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六十二章 关闭大门

而山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天灰蒙蒙的,整个大地弥漫着一层驱之不去的阴霾。桂明第三次来到王东店,他警惕地左右瞧瞧后才跨进王东家的大门。王东恭敬地迎上:“爷来了!师爷在里面等您呢!” 桂明木无表情地点点头,他那脸上的伤已结成疤,好大一条又粗又长像一只蜈蚣,他无表情都令人害怕,如嘴巴动一动则像一个魔鬼了。他撩开布帘进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天灰蒙蒙的,整个大地弥漫着一层驱之不去的阴霾。桂明第三次来到王东店,他警惕地左右瞧瞧后才跨进王东家的大门。王东恭敬地迎上:“爷来了!师爷在里面等您呢!”

桂明木无表情地点点头,他那脸上的伤已结成疤,好大一条又粗又长像一只蜈蚣,他无表情都令人害怕,如嘴巴动一动则像一个魔鬼了。他撩开布帘进入后堂后,王东一阵毛骨悚然,坐回自己的掌柜位半晌都感到不舒坦。

“可是桂侍卫长?”密室口传来询问声。

“正是桂某!”桂明答道。

几声响声后,密室门打开,陈桐枫出来躬身道:“见过桂侍卫长!”他虽一向敬重桂明,但看了桂明一眼后也不愿再看。

桂明问:“陈统领和师爷呢?”

“在里面!您快去吧,他们等着您呢!”陈桐枫退让一边。

桂明径直走入密室,钱云房已迎了出来,喜道:“桂副统领快来,看谁来了?”

桂明笑得比鬼还难看道:“谁来了?”

“卑下叩见桂侍卫长!”李奋先站出来,躬身跪拜。

“可是奋先?”桂明双手扶住来人,甚是激动。

李奋先噙着泪盯着桂明,暗想统领怎么变这鬼模样了?“可见到桂侍卫长了!”

“郑玉宁、谷子明呢?”桂明抓住李奋先问。

李奋先悲愤道:“玉宁兄与子明兄跟随世子,可能与世子一道被清兵抓住了!”

桂明黯然,问:“奋先是怎么找到这的?”

钱云房代为回答:“昨日我在大街上遇到奋先,便把他带了回来!”

桂明笑道:“大前日我在二条胡同也曾看见奋先,没敢叫想追上去再说,可追去时已没了奋先的跟踪,现有师爷这番相遇,甚幸!甚幸!”

李奋先鞠礼:“卑下一直在找你们,可想煞卑职了!”

钱云房拍拍李奋先:“现在大家在一起了就好了!奋先你先歇着,我与桂副统领还有事要商量!”

“卑职告退!”李奋先躬身道。

“奋先先下去,我们呆会再聊!”桂明笑着招招手,随即与钱云房进了内室。

里面陈仁健已在等候,三人分三方坐下,桂明首先通报情况,简扼道:“进刑部大狱见世子的方案已做好,相信很快就会有世子的准确消息传来!”具体什么方案,有什么人执行他没说。

陈仁健暗讶桂明的能力,却怎么也不想通他哪来的这些能力?钱云房若有所思,接着通报自己负责方面的情况,道:“吾已成功说服朱三太子,朱三太子答应出手营救世子了!”

桂明喜悦:“大善!”这是最关键的一点,没有钟三郎香堂的相助,仅凭额驸府残剩力量想救出世子无疑如痴人作梦。

“不过!”钱云房转而愤懑道,“那朱三太子实在太可恶,居然向吾讹要六十万两白银。”

桂明浓眉深锁,却不似钱云房与陈仁健般情绪激动,人家愿伸出援手又岂是钱能买得到的?钱乃身外之物,只要能救出世子,就是再多些钱又何妨?

“六十万就六十万吧!只要他们真心帮忙,听我们的安排就行!”桂明道。

钱云房为难,吃吃道:“只是现在我们筹不出那么多的钱!”他是额驸府的内务总管,他说没钱就是真的没钱了。

桂明问:“我们能筹出多少钱?”

钱云房道:“四十万两的样子,三十万已交付给朱三太子作定金了!”

陈仁健倒吸一口冷气:“这就是说还缺口二十万两了?”那么大的笔钱,到哪去弄啊?

桂明低头沉思片刻,抬头道:“这钱我去想办法,两天之内我把钱送到。”

陈仁健再次惊讶,他有什么办法?他哪来那么大的本事?

钱云房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高兴道:“如此甚好!就拜托桂副统领了!”他知道桂明有办法,所以才敢答应给朱三太子六十万的。

两个棘手问题都已解决,桂明转问陈仁健:“统领!武器问题解决得怎样了?”

