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台海之仙术财色 第一卷 MBA 第十章跆拳黑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6/


第十章跆拳黑带


艾博助教鉴于刘玉柱的表现,也认为刘玉柱可以参加正式考试。于是,让刘玉柱进入模拟考试阶段,并加大了对考试内容的讲解。

以前总听着老师们诉说托福考试的严苛与辛苦,但是当自己真正面对时却是另外一种情形了。

让刘玉柱总算见识到一个考试要考四个多小时的厉害:声嘶力竭,精疲力竭;考完试离开凉爽舒适的考场,只感觉四肢无力一片空白。

还好,如此多次模拟考的安排果然是有其奥妙之处,让刘玉柱很快进入佳境,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沮。


但是刘玉柱有麻烦了。

一日,作完模拟考试卷的刘玉柱,从教室出来时,天已黑了,刘玉柱独自向家走去。

才过二条街,一辆黑色小车拦住了刘玉柱。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公子哥儿和二个黑衣黑裤保镖模样的人。

公子哥恶狠狠地对刘玉柱说:“小子,不要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警告你离俞芝菊远点。”

靠,来横的,真好笑。

刘玉柱怎么能吃这一套、以牙还牙地道:“小子,我警告你,以后也离我远点。”

公子哥似乎没想到刘玉柱如此反应,愣了一下,手一挥:“他妈的,给他个教训。”

随着手势,两个黑衣汉逼进了一步。

“嘿嘿,他妈的,莫说只有两条狗,再来几条也不行。”

刘玉柱一腿照着一黑衣人侧踹过去,黑衣人大概也没想到刘玉柱如此凶狠,被踹中小腿,‘咕咚’一声,被踹跪下了。

转过身来,刘玉柱一肘打在另一个黑衣人的左肋上,这个黑衣人马上也蹲了下来。

太快了,公子哥被刘玉柱如此快的速度,就打爬下两个保镖的场面所吓蒙,指着走向自己面前的刘玉柱说:“你,你想干什么?”“还用说干什么?给你留点记号,免得你记不住我叫你离我远点的警告。”刘玉柱嘲笑着说。

刘玉柱没敢使用太大的劲儿,给公子哥留了一个“熊猫”眼,心中还在暗笑,看你回家如何见人。

“小子,记住了,以后离我远点。”说完,刘玉柱扬长而去。

第二天,刘玉柱早早就到了学校,看见俞芝菊眼睛红红的来上学。刘玉柱心里有数,问俞芝菊,她却不肯说。

刘玉柱找到俞芝兰,俞芝兰才说了真相:四朵花在家闹着玩的时候,被三哥(就是那个公子哥)听到了,而三哥的一个朋友早就喜欢俞芝菊,并通过三哥向俞家说过,因俞芝菊年龄尚小,俞家家长却未置可否。可能三哥,通过人打探到了刘玉柱,故要给刘玉柱一个下马威,令刘玉柱知难而退,但是昨天晚上三哥顶着黑眼框吃饭时,被家长看到追问下来,得知了原由,将三哥狠狠地骂了一顿;在问明了刘玉柱的身世后,强制勒令俞芝菊必须断绝与刘玉柱的往来。

知道了内里情由的刘玉柱,一方面恨恨不已,一方面也无可奈何,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这么现实,大门大户的婚姻,总要讲个门当户对。而自己老爸却是一个无钱的小军头,属于小户人家的那种。

下课了,俞芝菊爬在刘玉柱肩上悄悄地流着眼泪。

“宝贝,看看这个。”刘玉柱拉起了俞芝菊,为她抹去泪痕后,给了俞芝菊一张白纸:

风,吹着想念

云,裹着爱恋

山,藏着真心

水,流着柔情

雨,飘着浪漫

雾,漫着赤诚

你,怀着温馨

我,揣着思念

我喜欢你,宝贝,你若真喜欢我,那么给我五年时间。


俞芝菊看着白纸黑字,又爬在刘玉柱肩膀流眼泪,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痴痴地看着刘玉柱眼睛说:“拉勾!”

“拉勾?”刘玉柱又要晕了!


第二天,刘玉柱来上学就看到俞家四朵花个个神情有异,特别是在看着自己的时候,问之,个个不说,让刘玉柱很郁闷。

终于在中午吃饭时,有人憋不住了:“刘玉柱,明天放学后,去我们家,家长要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就怕宴无好宴吧。”

“不要去!”俞芝菊有些担心。

“不,去,一定要去!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怕什么?”

俞芝菊听了这话,挂着泪珠的脸,竟然笑了。

“唉,也是,总要见面解决。”大姐俞梅妹叹息着说。

刘玉柱追问:“到底是是怎么了?”

