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二、夺取密中之密 131、前途未卜

幸运特快 收藏 1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不管中心是叫什么国际反法西斯战线,还是叫苏联的什么玩意,反正他们是和德国水火不相容的,既然卡尔他们通过电台密码已经知道了自己向中心报告日本的情报了,那么德国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为中心服务了,他们这次大概是要来干掉自己。 必须赶紧想办法。 于效飞又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不管中心是叫什么国际反法西斯战线,还是叫苏联的什么玩意,反正他们是和德国水火不相容的,既然卡尔他们通过电台密码已经知道了自己向中心报告日本的情报了,那么德国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为中心服务了,他们这次大概是要来干掉自己。

必须赶紧想办法。

于效飞又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刚刚一回到上海,见到了山下,卡尔马上就跟到家里来了,这说明在那些日本高级特务里边有人在为卡尔效劳,他们是专门盯着自己的,以后自己在梅机关的一举一动都要在那个家伙的监视之下了,必须尽快把那个家伙找出来,否则以后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火烧眉毛,先得顾眼前。

于效飞按下门铃,安娜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跑出来把大门打开了。于效飞抬头一看,卡尔的脸出现在窗户后面,正在冷冷地看着他。

于效飞和安娜一起走了进来,于效飞象是没事人一样笑着对卡尔说:“来的真快,你接到我的电报了吗?”

卡尔用力一拍桌子,发怒地说:“于!我们是怎么说的,你首先是要为我们工作,你要在我们的允许下才能为你的中心工作,你为什么不经我的允许,就把日本偷袭美国的情报报告给了中心?”

于效飞看到这个家伙吃了自己的,用了自己的,竟然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竟然敢对自己发火,也就不再客气,大模大样地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对卡尔说:

“卡尔,我觉得我没有违反我们之间的协议。你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吧?当时你说过,我们只要把掌握的日本方面的情报报告给你们,把中心和军统提出的问题也报告给你们,在适当的时机,把我们的答案向中心报告就行了。当时我在东京,就在日本首相的眼皮底下,我怎么向你报告?这么紧急的情报,怎么能耽误?你说过,他们有很多计划没有通知你们,你们需要了解日本军人的意图。我知道你能破译这种密码,我就通过这个密码告诉你,不是很方便吗?难道我要求东条英机让我先回来跟你商量之后再决定他们是否要偷袭珍珠港吗?”

卡尔皱着眉头说:“于,你是个高明的间谍,不要跟我玩这套把戏,我知道你其实是急于向中心报告,你根本没有把我们的合作放在心上。”

于效飞冷笑着说:“卡尔,你从事这一行比我的时间长得多,你应当清楚,双料间谍的工作就是同时为双方工作,干我们这一行有很多人同时有多个身份。比如你,不是在为德国工作的时候也用我给的黄金从事投机活动吗?难道说你要向你们的希姆莱报告后才投资战略物资,然后让他送你进煤气室吗?”

卡尔头上的汗一下子流了下来。

于效飞看到第一步打击收到了效果,就接着说道:“卡尔,你很清楚,我和安娜对中心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我才不会把什么中心放在心上。这次行动显然没有通知德国,那么你就报告上级说我是在你的命令之下弄到的这个情报,你就可以得到铁十字勋章了。你是愿意以失职罪被押回德国,顺便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能够每次都和日本一起投资战略物资,有日本间谍嫌疑,还是愿意成为希姆莱的红人?”

卡尔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默认了于效飞的建议。

于效飞看到自己的安全已经得到了解决,就决定进一步压制一下卡尔。他说:“卡尔,我发现你对我们的关系没有清醒的认识啊!你们德国是不会弄到我这种最高级别的情报的,我对德国的价值比你还要重要。我现在不是在德国的死亡集中营里边,我愿意合作就合作,我不愿意合作我可以带着钱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可是你就不同,有了我你可以成为大富翁,得到勋章,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我看我们的合作应当是我们私人之间的问题,你不要老是跟我摆出一副上司的嘴脸,否则后果可能不是那么让你满意。”

卡尔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事实确实如此,他看着面色冷峻的于效飞,从内心升起一股寒意,于效飞可是一个冷血杀手,他有各种极高超的手段可以轻易让自己消失,卡尔不由自主地说道:“对不起,于。”

总算摆平了一个方面的危胁,于效飞赶紧去弥补其他方面的漏洞。

于效飞正在小心翼翼,苦苦支撑,戴老板突然紧急呼叫他,于效飞心里猛地一跳。他赶紧问道:“老板有什么指示?”

