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台海之仙术财色 第一卷 MBA 第九章美女相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6/


第九章美女相妒



“火狐哥,你要走了?”刘玉柱听到这说话的声音有点头大,这是俞家四花中的俞芝菊的声音。

“哟,火狐哥,火狐哥,叫得好亲阿。”

“这最小的小妮子阿,肯定春心大动了。”

其她三花,继续调侃着老小。

刘金玉在一边傻愣愣地看着,似乎大脑当机了。

“哼,就是又怎么样,我马上要上大学了,我成人了,这是成人的权利。”接

着俞芝菊竟然大模大样地走过来,继续抱住刘玉柱胳膊。


刘玉柱顽皮之心大起,歪着头仔细看起这俞芝菊,呵呵,这小妮子可真是个美人呢:小巧精致的鼻子,白皙细嫩的粉颈,白衣白裙,就像秋天里一朵绽放的菊花。难怪叫芝菊呢。


俞芝兰似乎感觉到了刘玉柱的目光,羞得小脸通红,把脸埋在刘玉柱的胳膊上不敢抬头。

“哈哈。”俞家三朵花看到小妹的羞态齐声大笑。

刘玉柱胆大起来:“晚上,请你吃饭,好不好?”

俞芝兰如闻天音,抬头叫道:“好阿,好阿,我付帐。”

刘玉柱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可爱清纯的MM,还倒贴,遂也不再顾忌,抽出胳膊搂着小妮子的香肩:“走阿!走喽!”

……

坐在一家高档洒店包房里的刘玉柱,随着房间里的“梅兰梅兰我爱你”的音乐也在小声哼哼着“你像兰花着人迷,你像梅花年年绿,看到了梅兰就想到你……”。

上世纪80年代,这首叫《梅兰梅兰我爱你》的歌曲在台湾大街小巷流行。

包房内坐了六个人,正是俞家四朵花、刘玉柱、刘金玉,俞芝兰肯定是与刘玉柱并排坐了。

这首曲子当中的“梅、兰”两字,在岛内暗喻为钱,所以这首曲子也被笑称有“钞票、钞票我爱你”的意思。

读者朋友此时肯定一头雾水:“梅、兰”不就是梅花、兰花嘛,这两种植物和钱有何关联呢?

原来,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台当局发行的新台币中,最常用的1元硬币,正面镌刻了一朵梅花,背面则是一束盛开的蝴蝶兰。古人把梅、兰、竹、菊隐喻为四君子,而梅 花又是台当局明定的“国花”,蝴蝶兰则是早年台湾农业专家热衷培育的植物。台湾银行将这两种植物放在1元硬币正背面,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吃完了饭,四女就就向刘玉柱解释:“家里有规定,晚上不充许超过8点到家,我们要回家。”刘玉柱听了正中下怀:“好阿,我也要回家有事,我来付帐。”说完就招来侍应生。

“一共是三千零八十元。”侍就生拿着结帐单报着数字。

上世纪80年代,台湾工薪阶层一个月的薪水大约为1万到1.5万元新台币。表面上看这比现在台湾的平均薪资差了一截,但是在那年头,台湾物资丰盛,1元新台币可以买一块大面包,5毛钱可以买一个比男人的拳头还大一倍的馒头,路边摊一海碗阳春面, 也只要2块新台币。

这么高档的洒店,才八百多元人民币,不贵。刘玉柱从到了台北那天起就不习惯新台币,总是按汇率换算成人民币作参照。

“好,好,我来埋单。”刘玉柱边说边掏出钱夹。

俞芝兰不情愿了:“不,说好了我请客的,我来签单。我还没有签过单呢?”

“签单?”

“不要紧,这是大伯家开的。”俞芝兰看刘玉柱不明白,附身过来,贴耳小声说。

“哦。”刘玉柱也不再坚持,侍应生刚走,三朵花儿立刻再调笑起来:“这是小妹的处女单呢!”“刘玉柱,我郑重警告你,你一定要珍惜,小妹的处女单阿!哈哈。”

刘玉柱看向俞芝菊,俞芝菊也在红着脸看着刘玉柱,见刘玉柱看向自己,立刻把头扭向一旁。刘玉柱看看三朵疯狂的花,再看看旁边这朵静静的花:完了,这下可能套牢了,这是她的初恋吧?

