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三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倪邱带着人进入南京,很快他们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南京城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而紧张的人是侵华的日本派遣军。他们风声鹤唳,对什么都疑神疑鬼,对一切可疑目标都是先一通射击或是炮轰再过去查看。倪邱心想,是谁挑逗了日本人的神经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神经质呢?

不过,这些东西用来威吓老百姓还是可以的,用来对付拥有丰富经验的和高超水下功夫以及现在又习得了无上密宗掌法的泥鳅来说,那些日军就等同于虚设。而倪邱带来的人也是生长在江南地区的游泳健将,个个可以在不换气的情况下潜游二三百米。然后,稍微一探头换气,就又可以潜伏一百多两百米。而他们在过长江的时候,是使用了经过训练后的漂浮小型气囊换气法,气囊是做成漂浮物的形状,而十六个勇士就在气囊下面缓慢地渡过了长江。那些来回巡逻的日军的舰船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现在的南京城还剩下不足十五万居民,都是惊恐万状地在苟且偷生。日军的军警车辆不断地穿梭,警报不停地响起。而在南京城还多了一道风景,那就是到处都有了写着“仁丹”二字的广告招贴画。倪邱看见,低矮的南京民居还是高大的饭店酒楼娱乐馆,上面都有仁丹的广告。那些广告的画面上有一个留八字胡须的人。令倪邱注意的是,那些八字胡须有的是两道都是下垂的,都的则是一道下垂一道上竖,而有的就全都是上竖的。

倪邱对他的人说了他发现的情况。而这个时候,有一个老者走出一扇没有门板的小门,看样子是出来倒垃圾。倪邱压低声音对那个人想说句话,而那个老者居然像看见了鬼一样,垃圾一丢,立即回到自己的家中。而倪邱也不好贸然跟进去。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个以香烟、清酒和简单蔬菜为主的小卖铺。小卖铺的生意清淡,老板在那里打瞌睡。

“老板儿,发财、发财。给我们来一盒哈德门。”

“啥,哈德门。我们这里只卖樱花牌了。哈德门,你不想活了。你们是那里来的啊?”

“我们是四川来的,来南京寻找亲戚。”

倪邱一口的上江话,瞒不了下江的南京人的。他干脆说实话算了。而对方居然像看见了鬼魅一样,对着倪邱直愣愣地盯着看。

“你们是鬼怪吗?这个时候,谁还可以过得南京来?日本人把南京城弄了底朝天。你知道吗?”那个老板儿看了看周围,他的这个地方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视野开阔,稍微有个风吹草动,他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而他在很警惕地看了半晌后,才对倪邱很小声地说:

“你不晓得哈,我也是四川来的,来这个地儿住,都二十年了,不过,都是天天说官话,四川口音还是摸得改的。四川遭小鬼子炸弹莫得哦?”

一听乡音,倪邱很是高兴。他对那人说:

“我们是四川抗日大军的先遣队,我们最近要对在江南的鬼子发动一场大仗,你们等到起。”

那老板儿的眼睛顿时亮了。他更加小声地说,他的老鼠胡须也在他瘦削的脸上一翘一翘的,他个子不高,已经有点谢顶了,黝黑的脸色和嫩白的手臂不成比例。

“昨天在帽子上,鬼子的巡逻队发现了四百多被人打死了鬼子的尸体。这样大队的鬼子,还在一个中队的军队的武装护送下,还有二十多辆汽车,都被人一个不剩地全部干掉了。还有四十多个日本的小娘子,她们全都是赤身裸体的被人要么是用一种奇异的武功震断筋脉而死,要不就是被一分为二,身首分离。哎,她们真可怜,我们真解气。”

那老板说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他其实还是对那些漂亮的日本的小女子的死是同情的,但是想到我们自己的大姑娘和小媳妇被他们日本兵糟蹋了那么多,他就又觉得这样对待日本人是一种抗日的举动了。他很淫秽地对倪邱说:

“那些漂亮的小娘子,都被我们的金陵鬼影给日弄过的。好爽,你允许你们日弄我们中国女人,我们中国人也会日弄你们日本女人的。真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2.