“你知道日本要偷袭美国的消息了?”

于效飞的心狂跳起来,他是怎么知道的?得怎么回答他?他试探着说:“我正在同犬养健联系,战争是绝对不能避免了,但是我想知道准确日期以后再报告。主任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另外一条渠道报告上来了,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这几天怎么联系不上?出事了吗?”

于效飞放了心,原来他没有怀疑自己。于效飞就说:“主任,我估计日本会在12月8日进攻美国,因为几个文件都谈到在那天之前必须把物资准备齐。我现在正在核查。”

“不用查了,就是这个时间了。看来这两个废物今天还真弄到情报了,见鬼了!”

于效飞心里又是一惊,老板在这儿还有另外一个神通广大的耳目!他头上微微渗出了冷汗。

接着,那边又发过来一组密码,于效飞一看,他的心揪得更紧了。戴老板问道:“现在宋子文的钱已经全权交给你负责了?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向我报告过?”

老板是绝对讨厌手下人私下跟外边的人交往的,触犯他的大忌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于效飞紧张地在心里想着主意,他要对付的关系实在是太多了,也就是说他的对手非常多,有一个主子不满意,他就是一个死。

但是现在老板是绝对不会给他留下时间思考的,回答得越慢就越说明他心里有鬼。

于效飞想了一下,发过去一组密码说:“他并没有把他的全部财产交给我管理。过去我和他认识的事我已经汇报过了。最近他的大部分代理人都被山下他们扫荡了,所以他只好来找我,让我帮助他核查一下他的手下还有那些人没有暴露。我并没有他的财产的决定权。只是咱们得到了关系到国际命运的重要情报,咱们在他的眼里的地位大概会迅速上升。怎么处理这件事,还得老板来拿主意,咱们现在经手的事情太多,到处抛头露面非常危险,老板能不能帮助我回绝了他?”

那边没有回答,不知道是老板在发怒,还是在想一个稳妥地除掉于效飞的办法。于效飞听着挂钟的秒针滴答地响着,在等待着对自己的判决。

又过了片刻,那边又发过来一组密码,翻译过来只有非常简短的一句话:事情重大,马上回来商谈。

于效飞想,这是真的要商量重大决策,还是要堂而皇之地干掉我?

关掉电台,于效飞心事重重地来到客厅里坐下,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于效飞一愣,抓起电话问:“喂,是那一位?”

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呀,听出来了吗?有人想吃进你那批棉纱,出来谈谈吧!”

于效飞心里象是千斤巨石落了地,是小开!他从香港回来了!

于效飞终于有了依靠,他赶紧出门。

刚才小开的那句暗语,是他们在紧急联系时候用的,意思有两个,一个是必须马上紧急见面,一个是见面地点在一个紧急联系时候用的特殊地址。

小开可不是一般人,他办事绝对是滴水不漏。于效飞想,有了他给拿主意,什么军统、日本,全都能对付了。

今天小开穿得象个大老板,一身霞飞路正宗法国名师剪裁的名牌服装,面前是一桌丰盛的酒菜。这是为了配合他和于效飞谈生意的这个身份。平时他生活也是非常俭朴的。

于效飞直接冲进单间,冲到小开的面前。小开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笑容,他指着身边的椅子让于效飞坐下,轻声说道:“看看,你还是沉不住气。记住,干咱们这行,绝对要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你和别人不同,你遇到的都是特工高手,你这种一遇到自己人就兴奋的表情,人家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样你就很危险了。”

可是,他虽然这么说于效飞,但是于效飞发现他的脸上也是红扑扑的,也是十分兴奋的样子。就小声问道:“你接到情报了?上边相信了没有?中心那帮家伙好象一点不相信的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小开笑着把一块肉夹到于效飞面前的碗里,说:“我会不时刻等着你的消息吗?你的消息一发出来,我就立刻报告上去了。不过我当时担心死了,你能够在白天那么急地发报,我生怕你遇到不测。幸好你还是回来了。这桌酒席就是给你庆功的。”

于效飞心花怒放:“那上面还是相信了?”

