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四章 结束和开始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周峰抢先从会议室走出来,和认识的将领们随意打着招呼,参加会议的大都是中将以上的军官,大楼前的装甲指挥车停满了停车场。他望望在雨水中钉子般竖立的警卫,推开举着伞迎接他的副官,快步跑下台阶,迈过积水的广场,跨上自己的车,他没有急着离开,透过车窗,看着鱼贯而出的将军们,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广场的车辆一辆辆离开,贴得最近一辆车快速驶过,溅起的泥水“哗”地打上周峰的车窗,周峰骂了一句,看疾驰而过的车的牌号,是陆战队的车。那辆车仿佛听见周峰的骂声,“噶”地停下,副座伸出一只手向周峰挥舞,随即出现一个硕大的光头,“他妈的,是你啊。”童山笑嘻嘻地跳下车,跑过来拉开车门钻进来,“周大将军,是不是请我吃一顿啊。”

周峰在他的大光头上敲了一下,“吃你个头啊,都成这样了,还吃。也不知岳司令看中你哪点,敢把一个师交给你。喂,你的9师行不行啊?”

“小看人了不是?我敢说绝对不差你手下的任何一个师。你别不信,比原来的9师也强的多。”

“你就吹吧。不过你们陆战队的待遇是高,陆军的师长们就没资格参加今天的会议。”周峰的眼睛一直留意着会议室的出口,没见到那个人。看来是跟他的主人从贵宾通道走了,或者根本就没来。

“走吧,到我那里喝杯茶吧。”周峰没等童山说话,便吩咐司机开车。童山的车跟在后面。

“杜金怎么跑到后勤部去了,你小子是不是欺负他了?”杜金一直在重建的陆战9师25团当团长,童山过去当了师长,杜金却调到刘基川的后勤司令部当了高级参谋。

“我怎么会不容他?别说过去的那点恩怨早他妈忘了。就是记着,司令专门给我去了电话,借我个胆我也不敢刁难他。是刘司令点名要他,临别我们谈的很好。他带的那个团不错,真的不错。”

“是啊,不错。”周峰望着雨中的城市,高山榕像整齐排列的哨兵,见过的兰斯城市,绿化都做的极好,城市建设有一种浓郁的文化气息。“接下来的活是陆军的了,你们陆战队凑什么热闹啊?”

“说的轻巧。王司令说了,此战将是大陆最后一战,关系到陆战队以后的地位。何况,陆战队打攻坚未必输给你们,城市巷战倒是你们装甲兵的软肋。对了,刚才你等谁啊?”童山嘴里的王司令是陆战队副司令官王松柏。

“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我的老朋友。老童,你觉得殿下刚才讲话是什么意思啊?”

“监军嘛,说点大话是应该的。我根本没听,爱说啥就说去。”

“老童,我警告你,以后不仅嘴上要带个把门的,脑子里也要装点东西。战争就要结束了,军人的地位不比现在。另外,另外------”周峰最终还是打住了话题。

13军军部驻地比童山的陆战9师近,车到目的地,周峰等副官端上热腾腾的茶,命令不得打扰,和童山闭门密谈。

“你听说过祭春节授衔的传闻没有?”

“什么传闻?哦,就是说要授帝国元帅一事?”

“是啊。据说皇帝的提议遭到了元老院的反对,最后搁浅了。主要原因是司令。”

“为什么?就因为奥伦堡?他妈的,奥伦堡反败为胜,王司令就说,没有奥伦堡的坚守,南线甚至整个战局能发展到今天?元老院那帮人都他妈良心坏了。在陆军甚至整个国防军,谁能跟司令比战功?若授帝国元帅,司令不当谁有资格当?他妈的!”

“说你头脑简单还不服。你以为元老院真能驳回皇帝的提议?”周峰看童山一脸茫然,“算了,跟你说也不懂。喝茶吧。晚饭我让饭店做好送来,让你尝尝地道的兰斯风味,你别说,他们的生鱼片很有特色。”童山喝茶简直是牛饮,将茶叶也嚼吃了。

部队现下驻扎的乌姆塔市是座美丽的海滨城市,距前线尚有220公里路程,恰好黑旗军司令部也设在这儿,周峰理所应当将乌姆塔的美食吃了个遍。现在正好给童山推荐。

“周峰,你什么意思啊?皇帝不信任司令了?”童山听了周峰的话感到极为郁闷。

“那倒不是。我是觉得殿下今天关于某些将领飞扬跋扈的话有所指。敢在殿下面前‘飞扬跋扈’的有几个啊?总不是我们这些人吧?说实话,一般人根本没资格!”周峰想起会议上轩辕磐声色俱厉的一番话,“‘昆雅山’方案经过了精细的测算,由皇帝陛下亲自审定,涉及到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500多万大军,必须紧密配合方能克奏全功。过去一些将领自恃有些微功,多次违反大本营将令,皇帝胸怀宽广,未予严厉追究。‘昆雅山’战役不同以往,关系到能否快速战胜兰斯的问题,各部必须严格执行大本营号令,不得自行其是!”

