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二十章 万两黄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高贵的小姐都是很吝啬的,虽然他们有着不输与任何人的美貌,但却小气的要命,甚至会因为别人无意间看了她一眼,就将对方的双眼挖出来。

她们还很固执,只要从任何一个男人嘴里面说出来,有人的美丽胜过她,那么另外一个女人将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总的来说,女人是一种既令人疼爱,又不得不小心伺候的生物,有时甚至让人感到恐怖。

不过,很明显的一点,这些小姐们都没有被那些男人真正碰过,不然她们会知道男人特有的魅力。

尽管此刻众多的教头已经将擂台包围了起来,但从他脸上也看不出来一丝的惊恐之色,或许这就是见过了大场面的好处。

“小子,我奉劝你还是快点将小姐放了,不然一会儿可是有你的苦头吃的。”

一个看起来在教头中说话有些分量的家伙,自以为是地站出来与杨羿天开始对话。

杨羿天觉得这个场面还是比较熟悉的,不过以前自己往往是负责将人质从恐怖分子的手中解救出来的,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份完全就不符合那个角色,并且人质此刻就在自己的手里。

他并没有回答对方那些愚蠢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按照对方说的那样做了,他们也不会兑现诺言,况且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力。

他现在唯一能够做得就是看看附近能够什么破绽,然后令自己混到人群中,那样自己就等于和安全交上了朋友,不过此刻他的手上还有一个女人,还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女人,因为她正在用一双充满诱惑的眼神在盯着自己。

“嗨,我说小姐,如果你想安全地脱身的话,那么就照我说的去做,叫你那些看家护院的狗赶快滚远一点,不然你才是那个要吃苦头的人。”

杨羿天的话充满了恐吓和威胁,并且戴着丰富的面部表情,如果你是第一次见到,你会认为他的确是一个万恶不赦的人。

但是,那位小姐的脸就像是风暴过后海面那样平静,她还颇为自负地警告着对方。

“听着小子,将你的话收起来,本小姐山贼和采花盗见过的多了,如果他们每次都将这句话说一遍,我就相信的话,那么我觉得你一定是在将我当作傻瓜看待。”

她的确如她表现的那么聪明,甚至杨羿天在她的面前也自愧不如,不过现在宁愿相信自己比她聪明一点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会输给一个刁蛮的女人。

老头终于恰到时机地准备出手了,不过他的脸还是如以往一样的平静,或者可以认为是一片死气,就像是一具突然复活的僵尸,拖着他即将腐烂的身体向前缓慢地移动着。

“这位公子,您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了我们的游戏规则,你要知道我喜欢遵守规则的人,而不喜欢那些企图扰乱我原本计划的计划。尽管你的身手我倒是很令我对你刮目相看,但是你也不得不相信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在老夫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杨羿天对老头的话并不在意,但那些教头可不这样想,想必他们认为终于有高手为其撑腰了,刚才还有些畏手畏脚的,现在都将身板挺得板直。

而那些下面的百姓都摆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就等着看一出好戏。

教头们如狼似虎地一拥而上,像是要与杨羿天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要将其五马分尸。

如此多的兵器一同下来,手上此刻还有一个女人的杨羿天的确有些不知道如何招架,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不顾小姐的安危而对自己攻击。

“小妞,看来这些人已经背叛你了!”

那小姐一声冷笑,简直要将对方打入地狱。

“本小姐在几年以前就已经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下了命令,如果谁在我被擒的时候能够将我从那人的手中救出来,并杀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那么本小姐就会下嫁于他。以我的姿色,相信现在你已经与普天之下所有的男人为敌了。”

杨羿天从容地朝她一笑,道:“恐怕今天会让小姐您失望了!”

他紧紧地握住了腰间的残铁,此刻也顾不上什么保密了,只要教头们冲过来,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拔出来,然后狠狠地将那些狗头砍下来。

“住手!不得对这位公子无理。”

刚才肥头大耳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众多的教头中间缓缓地向杨羿天走了过来,看他的脸上挂着微笑,实在是不像找麻烦的样子。

“这位公子的身手不错,如果公子对小女有意思的话,我这个做父亲的可以亲自和你谈谈,不过我不希望是在这种不平等的情况下。”

他将身体靠得很近,几乎令杨羿天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可是看来他却丝毫不在乎眼前这个人会不会立刻用刀砍下他的大脑袋。

那家伙摇了摇头,笑道:“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那样去做。”

杨羿天心中猛惊了一下,难道自己内心的想法被对方看出来了,那么他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家伙,他不禁又多看了眼前这个胖脑袋的家伙,可在他脑海中只有蠢和笨两个字可以形容这个家伙。

“如果你以为我对你这个即刁蛮又任性的小姐感兴趣的话,那么我想你错了。或许我是想上来找点乐子而已,仅此这么简单。”

那家伙呵呵一笑,弥勒佛般的大肚子在也跟着上下抖动。

“我喜欢你的爽快,不过你要是能够先放了我女儿的话,什么都好说,尽管你说将那些丫鬟都带走,我也不会反对。”

杨羿天不明白对手会耍什么样的花招,不过以刚才那些人的行为,此刻的女人已经成为了自己逃走的累赘。

“我将人还给你,不过你要准备一万两黄金给我。”

那家伙丝毫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旁边的那个老头吩咐道。

“为我写一张金票给这位公子,不过我不希望你在上面做什么手脚。”

老头非常恭敬地回道:“老爷,那小姐她……!”