“怎么会不相信。我觉得中心那边肯定也会相信的,只是他们疑心太重,不会马上相信你这个中国人,他们还要通过其他渠道进行核实。等到我们这边把情报传递过去,他们马上就会为你记功的。你认识的那个同志也从东京回来了,他也得到了情报,只是他的情报没有你的具体,他需要通过相应的资料进行推测,不过他的结论跟你完全相同!”

于效飞长出了一口气:“这就好,我生怕德国会通知他们,改变计划,我这几天一直担心这个。”

小开愣了一下,明白了:“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们还是要注意观察。我认为他们改变计划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你的安全就需要特别当心了。最近你身边有什么异常没有?”

听到小开这么一问,于效飞象是见到了家长的孩子,委屈地把最近遇到的新变化全都说了。

小开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他们找到了疑点,你又没有了保护色,不只是安全没有了保证,这个任务也无法完成了。”

于效飞一愣:“又有任务?”

小开小声说道:“据中央研究,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的一两年,会是咱们最困难的时候,咱们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所以中央做出了重要调整,从延安派来了大量的干部和专家,来充实敌后的新四军,一方面要巩固住敌后的这块重要的阵地,一方面要伺机寻求发展。这次护送南方局领导的任务,就交给你来完成了。这次任务之后,苏北的战略物资的补给和筹集工作,也要交给你来负责。”

“怎么会是最困难的时候呢?日本鬼子去打美国鬼子,咱们这边应当没有几个鬼子了呀?咱们应该轻松了呀?”

小开摇摇头:“那有那么简单,日本虽然要抽调兵力去进攻美国,但是他们也必须保护他们后方的安全,就要加大对根据地的压力。另外他们要打通大陆交通线,要从中国搾取大量的物资送到前线,也必须加强对中国的攻势。从各个方面来看,他们会比以前疯狂十倍。另外还必须考虑蒋介石的因素,没有了日本方面的压力,他的反共情绪也会抬头的。”

于效飞点点头:“还是上级考虑得长远,看来我真的需要再学习了。”

“是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呀,以后南方的物资就都交给你负责了,这可是中央形成了文件的。”

于效飞大吃了一惊:“什么?!我上了文件?”

小开苦笑了一声:“是啊,这说明中央十分重视你。你的审查已经通过了,中央希望你能够留在现在的中心体系里边,只是以私人的身份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你的身份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情报员那么简单了,你要负责起一个方面的责任来。只是你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后方距离这儿太远,总是和实际情况有些距离。”

于效飞想了一下说:“那个松本二郎明天才能到任。我就趁着今天去找山下,弄到一张出去的证明,护送问题是比较容易的,只是这回来之后,那个松本二郎是我的老对手,他恐怕不会放过我。我的旁边,还有好几双眼睛,我必须得把他们查出来。”

小开看了看门外,看看确实没有人,他的卫士也在楼下警戒,就低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这次回到根据地之后,如果这边的工作环境实在不允许,你就留在那边,不要再回来了。”

于效飞的心里一热,他知道,这是小开在破天荒地超越了组织原则,为他私下打算。因为所有人都会明白,于效飞回来之后,他的所有行动都会明白无误地摆在敌人的办公桌上,他的结局是明摆着的。于效飞执行的所有任务都是超级机密,每一次任务都是死间的任务,而他却连续执行了多次。

于效飞低头想了很久,最后说道:“不,小开同志,你的心意我明白,还从来没有一个同事这么关心过我。不过我不怕危险,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我相信士为知己者死,为了你的知遇之恩,为了整个中国能够富强,我愿意冒这个危险。”

小开也少有地激动起来:“唉,小于,小于,你还是太年轻啊!你……好吧,现在不要急于做决定,时间还有很多,等到你到了根据地,你再决定,现在你有足够的时间好好考虑。”

从小开那儿出来,于效飞在马路上慢慢开着车。

抗战的关键时刻终于来到了,为了等这一天,他们等得多辛苦啊!多少人的流血牺牲,终于换来了这宝贵的一天,抗日胜利的曙光终于出现在东方的天空了。

日本鬼子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他们已经在自取灭亡了,这是抗战即将胜利的时刻,也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在等待他去完成。

今后,他的人生将会掀开崭新的一页,他要用他全部的生命的力量,去书写中华民族伟大的明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