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研究兼论康熙彼得之比较

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需要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关心脚下的事情,

那是没有未来的。诚哉斯言。

一、民国教育事业:

我认为教育是一个关系国家未来的终生事业,唯有使民众享有知识之权利,独立思考之能力,才有现代公民社会的诞生。愚昧冲动目光短浅是三等民族的社会。关注教育的人就是关注天空的人。

新文化运动兴起以后,由于民主主义思想的影响,逐步解决男女教育平权的问题。1917年10月,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第三届会议,向教育部提出推广女子教育的议案,要求增设女子高等小学、女子中学等。1918年6月,教育部通过各省区酌量地方情形,分别办理全国教育会联合会“请推广女子教育案”。1920年暑假,蔡元培主持的北京大学,首次招收女生,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也开始招收女生。1921年以后,各大学都招收女生,实行男女同学。

1922年止,凡旧时所编的文言教科书一律废止,改为语体文。中学各科教科书,随之逐渐用语体文改编,高等学校的讲义,也采用了语体文。这样,大、中、小学文言文教材逐渐地被淘汰。这是中国教育史上一件重大的改革。

蔡元培1917年接任北京大学校长后,即着手对北京大学进行改革。他提出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收的办学方针;聘请陈独秀、李大钊、鲁迅、李四光等著名学者到校任课;改革预科,调整专业,将学门制改为学系制度;将年级制改为选科制,实行学分制;改革学校管理体制,设评议会,实行民主管理;筹设研究所,组织各种研究会,鼓励科学研究;首先招收女生,实行男女同学;采用白话文讲义,帮助学生办刊物,成立各种学会等。这些改革,使北京大学思想活跃,气象一新。以后大学也纷纷进行改革。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华罗庚、陈景润、钱学森、茅以升,都是这时期著名的科学家。为新中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不得不提的是,即使抗战时期,蒋介石政府也没有放松对教育的投入。他曾公开批驳那些要求暂时停办大学的人目光短浅,保证了学校和教育事业不中断。清华、北大内迁,西南联大当时学术思想极为开放。抗战结束后,一大批中国文化精英又投入国家建设中。后来历史就不讲了。

二、民国新闻历史:

关于民国新闻历史的研究还是很少。

民国影响很大的一份报纸应该是《申报》。《申报》对新闻业务进行的改革:一是发表政论文章。报纸的言论要“有系乎国计民生”,要“上关皇朝经济,下知小民稼穑之苦”。二是改革新闻报道。重视新闻的真实性,日本侵略台湾,美查为了了解事实真相,派人去台湾采访。其次是注重反映社会实际生活,连续三年报道“杨乃武冤案”,这是当时中文报刊中最早最长的连续报道,最后披露了冤案的真相。据说蒋介石迫害新闻自由,申报发表的民主自由言论搞的蒋介石不得不派特务去刺杀。但是没有封杀报馆就是了。1949上海解放时停刊。

自由党在上海创办了《民权报》,由戴季陶、何海呜主编。该报以言论激烈闻名于世。像“以暴易暴,惨无人道,欲真共和,重在改造” 和“报馆不封门,不是好报馆。主笔不入狱,不是好主笔”这样的口号,便是这家报纸提出来的。《民权报》与同时在上海出版的《中华民报》和《民国新闻》,被人们称为“横三民报”。它们与《大共和日报》和《民立报》公开争论,成为当时的“激进派”报纸。

最近常有人从家中翻出民国时期的报纸。如《新闻报》,在报纸上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比如当时上海电话号码已经5位数,上海已经非常繁荣。。。

总的来说,民国时期的报纸传播西方民主自由思想,促进了民众的思想开化;刊登的商业信息也帮助了中国不断壮大的民族资产阶级。

三、民国学术大师:

民国时期涌现了一大批学术大师。可以说,大陆至今尚未有人可以望其项背。胡适,林语堂、梁实秋,梁启超,陈寅恪,傅斯年。举不胜举。大师上课也风情万种。

清华国学四大导师之一的梁启超,上课的第一句话是:“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然后,稍微顿了顿,等大家的议论声小了点,眼睛往天花板上看着,又慢悠悠地补充一句:“兄弟我还是有些学问的。”头一句话谦虚得很,后一句话又极自负,他用的是先抑后扬法。

