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一位女士官的心灵独白,我有话要说!

序言:看到“勇敢的心”转贴了一篇“一位女军人的心灵独白”我看后,深有感触,为文中的女军人可惜可悲,更可悲的是社会上的人,对军人的态度,没有正确对待,理解,这才是真正最可悲之处。


不知从何时开始,军人总是,时隐时现的出现在中国普通的老百姓眼里,当98年洪水泛滥的时候,那时候,解放军就如过江之龙,堵口子,扛沙包,做人墙,一批批的军人倒下了,又有一批批的军人迎头赶上了,虽然我没有亲历过98年的抗洪,但是那年我和我爸正好在九江抗洪前线,我亲眼看到一排排的战士跳下水,堵口子,瞬间洪流过来,他们被洪水瞬间推的无影无踪,那是生命,一个个年轻,带着美好的梦来军营的小男子汉,就这样消失了,里面有好多不习水性的,穿了救生衣有什么用呢?那时候我就开始恨起水来,为什么洪水那么无情,平时用来形容女人似水的一物,为何在那一刻变成恶魔呢?一个个生命消失了,无名氏,九江人永远不记的他们叫什么?只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解放军”这就是军人,


那年,报纸上,电视里,庆功会上,春晚,时时的出现我们绿色军装的镜头,那年的子弟兵的曝光率很高,可是谁曾想过现在的军人,和平时期的军人,总是那么默默无闻,波兰不惊的保卫着祖国,守卫着我们的家。因为我们是军人,这是我们需要承受的,也是我们能承受的,军人并非圣人,也并非超人,军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有奋怒,有喜悦,有矛盾,有委屈,但是他们也有共有的性格,那就是坚强,监守着保卫祖国的承诺,紧握手中钢枪,站好每一班岗。


例如我,只不过是个小士官,非官非兵的待遇,可是每天还是把工作做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部队呆着,想起一件事情。


记的有次探亲回家,刚好碰到“好朋友来了”,全身酸痛,肚子胀胀的,因为是在效区,没有出租车,所以只好搭公交车回家,大约等了一个钟头的车,那条线路唯一的一台班车,才慢吞吞的向我驶来,我无力的招手拦下班车,售票员在门外把门打开了,里面黑乎乎一片,全是人,我说道:“怎么这么多人,哪时还有位置坐呀”,售票员翻着白眼说:“有站的地方就不错了,现在都什么时间了,还想有位置坐,”》售票员看着我犹豫不决,就大声问我:“坐还是不坐,这是最后一班车了,前面是个大集镇,有好多人都在那里下车的。”。我忙说:“坐,坐”使劲的往里面挤。


因为是春节时期,所以我穿的是军装的冬装,戴了大盖帽,挤的时候,不小心,把站在高点的一个女子,碰到胸部,只是稍微碰了下,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了”,谁知那个女的就大惊的叫:“你没有长眼睛,想占便宜吗?你这个大色狼,没有想到你们当兵的也这么色”“大色狼??占便宜??”我瞪大眼睛的问她。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可是个女的呀,只不过是人太多太挤了,车子起步有惯性,把我的军帽碰了一下你的胸站,我也不是故意的,用的着这么骂我吗?我把军帽脱了,露出我黑黑的皮肤,略带男性的脸庞,还是让他们看出我是女军人了,这时她还是在说:“女军人又怎么样,说不定变态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在说大家看看看她是不是阴阳人哟,怎么男不男的,女不女的,怕是这身军装是偷来的吧。”说完就过来扯我的军装肩章,有种得理不饶人的感觉。

