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片江滩、那片柳树林



高中时的学校,位于汉江边的一个小镇,学校离汉江很近,步行5分钟左右就到汉江边了,高中时代难得的闲暇,基本上都是在汉江的江堤和江滩附近度过的。或者是因为闲暇太少才更觉得珍贵的缘故,或者是少年情怀中淡淡的青春哀愁,那片江滩在落日中绝美的景致、那片柳树林满天飞舞的柳絮、那时急时缓的汉江流水,总是深深地烙印在少年的记忆中。

江堤很高,比小镇的地面大约高出30米的样子,走上江堤,汉江就呈现在眼前。江堤顶部很宽,两辆汽车交汇都还有2、3米的空间。枯水期的汉江水流平缓,如一条温柔的彩带,从西北轻轻飘来,在小镇边擦肩而过,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转弯向东而去。从江堤下去,下坡要走大概半里才到到江边,枯水期的江水是温柔的,邻近码头,偶有船只经过,才会在岸边的沙滩上卷起一些细小的波澜,而这时,我们多半是卷起裤腿,站在浅水的沙滩上,一般洗衣服,一边闲聊,打发着紧张的高中学习期间难得的悠闲。每到周末,或是晚上不必上晚自习的时候,三两个同学,沿着江滩散步,可算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沿着江堤,往上游走,大约两里路的样子,就是汉江拐弯的地方,江滩在这里显得很宽,全是细细的沙子和一些江水冲刷出的圆圆的鹅卵石,走在上面,说不出的惬意,再往前走,会看到一艘停在江滩上的破木船,大概是渔民遗弃的,坐在上面,江风徐来,看着江中的流水,扯一些少年故作深沉的话题。通常这个时候是日落时间,太阳似乎就快要沉到远处的汉江中,金色的阳光照在江滩上,将一切景物染上一抹金红的色彩,江面上金光闪烁、波光粼粼,好一幅绝美的长河落日圆的美妙景色。在晚霞的映射下,在几个伙伴的东扯西拉的言谈中,美好的周末时光慢慢溜走,直到落日完全沉入江中,晚霞也没了踪影,我们才起身,离开破木船,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顺江而下,步行大约两里的地方,在江堤的堤肩上,是好几公里长的一大片垂柳组成的防浪林,垂柳的柳枝随风摇曳,最初的感觉幽静、舒服,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直到那年春天,一次偶然跑步到防浪林,看到了满天飞舞的“雪花”,才感受到一种另外的美。柳絮纷飞的季节,空气中飘洒着细小、洁白的柳絮,江堤的草地上铺上了薄薄的一层柳絮,宛如给江堤盖上了“雪”的被子。被眼前的美惊呆了,赶紧跑步,去看看那片柳树林。柳树林里,“雪”铺得更厚了,随风舞动的柳枝还在挥洒着星星点点的柳絮,如同雪一样,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走在铺满“雪”的草地上,软软的,没有雪的冷清,却有着柳絮的温润与飘逸,不由得痴痴地看着、痴痴地走在似乎漫无边际的柳树林中。此后几天,没事就往柳树林跑,为的就是看看那美丽的“雪花”。偶然的机会,却看到同班的一位美丽少女,原来她家就在附近。“雪花”慢慢没有了,却隐约牵动了一种朦胧的东西,一种青春的躁动,一种美丽而圣洁的情愫。此后,偶尔还是会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去看看那片柳树林,去等待着依稀期盼的美丽邂逅。随着高考临近,学习越来越紧张,去柳树林的机会很少了,而高考之后的各自分飞,也使得那份朦胧的情愫成为了记忆深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美丽回忆。

美丽的汉江,在给了我无数的美丽回忆的同时,也曾给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湖北的六月,天气已经很热,而去江边游水、纳凉似乎成了我们每天的必备功课。每次一起去江边游水,总会有一个个子比我高一头的哥们陪着我,他游水比我快,可每次都会停下来等我,还会问我的体力情况。现在想起来我还非常感谢他,虽然年龄只是比我稍大,却自觉地当起了我游水时候的护卫员。游水的次数多了,虽然从没出过意外,但汉江还是和我来了个恶作剧。那是在七月初,汉江进入丰水期,连防浪林都被江水完全淹没,上游来的江水将水温明显地拉低了好几度,江水也浑了许多,可我还是下水游泳了。第二天,开始高烧,先是重感冒,后是疟疾,高考就在眼前,我却病倒了!平时严厉得吓人的班主任老师急得直接背着我就往医院跑,父亲也从三十公里外赶来,正当大家都以为我一定会错过高考的时候,五天后,高烧退了下来。次日,拖着还没恢复的身体,奇迹般地参加了高考,虽然没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大学,但还是被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不过,这次教训却教会了我敬畏自然,更让我看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爱心与关怀。

完成高考后,离开了那座小镇,也离开了汉江,此后虽偶尔有机会经过,却没有时间停下来,去重访那片江滩、那片柳树林,去品味那青春时的快乐与迷茫。离开高中好多年了,那个陪我游水的“小大哥”,那个同班的美丽少女,还有看似严厉却对我们无比爱惜的老师,你們都还好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