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之人生杂谈 第三十四章 狼毒花衍生物 第三十四章 狼毒花衍生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7/


一提到狼毒花,很多人恐怕都会想到一部热播的电视剧,抱歉,今天我想说的,却不是那部军旅题材,歌颂英雄的电视剧。今天我想说的是,狼毒花,除了它可怕的名字和恐怖的毒性以外的东西,它对于我们人类所起到的十分积极甚至是难能可贵的作用。



随便打开百度搜索,或是翻开百科全书,都会很容易找到狼毒花的权威注解。这便是:狼毒花,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长圆型,轮生,花单性,结蒴果,扁圆形。根有毒,可入中药,有祛痰、止痛等作用。 多见于我国的东北和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其根、茎、叶均含大毒,可制成药剂外敷,能消积清血。亦可做农药,用以防治螟虫、蚜虫。但人畜绝不能食之。狼毒花根系大,吸水能力极强,能适应干旱寒冷气候,周围的草本植物很难与之抗争。 但是,有些人也许不会知道,狼毒花除了这些学术的解释之外,其实是很有一些衍生物的。下面,我们就来说说狼毒花的衍生物吧。



德格经书



狼毒花不但多见于我国的东北和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它还生长在雪域高原的我国藏区。在川藏交界处的雀儿山,这里依旧冰封。这座海拔6168米的高原雄关西望滔滔金沙江,拱卫着藏区名城德格。或许是天堑的阻隔,古老的德格印经院得以承载着藏文化的厚重,经历270余年沧桑依然散发出浓浓的墨香。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 藏有经版30多万块、画版6000多块, 70%以上的藏文化典籍这里都有收藏。用精巧细腻的手工印刷经书是这里的传统, 被称为手工印刷术的活标本。在藏区, 只要是德格印的经书, 所有人都会视若珍宝, 因为手工印刷凝聚了无数工人的虔诚和功德。由于历史原因, 这一传统曾中断了一个时期, 因为现在人们努力恢复了大部分的技艺, 使德格印经院重现了昔日的光彩。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岁月让印经院经架上重重叠叠摆放的木刻印版积淀成了珍贵文物,这里面有藏传佛教各派的经典和藏族文化、科技方面的各类典籍830余部、5亿多字,是藏区最大的图书馆。德格印经院的270万多块印版,深深刻下了雪域文化的记忆,为印经院赢得了“世界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的盛名。它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明珠。



说到这里,大家也许要问了,说了这么多德格印经院的事情,跟狼毒花有什么关系呢?不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德格在藏语中意为“善地”。德格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缘。这是一个以藏民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县,藏族居民占县总人口的96%左右。这里遍布高山大川,风景壮美,但交通不便,较为闭塞,藏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此环境中得到了较好的保存。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之称的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德格县城。传说,一个叫拉绒的人,用牦牛驮着自己精心刻好的经书木板,去奉送给德格土司登巴泽仁,在经过现印经院的地址时,牦牛受惊,经板散落在地上。因为这个暗示,登巴泽仁土司于公元1729年,在此动工修建了印经院,而印经院印经所用的藏纸,就是用一种叫“阿胶如胶”的藏药材--瑞香狼毒草的根须制成,而这种瑞香狼毒草,就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狼毒花!



狼毒花也就是传统藏纸的原料。这种名叫“瑞香狼毒”的草根,含有毒性,用它造出的纸张能够防虫蛀、防鼠咬,年深日久而不坏,非常适合用于文献保存。女工们将内层的纤维撕下来刮成细条,放在沸水中煮两三个小时,然后用木槌在石臼里把煮好的草根打成浆状,再搁到酥油茶桶里捣成纸浆。“阿胶日胶”也就是狼毒花或者叫“瑞香狼毒”的根,分为内、中、外三层,可以分别制作三种不同质量的纸。其中用中层制作的纸,质量最好,是当年德格土司的公文专用纸。如果内层和外层合用,则是二等纸,主要用来印刷。如果内、中、外三层合用,则是三等纸,纸质较厚,纤维较粗,但很结实,现在德格印经院用的就是第三种纸。1958年,德格印经院停止生产藏纸。2000年,印经院请一位80岁的老人教年轻人制造藏纸,初步抢救了这门传统技艺。制成的德格纸,色微黄,较粗较厚,吸墨性能好,份量轻,久藏不坏,韧性好,不易碎,还可防虫蛀、鼠啮,有独特的价值。就是因为狼毒花的毒性,使得用这种印经纸印出的经文,久藏不会被虫蛀,鼠啮,存放100多年,也不会有问题。