陈仁健道:“都已准备好,刀枪三百,弓弩三百,利箭一万!”其实这些也不是他所筹集,仍额驸府早先埋藏的部分武装,钱云房转告他,他带人去搬的。

三人谈话完毕,桂明告辞,陈仁健与钱云房也不留他,知道他神通广大事情多!

天空又飘起了雪花,落在刑部大狱的石阶上重重叠叠像铺了一层盐精一样。刑部大狱里阴气森森,门口两个带刀兵卒抖抖缩缩望着远方骂着这鬼天气,天太冷没一个人来,他们站了一上午一点好处没捞到。

“牛头!快看,那边是什么?”猴尖腮的一个门卒指着前方问。

“猴子!俺警告你别再叫俺牛头,俺讨厌牛头!”长着牛鼻大嘴的另一个门卒嘴喋喋恼道,眼却顺着猴子所指的方向望去,旋即兴奋:“咦!好像是人呢!”

“不对啊!牛头!人很多哦!你看,这边也人来!”猴子根本不在意牛头的警告,笑嘻嘻的脸聚然凝重。

怎会这么多人?坏了!是来劫狱的吗?牛头跑前一步看了看,惊疑转身:“猴子!你在这挡着,俺进去禀报!”

人说猴子精明大牛笨,可这“猴子”颤颤地傻傻应下:“牛头!你赶快去!这里有我呢!”他抽出刀站在中央,宛然一尊天神!

这几天格仑相当上火,牙痛得要死,头上的疥子又出来两个,碰都碰不得,真是奇了怪了疥子冬天它也长?他还有碰不得的是牢里的吴世子,两人明明已成死敌,可偏偏就是不能动他。

“娘的!我不能动你,难道还不能动你的手下?老子要让你气死心痛死!”他猛灌下一杯酒,愤而站起,又重重拍拍自己的左脸颊,火牙痛得他呲牙裂嘴直抽冷气。

他戴上帽子正待出门,门口一阵寒风吹入,“牛头”踉跄冲进来结结巴巴禀告:“大、大人!外、外面来了好、好多人,好像是来生事的!”

“慌什么?”格仑瞪一眼,转身拿起佩刀,“前面带路!”到底是身经百战的人,处乱不惊。

刑部大狱门外已黑压压站满了人,男女老少、妇幼残缺什么人都有,远处还有人群不断添进来。

“尔等胆敢再前进一步就作劫狱造反论处,统统关进死牢!”一个军校紧张地呵斥,他身边的几十名兵卒早已端起明晃晃的刀枪严阵已待。

“这位大人!我等想进狱探看吴世子,请您恩准!”人群最前一排站出一位浓须汉子躬身揖礼。

“吴世子篡逆谋反,乃死罪!岂是尔等想见就见的?你们赶快散了回去,以免枉了汝等性命!”军校声沉道。

浓须汉子道:“吴世子大慈大悲乃菩萨心肠,说他篡逆谋反,我等不信!”

军校拱手对天,道:“云南平西王起兵造反,皇上已下诏削其爵位夺其封地,此乃天下皆知之事,难道尔等不知?”

浓须汉子道:“吴世子对我等灾民有救苦救难的不世之恩,我等只想见见吴世子!”后面所有的人跟着喊:“吾等要见吴世子!吾等要见吴世子!”声音响彻云霄。

军校色变,厉声大喝:“吴世子乃叛贼,尔等欲从逆造后不成?”

依然是那浓须汉子回答:“吾等不敢,吾等只想见上世子一面,给他送上一件衣裳温上一点酒菜,以报答世子往昔对我等的施舍大恩!”

“是谁敢在刑部大狱门口闹事?”浓须汉子话音犹末了,格仑威风凛凛出来,后面跟着一大队的兵卒,个个端枪持刀。

“格仑大人!”军校转身恭迎,“是一群百姓想见吴应熊吴世子!”

格仑哼一声:“那吴逆贼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国法?”

浓须汉子不亢不卑:“吾等只求见吴世子一面,以表达万民对他曾经施恩于我等的感激之情!”

“大胆!把这刁民给我抓起来!”格仑暴喝一声,欲以势压人。


几个兵卒正欲上前,这时整个场面都骚动起来,浓须汉子被拥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我等要见吴世子!我等要见吴世子!”一声高过一声的声浪响遍整个天空,人群步步往前甬动,兵卒们不敢真动刀动枪,只是排成人墙阻挡。

“这些贱民这么大胆?”格仑吓了一跳,“难道他们真要造反?”

转眼间,人群已涌上台阶,格仑忙去阻挡,推晃间不知被谁掴了一下,脸上火辣辣地痛,他恼火得要死,抽刀就要大开杀戒,可此时人墙已被冲垮,他只得大叫:“退进院内,关闭大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