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薇伸向同性的魔爪,嘿嘿。6。8

嘿嘿,其实有点想见薇说那个茶道高手,可是,对茶叶和咖啡还真天生不喜欢;怎么清淡的也觉得苦,说不出来的苦味和涩味,加多少糖也能喝出苦涩的味道来。看着和树叶子一样的感觉,没过雪山草地的,就吃起树皮树叶来了,太艰苦了点。她那天还特意带了铁观音,那里赠送的,过来冲泡,还说什么普洱原来是个地名云云的,可是我真的不大喜欢。潇喜欢,还看什么茶经,这家伙真投生错了时代。我喝着的确是不好喝,感觉一股烟叶子味道,她说你胡说啥,你知道烟叶子啥味道吗?我说不太清楚,但感觉就和这个差不多吧?闹了巴登的味道吗!霞就在那问:”有金观音没?是不是更值钱些,要不铜的也行啊。”薇说:”哪有啊,有极品铁观音!”霞说那铁的怎么极品也不好喝。霞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喝茶吧,我说好象不是的,有些人非常喜欢这个。我同学,还有些有品位,很考究的人讲究养生的或者均衡的什么的,我如果能接受这个味道,没准也会喜欢。我同学说一包茶叶就够她一星期喝的,要给我一包,一辈子也喝不光。

转运的馒头

薇说最近这么背,可咋办呢?我去西塔买馒头吧!我说疯了,大老远的,跑那去买馒头吃吗?她说此馒头非彼馒头也,等到我买来你看见就知道了,回来我的确知道了馒头也有长那个样子的,大大眼睛的两个小人,粉色那个上面画了朵花,美其名曰桃花馒头!另一个黄色的眼睛上冒出美元”$”的字样,叫做招财馒头。我说给我多摸几下吧,多弄点钱来吧。后来鑫也看到了说;”要不说我肯定不会认为这是馒头,当就是两个小人呢!”我说可不,她还每手摸了两下,我说不许摸粉色的那个,孩子都有了还摸桃花的,那可不大好玩;不利于家庭社会团结。薇这家伙最近心情不大好,可能是太多事情发生。有人要离开,又是曾经深爱过的人,走后能否再见也是求知之数!!她说不管怎么说就是一个普通朋友要走,也会伤感些。何况是他呢!昨天我们提起毕业时应该送送谁的问题,说师妹还有个帮做实验的师弟,霞说其它人就不值得请了,总觉得是他有负于薇在先,所以站在薇的角度,或者基于我们自己维护朋友的立场上,我们非常的排斥他,不过吗,如果薇坚持我们也可以稍带着请他的。后来这小子更搞怪,说既然在异性那里得不到让我满意的情感,总是让我伤透心,我改对女人感兴趣了!我们说你没事吧,离我们远点,我们可对你不感冒!后来可有意思了,让她配个样品,她想个可好的主意,用个漏斗。我对霞说:”这可咋整的,她居然这么聪明了呢?”霞说人都笨了两十几年了,你还不让人聪明一把啊!我说咱咋不让呢,就这一次表现机会能不让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