可是,在用这种狼毒花根系制作纸张时,制作纸张的女工们却是要冒极大的风险。她们为了避免自己中毒,常常会用棉花或是小牦牛的绒毛堵住自己的鼻孔,这样有时也难免会有一两次中毒的经历。所以,这种用狼毒花粗大的根系制作出来的原浆藏纸,十分珍贵,在解放以前,除了土司有权利用这种纸以外,剩下的用途,就是用来印经。普通的藏民,是没有权利用这种用狼毒花根系制作出来的纸张的。在这里,狼毒花的毒性,被合理的利用了,由于这种毒性,使得用狼毒花根系制作的纸张印出的经文,不会受到虫子和老鼠的侵害,可以保存百年而不会损坏。



sadomasochi(性虐待症)



有人说,在美丽的香格里拉有一种剧毒植物,叫狼毒花。其根,茎,叶均含剧毒,人畜绝不能食之,否则会导致死亡。但是奇怪的是,如果利用得当,它确实上好的良药。这很像欢床上两性之间的SM(sadomasochi性虐待症)也被称为虐恋。这种比方其实真的十分恰当,难道不是吗。



当今社会,是高度尊重“个性”的社会,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只要不是违反法律,又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且没有冒犯旁的什么人,那么,你怎么生活,怎么折腾,那是你的自由。于是乎,应运而生了一种颇受小众推崇的恋爱方式,那就是SM(sadomasochi性虐待症)也被称为虐恋。其基本定义是:SM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生活,或者说是一种通过痛感获得快感的性生活。所谓痛感有两个内涵,其一是肉体痛感(如鞭打导致的痛感)其二是精神的痛感(如统治与服从关系中的羞辱所导致的痛感)。在SM世界里,S是指施虐者,M是指受虐者,S是主,M是奴。 SM在中国人的心中基本被归于变态的范围,其实女性性生活的特点有被动性和有接受疼痛的倾向。女人渴望被征服,渴望被唤醒内心的激烈,前提条件是,彼此尊重对方的人格,尊重对方身体。所以说,如果把握好SM的度,SM是迎合女性心理,给性爱加分的良药。其实,粗暴型的施虐症和受虐症都多见于男性,这是一种返租现象。虐待症倾向是原始时代所有求爱过程中的一部分。比人类低级的动物,当雌雄交配时,常表现出各种施虐和受虐行为,例如公鸡在交配时咬住母鸡头顶上的羽毛等等。



说到这里,大家又要讲了,这些跟狼毒花的联系又在哪里呢?--在意识形态的绝对相似度上。狼毒花,亦毒药,亦藏药。它不仅能致人死命,也能治人病痛,就看你怎么用。而这个所谓的sadomasochi(性虐待症),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把握的好了,可以使SM的受、施双方都尽享快乐,把握不好,很可能由于对方的太过暴力,而又不会很好控制,而要了你的命。前段时间,有个特殊的事例,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有个中学教师,男性,家里和社区的人,无不认为这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男人。一天,这位教师的妻子中午下班回家,赫然发现自己的丈夫捆绑着双脚,颈部勒着绳子,倒在电脑桌下,已经死了。后经法医鉴定,这位教师死于窒息,而且是自己把自己勒死的。经过警方给这位教师的妻子多次做思想工作,这位教师的妻子才说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位教师不知何时在网上看到了SM(虐恋)的人为感受,于是跃跃欲试,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把自己绑起来了。在试了几次过后,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这种sadomasochi(性虐待症)。当他的妻子发现后,曾经不止一次的劝过这位教师,当时,这位教师答应今后不再搞这样危险的事情了。哪成想这次自己的丈夫又这样做,而且这次直接把自己送到了“黄泉路上”。



