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打破神话—简析对抗F-22的不同手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何打破无敌的神话——简析对抗F-22的不同手段


离子鱼 ( 原文发表在航空档案1B上)


F-22战斗机的性能优势和对中国空防的挑战


现代空中力量已经成为军事体系中最具杀伤力的核心战斗力,战斗机作为争夺空中优势的关键更是航空作战力量的基础。战斗机的性能在装备规模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对制空权的归属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任何空中力量强国都非常重视战斗机这个机种的技术发展和装备使用,先进的战斗机在战场上和心理上也会给对手带来巨大的压力。F-22是美国空军目前现役的唯一按照纯粹第四代战斗机标准设计的先进战斗机,是具备超音速巡航、高机动性、高隐身性能和完善电子系统的高技术装备。F-22在格斗空战、超视距空战、对地攻击和信息战能力上明显超过了现役第三代改进型战斗机,依靠这些先进性能为基础的F-22凭借领先于其他所有对手的全面隐身技术,成为了目前国际上最强大也是最难以对付的先进战斗机。


F-22是综合性能全面显著优于第三代战斗机的新一代高技术航空兵器,在战术上和技术上形成代的差距会给它可能的对手带来很大的压力。美国空军在演习中用F-22对抗三代机时取得了堪称奇迹的144比0的战绩,对抗演习证明了F-22在综合战斗力上已经将三代战斗机远远的抛到了后面,即使不考虑美国空军宣布的F-22在模拟对抗中匪夷所思的成绩,仅仅按照最乐观的数据假设F-22在系统对抗条件下对三代机的交换比为10:1,那么就算不考虑美国空军同样在技术和熟练上处于领先地位的三代机群,在理论上美国空军只需要依靠F-22就能够对抗任何对手全部的先进战斗机。


F-22自从出现开始就依靠它的先进性能带给其他国家很大的压力,这个压力对于中国的军事力量和预定的作战任务来说要更加明显。中国航空兵目前正处于由二代战斗机向三代战斗机过渡的过程之中,航空兵装备规模虽大却缺乏足够的先进飞机和完善的作战系统。美国空军的F-22机队在日本的部署验证虽然已经结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F-22确实已经逼近了中国国土防空掩护的范围。美国空军目前虽然预定装备的F-22数量与前一代的F15相比显得并不多,但是F-22单机作战效率的提高却使有限数量的F-22在争夺和保持制空权的战斗中更有效率。美国空军利用F-22的强大战斗力和全面技术先进性所形成的单向杀伤优势,完全能够在与目前其他国家装备的第三代战斗机正面对抗中处于绝对优势。以中国为主要目标的东亚是美国全球战略中重点关注的热点地区,F-22高调在日本进行前沿部署试验对中国有着浓厚的威慑意图。中国的军事力量一旦在台湾或者东海与对手出现冲突时与美国军队接触,那么与F-22这种高性能战斗机为核心的美国航空力量对峙甚至对抗的情况将不可避免,能否有效的对抗F-22所带来的威胁将是中国军事力量是否能够完成预定作战任务的关键之一。


F-22高性能造成的威胁与影响


空中力量是美国对外干涉作战和施加军事压力的先锋,F-22又是美国航空兵在未来20年的军事行动保证制空权的重点。F-22作为四代战斗机所具备的先进性能和强大战斗力是实际上存在的威胁,无论中国军队是否有能力和有条件对抗F-22也无法改变F-22越来越逼近中国的现实。作为先锋和核心战斗力使用的F-22可以在战争开始时首先打破对手的空防体系,通过大规模杀伤和破坏对手的有生力量和信息平台以打破空防体系, F-22也可以被认为是美国空军新一代航空打击力量战术调整的基础。


美国空军新编制的机动空中打击力量是将F-22被作为破门器来使用,通过F-22取得的空中优势掩护B2和F-35打开纵深突击的空中通道,利用隐身战斗机破坏对手对空防御系统之后,再依靠常规作战飞机进行大范围和高强度的空中打击来充分发挥不同机型的整体战斗力。美国空军新的机动空中打击先遣队的核心是隐身作战飞机作为骨干,其中担负保证制空权和远距离空中压制任务的F-22又是整个系统中的核心力量。美国空军在战争中只要F-22的作战行动没有受到有效的遏制,那么任何企图防御甚至击退美国空军入侵的行动都难以获得成功。