“‘不得自行其是’指谁?又谁能有此资格?”周峰问童山。

“你是说殿下对司令不满?”童山是龙行健的真正亲信之一,周峰素知童山对龙行健的感情,说话毫无顾忌。

“我在太阳堡待了二年。说到陛下和殿下以及司令之间的关系,一般人真不如我清楚。陛下视司令如己出,感情绝对超过一般的上下级,我看也不是一般的翁婿关系,奥伦堡之战你也听说了,陛下严厉督战,要救的第一是司令,第二才是第6集团军。从内战到解放战争,司令驰骋疆场,屡建奇功,说大些,没有他,战争绝对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你想想,现在司令在军队是什么威望?一个奥伦堡根本无损他的威信,相反,部队更加爱戴他,认为他有人情,有感情,能和部队同生共死。”

“是,陆战队高层对司令佩服的紧,这个我听说过。”童山大惑不解,“皇帝对司令好,难道这也是问题?”

周峰知道童山的脑筋简单,这个问题不宜深谈,“总之我们这些龙支队的老人,早被看成是司令的嫡系,一切言谈要留点神。官场如战场,甚至比战场还凶险,因为你搞不清敌人是谁!眼下首先是打好这一仗,别的不谈了。孙恪他们好吧?”

“还好。12师也上来了,他们大概编入第三梯队了。好像现在还在温泉关。你说的那些我是不懂的,但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记得很清楚,没有司令就没有我童山的今天,如果有人对司令动歪脑筋,得问问我童山答不答应。”

“好了,随便说说,今天不是宣布指挥体系了吗?黑旗军司令官还是他嘛,南线仍然靠他。不谈这个了。”

两人谈起军中故旧,很高兴地一块儿吃了晚饭,童山连夜赶回部队,再有两天,部队将向目的地苏克达米开进。

送走童山,周峰习惯性地给孟晓云写了信,依然是一贯的浓情蜜意,写信之时他总想起妻子的音容。仔细看了一遍认为没有修改之处,签上今天的日期,1021年7月18号。封好,交给副官。明天,这封家信会登上信使专机飞回帝都。他给妻子的信上历来只谈生活,从来不谈军务,连当地的风土人情都不讲,免得被军检扣下。虽说他已进入高级将领行列,以金星中将领一个装甲军有点不般配,但这是自己要求的。轩辕台曾希望周峰进总参工作,在太阳堡的二年里,皇帝对周峰严谨稳重的性格很欣赏。皇帝调他离开禁卫军司令的理由也很充分,战争已近尾声,希望他再立战功,否则很难进步。帝国军界有个好传统,战功决定地位,这难道不是很充分的理由吗?但周峰知道里面有皇子活动的影子。皇子不希望他继续待在现在的岗位上。自己得罪过轩辕磐吗?没有。这就需要从其他地方找原因了。说服皇帝更换禁卫军司令不是件简单的事,但是他(周峰认定是这个人)做到了。轩辕磐从1018年轩辕磐奉旨回国,并不像帝国传统那样,皇子只游怡林泉,吟诗作赋,而是紧跟其父,学习处理政务军务。帝国所有重要的会议都列席参加,特别是军事及安全情报方面的会议,轩辕磐更是逢会必到。虽然讲话不多,但是摆出了其介入国家事务的姿态。这肯定是皇帝的授意,轩辕磐有着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机遇,他没有竞争者,皇帝年过六旬,提前培养接班人是可以理解的。

问题是这位法理上的帝位接班人对龙行健似乎很不感兴趣。周峰能够感觉到,这个感觉在婉儿公主对其兄的态度上得到印证。仔细想来,周峰可以理解轩辕磐对龙行健的不满,他这位妹婿夺去了本属于他的父爱,周峰亲眼见到,更多的听到皇帝对龙行健的超越常人的宠爱。冷静地分析皇帝喜爱龙行健的原因,绝对不是传言中的君臣契合什么的,而是龙行健对皇帝大业的作用。从龙行健出现在轩辕台视线里,帝国一直处于内忧外患中,一直处于战火硝烟中,龙行健襄助轩辕台登上大位,平定天下,主要靠得的是龙行健的军事天才。或者说皇帝需要这样的战将。但现在战争即将结束了------周峰想起今天的会议,按说轩辕磐只是视察和劳军的角色,讲那么多部队的指挥体系干什么?正式的作战会议尚未召开,一个监军喋喋不休地讲那么多作战方略干什么?周峰起身推开窗户,夜雨如麻,令他心烦意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