那人真是老了,说话絮絮叨叨。而倪邱赶紧打断他的话头,问那些仁丹是怎么回事儿?而同时,倪邱也大概知道了那些所谓的金陵鬼影可能是以前国军的特种部队的留守人员伪装的。他知道,在南京有一支地下军是由过去南京狙击大队残留人员自发组建的。他的朋友赵铁生就在其中。倪邱哈赵铁生好久没有联络过,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就是以前在蒲江的时候赵铁生的教官,他在一次对红军的战斗中被俘虏,就成了红军的一员。在国共合作后,他到南京取军饷,遇见过赵铁生。而那个时候,南京已经在沦陷的前夕了。他也是无意中遇见赵铁生的。遇见赵铁生是在上海,而不是南京。他取了军饷,派人带回去,自己就顺道去淞沪战场看看,不想就遇见了赵铁生。

在上海的那个环境里,赵铁生也没有什么和他的教官多说。只是知道他的教官现在在八路军里,而八路军已经在开赴太原会战的路上了。而赵铁生也告诉他的教官,说是自己要成立一个叫鬼影的组织用来地下打击日军。现在在上海,就叫上海鬼影,而到了那个地方,就叫那个地方的鬼影。现在,倪邱听见了那些四百多好鬼子连同军车居然是被金陵鬼影干掉了,他自然就联想到赵铁生。而从老者的叙说可以看得出,那些尸体的情状分明是一种至柔至阴的武功创作的结果。而居然可以对日本小娘实施性报复,也是倪邱在过去青城山的时候对他发誓过的:

“你们不要看日本人在东北烧杀奸淫,有一天我要是和日军作战,战胜了,我一定要强奸他们一万个日本女子来报仇。”

那个倪邱不过十七岁,而赵铁生也不过十八岁,倪邱只当他说的一种豪言。现在联系起现状来看,那场伏击战还真的就是赵铁生他们才可能干得出来。因为赵铁生是这支地下军的创建人,一支军队的创建人的风格和风度是会决定一支军队的整体的风度和气质的。下手狠毒、不胡乱地同情,但是就算是强奸也会给对方足够的自尊和美好的感受的。这就是赵铁生和他的风格。

在倪邱想这些的时候,那个老头对倪邱说:

“你刚才说什么仁丹啊?是那些飞飞儿画吗?哦,那是日本人自作聪明的指路牌,胡须上翘是可以走得通,下垂就走不通了,是死胡同。两边胡须是两个方向。”

倪邱笑了。他现在得赶紧找一个地儿住下好潜伏。这样满世界地瞎转悠,指挥很快招致日军的猜忌而入狱的。入狱事小,日本人可以不闻不问就给你一枪的。打死才说。而新四军是才成立的一支部队,在南京城里没有一个据点的。这个时候,倪邱想起了地下,他在那个教官的嘴巴里知道了那经的地下工事纵横交错,完全可以轻易潜伏千万人,他的这十多个人藏起来真是小菜一碟。

教官在国军中的级别不高,他知道的地下工事不过是一些城防级别的工事。虽然也有一些给养在里面,但是却是铁将军把门,进不去。但是,不要说是假的铁将军,就是真的铁将军,也挡不住倪邱的掌力啊。那些锁像纸糊一样轻易地被倪邱拎下来了。里面也有手枪、步枪和一些炸药、手榴弹,不过没有水和食品。再开另外一道门,这次里面是军装和被服了。再开,那就是罐头、水和饼干。倪邱大喜过望。

南京城的地下工事其实不全是国民政府修建的,很多是在明太祖的时候修建的了。那个时候,明太祖搞了一个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口号,就在南京搞了不少地下工事。而在抗战前,国民政府就大规模地维护和新建了不少地下防空工事。而这些工事并不相同,他们分属不同的部队。而部队与中央的关系也是有疏有近的。这个城防级别的工事就是比较疏远但是又不是很疏远的那种级别。地下工事还算可以,给养、弹药虽然不多,但是对于一支十六人的小分队来说可以说无穷无尽了。

3.