我用手挡住她对我的军装的在次撕扯,我捏她的手腕稍微用力,她就疼痛的叫起来了,其实我并不想伤害她,只是她太过份了,居然撕扯我的军装了,这是对军装的污辱,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因为自已身体很不舒服,我对她手上只用了一点点力气,谁知道她就大叫起来说:“解放军打人了,快报警呀”她忽然无理的对着我的脸部功击,我连跑,躲避的空间都没有,左脸上火辣辣的,愤怒在我心里燃烧,真想狠狠的甩她一耳光,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我是军人,我穿了这身军装,我不能和乡野村妇一般见识,无理, 我容忍了,我想平息这件事情,可是她好像认为我害怕了,认为我软弱,更加的放释起来,大声的骂起来,司机从前面丢了一句话过来:“要吵下车吵,不要在车上吵,烦死人”。售票员,熟若无睹般的看着我们吵,似乎在观看一场演出,我羞红了脸,为他们惭愧悲哀,这个女人的骂声并没有停,也许是骂累了吧,声音小了许多,也许是我没有和她顶嘴了,所以她以为她是这场战争中的胜利者,所以她不在大声的宣扬,她有多么历害了吧,慢慢的她的声音小了,慢慢的和站在她旁边的乘客说着我的种种不是,她的种种委屈,天啊,这就是老百姓对待我们军人吗?


车子摇摇晃晃的,我用一只手摸着还是火辣辣的脸上,伤口还在疼,渗出一点点的鲜血,我拿餐巾纸擦了又擦,慢慢的擦伤口,一直抚着伤口,沿途上下客,让我越来越往里站了,人是越来越多了,还好我平时站立还行,功夫不错,要不然,我非得倒下去,车子渐渐的驶入**镇,沿途,慢慢的下客,到镇上车上只下了不到10个人了,我找了一个后面靠窗口的位子,车子摇晃的,慢慢的驶出集镇,因为人不舒服,我也晕乎乎的进入梦乡,我忽然被什么东西扯醒,凭着在部队的身手,我迅速的捉住,那个手拿刀片的那只黑手,我大声的喊道:“你想干什么”?随着他的手抖露出来,我的士官证,还是几十块钱,也掉在我坐的位置上了,他居然气趾高扬的对我说:“你没有看到我干什么吗?你们当兵的全他妈的是穷光蛋”。并且用种示威的眼神看着我!“司机停车,把他送到派出所”我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和声音对着司机大声喊。司机吓到的猛弑车,回头说:“嚷什么嚷,钱找回来就是了,还去什么派出所呢,”小偷在停车之际,朝前面门口走去,连走边骂,你记住,我会在找你的。我决不能放他下车。我快步上前,


"你不能走,我们去派出所,"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他随之用手来挡,我猛的捉住他伸过来的左手,往上稍一用力的捏他的手腕,他回头大声的“哎哟”“哎哟”直叫,我看到不忍心,是不是真的弄痛他了,所以我放松了手上的力度,嘴上说:“看你还偷不偷东西,还想跑,那么容易跑吗?哼,送你上派出所。”我得意扬扬的说道。这时车上的所有的乘客,都佩服我的身手敏捷,都说:”对,对,送他去派出所“,

这时,售票员瞟了我一眼发话了:“要做英雄呀,你下车做吧,我们还要做生意呢?不要担误我们做生意,春运是最挣钱的时候,没有时间送你们上派出所。你们下车,自已走去吧“听到这话,我气愤急了,正当我要争辨时,因手里的力道松了许多,小偷挣脱我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逼着我,说让我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就对我不客气,随后,对着司机喊说,停车,司机弑车了,他匆忙打开车门。车未停稳就跳下车,我想都没有想随后也跳下车。


他看到我追上来了,到是不跑了,他也许是想抱刚才的捉他现形的仇吧,拿着刀着返回来了,挥着也,就冲我胸口来了,虽然他个子很大差不多有178左右,但是我一个特种兵,要是被他吓到,他简直就是丢我们部队的脸,我先躲了他一刀,,随后马上一个低扫腿,他就倒下了四脚朝天,手胩部顶着他的下腭,另外一脚踩住他还拿着刀的手,逼红了脸的小偷,试图想要挣扎,我一用力,他就不能动弹了,想要叫乘客帮我把刀从小偷手上拿下,谁知,司机开起车就扬长而去,留下一屁股的臭烟,晕。这都什么世道呀。只好我把刀取下,他试图想反抗,哼,到了我手里,还能让你有反抗的可能吗?猛的甩了他几耳光,他就不动了,真痛快,一个字“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