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近年来开始装备多个型号的第三代高性能战斗机, SU-27SK/30和J-10的服役使中国战斗机技术在整体上提高了一代,目前的中国战斗机在技术性能上已经有条件对抗周边国家现役的第三代战斗机,但是具备隐身性能和强大战斗力的F-22仍然是我国战斗机目前无法对抗的对手。战斗机如果在装备上形成代的差距就很容易在战场上出现单向杀伤的惨烈后果,贝卡谷地、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证明了装备性能已经能够在空中战场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F-22现在已经成为了美国空军新一代航空作战力量的核心装备,只要F-22的优势仍然无可动摇那么美军在战争中会将制空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不受挑战的军事优势必将产生对军事力量放任使用的结果,不受抑制的军事优势往往是在争端中在军事上进行冒险的根本原因,某种装备存在无可动摇的优势有的时候甚至会改变整个战争的过程和结果。中国在战争中能否有效的对抗F-22是可以直接影响到美国军事政策的关键,如果F-22可以获得不受挑战的优势那么美军在使用F-22上绝不会犹豫,但是中国如果拥有对抗F-22的方法则美国在准备干涉中国军事行动时会进行更多的考虑,可以说中国必须有强大的实力作为依托才谈得上不战而曲人之兵的最优效果,中国军队在面对F-22的时候手中即使没有屠龙刀也得有根打狗棒。


隐身飞机真的不能发现吗?


隐身飞机是利用多种技术手段的综合来降低飞机的各种信号特征,通过缩短飞机被发现的距离来提高战场生存能力和突防成功率,因为雷达是现代军事技术中最重要的对空探测手段,所以现代飞机隐身技术主要是通过技术手段来削弱雷达的反射强度。隐身飞机只是采用了必要的措施来降低了飞机本身的信号特征,通过技术上的了解可以清楚的知道隐身飞机并不是不能被雷达探测到,只是常规雷达对于隐身飞机的探测距离会随着飞机隐身性能的提高而大幅度缩小。隐身飞机所凭借的就是难以被常规探测手段发现的技术优势,因此要对抗隐身战斗机的威胁必须首先解决如何发现目标这个基本前提。超宽带雷达、多基地雷达、被动探测雷达、米波雷达、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和大型红外探测装置虽然都具备反隐身目标的能力,但是隐身技术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仍然在与反隐身技术的对抗中占据优势,在短时间里还无法完成能够真正有效对抗隐身目标的探测手段。现有反隐身技术虽然可以利用了飞机隐身设计上所存在的弱点,但是目前可以应用的这些探测手段都存在有各自不同的缺陷,如技术复杂(超宽带雷达、多基地雷达),受气候因素影响大(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和大型红外探测系统),使用条件受限制(被动探测雷达)和跟踪精度与低空探测能力不足(米波雷达)等不同的问题。


单纯依靠目前发展的任何一种技术手段对抗隐身目标都无法得到满意的结果,要想真正满足在较大范围可靠的探测到隐身目标的需要,必须利用多种不同的探测手段综合起来构成大范围和高密度的综合化探测网络,通过不同探测装置互相之间的配合来提高搜索效率和填补空隙。现有对隐身空中目标的探测手段不但存在很多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这就为反隐身技术的实际应用效果带来了很多的问题。发展和装备能够与隐身飞机对抗的探测装置需要在经济和技术上进行大规模的投入,为了对抗隐蔽飞机所投入的经济和技术资源要发展隐身飞机要高的多,构成较为完善的低信号目标探测系统的投入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也要超过隐身飞机的5倍以上!反隐身探测系统所需要的资金和技术支持非常庞大却并不完善,即使能够依靠不惜代价的投入解决了对隐身目标的探测问题,最后还是要面对用制导武器直接攻击隐身飞机的需要。隐身飞机和反隐身技术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而不是互相替代的,这也是隐身飞机技术发展水平最高的美国同样在反隐身技术上投入最大的根本原因。


中国军事力量对F-22挑战可能的对抗措施


破坏美国空军作战系统暴露F-22——以点带面


美国航空作战力量在技术和整体实力上处于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而且在技术、经验、规模和系统协调水平上相对于其他国家的优势同样非常明显。美国航空兵在作战飞机性能和装备规模上几乎超过了可能对手装备的总和,无论是技术对抗还是数量消耗都没有哪支空中力量能够提出挑战,现在的美国航空兵在制空权方面处在不受挑战的绝对优势地位。美国空军在全面战争和局部战争中拥有系统完善的高技术作战体系,其中由执行侦察、预警和电子对抗任务的特种飞机起着联结整个系统的关键作用。大量特种飞机的协同几倍的放大了美国航空作战机队的战斗力,如果不能在战斗中破坏或者限制美国空中作战体系的整体配合,那么单纯依靠作战装备的对抗是根本不可能打破美国空军的优势。


