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读卖新闻》:你们日本人指鹿为马,实在太不要脸!

中评社香港8月10日电(评论员 丘峦)日本读卖新闻日前刊登了一篇文章,该文作者是Hiroyuki Ueba,他指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是在煽动爱国火焰,中国是在玩火。对于这样的指控,我们大可一笑置之。说实在的,类似这样的指鹿为马的说辞,我们已经没有新鲜感了,姑且听之就可以了。但是,因为读卖新闻不是一个小媒体,而是日本国内具有一定专业水准的媒体,对于这样的有影响媒体的不实指控,当然不能等闲视之,至少可以讨论一下吧。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奥运将给中国提供一个促进国家声望的无与伦比的机会。在奥运之前,世界已经见证了一系列显示中国人爱国主义甚至民族主义日益高涨的事件。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海外华人对巴黎、伦敦和旧金山奥运火炬传递风波的愤怒表现。为了回敬火炬在巴黎传递期间的混乱,很多中国人决心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和一般的法国产品。


在此,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的观点显得很偏颇,只谈一面,刻意隐瞒另外一面,藏独分子的破坏,反华势力的干扰,以及代表奥林匹克精神、代表全人类和平追求意愿的奥运圣火被侮辱,这一切,是导火索,是引发问题的核心。对此,作者故意视而不见。大家看得很清楚,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和一般的法国产品,只是少数人的意思,并非政府的政策。愤怒过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中法关系和好如初,这样的情绪表现,与民族主义有什么关系?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说,这些民族主义最近在中国人当中抬头。在东洋学园大学(Toyo Gakuen University)教授朱建荣(Zhu Jianrong)看来,源自中国非凡经济增长的自信,加上对西方及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怀疑感到不满,助长了这种民族主义。美国皮尤调查中心最近的调查结果支持了这种观点。该中心2007年的调查显示,77%的中国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国家受到别国喜爱,而今年的调查显示,在2006至2008年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对中国抱好感的人数下降。例如,在2006年60%的法国受访者表示他们对中国抱好感。但今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28%。


朱建荣(Zhu Jianrong)是何许人我们不清楚,但是,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借朱建荣的嘴来强辩中国民族主义抬头的原因是肇始于经济发展,却是事实。中国经济的增长,使得中国人脱离了贫穷的边缘,逐步走向小康,也因此充满了自豪,也因此获得了世界其它国家的赞赏。这样的感受只不过是民族自豪感的一种表现而已。试问,哪一个国家的民族没有自豪感?民族自豪感怎么可以与民族主义混淆一谈呢?另外,至于什么国家对中国的好感的升升降降,这样的数字能说明什么呢?全世界对美国都没有好感,难道美国就是民族主义国家了吗?全亚洲对日本都没有好感,难道日本就成了民族主义国家了吗?这样的比拟可能不对,但是可以形象地说明道理。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说,自邓小平1978年引入的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政府就担心多元价值观可能触发民主化要求,因此在1994年引入官方的儿童爱国教育。这种教育常常强调在二战中对日本的胜利,人们认为最近崛起的民族主义与这种教育有关。


这位作者难道是90后的日本人吗?这么不懂得中国的历史。中国的爱国教育,自古就有。尤其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之后,中国的一代人在血与火中接受了最大的爱国教育。1949年,中共主政,中国即全面贯彻爱国主义教育。恰恰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更多的宣扬和平与发展的概念,尽量减少民众对不愉快历史的仇视。中国与世界、与西方的关系,终于走向了和平与理解。我们可以肯定说,最近30年,是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从高涨走向衰弱的过程。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说,最近上演的民族主义似乎已经超出中国领导人的控制。最近的民族主义运动的一个有趣方面是,它们似乎主要是由互联网信息和电子邮件交流驱动的。截至6月,中国有大约2.53亿互联网用户,是世界上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而大部分的网民都是支持民族主义事业的年轻人。


作者在此,简直是强词夺理了。中国互联网日趋发达,到今年底可能会超过3亿人。互联网与全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有了互联网,中国的年青人与世界再也没有了隔阂,中国人的国际视野是空前开阔的,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我们还要注意到,中国的互联网正在催生着特殊的中国与论民主与政治民主,中国人的言论空间与言论自由,也是历史上没有过的。因为开放,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潮就永远不可能被激发出来,不可能成为思想的主宰!作者一棍子把上网的中国年轻人都打成是民族主义者,这是何等的过分。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说,但还是有很多人担心北京奥运已经把民族主义火焰煽得足够高,使之可以持续燃烧一段时间,而且由于担心遭遇逆火,政府将难以采取强硬措施应对。


北京奥运会当然能够大大增长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但是,不可能助长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最大的目的,是要发挥奥林匹克精神,推动构建和谐世界的理念。可以说,自从7年前申办奥运成功之后,中国经历了走向深度的改革开放、向世界更加敞开大门的心灵洗礼。我们有信心相信,未来的中国走向,最终能让世界放心、释怀!


资料表明,民族主义的一般性定义极为广泛,其争议遍及古今。民族主义的例子极其多样,论及民族主义不时引致极端性的情绪,使得表述并定义民族主义极为困难。一个反覆发生的争议是,人们以自身地区性的经验来定义民族主义。极端类型的民族主义者几乎全然自认为本国优于他国,而最极端的民族主义甚至会寻求摧毁非我族类的文化,导致种族灭绝以及世界性的浩劫。


读卖新闻的这篇文章不断地指责中国在走向民族主义,在这样的指责中,民族主义当然不是普通的民族主义,而是力图要把中国与极端的民族主义挂钩,为此,不惜指鹿为马,乱说一通。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如果非要相互指责的话,我们也可以振振有辞地举出许多例子来论述日本新民族主义泛滥的危险性。如早在2001年初,日本右翼的领军人物、发行60万册美化侵略战争连环画《战争论》的作者小林善纪和他的同伴就声言,他们不愿被戴上“右翼”的帽子,更愿意人们称他们民族主义者,他们公然承认这是因为“民族主义”比“右翼”在日本更具感召力。


我们更清楚,中国崛起也是日本新民族主义抬头的主要原因。但是,江河东去,在中日关系走向新的阶段、新的时期,中日之间没有必要继续互相谩骂和指责了。大家都睁开眼睛看世界吧!不要被心中的妒嫉、仇恨蒙蔽了良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