那家伙用手制止了老头再继续说下去,然后双眼狠狠地瞪着老头。

老头像是见了死神一般,立刻将头低了下来。

“一切都按老爷吩咐地去办。”

如果杨羿天没有猜错的话,那么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非常有背景的陆老爷,至于他有什么背景,从他女儿能够见到皇帝不用下跪这一点来看,绝对不会比水仙的组织差多少。

金票很快就写好了,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是金子做的,有着一定的分量,却看起来像纸一样。

“这是我承诺给你的,你可以先收下它,然后放了我的女儿,我会叫人放你走,不会有任何人与你为难,同时你还会能够持这张金票在宋国的境内任何一家钱庄内支取你的一万两黄金。”

杨羿天真觉得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真的有人会付自己一万两黄金,刚才自己本来只不过想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可现在对方真的这么肯花血本,不过他得先确认一下那个金票是否是真的。

杨羿天接过了那张像纸一样薄,却跟石块一样重的金票,他相信这张是真的,因为它的做工很精细,如果是假的话,那么自己也只好认栽,毕竟自己不认识那东西。

他将金票塞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将那位大小姐推还给了企图群殴自己的家伙们。

“爹,你为什么又出来管女儿的闲事,你难道不信女儿有办法从他手里面逃出来吗?”

这位大小姐似乎对自己刚才的遭遇没有任何的愧疚感,回到了他爹的身边就是一顿埋怨。

不过他爹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只是一直保持着微笑。

“你难道指望那些只会欺负些老实人的教头们吧?他们出去陪你打打猎,与流氓打架,调戏一下街上的女人兴许还有点用,但现在要想让他们把你从那位公子的手里救出来,简直是痴心妄想。”

杨羿天从没见识过这么有趣的父女,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两个怪胎。

“臭小子,刚才对我家小姐无礼,怎么能这么轻易饶了你。”

教头中很明显有许多对杨羿天刚才用手和身体与他们的小姐直接接触很是嫉妒,所有此刻的怒火还没有消,纷纷手拿着兵器冲了过来。

“噗!……”

一只大手插入了一颗脑袋之中,脑浆和鲜血立刻喷洒而出。

陆老爷从袖口中抽出白色的纱巾,仔细地擦拭着手背上残余的脑浆和鲜血。

从他的脸色来看,他似乎非常生气,只见他朝着老头愤怒道。

“这些下人难道认为刚才我的话是在放屁不成?到底他们以为谁才是他们的主子!”

没有人会在如死神一般存在的胖子面前有任何的反抗,因为他们刚看到了一个企图违背命令的下场。

“让开一条路,让这位公子离开这里,记住任何人都不可为难他。”

他的命令此刻就像是圣旨,立刻在眼前让出了一条路。

杨羿天绝对不会想失去这样一个摆脱困境的机会,尽管他知道这实在属于侥幸,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那老头的对手,至于那位陆老爷就更不用说了。

可当他将那路才走到一半,就被对方叫住了。

“公子,能否留下你的名姓,以便我能够通知钱庄的人,你知道万两黄金的金票并不是谁都有的。”

杨羿天一阵苦笑,看来对方是准备留着以后再收拾自己,一旦自己禁不住诱惑去取那些钱,那么自己就必然会用他们的圈套,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躲过一时就算一时。

“小人杨羿天,对老爷您来说简直微不足道,我希望你还是忘记了我的名字吧。”

杨羿天边说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立刻隐在了人群之中。

擂台之上,陆老爷欣喜地笑着。

陆小姐奇怪地问道:“爹,你不会是有更好的方法折磨他吧?”

陆老爷摇了摇头道:“不,我想他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如果我现在趁他羽翼未丰的时候杀了他,那么我就失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人生是很寂寞的,一旦没有了对方那会变得更枯燥,我相信我的眼光,他将会成为我们可怕的敌人。”

陆小姐一副打死也不信的表情。

“爹爹你就会说笑,我们陆家可是掌握着整个朝廷的经济命脉,就连皇帝也要对我们忌惮三分,凭他一个穷小子能跟我们作对,那简直是最好笑的笑话。”

此刻,陆老爷只是苦笑不语,自带着离开了擂台。

杨羿天不敢停下脚步,因为他刚才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不过好在关键的时候又收了回来。现在想想刚才的情况,自己的作法实在有些欠妥,但现在后悔也有些晚了,好在有了万辆黄金作为补偿,虽然不知道那是不是一个诱惑自己的陷阱。

“管他的呢!老子在快死的时候,一定将这些金子都花完,好好享受一下。”

他又回到了商会,尽管他不喜欢这里,不过也是唯有能够令自己感觉到一点亲切感的地方。

“杨羿天,我可否知道你今天的为什么没有完成你的任务。”

他没有想到李月娥会突然出现在商会的门口,看他的样子似乎在这里等了很久。

杨羿天很讨厌这个女人,很想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扒下来,然后叫她见识一下自己床上的功夫,可他还是忍下来了。

“如果认为这个任务简单的话,我想你们自己去会更容易点,要知道我现在的对手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搞定的家伙。”

李月娥冷冷地一笑,朝着半空拍了两下手掌,随即从商会的后面产生了两声惨叫。

“那是什么声音?”

杨羿天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他知道那声音意味着两个生命已经离开了尘世奔向了天堂。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不要让我们等太久,你的时间有限,如果你一天不完成任务,那么对不起,你的朋友就会死去两个。虽然今天死的只不过是两个脚夫,但我想你也不能无视那些无辜的人为你而死吧。”

她简直就是一个能够看透对方所有弱点的恶魔,杨羿天在她面前也变得无计可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