F-22在战斗中将得到美国军事集团立体作战信息网络的支持,预警机所提供的目标引导和空情信息加强了F-22的不对称技术优势。战争中如果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对美国空军的预警机和电子战机进行攻击,通过消灭或者驱逐空中预警机迫使F-22频繁使用本机的传感器,也能够在理论上增加F-22的暴露时间以便使用战斗机进行拦截。打掉预警机确实可以迫使F-22频繁使用机载雷达系统进行目标探测,而使用主动探测技术的飞机很容易在被动探测装置发现。打预警机在国内和国外反隐身研究中都被作为对抗F-22的方法之一,不过通过消灭预警机来暴露F-22的方法虽然看起来简单有效,但是想要在实战中真正完成预定的作战目标则非常困难。


美国空军现役的E-3A空中预警机的雷达对战斗机目标的探测距离超过400千米,也就是说现役第三代战斗机在几百千米的距离之外就会被E-3A发现,E-3A最少也能够获得15分钟的时间调动护卫战斗机进行拦截。中国战斗机出海攻击E-3A必然要脱离海岸线进行远程突袭,本身在信息情报上就处于劣势的中国战斗机还要面对几道战斗机拦截线的阻击,即使能够一路战斗突击到预定的位置也将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而在这段期间E-3A还可以利用700千米以上的飞行速度进行规避,意图打击预警机的行动反到容易让中国战斗机陷入得到良好指挥引导的F-22的陷阱。


中国战斗机即使真的依靠突击行动达到了消灭或者驱逐E-3A预警机的目标,先不考虑在这个过程中所需要付出的飞机和飞行员的代价是不是能够承受,这个成功的驱逐是不是真正值得用那么大的代价去付出也是一个问题。F-22本身的性能优势即使在失去E-3A后会被削弱却不会完全消失,F-22的AN/APG-77雷达在设计上就考虑到了低截获的要求,通过对雷达辐射信号强度的控制和将信号伪装成无线电杂波,同样可以在获得空情的同时尽可能保证飞机对电子侦察系统的隐蔽性,而AN/APG-77电扫描相控阵天线的大范围远距离探测能力和数据链,也可以使F-22在机架飞机之间信息共享并形成小规模的作战系统,想要再打破由多架F-22组成的小作战系统要远比驱逐E-3A更加困难。国外和国内以攻击空中预警机为目标的多次演习和模拟证明,除非对抗双方的整体实力和装备技术条件差距过大,否则依靠战斗机很难完成对空中预警机的攻击任务,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暂时将预警机驱逐到相对更加安全的后方。俄罗斯目前也在发展用来攻击空中特种平台的战术和武器,但是隐蔽性在任何时候都是成功攻击特种飞机的基础,只有具备隐身和超音速巡航能力的F-22可以真正有效完成这个任务。


常规第三代战斗机在战斗中很难对处于重重掩护下的预警机造成实质性的威胁,而要而加强攻击机的隐蔽性来削弱预警机对威胁反应时间的要求,又不可避免的要使飞机性能满足隐身和长时间超音速飞行的条件。通过攻击预警机来削弱F-22优势的战术对战斗机装备的要求很高,很容易出现为对抗F-22打击预警机就必须先在空战中打破F-22的拦截的怪圈。攻击预警机来破坏F-22的系统对抗环境确实在理论上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目前中国空军和防空导弹部队却缺乏有效打击预警机的能力,反到是F-22能够依靠信号特征低的优势进行穿刺式的突防,对中国空军的预警机和地面防空系统重要节点到是可以造成巨大的威胁,考虑怎样在战斗中保护中国自己的空中特种平台不受F-22威胁更加重要。


空中拦截和攻势打击——以空制空


利用高性能战斗机对抗F-22的手段最大优势是战斗机的灵活性最好,能够在最大的范围对F-22进行最高效率的对抗,也是唯一能够将作战状态下的F-22阻击在远离中国本土位置的手段,对抗战斗机最好的手段是战斗机的思想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在根本上出现变化。


