机动部署的防空火力是奇兵。在重要目标附近部署的防空火力,往往受到集中的压制而战果甚微。而机动部署的防空火力却可以在敌人以为安全的空域发动突然袭击,美国承认的2次在南联盟的损失,均是在返航途中被地空导弹击落的。


总结,这些教训与经验,可以得出我们急需加强的地方。


课题二,断敌踹门之脚


美军已经多次以隐形飞机偷袭对手纵深重要目标,F/A117、B2均执行过此类任务。这两款机型的纵深突击,更象是小偷的“溜门撬锁”,因为2款机型自卫能力极弱,被发现基本要被击落。相比之下,F22A具有极强的电子战、隐身能力,具备高速、高机动的性能,真象是“踹门”而入的强盗!


F22A搭载弹量全内载超过2吨,含外挂的情况下达到9吨,可以混合携带AIM9X、AIM120和JDAM,单架F22A的电子战能力接近一架小的预警机。1981年6月7日,以色列实施了摧毁伊拉克核反应堆的“巴比伦行动”,当时以军出动了8架F16和6架F15。如果以F22A执行类似的任务,6-8架即可完成,成功率、安全性将更高,既可偷袭,也可强攻。




美军B52轰炸机挂载JDAM弹药


对抗F22A的“踹门”,须做到充分的战前准备和灵活的战时应对。


在战前准备上有以下主要几点:


应建立由预警机、远程大型预警雷达、中短程无源雷达和各种搜索、制导雷达组成的电子侦察体系,做到多种功能、多种波段、多种机制的雷达相互配合。雷达间的相互配合应当是电子战的一个核心内容。从现有的战例看,美军反辐射作战能力相当强,单纯的几部雷达开机扫描往往成为攻击目标。雷达间的配合就是破解这一难题的有效办法,以远程雷达或无源雷达确定敌机基本方位,在合适的时机防空导弹制导雷达开机,快速锁定、攻击,这就是现代的“近快战法”。


应发展针对性极强的对抗兵器。比如FT2000反辐射防空导弹就是针对性极强的兵器,是对抗美军电子战飞机的利器,其发展还需近一步加强。功能可靠的反辐射防空导弹对美电子战优势的打击是致命的。


我们还可以研制出空战型电子战飞机。现有的电战机型往往是针对地面的,而当我空军面对F22A猛禽时,就需要空战型电战机的支援。空战电战机可以由我军现役的歼11、歼轰7改装,换装大功率雷达、干扰机、高性能数据链,同时可能要牺牲部分飞行性能。在空战中,电歼11或电JH7可以在局部的小空域内夺取制电磁权,以达到战场单向透明或双方互盲的目的,而且还具有局部的空中指挥、一定的直接空战的能力。就是说,我们如果做不到在一架飞机上实现电子战能力和飞行性能的完美结合,我们可以综合几架飞机的性能来实现。


发展针对性的对抗兵器,要做到拓宽思路。以往的防空,往往以打击攻击机为主;今后可以在破坏敌精确导航、精确打击上下工夫,做到二者结合。比如,大量布置光电干扰设备、GPS干扰设备和电磁干扰设备等,尽可能实现一种设备综合多种功能。


还应当大力发展特殊效应的打击兵器,比如可产生强光、强磁效应的兵器,以达到目力致盲、电磁致盲等目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各种电战、防空、空战平台要实现同步的信息共享、分布式相互指挥、资源及时调用。比如,当一架歼击机无法摆脱F22A时,可以飞向某一防空火力圈,呼叫地面防空火力掩护。



在战时应对上,应考虑到几个方面的内容:


对抗F22A踹门的前提条件是,我军有能力不断获得入侵敌机的预警。随着长波雷达和无源雷达的发展,这个问题应当已经解决。这些预警信息虽然不能引导直接攻击,但是可以提前告知我防空体系采取对抗措施。


全程的电子攻击。电子攻击是一个新提出的概念,就是利用电子手段切断敌人的导航、通信、搜索能力,使敌机陷入信息盲区,破坏敌精确打击的企图。干扰GPS使其无法修正航线偏差、以突然出现的大功率照射触发敌雷达告警以达到惊敌的目的、阻断敌相互间、前后方通信使其无法全面掌握战场动态等。



具有反隐身能力的中国YLC-20无源雷达


全程的多种形式地面防空火力攻击。既可在雷达制导的情况下实施攻击,也可在光电、红外制导下攻击;既可在锁定的情况下攻击,也可在没锁定的情况下佯攻。虚实结合的攻击,进可达到歼敌目的,退可绷紧敌飞行员的神经,干扰其对具体态势的判断。


对于我歼击航空兵来说,F22A深入我防空火力圈往往是我歼敌的好机会。以往我歼击航空兵在电磁环境不利的极端情况下,多次击落入侵的B17、P2V,原因就是这些对抗是单机和系统的对抗。前面说过一旦我防空体系能够得到敌机的预警信息,那么对抗就变成一架或几架猛禽与系统的对抗,“猛禽”的隐身、电磁静默就成了“掩耳盗铃”。


F22A的侧面、后部的电磁特征明显高于正面,使得我机有实施中距离空战的机会。


多机配合应当是对抗F22A的主要办法,可以采取夹击战术。比如,一架我机从F22A侧后方俯冲攻击,一架我机在前半球待机攻击、牵制,待敌转向迎击时再发动攻击。


在单机对抗时,我机也采取电磁静默,依靠引导占据其侧前方或后半球的位置并发动攻击。在攻击过程中随着位置的变化,F22A电磁、红外特征比较明显的正侧面、后面会暴露在我机前半球。单机与F22A对抗应极力避免,由于敌机的隐身、高速及雷达的优势,一旦我机处于敌前半球必然处于不利态势。


在攻击过程中,如F22A打破电磁静默、雷达开机,则需要电歼11或电JH7伴随指挥、电磁压制。


在多架F22A配合入侵时,全面的预警、告警更加重要,因为此时需要防止有敌机躲在阴暗角落没有被发现,也要判明那架敌机雷达开机。


攻击时,如敌机处于横队则攻击编队最外侧敌机,如敌机处于纵队则攻击殿后的敌机。如判明某架敌机雷达开机,应予以攻击,起码应予以牵制性佯攻。


所有的攻击应采取高速接敌、快速脱离的方式进行。


需要明确的是,截击作战保卫重点目标才是硬指标,只要破坏敌突击目的、即可视为成功。因此,只要能迫使敌机投掉对地攻击弹药、或因高速飞行、高G机动??截击成功。不必为了强求击落敌机而险入危险。如敌机放弃突击任务进入空战状态,我机应保持距离、保持接触,终究敌机是要返航的,他的屁股早晚要暴露出来。


总体来说,“断敌踹门之脚”要比“击破猛禽之墙”更容易,因为地面防空、电磁环境和空域安全对我方是明显有利的,敌机越深入这中优势越明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