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立刻僵硬的尸体,头重脚轻,一下就栽到了台下,扑倒了几个未来得及逃走的百姓,想必那银钗之上淬了剧毒,不然怎么会一点血都不流就僵硬了。

百姓们纷纷吓得闪退到了两旁,恐惧占据了心灵,有那胆大的上前探了探那位公子的鼻息,然后大声叫道。

“杀人了,杀人了!那个女的杀人了!”

台下的百姓又是一阵的骚动,不过没用多久就停息了,因为从旁边来了一队巡逻的官兵,看到这里快要乱做一团粥了,所以来瞧个究竟。

等他们到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具尸体躺在地上。

“是谁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简直是目无王法,兄弟们给我将凶犯抓起来。”

早就有那好事的人,引着咆哮的军官到了那台上,可军官才要登上台去,就被一只大手在半空中拦了下来。

军官急忙去抽身上的佩刀,却发现刀也被对方的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任凭自己怎么样也抽不出来。

军官急得满脸大汉,这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实在是没有办法。

“你,你们是什么人?”

见对方是高人,军官的底气也不像刚才那样足了,用颤抖的声音询问着眼前的这个似乎快进棺材的老头。

老头白发黑肤,身上的皮像是被开水烫了,到处都是褶皱,如果在晚上遇见,一定会搜遍所有的十字架和圣经砸在这怪物的身上。

“长官,你要想抓人的话,也要看看是谁,我家小姐见到皇帝都不用下跪,更別提杀了一个人了。”

军官不禁咽了口吐沫,偷偷地看了一眼老头身后的小姐,哽咽道。

“难,难道这位就是陆家的大小姐?”

老头满意地拍了拍军官的肩膀。

“你明白就好,我劝你还是不要管这件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将那具尸体处置一下,然后来维持一下附近的秩序,省得又有这种家伙闯进来。”

军官如遇大赦般地不住点头,领着他的那队官兵开始做老头交给他们的任务。

眼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杨羿天的眼里,他仔细地看了一下台上的那位小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哦!原来是她!”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位小姐的另一幅画像,她手握宝剑,身旁伴着一个刁蛮的丫鬟,另一侧则是那个深不可测的表哥。杨羿天实在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让自己看了就头疼的女人,细看一下在那丫鬟里,果然找到了当日的那个,不过此时却是淑女般的打扮。

渐渐地场面得到了控制,更得到那些官兵来维持秩序,所有人都变得安分了许多,静静地看着台上的变化。

老头依然是那副笑容,似乎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规矩。场下的众位任何人都可以上台来比试,不分长幼,不分僧俗,只要能够打败陆家的两位教头,就可以在我身后的丫鬟中任选一个。”

这条件的确很诱人,特别是对那些做了和尚还没开过荤来讲,这简直是佛祖赐给他们的功德。

此刻就见人群当中飞出一人,轻飘飘地落在了擂台之上。

众人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和尚,看他那未脱稚气的脸,也只不过十八九岁,顶着个油光的和尚头,此刻他来到台上却将佛祖百世的教诲全都抛在了脑后,看来色惑人心,的确是一大戒。

老头见有人上台挑战,退归到丫鬟们的身旁,台上早就有教头登场。

那教头身高一丈有余,肩宽臂阔,一看就是力量型的对手。

相反之下,眼前的这个和尚却是矮上了一截。

教头似乎很有把握,并没有先动手,他先是看了看和尚,然后嘲笑道。

“你这和尚真是奇怪,我见过的出家人都是脑袋瓜子上顶着六个点,你怎么才有了三个,是不是你的师傅怪你的香火钱给的少。”

和尚双掌合实,口颂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贫僧头上这六点戒疤乃是由师傅亲手所点,不曾缺少一个。之所以只余了三点,却是因贫僧遁入空门之后依然忘却了杀生、邪淫、妄语三戒,佛祖恼怒,亲自将其剔除了。”

教头哪里肯信,以他的力量,別说眼前的小和尚不放在眼里,就连那佛门大殿中的金刚也想较量一下,教头手向前一招,挑衅道。

“来来!让我现在就送你回西天佛祖的身边团圆。”

说方说出,教头杀招早已出手,看来他想一击就打倒对方,毕竟下面那么多的人,要是每个人都跟自己较量一下,没到晚上自己没败也会被类死,所以不能在这些人眼前必须亮出真本领,让那些本领低微的家伙们知难而退。

可这招却没有吓到他的对手,那和尚见他拳来得凶猛,急向后退,迅捷非常。

教头平日里自视甚高,陆家仅有几位本领高过自己,而自己这一拳就连那些人也不一定躲得过去,此刻眼前的这个小和尚却轻松的闪过,却令人不得不奇怪。

“和尚,你的法号是什么,在哪座庙里出家。”

和尚一双清澈的双眼看透了眼前的一切,他丝毫将教头当作对手。

“贫僧在一年之前就还曾有家,此刻已无家。数月之前有庙宇,此刻已在火中成为了一堆无用的瓦砾,至于法号,师傅还不曾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说出来,就已经回佛祖身边侍候去了。我认为自己享受尽了所有人想都没想过的荣华,穿过龙袍戴过龙冠,十六时就已纵横长江两岸,此刻以万念俱灰,得遇佛祖点化,是以法号‘三戒’”

教头仿佛如遭了雷击一般,整个身子不住地抖动几下,就连那些在一旁出来观战的教头们也纷纷露出了惧色。

“难道你就是入皇宫,盗穿龙袍,官府也不曾捉到的采花盗‘逍遥子’?”