倪邱记着自己的使命是要记录下日军在南京的罪行和粉碎日军新的罪行的,更要紧是要取得日军的下一步行动指南。而在地下工事,在这个要靠蜡烛微弱的灯光来照明的地方,倪邱开始思考如何来开展他的工作了。他想一定得和赵铁生的南京鬼影取得联络,这样才可以更好地完成使命。

如何才可以与赵铁生取得联系呢?倪邱坐在那里冥思苦想,实在没有法子。他其实也知道,在南京,一支几百号的队伍要隐藏,也只能分散了隐居在地下。南京的地下和别的城市相比,地下的不让于地上的建设。只是日本人不知道,而一般的南京人一而不知道罢了。他们单知道民用的地下工事,而那些工事也被日军给悉数破坏掉了。日本人以为地下工事一定是连通的,于是采取顺藤摸瓜的方式破坏了全部的民用地下工事。但是,就是那些级别最低的军用地下警卫工事也没有被察觉。那些日本人以为自己是高等民族,智慧自然在他们口称的支那人之上,于是就自以为破坏了全部的南京地下工事了。殊不知,他们就坐在一座火上的上面的。

突然,赵铁生想起一个古老的法子,他可以用他的特殊的武功,千里传音来寻找赵铁生。而赵铁生也是拥有这样武功的。他们两个可以在千里外用武功将声音逼成一线,然后定向传递过去,在地下工事的里,这声音足以传到地道的尽头。但是,这传法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听见的,而且耗费好、元气。不过,历来是无巧不成书的。今天赵铁生的隐蔽地点恰好就与倪邱的城防工事其实只隔三十多米厚的一层土层的另外一条工事里。这里是城防工事和警备工事最交界的地段。

倪邱的信息迅速地有了反馈。那边的人的确是赵铁生,他也知道了在地道的不远处有他的朋友倪邱在召唤他了。三十多米的土层,怎么是两大武功奇才的障碍啊。两个挥掌猛击,不到半天,一个足以穿过一个人的隧道就出现了。地下工事足够大,倪邱和赵铁生就开启了两间空屋子来装被他们挖掘出来的泥土。很快,两个人见面,两只地下军也会师了。赵铁生身边也只带了十五个人,他是把他的人马分散隐蔽的。他们的联络方式也是敲打地道管道的方式进行的。那年月,无线电不发达,就是有,也因为太过庞大而没有实际价值,所以赵铁生他们还是采取了古老的方式来进行信息传达。

两个老朋友见面,说一些旧时,自在情理中,不必多说。在寒暄后,倪邱给赵铁生说了自己的想法,要和赵铁生合作的想法也不保留地直说了。而在说完后,他立即向赵铁生表达了自己对于帽子山龙岗伏击战的由衷的佩服和高兴。听了倪邱的话,赵铁生哈哈一笑:

“好你个倪邱,你都成我肚子里的蛔虫了。日本儿到处寻找我们的下落,弄得风雨满城,而你小子一来就把我们像老鼠一样给刨出来了,还把我们那样隐秘的伏击战给说破。幸亏你小子不是日本儿,要不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龙哥,我们是不是可以用这些地道的出入口来打击日军啊。我们也要学习兔子,不要在窝边打,要在距离出入口较远的道路交纵的地界,特别是两交界的地界上动手,让鬼子分不清天上地下、东西南北。这样可好?”

