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手札 第一章:起点 第四节:密林中的秘密(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9/


“骨折!”骨折大喊一声,一只大怪鸟当即被他打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了,拼命的在那儿怪叫,仿佛这已经知道这是最后的绝唱。“吵死了!”阿元猛得用枪一下把大怪鸟的脑袋扎了个窟窿,“世界终于清静!”阿元很是享受给予这猎物最后的致命一击,而骨折却拼命地开始搜集大怪鸟身上有用的大骨,然后一一敲碎,这一切都是凭他本能的促使。MARK看在眼里,不禁心里一阵发酸:这么强大的猎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呢?这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还有机会复原吗?“MARK,我们得和这家伙相处多久啊?你看看他。”阿元收拾完剩余的材料,小声的嘟哝着。“不知道,我希望能够找到为他复原的办法,不知道他身上曾经发生了什么。”MARK看了看他,又看看阿元,“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身怀如此强大的力量,却成了现在这样子...”“好了好了,我不再说什么了,你这婆妈的家伙,你拿主意吧。”阿元说完,又开始往继续前进,其实阿元也看清了骨折的实力,确实很强,这已经是被他打倒的第19只大怪鸟了。他身法矫捷,攻击手法奇快——他的武器是一根如此巨大的黑骨,这快是快的有点让阿元震惊的,因为阿元趁着骨折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去拿过这根黑骨,却发现一只手举不起来!阿元虽然也想知道骨折以前发生了什么,可是碍于面子他却老是说着反话。“骨折了,骨折了!”“呵呵,你真厉害,我们继续走吧。”MARK夸奖了骨折一句,骨折欢天喜地的跑到阿元后面去了,在MARK看来,骨折仍然是个猎人,只像是个拥有着神气力量的“病态猎人”,只要是稍微哄哄他,他就会非常开心和听话,但MARK现在只是希望能够找到治疗骨折的方法。


走来,浓茂的森林黑压压的盖住了太阳,却一点也不觉得凉快,发闷得要命,先前偷袭他们的桃毛兽现在也消失了踪影,大怪鸟更是难觅其踪,阿元本来飞快的走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有情况!”MARK立刻上前一步,按住骨折的肩膀,轻声说:“你在这等我们一下。”说完,MARK便快步跟上了阿元,“怎么了?”“你看那儿!”MARK顺着阿元手指的方向望去——透过几棵大树,好象有一个大帐篷在那里,可是很不对劲,帐篷像是遭受过重击一样,坍下去了一半,而且MARK跟阿远观察了一会儿,帐篷那方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传来,看来,现在这模样已经保持有一段时间了,“阿元,你先附近范围巡视一下,我去把骨折叫过来。”“好。”决定一结束,两人便分头行动,MARK回到刚才与骨折分开的地方,却没发现骨折!“人呢!?”MARK一阵紧张,之前几次行动让骨折先呆在原地,他都安静的等着,这次怎么就跑开了?莫非有怪物出没!MARK一想到这儿,立刻拔出了狩猎长刀,警惕的扫视着四周,“骨折了!”从那边一棵树下传来一阵欢呼,MARK紧绷的神经差点就绷断了,“骨折,快过来。”MARK走过去一看,不觉大吃一惊,一只桃毛兽幼崽已经被骨折给敲死了..“骨折,快走!”MARK一阵激动,大桃毛兽肯定在附近,并且会来寻子,不过话说回来也很奇怪,单独的小桃毛兽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一般母桃毛兽都是紧抓着幼崽不放的,MARK走近一看,发现桃毛兽幼崽已经开始微微腐烂,而且发出了一股腐臭味道,MARK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仔细一看,幼崽的脑袋已经没了,是被利刃割掉的,那就应该不可能是骨折做的,这时MARK脑子闪电一般得联想到了那个帐篷,在这具幼崽尸体的不远处,MARK又找到了几只成年桃毛兽的尸体...


