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张艺谋不淘浆糊

jiangtian082 收藏 2 61
导读: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铺展的瑰丽长卷,上演仅短短50多分钟,其背后却是无以名状的艰辛劳作、难以计数的呕心沥血。而最可贵的一条,则是一丝不苟地恪守原则,绝不徇私淘浆糊。   据报道,作曲家赵季平是陕西省文联主席,家在西安,与张艺谋既是同乡,又是多年搭档,张艺谋的很多电影作品都由他作曲的,这种关系够“铁”了吧!正因为“铁”,去年底张艺谋在北京一声召唤,赵季平立即赶到开幕式创作现场,与总导演张艺谋、音乐总监陈其钢讨论了3天,接受了音乐创作的重任。回到西安后,他反复推敲,实地采风,以秦腔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铺展的瑰丽长卷,上演仅短短50多分钟,其背后却是无以名状的艰辛劳作、难以计数的呕心沥血。而最可贵的一条,则是一丝不苟地恪守原则,绝不徇私淘浆糊。


据报道,作曲家赵季平是陕西省文联主席,家在西安,与张艺谋既是同乡,又是多年搭档,张艺谋的很多电影作品都由他作曲的,这种关系够“铁”了吧!正因为“铁”,去年底张艺谋在北京一声召唤,赵季平立即赶到开幕式创作现场,与总导演张艺谋、音乐总监陈其钢讨论了3天,接受了音乐创作的重任。回到西安后,他反复推敲,实地采风,以秦腔和碗碗腔为素材,写下一章代表西北民间风格的作品,然后再返回北京录音,在彩排时也一再被播放。但是,这段音乐最终并没有被采纳。什么原因?我们当然无法胡乱猜测,不过显然是总导演不够满意。张艺谋并没有因为作曲家是老朋友便“通融”,绝不敷衍马虎,绝不降格以求。


其实,即使完全是“自己人”,而且是戴着重要桂冠的“自己人”,也对“通融”说“不”,也没有任何把自己的创作随意端上“长卷”的特权。据说,由刘欢和莎拉?布莱曼共同演绎的北京奥运主题歌《我和你》,其词曲作者正是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不过,这首主题歌并非内定人员命题创作,而是照样走公开程序,通过公开征集和无记名投票来选定。去年10月,北京奥运歌曲征集评选委员会的评委们对24首推荐曲目进行了审听,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定了8首主题歌候选曲目,并建议将“23号作品”确定为重点推荐曲目。这“23号作品”,就是在本月3日最后的主题歌评选活动中获评委们全票通过,正式成为北京奥运会主题歌的《我和你》。


可见,在这里,夹带“私货”,推销“劣质产品”,浑水摸鱼,滥竽充数,压根无门!公正的原则,公开的程序,一切在阳光下进行。要是没有这一条,怎么会有如此绚烂、精美的中华文化长卷的诞生?怎么能在公元2008年8月8日奥运之夜向地球村交出一份令无数“村民”们叫绝的“答卷”?


这种严肃认真、精益求精的态度,眼下在实际生活中是一种稀缺元素。在许多事情上,有“原则”,却不公正,有“程序”,却不公开,凭着“关系”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为非作歹。不止一次地听说,有些官员肆意干扰公开招标的程序,“介绍”自己的“哥们”承揽工程项目,结果力不胜任,一塌糊涂;不止一次地看到,某些长官、某些专家,在人家的文章、著作、研究成果上,恬不知耻、堂而皇之地署上自己的大名发表,有的手握实权者还非要把自己“下三烂”的货色塞进精神文明的产品里。至于让秘书代笔撰写“硕士论文”之类的把戏更是屡见不鲜。诸如此类的作风、行径,既严重伤害了文化建设的质量,也败坏了文化创新的氛围,更玷污了社会风气。有人还振振有词地宣称,这是“大气候”使然,这是“环境所迫”下的“潜规则”!


现在我们可以庆幸,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编导团队没有遭受“环境污染”,他们把“潜规则”拒之门外,不仅创作贡献了中华文明的崭新瑰宝,自身也在实践中华传统美德和当代社会的行为准则。开幕式解密之后,让张艺谋们在“保密时期”的故事也能“揭秘”,不妨多讲讲、多听听,这对文化的健康繁荣、社会的文明进步,大有裨益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