大姐就详细说给刘玉柱听:“昨天放学回家,俞芝菊缠着家长甚至以死作威胁,家长才松口,要见你一下。”

听说是这样,刘玉柱握着俞芝菊的小手:“菊妹,辛苦你了。”

“嘿嘿,鸿门宴又怎样?来,跟我来。”

刘玉柱带着四朵花,走到学校后门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看看前后无人,连跑几步,一纵身,八步赶蝉,上了墙头。

四朵花眼里直放电。

“你会武功。”

“这是轻功。”

“我若不会两手,那天不被你三哥吓死了,又怎么能给他弄了一个熊猫眼?”

俞芝菊满脸崇拜地依在刘玉柱的胳膊弯里,原本的烦恼一扫而光,刘玉柱附在她的耳旁悄声地说:“把我教你的功夫练好,你也能作到!”

“真的?”

“若是练得大成,还能保持美丽常在青春不老呢。”

“好,我一定要好好锻练。”俞芝菊立刻保证道。

青春永驻,大概世上没有比这更能吸引女人的了。

……

当天晚上,刘玉柱盘算了一下,准备了几张符,以作备用。他明白,那天打倒两个保镖的事,肯定会使俞家家主明白自己有武功。那么明天会否难为自己?打闷棍的事,不会作,但是不能借口切磋比试,不是不可能的。有备才能无患。

第二天放学后,刘玉柱毫无胆怯地随着俞家四姐妹到了俞府。

俞家果然够重视,刘玉柱被引着进入客厅时,一听介绍,除了俞家家长外,几个儿子都在,更小一辈的,包括三哥也在。刘玉柱不卑不亢地礼貌地随着介绍应付着。

俞爷爷,好。俞伯父好。

十几双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刘玉柱。

俞家四姐妹紧张地大概手心都出汗了吧,见着刘玉柱礼貌得体的应对,略为放下心来。

“哈哈,小伙子,果然有点胆气!来这边坐。”俞家家长招呼着。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刘玉柱,今年17岁。”

“哦,你父母是作什么的?”

“俞爷爷,我想这些基本的问题,您应该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吧。”

“哈哈,是个人物。那好,跟我来,我与你详细谈谈。”


俞芝菊听到要单独谈话,脸都变白了,想说什么,可又不敢说。

俞芝菊大伯领着刘玉柱向旁厅走去,穿过一条走廊,进入了另一栋建筑,呵呵,果然不出所料,刘玉柱被领进了一个半封闭半开敞的练功房,里面摆放着一些练功器材。

一会儿,俞家家长也来到了,只有几个儿子跟着,孙辈的一个没来。

“小伙子,这张纸也是你写的?很有才嘛,不错文武都能来上一下。”刘玉柱看见俞家家长手里拿的就是自己写给俞芝菊的那张,点点头。

“五年,小伙子,五年你能够作出什么成绩呢?”

刘玉柱微笑着不语,说得天花乱坠又能怎样呢?别人还会说你吹牛。

“这样吧,听说你会武功,我这里也有个高手,可敢与之比试一下?”

呵呵,来了,虽然‘三哥’被打是咎由自取,可是谁家不护短呢?

“有何不敢。”刘玉柱是有备而来,以前特战队员的硬功底子加上如今又打通了大小周天,更是胆气过人。

“好,是条好汉,请金师傅。”俞家大伯可能就在等待刘玉柱应承。

金师傅?一个胎拳道服打扮的人,随着话音进入练功房。

“黑带?俞家还真瞧得起小子,哈哈!”

黑带是跆拳道高手的象征,是实力的体现,更是一种荣誉和责任。

胎拳道中:

跆,意味着用脚踢、踹;

拳,意味着用拳头击、打。

跆拳道在比赛时,以腿法为主,用手很少,但防身时,手足并用,并将凶猛的腿,拳,掌,肘,膝等技击方法相结合,可能达到以小打大,以弱强胜的目的。

作为特战队精英的刘玉柱也曾经与黑带高手比试过。

刘玉柱也没多话,先行一礼,马上立了一个丁字步,竖掌言道:“请!”

金师傅跟着也施一礼,二人开始。

刘玉柱不丁不八地站着,如临深渊、如融天地,明明看见他在那儿站着,可是却似感觉不到人似的。

金师傅的步法特别灵活,围着刘玉柱打着转,突然,金师傅似乎找到空门或者是等的不耐烦,一个连续踢腿划破虚空向刘玉柱袭来,所留残影仿佛从四面八方向刘玉柱踢去,但是刘玉柱,却是左右来回轻松地晃荡着身体,穿梭在残影之间。

一轮踢腿之后,金师傅一腿未中,立刻向后退去,准备下一轮进攻。

刘玉柱也不追赶,待金师傅站定之后,手中的一张符咒,如同梭镖一样,打在金师傅所立不远的一个跑步机上,一道闪电狠狠地打在跑步机上,跑步机上火星四溅,空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金师傅呆愣片刻恍然醒悟,这是遇到特殊的高手了,连忙行礼言道:“多谢手下留情,我认输,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然后向俞家诸人行礼,就退了下去。

还是俞家家主有见识:“你是道门的?”

