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军梦


雨夜,某医院的急诊室,一位父亲,抱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的男孩,男孩头上捂着一块毛巾,被血殷红的。医生检查了一下伤口,说这个创口必须赶紧缝合,男孩进了手术室,缝针的是一名老医生,很快就处理好了,临走,他问了男孩一个问题:“小家伙,你怎么没有哭啊?”男孩回答说:“我要像解放军叔叔一样坚强。”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男孩要拆线了,他没有排在第一个,但却是第一个拆线的。因为,老医生说:“来,先给我们的小解放军拆。”

中国的孩子,谁都做过当兵打仗的梦,男孩只是很渺小的,之中的一员。

男孩小时候和很多的孩子一样,看革命影片时会落泪。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了,周围的伙伴们很多找到了新的目标,或是医生,或是教师,或是公务员什么的,渐渐的,伙伴们热衷的东西变了,没有什么人再对董存瑞、黄继光感兴趣了。男孩没有,在他心里,普通一兵足以诠释自己的梦想——热血青春书忠诚,报效祖国,尽管那些影片有些老套了,但男孩始终看时眼角始终挂着一丝热泪。

男孩的小学是打枪战和沙滩上摆兵布阵中度过的,每次他都如痴如醉,尽管他拿着玩具枪突突的样子实在是很好笑。他喜欢当领导,捉迷藏时候还不时搞搞声东击西之术,虽然自己每次都扮演诱饵。

渐渐的,男孩大了一点,知识丰富了一些,他觉得,自己应该为梦想准备些什么了。每月不多的零用钱,几乎全部砸在了那些军事书刊上,《轻兵器》《世界军事》《兵器知识》。。。。。

军事报道也成了饭后的必修课;阅兵不知他看了多少回,听见军乐声响起的时候,他总会情不自禁的甩起胳膊。男孩有一部MP3,上面的歌不多,几乎全是军歌,老一点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新一点的军中绿花,没什么人借男孩的MP3,或许因为风格迥异了一些。

男孩不是太会打球,也对NBA什么的兴趣不大,他的体育锻炼很基础,俯卧撑,引体向上,或是长跑什么的。如果你住他家附近,有时候你会看到很傻的他,中午在那里踢来踢去,抑或是像一根竹棍一样戳在地面上。哦,差点忘了,他喜欢枪,喜欢瞄靶,他总能在公园里的打靶游戏中得到小奖品,伴随着围观人的叫好声。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军品。从此这个爱好便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他挺怪,他只找解放军的,初中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不合身的绿色军服和背包水壶,让人感觉甚至有一点滑稽,不过他的军装始终很干净,很整齐。男孩觉得,先对这个习惯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这时的他真的是什么都不懂。随着他的知识逐渐丰富,通过父亲的关系他有了第一套正牌的军装,就是最普通的那种迷彩服,还有衬衣和腰带,值得一提的是,居然有一双作战靴,男孩喜欢极了,几乎每天都穿着,由里到外,整整齐齐,风纪扣每次都扣的好好的,裤腿扎在那双高腰作战靴里面,还有那顶军帽,端端正正戴在头上。男孩家境不错,父母也算是成功人士,然而正值青春年少的他,没有逛过名牌,没有买过那些朋友们热衷的耐克、阿迪达斯。军装的正气代替了运动服的阳光,作战靴的刚强代替了运动鞋的轻盈。在学校里,男孩是个还算出名的人,因为他是班长,更因为他的特立独行。

男孩喜欢穿着军装的感觉,虽然肩拌上没有肩章,有一次,他在公共汽车上给一对母女让座,那个母亲说了一句:“谢谢解放军同志”,男孩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也是美滋滋的。长大的男孩知道,只有考上军校才能圆自己的梦,于是他一边努力学习,一边调查各类军校的信息,包括专业,军校生活。。。。。。。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男孩柜子里的军事书刊已经有他人那么高;手上布满了厚实的茧子;喊起口号来,也有了一点军人的味道。终于,要高考了,以男孩的水平,足可以考上一所重点大学,但他意不在此,成为一个共和国军人,始终是他的梦想。然而,上天有时候不是那么公平,当他激动,因为自己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时,噩耗来了,他体检即被淘汰了,理由是心脏收缩期杂音二级,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他的父母知道了,旋即带着他去大医院检查,医生的诊断结果是: 心脏收缩期杂音二级,系生理性,不影响正常生活学习。父母松了口气,可是男孩一夜都没有睡,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因为他改变不了那一条——心脏收缩期杂音二级以上(含二级)不合格,因为他的梦碎了。。。。。。

男孩上了大学,他没有为这些准备过什么,但是凭着一股冲劲,他在大学里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军训时,凭着已经练就的本事,成了小教员方队指挥员,后来当上了班长,在学院里深受老师的器重和同学们的支持,还担任了学校军事协会的会长。。。。。。

假期的聚会,男孩依旧穿着那套迷彩服,那套已经显得破旧的迷彩服;肩拌上依旧没有肩章,不,应该说永远不会有了。。。。他坐在角落里,盯着上了军校的两个同学身上的军装发呆,当他们问他为什么没上军校时,他只是托词说母亲死活不同意。其中一个向他抱怨上了部队有点后悔,他只是淡淡的说:你说的事,我都知道一点,不过当你把部队当成理想和责任而不只是机会的时候,就好了。那夜,他醉了,我送他回家,他哭了,在我面前哭了,他不爱哭的,至少我认识他的三年多里,我没见过他哭,而这次,我见到了,那种汉子的眼泪。。。。。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男孩是我很好的一个兄弟。以前,我从未感觉到部队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也从不理解这些。然而在他身上,我真的感受到了,或许我该把他称为一个“解放军的编外人员”,因为他做的真的比我知道的有的军人都要好。我写这些,并不是想赞扬他怎样,他只是很渺小的一个人。我只想对那些还有机会实现军梦的人说:“加油,共和国需要你们!”对所有的军人朋友们说:“更要加油,你们承载的是别人的梦想!”

前两天男孩对我说,他加了不少好友,都是准备考军校的小学弟,我说:“你还真有闲心”,他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没有机会了,可是他们有。”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男孩给了我一篇演讲稿,是他参加学校演讲比赛时的,那也是他唯一一次穿着带红牌的军装向几百人敬礼,请允许我节一段作为结尾:

“我不是一个军人,但军歌我一样可以唱的嘹亮;我不是一个军人,但正步我一样可以踢的很响;我不是一个军人,但我也深知保家卫国是我不变的责任!

苦难的旧中国饱尝了有国无防的悲哀与失落,当新世纪的第一缕曙光洒向中华大地时,我不禁要问,中华民族何时才能重新拿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之的霸气?这是我梦想的归宿,更是民族复兴的庄严宣誓!夸父追日,追出的是勇气,是执著;我无意于太阳的光辉与伟大,但我同样坚毅,我要追出忠诚,追出勇敢,追出军人身上那股子为国为民不服输的劲儿!

世上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唯有一条不可以,那就是放弃。成功者无一例外的是用坚持智慧谱写人生这首优美的旋律,用个性的彩笔去描写一幅宏伟的蓝图。

张扬的我一直在追梦,不管那是幻境一般的渺茫,还是时光一般的悠长;自信的我一直在追梦,尽管不如独臂英雄丁晓兵一般英武,不如雷锋一般无私。但我可以挺着胸膛对大家说一句,我,永不放弃;我,一直在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