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更喜欢朋友们叫我“军事迷”。因为经过近20年的涉猎(尽管是业余的),我在军事理论、战略战役战术、军事历史、兵器知识、政治外交以及新技术发展等方面都有一些比较系统的知识和比较深入的研究,特别是树立了冷静客观的态度和方法,对很多问题都能看得比较全面和客观。“军事迷”的称呼颇能满足我的一点小小的成就感,而且似乎比“兵器迷”、“战争迷”这样的称呼更能概括我的特点。

其实我的专业是有机化学,后来又从事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跟军事基本搭不上边。能够形成比较系统全面的知识并得到象“军事迷”这样还算有一定高度的评价得益于能够树立正确的学习态度和方法并坚持长期的认真学习。而这一切是从一块无字的碑开始的。

那是毕业后不到一年的初夏,我因为工作关系到南京某大学的高分子研究所作课题,我的几个本科同学也在这里读硕士研究生。当时还有很强烈的对大学集体宿舍生活的留恋,加上研究生宿舍有很多空的床位,于是我就悄悄搬了进去。很快就和这帮“硕士”打成了一片。

我们这群小家伙个个都是自命不凡的人,平常海阔天空的时候专拣“世界性”的大话题来讨论。通常是争得面红耳赤,却谁也不服谁,唯一的例外是我们其中一位老大哥的妻子。她也是研究生,夫妻两个作了几年老师后一起考过来的。让我们在通常属于社科话题的争论中无法匹敌的是她的专业——中国历史。一帮理科的毛头小伙怎么能争论得过专业的历史老师?时间一长,我们也就一个个地在她经常性的历史观和世界观教育面前,在她经常性堆在我们头上的历史名人事例和历史经验教训面前服服帖帖了。

一个星期天(那时还是每周六天工作制),大家约好骑车郊游,大太阳底下昏头昏脑地骑了大半天,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梅岗,不知怎么就站在了东晋谢安的墓碑前(后来才知道就是这位老大姐想看这个碑,有意把我们给引过来的)。

这个谢安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的总指挥,因为率区区八千东晋军队击败了符坚率领的号称百万的后秦军队而使东晋得以偏安38年而闻名史册!由于“伟绩丰功不胜记也”且其后期又有功高盖主之嫌疑,没有找到人能为他撰写碑文,也就只好碑版无字,一片空白了。据说这块碑也是中国众多无字碑中比较有名的一块。

看着老大姐高兴地围着碑转来转去又摸又看的时候,我们几个的心里都很明白:一堂历史课就要开讲了。后来我们就都认真地听她讲述了军事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和为什么说谢安可以称为古代著名军事家的道理,认真地学习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个成语的来历。

梅岗离市区的路可不短,加上历史课的时间又很长,回程多半是在夜色中了。望着城市的灯火,机械地踏动疲惫的双脚,我越想越不服气:一群堂堂男子汉,却让一个女的忽悠了一天,而且还是讲军事故事!不行!我要把“淝水之战”研究得透透的,最好下次再聊起来的时候能甩她两句她不知道的东东。我们也该到了要“造反”的时候了!

回到学校,除了课题的工作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泡图书馆,再跑书店的时候也更多地站在历史军事的架子前面。以后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老大姐,却被我从《资治通鉴》里发现了她的一个错误!“风声鹤唳”和“草木皆兵”应该是两个成语,符坚在战前观晋营时,“见晋兵部阵严整,又望见八公山上草木,皆以为晋兵”,这是“草木皆兵”的来历;当秦兵溃败时,“其走者闻风声鹤唳,皆以为晋兵且至,昼夜不敢息”,这是“风声鹤唳”的来历。而我们的“老师”把它们放到一起来说,讲成“其走者闻风声鹤唳,皆以为晋兵且至,又望见八公山上草木,皆以为晋兵”!哈哈,我终于有了造反的武器!可是我一时却没有了造反的机会,因为放假了。我把这事当成秘密武器,不愿意先跟别的人讲起,于是就憋着。没等开学我就完成课题研究回到原单位。让这一憋就是一年。

因为有了初期的成就感,调动起我对历史对军事等方面的兴趣,案头这些方面的书籍越摞越高,熬夜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年的时间已经俨然成为一个小专家,和以前的我不可同日而语啦!等再见到那位老大姐的时候,我已经不把那件“秘密武器”放在眼里了。一番侃侃而谈是句句到位,自然达到了让我得意洋洋的目的。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毛头小伙变成了已经谢顶的“成熟男人”。但从那时建立的认真严谨的态度却被坚持下来,重细重全的方法让我能够在这个业余研究的领域里作到看任何问题都比别人多一些“冷静客观深入全面”(自吹自擂),或者这就是我从不轻易冲动,从不轻易言战的原因吧。

那次 “成果展示”中得到的老大姐如潮的褒扬词句,现在已经基本忘光了,只记住了她的一句感叹:

学而用心者,无字亦有教!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13:18:04 被锋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