“曾经学过。”

“指南宫金长老,你认识吗?”

“曾经见过。”

“看不出阿,小伙子,竟是高人阿,今天真是班门弄斧了。”

而俞家的几个儿子辈的,却看得目瞪口呆。

刘玉柱今天之所以这样作,纯粹就是要给俞家一个警示:不要小瞧任何人。

“好,小伙子,有胆气也有点本事,五年,就照你所定五年时间,看你能闯出什么天地来!”

“谢谢俞爷爷!再见!”

刘玉柱走出俞家大宅时,俞家四姐妹偷偷地比着‘胜利’的手势,在大门口向刘玉柱比划着。

俞家的长辈们看着刘玉柱镇定潇洒地离去。

“爸,这小子武功真的很高?”

“唉,你们不明白,这小伙子企止是功夫厉害,他与金师傅所学根本就不是一种层次的东西。本来,我还嘱咐金师傅手下要有分寸,可谁知上场一试,三个金师傅也比不上这小伙子一个手指头。此事到此为止,你们在外面不准提今天之事,这小伙子的师傅应该是神仙之流的人物,我们是惹不起的,还有那个小三,叫他以后小心些,不要再去找茬,否则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不过,凭他那天和今天的表现来看,这小伙子行事还是很有分寸的。人也聪明、有胆气、有本事,只是可惜其家世太低了。五年,五年,也许…….。”

经此事后,刘玉柱感觉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点小了,必须团结更多的人。

放学后,刘玉柱把刘金玉叫到自己家里,他要教他修练。

刘金玉最近时间也很郁闷,聪明比不上刘玉柱,泡妞比不上刘玉柱,学习上的压力也很大。关键是与刘玉柱一样家境都不是太好,这次上学,还是老妈动用了压箱底存货。

刘玉柱一说能变得更聪明、记忆力会更好,立时拍着胸脯说:“我相信大哥,大哥叫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皱一下眉,……”

“停,停,打住!”

“是。”

“靠,I 服了 you !来开始吧,先吃丹药。”

“是,毒药我也敢吃。”

“靠,我会害你吗?少废话,现在开始平心静气……..。”

半个月后,刘玉柱通过了魔鬼似地预备考训练。接下来就要准备进入真正的实战了,助教对刘玉柱很有信心,刘玉柱也对自己信心十足,却苦了俞家四姐妹和刘金玉,还有那些比刘玉柱先进补校的同学们。

“这人也太变态了吧!”同学们对刘玉柱指指点点着。

“大哥,你真牛!”刘金玉彻彻底底地从心里为刘玉柱所打败。

上万的单词量,在几个月内全部掌握,甚至记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作到的,除非他有着极扎实的英语底子。

“目前的进度看,刘玉柱是要先飞了,这样子也好,等我们通过了,你也在美国打下基础了,待我们的小妹去时,至少有妹夫可以领着我们逛街而不会迷路了。”大姐俞梅妹打趣着小妹与刘玉柱。

一个星期后,刘玉柱考完了托福与STA。因为在入学时,就交过其它的费用,所以联系哈佛、写推荐信等其它烦琐的事,就有人代劳了,刘玉柱仅需回家等候通知就行了。

可惜,刘玉柱却没有休息的命,至少在没有真正去美国之前,还要承担着辅导刘金玉特别是俞家四姐妹的任务。这不仅仅是她们自己请求刘玉柱这样作的,助教艾博也认为由刘玉柱现身说法地辅导她们,效果会更好。

唉,这外国人阿,就是开放阿!刘玉柱的心却已经飞到了太平洋那边去了。

日子在刘玉柱度日如年的感觉中,一天一天地过去。

哈佛有了回音。

刘金玉与俞家四姐妹、还有汤耀祖以及陈晓佳,甚至包括艾博助教等一些老师,都没有忘记了打秋风的好习惯。

对这事,艾博助教还振振有词:“中国有尊师重教地良好传统,谢师礼,也是很正常地。”

美加补校对于刘玉柱的表现,大力进行着宣传,这可是无言的广告,并且奖励刘玉柱新台币一万元,以资鼓励。

刘忠民的一帮弟兄们,闻此喜讯,那也是要来祝贺、热闹一番地。

台北机场,俞芝菊哭得象个泪人,抱着刘玉柱不放,哭得刘玉柱心里也有点酸酸的,刘玉柱多方劝解安慰方止住。

刘玉柱最担心的是老爸,再次对老爸嘱咐了一遍:注意饮食、注意身体等等,引得刘广地直咂嘴:“你看这孩子多好,你看咱家这孩子……。”

登机时间到了,刘玉柱冲着刘金玉以及俞家四姐妹等一干学子喊着:“我等着你们的到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