以空制空目前所存在的问题是F-22在性能上相比第三代战斗机的优势太大,即使不考虑F-22隐身性能所获得的隐蔽性和主动性,单纯依靠机载火控、武器和飞行性能就足以压制国内现有的所有战斗机。F-22相对第三代战斗机具备先发现、先攻击和先脱离的整体优势。美国空军在二战后所参与的一系列局部战争中都占据着绝对的制空权,先进的装备性能和良好的组织协同在其中都起着重要的作用,现代化空战作为以技术装备对抗为基础的高技术较量,装备技术的落后意味着在战争中必然要付出难以承受的巨大代价。美国空军使用F-22在模拟对抗中与三代机打出了极其悬殊的作战交换比,即使排除这个比例中可能存在的宣传和威慑成分,也可以估算出F-22相对现有战斗机在综合性能上所具备的绝对优势。事实证明F-22的性能优势已经无法依靠战术或者勇气来弥补,依靠第三代战斗机来对抗F-22的难度很大并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当对抗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已经达到代的差距时,单纯的飞机数量优势完全无法弥补技术差距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F-22相对现役战斗机的最大技术优势就是低信号特征的隐身性能,按照现在F-22机载设备和导弹武器的性能指标来判断,机载传感器发现F-22的距离不足50千米的常规战斗机不具备对抗F-22的能力,只能在F-22“先发现、先攻击、先脱离”战术优势下承受单向打击和损失,再大的数量优势也不可能弥补在战术条件上存在的巨大差距。性能差距较大的第三代战斗机依靠数量优势来对抗F-22几乎没有意义,因为在超视距空战成为主流的现在空战已经使战术在总体上发生的变化,拥有技术优势的一方有足够的基础条件战术弥补数量劣势。F-22依靠性能优势可以自由选择进入和脱离作战的时间与方式,性能差的一方基本没有对F-22采取有效反击行动和合适战术方式的机会,大量第三代战斗机充斥在战场上根本不可能在对抗F-22中起到必要的作用。利用战斗机对抗F-22威胁的方法最重要的就是解决综合战斗力的差距,即使不能获得在综合战斗力上压制F-22的高性能战斗机,至少也得拥有在综合战术技术水平上具备抗衡能力的装备。


三代战斗机利用战术手段弥补战斗机之间性能差异的方法,最近比较多的出现在F-22对抗的探讨中,但是通过改进战术来弥补与F-22性能差异在实战中却基本上不可能实现。利用战术手段弥补技术差异并不是能够无限制利用的方法,只有对抗双方在性能上互有优势时才可以通过战术上的调整,充分发挥本身的优势区来弥补劣势以形成整体上的平衡或优势。假设在单机对抗的条件下使用MIG-23来对抗同时期的F-15,那么MIG-23无论采用任何战术都不可能在对抗中占据优势,而F-15却可以依靠性能全面优势的地位获得比MIG-23更全面的优势。性能指标更优异的一方实际上也是在战术上更灵活和更有主动权的一方,而现有三代机与F-22之间的性能差距比之MIG-23和F-15之间的差距还要大的多。依靠战术抵消技术优势的前提条件必须是对抗双方的性能差异不大,一旦整体技术差距性达到三代与四代战斗机的跨代的标准,那么技术先进一方的性能优势是任何战术手段都无法抵消的,盲目的准备战术对抗技术只能在实际战斗中换来惨重的失败。


地(海)面防空掩护——以地制空


综合使用各型号防空导弹组成远程防空网络在技术上较为简单,利用各种型号的防空导弹和密集部署的搜索探测装置组成防空网络,是目前执行要地和野战防空中技术实现难度较低的作战形式。地(海)面防空导弹系统对抗现有常规作战飞机时的效果较为明显,但是在与隐身飞机对抗时却表现出作战效率差的明显缺陷。防空导弹是现代化空中防御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再先进的防空导弹也必须规划到一个完整的作战系统之中,通过整个系统的多个类型的装备集中使用来发挥作用。使用防空导弹制空目前的问题主要是在对抗中完全无法取得主动权,被动防御需要部署大量防空武器和对空探测装置,建立起足够对抗隐身飞机所需要的投资和基础建设费用极其庞大。美国空军在远程空中打击手段上已经实现了精确引导和防区外攻击,因此以地制空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防空导弹的射程不足,远程防空导弹在射程上难以和空射远程对地攻击武器抗衡,隐身飞机的低可探测性又进一步削弱了防空导弹的远距离打击能力。