出了酒店,刘玉柱发扬男子汉的风格,叫车,亲送四朵花儿回家。

很快,车子停了下来,五人下了车,刘玉柱看见一个很豪华的高档宅院,门口还有人站岗。

看来住在宅子里的,非贵即官。

不过,这些对于融合后的刘玉柱而言,根本没有太大感觉。

四朵花并排向大门里走去,到了门口,俞芝兰停下了脚步,回头与刘玉柱说话:“周一要去哦。”然后飞快地跑进院子去了。

周一,刘玉柱心情很激动地起了大早。现在的刘玉柱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躺着睡觉,每天入定打坐,只需要几个小时,基本就可完功,精神头特别好,这主要方面是修练的原因,次方面则是手里有了些钱的原因刺激的。

刘玉柱到补校门口的时候,才开校门,学生还少。找到了自己的教室、座位,安静地坐着,等待老师来上课。

趁这空档,刘玉柱四处打量起教室内的学生来,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分坐在教室四角。

过了一会儿,进来的学生逐渐多了起来。

呵呵,进来了一个美女,教室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一处,美女似乎成了焦点。可能是美女对于这种情况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了,美女非常自然地走到刘玉柱的前座,向前后左右的同学,礼貌地点点头,就坐下了。

刘玉柱看着美女的背影,正在可惜不能继续多看漂亮的脸蛋时,俞芝菊进了教室,俞芝菊找到自己的座位,发现自己的座位与刘玉柱还相隔几排,跑到刘玉柱面前、拽着刘玉柱的衣角:“火狐哥,人家要跟你坐一起嘛。”刘玉柱担心上课时间快到了,怕这样下去影响不好,对旁边的一位男生说:“朋友,行个方便好吗?与我朋友换个座位。”那个男生先翻了个白眼给俞芝兰,但是突然对刘玉柱说:“你是火狐狸?”刘玉柱没想到自己名声会这么大,连忙点头,男生这才高兴地收拾着书本,去俞芝兰的座位上坐了。

俞芝菊刚坐下,前排的美女听到了男生与刘玉柱的对话后,竟主动转过脸来,也是问刘玉柱:“你是火狐狸?飚车的?”

俞芝菊似生怕这美女的话会掉在地上似的,立刻就接着话头自豪地说:“是的,他就是我的火狐哥。”

女人对女人特别是美女之间,大概有天生的敌意感,俞芝菊故意把“我的”两字说的特别响亮,美女看看刘玉柱,又看看俞芝兰,转回脸去了。

刘玉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名声有多大,想想每次飚车比赛,几百上千人观看,大量的粉丝拉拉队呐喊助威。几百人同时喊:火狐哥,加油!这场面也是够火爆的。以至于后来每有赌车比赛,引得电视台甚至现场直播。不过刘玉柱害怕警察找麻烦,每次赌车时始终是带着头盔,所以许多人并不认识刘玉柱的这张脸。

老师来了,二位老师简单介绍一下,就开始上课。

美加补习班是针对要考托福的人设计的课程。

这堂课的老师是个助教-----艾博,虽然是助教,不过讲课却很生动,可以说教学质量很高。

后来上课时间长了,刘玉柱感觉到,艾博是一个非常好的良

师益友。每个礼拜上课时,他总是会在上课前的十分钟,热心的为班上同学传授准备托福的技巧以及相关应试书籍与资料,那真是巨细靡糜有问必答,再加上助教那三寸不烂之舌之舌灿莲花般的讲述,实在令人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也因此令学生们对托福的准备更加有概念与方向。

下课了,与俞芝菊换座的男生第一个冲了过来,兴奋地伸出右手:“你好,我叫汤耀祖。”

刘玉柱也伸出右手:“你好,你读什么学校?”

“我想上加州理工大学,你呢?”

“我想从事商业,想上哈佛。”

俞芝菊抱着刘玉柱的胳膊说:“火狐哥,我也要上哈佛。”

刘玉柱看前排的美女在注意听他们说话,就冲她问:“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上哪所学校?”

俞芝菊立刻撅起了小嘴:“哼。”

美女转脸来指指自己:“问我?”

刘、汤二人齐齐点头。

“哈,我叫陈晓佳,我也想上哈佛。”

刘玉柱猛然感觉到胳膊上一阵疼痛,显然是被俞芝菊这妮子狠狠地掐了一把。

汤耀祖趁机伸出手要与陈晓佳握手,但被俞芝菊似乎不经意间拍了一下,汤耀祖的手偏向了一旁。

俞芝菊的动作却被刘玉柱和陈晓佳看在眼里:这小妮子果真聪明的紧,汤耀祖若与陈晓佳握手了,则刘玉柱势必也会与之握手,这肯定是俞芝菊所不乐意见到的,所以她就先发制人地破坏了汤耀祖的握手。

好聪明的女孩,陈晓佳在心里暗赞。

……

时光流逝,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三个月过去了,刘玉柱认为补习得不错决定参加正式的考试,这也让同班同学们感到吃惊和巨大的压力,俞芝菊尤甚。时时缠着刘玉柱要其说说学习经验,刘玉柱哪有什么学习经验阿,完全是记忆力好的缘故。

自从刘玉柱吃了丹药、打通大小周天以后,每天时刻都可以练功,记忆力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英语单词只须看过二三遍,然后在嘴里再默默地诵读二三次,则基本就可以牢记下来。

后来,刘玉柱不忍心,眼看俞芝菊自我压力太大,遂找了个时间,给俞芝菊吃下了铁神丹等丹药,并教其修练。俞芝菊感到记忆力有所进步才罢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