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刘文典与梁启超的开场白有同工异曲之妙,他是著名《庄子》研究专家,学问大,脾气也大,他上课的第一句话是:“《庄子》嘿,我是不懂的喽,也没有人懂。”其自负由此可见一斑。这且不说,他在抗战时期跑防空洞,有一次看见作家沈从文也在跑,很是生气,大声喊道:“我跑防空洞,是为《庄子》跑,我死了就没人讲《庄子》了,你跑什么?”轻蔑之情溢于言表。好在沈从文脾气好,不与他一般见识。

大诗人闻一多。闻一多上课时,先抽上一口烟,然后用顿挫鲜明的语调说:“痛饮酒,熟读《离骚》——乃可以为名士。”他讲唐诗,把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联系起来讲,别具特色,他的口才又好,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所以,他讲课时,课堂上每次都人满为患,外校也有不少人来“蹭课”,有的人甚至跑上几十里路来听他上课。

民国奇人辜鸿铭,学贯中西,名扬四海,自称是“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被外国人称为“到北京可以不看故宫,不可不看辜鸿铭”。他在辛亥革命后拒剪辫子,拖着一根焦黄的小辫给学生上课,自然是笑声一片,他也习以为常了,待大家笑得差不多了,他才慢吞吞地说:“我头上的小辫子,只要一剪刀就能解决问题,可要割掉你们心里的小辫子,那就难了。”顿时全场肃然,再听他讲课,如行云流水,似天花乱坠,果然有学问,果然名不虚传。

架子最大的开场白,则非章太炎先生莫属。他的学问很大,想听他上课的人太多,无法满足要求,于是干脆上一次大课。他来上课,五六个弟子陪同,有马幼渔、钱玄同、刘半农等,都是一时俊杰,大师级人物。老头国语不好,由刘半农任翻译,钱玄同写板书,马幼渔倒茶水,可谓盛况空前。老头也不客气,开口就说:“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当然也是我的幸运。”幸亏有后一句铺垫,要光听前一句,那可真狂到天上去了,不过,老头的学问也真不是吹的,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他有资格说这个话。

看看这些具体的生活情景,是否觉得历史也是很可爱的?


四、民国外交:

民国时期废除了一系列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收回了东北、台湾及澎湖列岛的主权,以一积弱之国而成为世界反法 西 斯四大领袖国之一,1946年联合国成立后中国成了五常之一,争得了举世公认的荣耀。开罗宣言这一收回主权和领土的协议就是蒋介石政府在国际社会极力斡旋的成果。到了1949年,中国除了跟苏联、美国还有一些不平等条约外,基本上全部废除了。美国跟我们签订的那个条约至少表面是平等的。但是苏联啊,就不敢恭维了,东北铁路、旅顺港被霸占,蒋介石要不回来。这个是最大的帝国主义。某些人还庆幸,真是民族的悲哀!!!以后毛主席强烈要求苏联归还旅顺港,为我们争了一口气。


我的历史观是这样的,一个民族要放在社会历史潮流中去看它的未来。强权与暴力从来不会获得正义,但是如果顺乎历史潮流,也是历史的进步。很多人在崇拜康乾的文治武功,但是缺乏世界眼光的统治者终于为后来买下了苦果。有人把彼得和康熙相比。我认为彼得是一个有世界感的伟人,而康熙不过是守着家的地主。彼得渴望自己帝国能够有一个出海口,而我们清王朝却沉睡了。彼得渴望自己帝国有一强大的海军,亲自跑到荷兰去当造船工人。清王朝忘记了海洋。历史并不是没有给中国机会。西方传教士当时在中国活动,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东西。但是你们知道吗?康熙很喜欢西洋钟,但是也仅仅是停止于喜欢而已。对钟表后面的工业一点没感觉。喜欢几何学,但是仅仅当成个人的爱好。呜呼!!!没有世界观的人物出现,中国近代历史似乎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为什么我们辛苦奋斗却饿死人?为什么道光皇帝缝缝补补却免不了割地赔款?为什么叶卡捷琳娜淫荡却开拓了无数疆土?

所以关键是要看准历史潮流。康熙夺回台湾能怎么样?没有战略眼光最后还是被日本夺去。夺回了台湾却不想建立海军去保护,最后终究还要失去。悲哀的中国近代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