从任何平台上发射的对空导弹无论技术再先进和性能指标再好,都必须在得到目标的位置、高度、飞行轨迹等信息的情况下才能够使用,如果防空导弹/战斗机的火控雷达无法在有效距离上发现隐身的F-22,那么即使装备有再好的防空导弹对F-22来说也只是好看不好用的摆设,没有雷达指引的防空导弹在命中率上并不比无控火箭更为乐观。F-22是按照具备全面隐身性能标准设计的超音速多用途战斗机,隐身飞机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对抗空中和地面雷达探测,现役装备的导弹搜索雷达和目标照射雷达难以在远距离上锁定F-22。隐身飞机降低雷达探测距离的措施可以在地空导弹阵地之间产生空隙,隐身飞机则可以利用这些空隙采用规避线路突破防空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F-22能够挂载的对地攻击武器具备射程远、精度高和发射后不管的优点,尤其是射程远和射后不管的特点使F-22能够在现役防空导弹的有效射程外进行攻击,F-22在防空导弹发现之前就可以完成攻击任务而回避强行突防。F-22使用防区外发射的SDB可以对防空系统进行单方面的远程打击,即使F-22在打开机身弹舱的时候的信号强度可以满足雷达捕捉目标的要求,但F-22投掷武器时不到2秒的工作过程过于短暂,现役目标探测雷达根本无法利用这个暴露时间进行稳定跟踪。利用防空导弹来对抗使用远程攻击武器的F-22的实际作战价值非常有限,即使不考虑F-22本身和由其护航的B-2所进行的防区外打击,仅仅为了在防空一线集中足够对抗F-22突防密度的防空导弹和探测装置,所需要投入的成本和资源就已经超过目前任何国家的承受能力。即使是美国军队自己在对抗F-22时都没有真正可靠的手段,因此曾经大方的让日本挑选F-14/15的美国却拒绝了日本求购F-22的请求,对综合性能不如F-22的F-35的出口也不惜施加诸多限制来保护技术秘密,就是因为隐身技术相对现有的对抗措施的优势仍然难以扭转。


利用导弹等地(海)面防空武器对抗飞机是效率最低也是最没有保障的方法,采用这个方法等于主动将战争的主动权交到对方手里,即使在空中打击武器还没有实现隐身化和火力圈外攻击的时期,单纯依靠地面防空火力就没有能够阻止住任何一次战略性的空中打击。F-22突破由地面防空火力组成的导弹拦截系统的僵化火力并不困难,在主动权的基础上依靠隐身性能和远程打击能力,就能够选择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方向和最适合的战术突破防空火力的掩护,况且F-22在美国空军的装备体系中是执行空中优势任务的战斗机,因此单纯采用导弹防空的被动手段就等同于给F-22纵横天空的许可,主动放弃了制空权这个能够决定战争过程和最后结果的关键因素。防空导弹系统如果不能从基础上解决对隐身目标的远程搜索和定位问题,在对抗F-22时只能使F117横行于巴格达上空的场面再次重演。现代化地面防空武器系统通过技术改进确实可以提高对隐身目标的作战能力,如果攻击的目标是临空投掷制导炸弹F117这类攻击机还有价值,但是用来对抗能够在防区外投弹的B2和F-22则没有现实的意义。远程对地精确打击武器的使用使F-22几乎不会受到防空导弹的攻击,而且不需要飞临目标上空投弹也使高射炮弹幕盲射毫无价值。


利用远程制导武器源头打击——毁窝杀鸟


通过攻击机场来压制和消灭对手的航空力量是争夺制空权的主要方法,通过摧毁机场消灭航空兵在战术上的主动性是各种方法中最强的,按照理论上的标准和历次战争中的实际作战情况作为依据估算,争夺制空权时攻击机场的效率要比在空中击落敌机高5倍,比使用地面防空火力杀伤敌机的效率要高30倍。中国军队装备的各种远程导弹不但作战范围足以覆盖F-22在中国附近的基地群,而且使用导弹攻击F-22基地还可以回避中国空军远程打击实力不强的缺陷。攻击地面航空设施对飞机和固定基础设施都可以造成破坏,能够在战争关键时刻削弱F-22的使用强度来降低其在战场上的作用。


F-22相对常规战斗机的技术优势只有在起飞后才能够得到发挥,如果能够不让F-22起飞则F-22再强大的战斗力也没有意义。使用远程制导武器对F-22的机场和维护设施进行远程打击,是利用不对称的手段抵消F-22先进性能和战术优势的重要手段。采用远程制导武器直接攻击F-22的机场和停留在地面上的飞机,在理论上确实是高效率又比较容易满足的作战方式,但是如果对实施过程中可能涉及到的各方面因素进行细致的分析,将可以发现进行主动打击无论在战术上还是在战略上都有很多的困难。


通过主动攻击来争夺制空权和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效率较高,但是控制主动攻击的强度和后续发展上却存在很大的难度。前述的利用战斗机或防空导弹对抗F-22都属于战术性的行动,胜利与失利基本可以在局部战争的可控范围内决定,但是将主要部署在日本和美国太平洋岛屿上的F-22基地作为打击目标,那么在军事上就已经是一种战略性的攻势行动,战争是否还可以被控制在可接受的局部和区域内将存在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战术方面的问题


依靠攻击机场来阻止对手使用空中力量的手段虽然在理论上确实可行,但是历次战争中的实际作战情况证明这个想法在实战中的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在战术方面的主要问题是攻击所需弹药量和破坏效果不成比例。使用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对后方基地进行攻击需要消耗大量弹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集团在对伊拉克和南联盟的军事行动中,拥有绝对优势的西方航空力量在几乎是顶着对手脑门开枪的情况下,也没有将伊拉克和南联盟的空中力量彻底封锁和消灭的机场上,这两个国家直到战争结束时仍然保持着部分可用的机场和大部分完好的作战飞机。美国空军在伊拉克和南联盟的作战中拥有覆盖战区全部的绝对空中优势,仍然无法完成将对手空中力量彻底压制在机场上的根本目标,中国依靠成本高昂的中程弹道/巡航导弹有多大的把握压制冲绳、关岛上的美国航空兵?