“对,小日本的人少,我们杀他一个他们就烧以个,就算他们的女人拼命地生,也得十年二十年才可以抗枪打仗的。你说的好。你说的取证的事情,主要的证据也已经取好,交到国际上去了,你们那里闭塞,可能就不清楚。但是,现在的一些新证据,我们也得注意收集。另外,我们也取得了下一步日军行动指南的一些蛛丝马迹,但是是孤证,不敢贸然向中央汇报。我们要抓紧时间求证这个事情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你真是我的好龙哥,我要做的事情你都想到了。我们现在也是两党在合作。抛开这个关系,我们也是好兄弟,铁哥们啊。哦,素芬姐姐呢?”

“她也在,现在在另一个地道隐藏。”

4.

“哦,是这样啊。我们先商议好具体的行动步伐吧。首先我们要先侦查好具体的情况,然后计划好各种意外和可能敌人增援和巡逻的情形和规律,然后设计好几条脱身的路线……”倪邱也是团长,但是指挥部队作战确实经验丰富得多,他从瑞金打到四川、再从四川打到云南又到贵州,然后又回四川,到了泸定桥才受伤落水,经过传奇般的经历又回到了陕北,寻找到红军,只是恢复了一天的红军身份便和全体红军一道被改编为八路军了。然后又在八路军中参加过第一次大战役,平型关战役,取得了不小的战功。而后,有指挥过阳明堡飞机场战斗,毁掉了二十四架日本的军机,打死打伤数百名日军。而赵铁生虽然也战功不小,但是在正规军里指挥的战斗却很有限,经验也显得相对不足。

好,他们的侦查与计划就不必多提了。我们再去看看日军方面,他们对于帽子山一役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在一九三八年一月八日下午,在机场停泊等候荣誉军人的飞机久久不见人来,他们心慌了,赶紧向派遣军南京司令部报告。接到报告后,司令部是大惑不解,立刻派出三千人的搜索队前往荣誉军人行动的路线搜索。结果,在帽子山的龙岗,他们发现了被击毙或是被屠杀的全体护送军人和荣誉军人以及配备给他们的安慰妇。那些安慰妇都受到了性暴力,只是那是一种软暴力,在胁迫下的不见血的暴力,而且她们都死得很凄惨。四百多尸体,让日本人发疯了。

南京,一座已经死亡的城市,她怎么还可以爆发出这样的力量来?而那些杀人的武器和弹壳都没有被发现。但是,依据弹孔的分析可以知道,杀害荣誉军人的武器是美制武器。而谁可以拥有这样大规模的美制武器呢?在南京还拥有什么样的秘密呢?日本人赶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惊慌。他们好怕了,被一种潜伏了五千年的精神震慑了。被一种来自看好、不见的领域的力度吓坏了。

他们赶紧去找巡逻的海军查寻数据,而海军在长江驻防的巡逻船是一点风声也未曾耳闻。这些人是如何过长江来的呢?要是说他们是从南京城外来的,他们又是如何知道荣誉军人要回国的事情呢?而且,一点迹象也没有指向南京城外武装在龙岗作战的可能。日本的痕迹专家来了。他们终于在地上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情况确实如他们事前分析的那样,是从南京城里来的武装袭击了荣誉军人。而那条被用来渡过长江的短短的一截军民两用地道被发现了。这本来是城外的一条明朝的地道,日本人向来没有注意的,就是现在发现了,熟知明史的日本人也没有把它当回事。

日本人在南京只能采取一些常规的搜寻和查找的工作,但是几乎没有进进展。虽然嫌疑犯也抓了不少,但是谁都知道,那是警备部门用来搪塞职责的障眼法儿,谁也不相信那群老弱病残可以杀死四百多武装的军人。他们可是配备有重武器的军队啊。那些口喊爱国的中国的一般民众根本没有这样的力量。而且,大约还有一百六十余人是死在一种奇特的中国的武功之手的,而一般民众是不会有这样武功的。

南京城内外一片惊恐,而另一方面,日本人的下一步计划又即将展开,他们可能不管不顾,直接去下一关了。南京或许会被放弃。但是,赵铁生和倪邱他们并不再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