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语音的流变证明汉族确实是胡人的兄弟民族---芦笛

作者:芦笛


一、引言



近年来,海内外中文网上出现了许多土法西斯主义者。这些人吹嘘所谓“大汉天威”,甚至把西汉的沙文主义口号“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当成了如今“大国崛起”的时代最强音。其中等而下之者,竟然肆意侮辱少数民族,为煽动民族仇恨作了充分铺垫。


其实粗知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所谓“汉族”不过是个神话。一部中国历史,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反复入侵中原的历史。无论从血缘上还是从文化上,“汉族”都是一个大杂烩。官方宣传说少数民族是汉族的兄弟民族,确实是这么回事。如今的所谓“汉族”,恐怕没几个人血管里没有奔流着胡人的血液。胡人同样是汉族的祖先,辱骂少数民族的“汉人”,完全是在辱骂自己的祖先。


不仅如此,就连所谓“汉语”也打上了少数民族留下的印记,本文拟通过考查汉语语音流变,探索古代中国的人口流动,以及现代汉语中留下的民族融合印记。



二、北中国汉语的均一性提示居民多是移民后代



窃以为,基于以下事实和常识导出的结论是不可辩驳的:


1、方言的种类数量与彼此之间的差别程度,与人口的流动性成负相关。人口流动性越高,方言种类越少,口音区别也越不明显。拿中国和美国相比立刻就能看出这点来。美国人之间当然有口音区别,以南方口音最明显也最难听,但毫不构成理解困难。不仅如此,他们就连与加拿大人,以及隔着大洋的澳洲、新西兰、英国、爱尔兰等国人交流都毫无问题。但在中国南方,别说是不同省的汉人,就连不同县的人都可能有交流困难。


2、直到近代,中国一直是农耕社会,这种社会最大的特点,是大多数居民都是给“种”在原地的“植物人”,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死于斯。这种缺乏人口流动的生活方式,必然导致“十里不同音”,形成无数种方言。


3、但这个现象只存在于南中国。江南、闽粤一代方言之多,甚至连邻县的人沟通都有困难。相比之下,北中国基本是一个语系,也就是所谓的“普通话语系”,不但本省内没有交流障碍,出省也毫无问题,例如山东人和陕西人完全可以用本地方言交流,不需要普通话作媒介。东三省就更不用说了,我根本听不出沈阳话和哈尔滨话有何区别。


4、吊诡的是,直到近代前,南北中国都是农耕社会,并不是什么流动性比较大的工商社会,而且南方的工商业还从来都比北方发达。


5、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北方人基本是移民后代,由此导致了语音的均一。须知移民是消除方言区别、导致语言均一的最强有力的手段。遍布在辽阔的北美大陆(包括美国加拿大在内)的居民的口音差别,远远没有蕞尔岛国英国国内居民的口音区别大就最能说明这一点。


证之以中国也同样如此,东北话之所以均一,乃是因为多数居民是在满清垮台后才移民进去的。甘肃、宁夏以及蒙、藏、疆等民族地区汉话发音均一也是因为那儿的汉人主要是“解放”后移民进去的。就连四川都如此。四川话的均一程度虽然比不上东北和西北地区,但不同地区的人交流毫无困难。这同样是移民造成的——谁都知道张献忠几乎杀光了四川人,现在的四川人是满清入主中原后实行“湖广填四川”移民的后代。


由以上事实还可以导出一个规律:语音的均一程度反映了移民发生的早晚。上述各例中,东三省移民最晚,是在民国初年才开始的,因此语音高度均一,民族地区汉人也如此。而四川移民发生在清初,语音同一性就比东北低。华北的大规模移民发生更早,所以语音同一性更低。江南、福建、广东等地没有过大规模的移民涌入(战乱时逃到江南者多是达官贵人缙绅巨贾,不可能构成大量外来移民),因此语音同一性最差。


6、证之以中国历史,北中国从来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地域,从东晋开始,胡人便在那儿建立国家,实行统治,此后消灭了南朝、一统天下的隋朝完全是个胡人的王朝,唐朝也同样如此。胡人统治北中国甚至全国的历史,只被宋朝(还不包括南宋)和明朝短暂地打断过。因此,其实不需要什么人口统计资料,就连外行都能想到,北中国乃是北方游牧民族的移民地域:游牧民族既然征服了中原,建立了国家,除了带进来的军队外,当然还要大规模移入忠诚子民,否则何以实行统治?


这结论就是:北中国的所谓“汉人”,大概没哪个的血管里没有奔流着十几种甚至几十种胡人的血液:什么狄、匈奴、羯、氐、羌、鲜卑、回纥、吐蕃、党项、契丹、女真、蒙古……甚至中亚回回、吉卜赛、犹太人等等,等等。这不但留在历史记载中,而且由语音流变规律证实。

本文内容于 2008-8-10 9:19:18 被牛虻四号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