中国在高技术装备的品种和生产规模目前与美国存在非常大的差距,两国在高技术装备生产规模上的差距甚至比技术上的差距还要大。中国目前全国的第三代战斗机生产能力不足美国的洛.马公司一家,而两个国家全面转入战时体制后的现代化战斗机生产规模差距将会超过5倍,况且中国的战斗机生产预期数量还仅仅是机体的生产规模,关系到飞机产量又是中国航空系统长期瓶颈的雷达和发动机产量差距还要更大,即使中国生产J-7而美国生产F-16时中国也不可能在产量上获得优势。美国空军和海军目前的作战武器在基本实现制导化后开始转向低成本和大规模,美国在对地攻击用制导武器的生产规模和装备数量上比之中国的优势同样明显,中国现在还不具备依靠海、空军部队进行高技术消耗战的能力和实力。


美国和日本的空军基地都是按照应付冷战中苏联庞大军事打击力量来建设的,固定设施的建设都要保证降低常规和核武器破坏效果的要求,这些岛屿上的基地群也已经构成可互相联系和配合的航空兵地面网络。F-22在使用时的维护保障需求比美国空军现役的F-15C还低,而且F-22在前沿部署的时候还可以直接利用为F-15修筑的防护掩体,因此目前美国空军的大部分海外基地都能够为F-22提供充分的保护掩体。习惯于主动打人的美国空军对挨打的准备同样也进行的非常充分和具体。美国空军地面设施战损维修已经实现了模块化和机械化,现有机场维护修理条件能够保证在半小时内恢复部分跑道的使用,1小时以内就可以完成对跑道弹坑的填埋修复和道面清理,机动地面指挥和灯光系统也可以随时接替抗打击能力差的固定设施。中国空军地面抢修单位对常规武器破坏的跑道大都可以在1小时作用恢复基本使用要求,美国地面维护修理系统在设备、材料和维护方法上更有效率,如果我们认为美国可能的攻击不会摧毁中国本土的地面航空设施,那么怎么可能单纯认为我们的攻击就能够完成封锁美国航空设施的任务呢?


弹道导弹速度快和难以有效拦截的优势是其他远程制导武器无法比较的,目前美国还没有能够比较可靠的拦截弹道导弹的军事手段,但是高弹道的弹道导弹的目标也远比巡航导弹要明显,美国依靠部署在太空的卫星、大气层内的侦察机和地(海)基预警雷达,已经组成了对高弹道的中程弹道导弹较为完善的搜索和预警系统。如果从中国本土发射弹道导弹攻击F-22可能部署的基地,需要使用射程在600千米以上的中程导弹打高弹道,美军依靠远程警戒雷达、预警机和导弹预警卫星可以对攻击进行早期预警。轰炸机发射的远程巡航导弹虽然具备射程远和低伸弹道隐蔽性好的优势,不过美军装备的E-3A、E-2C和新发展的E-2D预警机对低空目标的搜索能力都较好,海上背景干扰比陆地低的特点也容易暴露飞行的掠海目标(况且巡航导弹要保证足够的射程也难以采用全程低空突防)。目前美国的导弹预警系统完全可以为F-22的基地提供接近10分钟的早期预警,这段时间虽然短暂却足够让机场上的预备机起飞和将其他飞机隐蔽,缺乏突然性优势的导弹攻势对有预警目标的实际破坏力并不如理论上的明显。


采用常规弹头的弹道导弹的命中精度和对目标的破坏力有直接的关系,导弹采用单弹头的威力足够但是精度上却难保证打击机场跑道的要求,采用子弹头虽然覆盖面积较大但子弹药的破坏威力较小,对于按照抗核打击要求设计的机场来说难以产生根本性的破坏。中国目前所装备的战术弹道导弹基本上都是射程在300~600千米范围的短程导弹,这些导弹在射程上难以覆盖美国航空兵可能利用的日本和太平洋岛屿上的空军基地,如果发展射程在1000千米以上的中程弹道导弹以满压制这些地区机场的要求,那么在生产成本和使用灵活性明显下降的同时导弹的命中精度还会大幅度下降,而导弹命中精度下降反过来又需要在战斗中投入更多的导弹和携带更大的弹头。中国现有的导弹生产能力无法满足对中程战术目标有效压制的要求,实际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常规战争的情况下,有能力单纯依靠弹道导弹来完成压制航空设施的能力。中国即使能够在战斗中投入1000枚射程1500千米和载荷1吨的中程弹道导弹,那么把这些导弹全部发射出去所能够起到的破坏作用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也只相当于美国空军战斗起飞1500架次时的基本火力投掷强度(其中执行攻击任务的300架次F-15E攻击机),利用不可再生的弹道导弹与航空兵比较火力强度本身就是愚蠢的,而航空兵的灵活性和火力投掷的持续性更是导弹所无法比较的。