所以,sadomasochi(性虐待症)无疑是生长在温床上的狼毒花,想要获得它的药性而不是毒性,那就要具有极高的驾驭它的能力,否则的话,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趁早还是不要碰它的好。不要培养伴侣的暴力倾向:男性并不了解女性,他无法知道你追求痛感背后的底线,如果他对你强加暴力,你不能接受时,那么一定要及时的说出来,与他沟通,绝不能默默忍受,如果你不做声,极有可能会引发出他男性被压抑的暴力倾向,知道发展到你再承受不了的暴力对待,那时就无所谓快感了。估计自己的身心感受,不要有从众心理,当你迷惑时,不要用大家都这样做来安慰自己。别人的态度和感受,与自己无关,我们只看自己的身心是否能接受这样一种痛感的性爱,否则SM对你可能光有痛感,没有快感。同样,这些道理也适用于男性。



荒漠化


在茫茫的沙漠与草原之间,有一种灰绿色的草,丛生,成片。草尖上的花骨朵像火柴头般,而开了的花是白色的一蓬蓬,它叫狼毒花。是一种受伤后会分泌出有毒汁液的植物。多年生,草本,叶子长圆型,轮生,花单性,结蒴果,扁圆形。根有毒,可入中药,有祛痰、止痛等作用。狼毒花引人注意还因为它是一种特别的植物。它的根系很大,吸水能力极强,生长起来就会汲取所有的水分,使别的植物都死掉,最后只能自己活。它能适应干旱寒冷气候,周围的草本植物很难与之抗争,而且根很深,非常难彻底铲除,比狼还毒。狼毒花是草原蜕变为沙漠的最后一道风景线,在我国某些地区现已被视为草原荒漠化的一种灾难性的警示,一种生态趋于恶化的潜在指标。



当有些不明就里的人仅仅感动于它的美丽,它的顽强的生命力,而不明白它背后的一切,那就不得不让我们为我们的环境慨叹了。要知道,如果不是人类无节制的放牧,草原不退化,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狼毒花。而狼毒花一旦出现在我们广袤的大草原上,也就意味着不久以后就要到来的荒漠化。尽管狼毒花在草原上有时显得是那样的美丽、狂野,但若有人问你,你是想要“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景象,还是想要满目荒凉中的狼毒花,所有人的回答一定是前者。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一个水草还算茂盛的村子有人再次见到了它,得知是狼毒花,这人于是专门请教了一个了解植物的朋友,当真正明白了这个植物是草原蜕变为沙漠的最后一道风景线这个事实后,这人心中一震。因为,他看到,当地正在搞绿色旅游和生态旅游,农庄,度假村,温泉洗浴,只知道以环境的安静优美吸引游客,却不知道狼毒花,这个草原的“瘟神”,已经悄悄扎根在了自己身边的这片广袤的大草原上。不久的将来,脚下的这片草原,就会被荒漠所代替。于是,这人不遗余力的对当地的管理者说到他所了解的问题的严重性。无奈的是,几乎并没有人听他的。



奔走呼号的结果,是不了了之。看到这样的事情,痛心之余,就是想把这些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肆意破坏环境的后果,就是会在我们身边看见更多的狼毒花。这种根系肥大的家伙们,会毫不留情的夺去我们脚下广袤的大草原,让“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致不再重现,而到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漫漫黄沙的荒漠。所以,当你在自己的身边发现狼毒花的“身影”时,请相信,那不是一种景致,而是警示!



总结,狼毒花,亦正亦邪,亦敌亦友。其衍生物,德格经书所用的纸张,sadomasochi(性虐待症)温床上的狼毒花,荒漠化的灾难性警示,都是它与生俱来的狡诈狼性!怎样看待,怎样驾驭,全看个人道行,但绝对不能小视它对我们人类所起到的积极作用。。。以上所述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L̪ԌE$L̪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