和尚并不否认,但却强调道。

“贫僧自钵盂佛祖之后,以忘却了往日的姓名,此刻只叫做三戒。”

虽然是强敌,但教头也并没有退缩,等整理好心绪之后,他准备让这个和尚瞧一瞧世界到底有多大。

风声起处,教头急攻出数拳,皆是向对方的要害部位而去。

三戒和尚身形飘忽如鬼魅,左摇右晃地似乎在半空中飘浮,虽然对方的攻击既快又狠,但却也丝毫奈何不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教头的脸上早已经是大汗淋漓,拳头也慢了下来。

三戒和尚此刻却是一脸的冷笑,一点也没有出家人的慈悲相。

“那些丫鬟贫僧倒是没什么兴趣,如果刚才使钗的那位小姐能够给我的话还可以考虑一下。”

教头听他提到了小姐,脑袋青筋蹦起来老高。

“秃驴,看我不宰……!”

那话还未曾说完,只见那和尚向他的胸口瞬间就踢了三十二脚,等到和尚双脚重新落地时,再看那教头已经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三戒和尚用脚上前踢了踢教头,不见动静,想必是一命呜呼了,他正自鸣得意,却突然感到身上一阵酸麻,等到自己察觉到背后多了一支银钗的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

老头满脸堆笑来到了和尚的面前,拍了拍他的大光头。

“小和尚,你功夫的确不错,兴许你一年前还是能够来去自如,不过那你是没赶上我家小姐,不然你的那两条腿早就被砍掉了。”

老头嘿嘿一阵冷笑,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自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了和尚的口中。

“来人,将这个胆敢冒犯小姐的和尚装进竹笼,等比试过后带回府上。”

在旁看着的几个教头不敢违背,忙上前用拇指般粗细的麻绳将和尚捆了个结实,然后抬到了擂台的后面。

此刻的擂台下面一阵的寂静,看来想夺得美人归,不将自己的小命赌上是不成的。

擂台之上的陆家大小姐一脸的失望,看来恐怕让自己的银钗吓得没人再敢上来了,更何况陆府的教头都是用重金聘请来的,随便挑出一个都能以一当十,这么愚民里面能有什么高手。

“这么快就没人了,岂不是扫兴,我来陪你们玩玩。”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注在说话之人,他们当中倒有认识此人的。

“这不是方才在广德楼上喝酒的那个疯子吗?什么时候到这里来发疯了,没见刚才都弄出人命了嘛。”

下面也有好心的,对杨羿天一个劲儿地喊。

“哎,我说疯子,你快下来,你会被打死的。”

杨羿天当然不会去搭理那些人,再说自己并不是疯子。

老头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番,却也是一表的人才。

未等老头开口,杨羿天已经说道。

“实话说上面的这些丫鬟我也一个都看不上,唯有你们小姐的姿色还算过得去,如果能够给我做个二房,那还不错。”

听到此话,早就气炸了那位小姐。

“狂妄的小子,有本事的话,就先打败一个教头再说。”

杨羿天瞧了瞧那位小姐,虽然满脸的怒气,但丝毫不影响其倾城之色,不过在她身边突然却多出来个胖子来,看他肥头大耳,一双豆丁眼,显得极其富态。

虽然不知道突然出现的那人是谁,但此刻已经不容其去想其他的事情,因为自己的身前已经站了一位赤膊的教头。

这个教头与方才和尚交手的那个略有不同,一个是属于力量型,一个是属于敏捷型,而相比之下,敏捷型的要难对付得多。不过眼前的这个实力却是有些不济,可能听到下面的人叫自己疯子,就真以为自己的脑袋有毛病,想上来拣个便宜吧。不过,杨羿天的便宜有这么好拣吗?

那教头上来之后也不跟杨羿天废话,挥手就是一掌劈。

谁知人影一闪,对手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并向他的脖颈处来了一记手刀。

中国武术的精髓就是以运用巧力,练武之人许多都将这重要的一点都忘记了,反倒是那些为钱杀人的杀手深明其中的道理,将其发扬光大,杨羿天这招也是为了对付那些杀手而练出来的。

一出手就击杀了一个教头,这样的身手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轰动,自然在丫鬟群中的小姐也不例外。

只见银光闪处,一点寒星直奔面门而来。

杨羿天淡淡一笑,略显从容,左手双指向前一夹,让过那有毒的钗头,死死地夹住了尾部。

“小姐的银钗的确厉害。”

嗖嗖!

银钗如流星般又向其飞来,只见杨羿天高高跳起让过速度最快那支银钗,然后双臂一抖,落地无声,再看他的手中已经多了几支银钗。

杨羿天抓住了银钗,向怀里猛地一拉,那小姐被巨大的拉扯力一下子就拽到了半空中,直飞到了杨羿天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