目前能够真正从根本上将机场彻底摧毁的手段只有核武器地爆,采用常规武器能够用来攻击机场的手段看起来确实非常多,但是能够真正有效封锁机场的手段却非常有限,近年来的局部战争中对机场的封锁作战已经清楚的证明即使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很多比导弹攻击更直接、更有效的方法仍然无法利用空中打击彻底封锁机场。


美国与中国之间隔着广阔的太平洋和多道岛链组成的纵深防御体系,美国军队依靠岛链上的前进基地可以将作战范围覆盖中国本土最发达、最富裕和人口最密集的东部地区,但是中国的军事力量中只有战略弹道导弹才能够打到美国本土。中国与美国在地理上存在的差异直接影响两国的战略地位和战术应用方法,中国军队如果不打算使用核武器首先攻击美国本土,那么美国与中国的军事冲突中几乎不需要担心本土遭受直接军事威胁,美国驻扎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可以毫无顾及的投入攻势作战之中,但是中国却不得不在战争中集中非常大的力量来保护本土的重要目标,主要力量会被防御牵制而难以投入足够的战斗力支持攻势作战行动。


政治方面的问题


目前在网络和社会上普遍存在用主动攻击F-22基地来消除威胁的想法,甚至时常出现为了对抗F-22而使用战术核武器的观点,仿佛中国只要把中程导弹和核弹头对准关岛就能够抵消F-22的技术优势,就能够在可能出现的军事冲突中用核武器吓住美国政府和军队。攻击美国部署F-22的基地确实是在现有条件下对付F-22的有效方法,但是主动打击F-22的基地却要冒使冲突升级成全面战争的危险,而现在的中国比美国更难以承担全面战争所造成的后果。美军的常规远程打击力量方面都处于不受挑战的绝对优势地位,即使冷战期间强大如苏联也无法在常规战争中威胁美国军事力量的根本。


核威慑确实是冷战中的对峙没有产生全面战争的主要因素,但是中国想依靠核武器来抵消美国常规军事技术的优势却存在有非常明显的问题。核武器所形成的核威慑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威慑重于实战的最后手段,不过作为最后手段的核武器却是最难以在战争中实际使用的武器。中国与美国在核实力上所存在的差距比常规武器上的差距还要明显,中国不但在远程核打击力量的强度和作用范围上差距很大,而使用核武器的这种战争方式在应用上极其难以满足在政治上的限制条件。除非是类似二战中美国对日本那样单向核优势下的战争,否则核国家之间爆发的核冲突在军事上完全不可控,核国家之间爆发的战争中也根本不存在有限核战争的可能。互相攻击本土重要目标非常容易导致两个国家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现在有种观点是美国人不敢于与中国进行核战争,因此中国和美国在爆发战争的情况下中国可以以核武器进行威慑,但是存在这个观点的人恰恰低估了美国政府和美国人面对战争时的勇气。美国政府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就敢于冒全面核战争的危险与苏联对抗,而且在面对苏联战略部队近万枚战略核弹头时也没有半点退缩。美国政府和国民在冷战期间准备了几十年的全面核战争,甚至在欧洲部署的核武器和核战争准备上比苏联集团还要咄咄逼人。


