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二十



在那边的看守车被四排的士兵们解决之后,欲缓缓停住的文物车前面又响起了更大、更怪异的巨响———整个火车象一条巨大的蛇一样弯弯曲曲地飞窜向铁轨外的右侧形成五、六段发着呻吟怪响的物体!巨大而沉重的机车头斜躺在一棵被它撞飞了大半个树干下呼哧呼哧地四溅着浓浓的白气和沸腾的热水!炉膛里的煤火也散落在四下冒起了烟火,它的后面三十余节车厢或斜躺或站立被它拽离铁轨的约有三分之二!


韩大海、林如水等伏在车厢上观察并听着前面不远处各种不同的声响,然后跳到地面顺文物车的车厢底部钻到了另一面。他们刚站稳身子,又听到离他们约不到一公里远处响起了一声沉闷而夯实的巨响,然后又是猛烈而密集的爆炸声!这混响成一片的声音中,有他们熟悉的手榴弹爆炸,也有近日才使用过的平射炮弹钻入物体内部的爆炸声!这些爆炸声响了不到一分钟,又是一声沉重且巨大的闷响,象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在一个封闭的罐子里爆炸所致!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韩大海心想后对林如水等人道:“我们就在这里先弄开车门看看。”


孟有贵用一把小巧的钢钎把文物车的车门撬开,用力向一侧推开车厢大门一看,车厢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一些高1.5米、宽1.2米,厚0.8米的铁皮集装箱!韩大海上前数了数,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摆在他面前的集装箱不多不少正好是20只!


“林兄,我记得你曾说过:坂本朗交代说是10个集装箱,怎么一下子变成了20个?”韩大海不禁奇怪地问道。


“倒也是,”林如水也感到了惊讶道:“看起来坂本朗那小子也不确切地知道宫崎桥本到底抢了咱们国家到底多少好东西!管他多少呢,咱们照单全收就是!”


林如水便说便上前一步推了推最靠前的一只铁皮箱,发现并不是很重,于是从另一名新兵的手里接过一把钳子,把铁皮箱上的封签钢丝扭断打开箱门一看,里面是用厚厚的军用棉被包裹排列着的许多体积大小不一的物事!


林如水和韩大海俩人相互看了一眼,前者伸手拽过一个包裹打开,只见一件约50公分高的五彩古瓷瓶美轮美奂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林如水双手捧起来细看,只见瓷瓶上的山水人物笔触细腻、线条流畅,人物景物栩栩如生!仅看这上面的丹青也不难看出古瓷瓶上所绘制的是一副笔墨高超、无可复制的国画!


韩大海双手接过来高高举起细看瓷瓶底部,只见瓶底正中间一红框内写有“大清乾隆年制”的篆体款识。


“他娘的,这都是咱们中国独有的国宝,怎么能便宜了狗操的小鬼子!”林如水忿忿地骂了一句,又接过来小心地包好然后关上箱门。


“孟有贵,”韩大海道:“你和李盼来迅速去接一下王守义他们,让他们带着马车速来卸东西并运走!”


“来了!韩长官,他们来了!”旁边的李生才指向右前方,韩大海等人看去,只见躺倒一边的火车车头方向,王守义和刘元生等人正引着众百姓赶着一匹马拉的小车排成一条长队正在绕一个小沟向此处前来!


韩大海急忙上前迎上去,一见王守义和刘元生俩人就握住他们的手说道:“两位大哥来得正好,你们一共来了多少马车?”


“按韩长官的吩咐,我们凑了30驾。”王守义道。


“好吧,20驾拉文物的箱子,一驾车拉一个。告诉乡亲们,搬运的时候要轻拿轻放,然后用大绳绑结实,这些东西可抗不住颠簸和摇晃。”韩大海道:“剩下的几驾马车你们从鬼子的货车里挑些东西拉吧,找急用的。这些都是运往日本的,估计不会有武器。”


王守义想了想对刘元生说道:“元生,你先带几个乡亲到国军弟兄们打开的货车处看看,要是有用的就搬些放好,一会儿咱们再装。我现在先领着大伙把这些箱子装上车。”


刘元生带着几个百姓走后,韩大海、林如水、李志纯等11人以及射击队的一个小队再加上20多名百姓开始装集装箱。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装有文物的集装箱在众人小心翼翼的搬运下装完并在马车上捆结实后,三排的一个士兵跑了过来向韩大海报告:“李排长让我向长官请示,是否立即炸车?”