美国敢于在与苏联全面对抗中冒着世界毁灭的危险,按照全面核战争的规划准备使用上万枚核弹头的核战争,那么有什么理由认为中国战略核力量这千余枚(而且还不是全部都能够打到美国本土)核弹头会产生足够的威胁效果呢?美国政府和军队长期以来对全面核战争的准备已经非常充分,况且现在美国在一“超”独大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出现以核武器解决问题的愿意。近年来美国不断探索在局部战争中应用小当量核武器已经是一个警钟,我们是否还要用有限的核武库去挑战美国的战略核打击力量?现在的中国虽然可以依靠核武器在整体上求得与美国的军事平衡,但是美国军事力量在使用核武器的限制条件上明显要比中国宽松的多,美军近年来已经开始很认真的考虑在局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而美国发展的战区和国家导弹防御计划又放宽了战术核武器的使用门槛,目前的趋势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在战争中更容易首先采用战术核武器。看看现在军事力量空前强大的美国对朝鲜和伊朗核问题上的态度,就可以发现即使是有限的核力量在政治和军事方面也可以表现出很强的威慑力,这种非常有限的威慑力对于现有的核大国是有效的,但是威慑发挥作用的关键是利用恫吓和威胁为政治解决争端提供条件,不过在冲突中有一方首先升级战争将这个威慑效果打破,那么核武器的威慑也就不再具有实际上遏制战争扩大的价值,反到为占据军事优势的一方解脱了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存在的桎梏。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全面战争危险的下降改变了人类的战争观念,目前已经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接受冷战期间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甚至是不惜用毁灭一切的手段去避免失败这样的战争方法,中国与美国在局部战争中都不可能主动将战争向全面战争升级。美国空军如果从关岛和日本基地起飞F-22拦截攻击台湾的中国空军,中国难道就可以直接对关岛和日本的基地进行核打击?任何一个中国的领导人都不会为了弥补常规军事技术的劣势就主动将战争升级。


现在有种观点就是怕死的美国人不敢冒着与中国全面战争的风险扩大战争规模,而中国则因为台湾问题牵扯到直接的利益而可以承担较大的牺牲,但是有这个观点的人应该说对美国人的了解还不够充分,而两个国家和两支军队互相之间的不了解往往是在战争中造成错误判断的关键。中国与美国的军事冲突只有不是涉及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战,对战争规模的控制就是双方共同关注的重点,只有没有特殊的情况就不容易导致战争不可避免的升级和扩大。中国和美国在军事上都有自己不容碰触的底线,中国只有准确判断美国的底线范围才能够以最恰当的方法达成目标,正如美国政府不可能为了外在利益突破中国的底线一样,在局部冲突中轻易触动美国军队的神经和政府的底线也是非常危险的。美国军人在战争开始前会怕死,反战甚至逃避兵役的事都会出现,但是战争中的军人在勇气和牺牲精神方面并不比其他国家的军人差。中途岛战役中鱼雷机飞行员自杀式的慷慨赴死为胜利打开了通道,硫磺岛上为保护战友而扑到手榴弹上的美国军人也不是少数的特例。美国敢于为了消除古巴的导弹威胁准备和当时的苏联进行全面核战争,这就说明美国对于本土安全的保障是国家核军事政策的底线。美国基本不可能为了中国把台湾甚至是日本打垮来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但是中国的远程火力一旦造成二线美军大量伤亡或攻击到美国本土,那么即使最后战争的规模能够被控制在常规战争的范围之内,美国利用军事力量发动的报复也将会远远的超过所受到的攻击。


美国政府和军队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不可能主动对中国进行毁灭型的全面战争,美国空军即使干涉中国统一台湾也将以阻截和定点破坏为基础,不会像攻击伊拉克一样对中国大陆纵深的战略目标进行大规模攻击。隔着太平洋的美国本土处在中国常规军事力量的打击范围之外,但是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却有条件攻击中国大陆的东部地区,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中国在与美国的全面对抗中在地理上处于明显的劣势,美军在局部战争中不可能不考虑到政治上的限制,朝鲜和越南这两场战争已经证明政治限制可以有效遏制美国空中力量的战斗力,这个因素正是中国在整体军事力量处于弱势时可以加以利用的优势。全面战争是对整个国家战争潜力和整体军事、经济实力的较量,即使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对抗完全能够限制在常规战争的基础上,可是面对能够动员几乎整个西方世界军事力量的美国,中国所能够依靠的却只有本身的力量和在军事上并不可靠的俄罗斯。美国在政治和军事上的优势地位在相当时间里是不可能被动摇的,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轻易的去挑战这种优势的非常危险的。 中国在军事上应该尽量发挥本土作战的地理优势来将战争控制在局部范围之内,在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实力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之前,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确定避免与美国爆发全面战争的观点,这个观点并不是怯战而是要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被动决战。


美国政府和美国国民的精神已经被冷战中被苏联核武器锻炼过,几万枚核弹头和几百万军队都没有吓倒的美国会被现在的中国吓倒的可能性并不大。战争开始前对对手的评价和判断是决定战争方法和作战手段的前提,料敌从宽不完全是制胜的准则,但是料敌从轻却一定是失败的诱因。美国现在确实没有什么理由为了台湾在东亚和中国拼命,但是国际政治的角力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那么容易就可以判断,一旦美国军队真正的介入中国的军事行动而中国又缺乏必要的准备,那么因为突然出现的情况变化导致了局势影响要比单纯的军事力量变动还要致命。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18:26:10 被fya00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