韩大海听完士兵的话没有立即回答,先看看手表,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火车来时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拦截火车的行动到目前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但一排和二排两处阵地伏击闻讯来增援日军部队的战斗还没打响,从时间来分析,日军按正常的得到情报、部队的集结和行军速度,应该在半个小时或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五莲和诸城的日军援兵就会先后到达。如果现在炸车并撤退,全连的弟兄们乘马行动可以避免与日军接触而安全转移,但行动迟缓的马车和文物不可能走出多远。如果让两个县城赶来增援的日军部队会合在一起并沿着马车行走的痕迹追下去,不仅要前功尽弃,还会让百姓们遭受伤亡!


如果部队现在立即撤走并沿路掩护文物车队,一旦日军追了上来,那势必要在山里未可知的什么地形和环境下与两处合而为一的日军进行战斗,那样的话,仅有的百十多人不仅不容易把追敌打残、打溃,反而还极有可能被这股追兵紧紧缠住并给临沂的大批日军参战来争取时间,如此,不仅此次截文物的行动很有可能彻底失败,自己部队的百十号弟兄以及众多百姓们的生命安危也将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


“一不做、二不休!还是等等吧------”思索中韩大海终于咬牙做出了决定。


“你们都装了些什么?” 韩大海下定了决心后转身问在一边等侯命令的三排士兵。


“我们打开了一些车厢,发现了不少实用的东西。”那士兵说道:“后来有弟兄发现了很多茶叶、白糖、好烟、好酒什么的,刘司务长让装车,所以我们先后主要装了茶叶、丝绸、缎子和几十箱好酒、好烟和白糖之类的东西。他娘的!整个火车拉的可都是咱们国家出的好东西,小鬼子这是从咱们的手里抢走了这些东西运到他们的国家啊!我日他姥姥的!”


韩大海对这名士兵不顾场合的破口大骂显得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马上告诉司务长和三排长,我再给你们十五分钟的时间,你们首先帮助乡亲们把十架马车装满东西让他们赶走。然后你们用丝绸、缎子当包裹,包些烟糖茶叶之类的东西准备好,差不多全连的一百多匹军马临回去时一匹马驮两个包也很多了,送给乡亲们十架车的东西算是这次他们帮我们忙的车脚钱吧。一切准备好了后,我给你们命令后立即炸车!”


三排的士兵领令走后,韩大海对装完车在一边待命的王守义说道:“王大哥,你立即带乡亲们赶车走,把东西藏在哪里你心里有数吧?”


“离这不到十里处有个山洞,洞口是横在半山腰上的,平常人不知道。我已经安排了一些人手在山顶上用树干做成滑轮,用四根绳子可以把东西吊上去拽进洞里。你就放心吧韩长官!”


“马车能直接拉到那里吗?”韩大海又问道。


“我一路看过了,马车基本能到。只是在那小山峰下有一条小河,水不深,不到一米,只要有两个人帮助推车就能把拉着箱子的马车推过去,然后就可以绕到山顶上了。”王守义道。


“全拜托王大哥和刘大哥了!”韩大海双手抱了一下拳说道:“刘大哥他们的车我让弟兄们装上了一些烟酒糖茶和丝绸绫罗,权当我们所有弟兄表示感谢之情的一点谢意吧!请王大哥转告乡亲们,东西不多,可都是咱们国家的好玩意儿,我们也是借花献佛,就当作是三番五次麻烦乡亲们所付给的一点点车脚费。”


王守义刚要说什么,韩大海一摆手阻止了他并转过头对射击队的二小队长宋涛道:“宋涛,你马上带你二小队的弟兄们乘马掩护拉着文物的马车转移,记住:沿途派几个弟兄仔细清理好车队驶过的痕迹。在帮王大哥他们掩藏好文物之后,你要画下一份详细的地图记好方位带回来。你们归队的时间最晚不超过后天天亮。回来的路上要格外小心!”


韩大海布置完身边的诸事宜后,对身边的孟有贵等新兵们道:“你们几个去帮助三排装装东西、打打包裹吧。”待他们走后,韩大海又对林如水道:“林兄,整个的计划基本上完成或正在完成的过程中,只剩下两侧我的几个排的弟兄们阻击一下鬼子从五连城或者诸城方向来的援兵。我现在准备去左侧一排的伏击点去看看,不知林兄的意思是------”


林如水听罢后笑道:“多谢韩老弟给我和我的弟兄们一个杀鬼子的机会,只是我们的手里全是手枪,到了那里也只有干看着的份!”


“我的炮手们都配着一支步枪,到了那里你们还怕没有用的?” 韩大海笑道:“事不宜迟,我们快行动吧。”说完他带头向左侧的方向跑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