帐篷那儿——阿元在帐篷附近徘徊了数圈,确定了没有猛兽的迹象,然后轻手轻脚的向帐篷走去,一路上到处都是凌乱的露营用品,乱七八糟的散了一地,看来是露营的人遭受到了突然的攻击,阿元又在地上找到了一顶头盔,上面没有找到任何能够标识的字样,但是比较明确的一点就是——这是猎人用品。阿元又陆续的找到了几把武器,和数滩血迹,都是人血..帐篷的损毁很严重,半边的支撑立柱经完全塌掉了,看起来并不是在搭建的过程中受到袭击,应该是搭建完成后才被搞成现在这副样子的,阿元正想进帐篷里去看时,MARK和骨折匆匆忙忙的从后面赶了过来,“阿元,有人没有?”MARK一边看着四周,一边询问,“呶,你看那滩血。”“人血?”“恩,应该是这个帐篷主人的,帐篷变成这样,人也不知去向。”“真糟糕,我们进去看看吧。”三人随后就进了帐篷,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倒塌的那一半,其他并没有什么异样,看上去这个帐篷应该也是执行讨伐大怪鸟任务的饿猎人搭建的,里面有许多武器,从武器数量来看,帐篷的住客应该是由3至4个人的猎人团队组成,阿元扫瞄着剩下可用的武器,看中了一把不错的火铳。“好东西不能给浪费了。”阿元一边给自己找个理由,一边伸手去拿,可是火铳被一个不大的箱子压着,阿元便一把将箱子推开,“扑通。”箱子翻倒的瞬间,从里面滚出了一些东西,什么大怪鸟的嘴巴,羽毛,其中一样东西,一下引起了MARK的注意——桃毛兽幼崽的脑袋。MARK一把拿起那个脑袋,比较着大小,一下子明白了原委,“阿元,看来一切都是这个脑袋惹出来的麻烦。”“哦?”“我们刚才在那边发现了一只没有脑袋的桃毛兽幼崽,看样子是被这里的人干的,于是桃毛兽发起了报复性攻击吧,这是我的推测。我们出去扩大搜索范围,应该会有些线索。”MARK说完,立刻转身走了出去,骨折紧跟其后,“报复?有意思,这些畜生,让它们看看我们的报复手段吧!”阿元咒骂了一句,把火铳往腰间一别,快步走了出去。


“这里!”MARK小声呼叫着阿元,阿元过来一看,发现骨折正在玩弄一具桃毛兽的尸体。肚子被纵向切开了,“前面,那边前面也有。”阿元也看到了一具,从这里开始,又是另一番场面,看来是猎人们反击的场所,MARK目测了从帐篷到这里的距离,大概1000米不到,怎么战场会和帐篷拉的那么远?如果说是猎人们营地受到攻击,然后出来反击的话,也不可能追到这么远,可是看桃毛兽尸体的新鲜程度,比起那只幼崽,要好上很多,那就证明这里是后来的第二战场了,“为什么会和营地那么远?”MARK觉得这个疑问一定要解开,“谁知道呢。先继续搜索吧 ,人的尸体还一个没找到呢,这才奇怪!”阿元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向其他地方搜索起来了。“啪!”正在这时,远方传来了一阵枪响,三人迅速朝着声源地快速奔去。赶到那时,只见3位猎人在一块相对平坦的空地上被被10来只桃毛兽围得水泄不通,3人之中已经有两人身负重伤,但是他们仍然再作出顽强的抵抗,而树林那边仍然不断的有更多桃毛兽向着那3个猎人的方向冲了过去,骨折最先赶到,已经加入了混战,随后赶到的阿元也立刻投入到解围战斗当中,MARK在最后,他并有直接投入战斗,而是仔细观察起来,就在桃毛兽不断涌现的地方,有一只巨大的身影,“桃毛兽王!”MARK对着阿元和骨折喊道,“现在先救人要紧!”阿元回答了一声,只见他一边防御,一边瞅准空隙就放倒一只,而骨折早已杀得性起,对别人的说话已经充耳不闻,他左一棍,右一捅,左右开弓,在他的身后已经倒下了数只桃毛兽..MARK看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立刻靠近桃毛兽王,只能先破眼前的包围网,先把里面的人救出来再说,于是拔出狩猎长刀,也投入了混战。而那3位猎人一看有其他猎人前来救援,士气大振,一下子击退了不少已经逼到眼前的桃毛兽,由于桃毛兽们遭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也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再加上骨折深入到它们中间,一下放倒一个的那种力量,更令它们惶恐。不多久,6位猎人已经开始控制了场面,骨折已经杀入了桃毛兽群当中,许多桃毛兽根本已经不作反抗,看到骨折就开始四散逃窜,足见这位“病态猎人”可怕的杀伤力。MARK则注意着场上的细微变化,经常作出及时而精确的判断,于是其余4人就开始听从MARK的指挥,正当局势快完全扭转之时,那一直伫立在树林里的桃毛兽王再也按耐不住了,“唧呀!”得发出了一声吼叫,这似乎是下达了一个命令,只见刚刚退却的桃毛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MARK,阿元和其他3位猎人已经汇合到了一处,只有骨折一人还在不停地突进。“骨折!回来!”MARK大声喊到,可此时的骨折已经杀红了眼,手上的黑色骨棒如同黑色的旋风般,扫过之处,必定会留下几只桃毛兽的尸体..树林里的巨大身影呼啸而出,直奔骨折后背而来,很明显,桃毛兽王也发现了端倪,最打击它同伴的正是这个家伙!“骨折,小心后面!”被桃毛兽新一轮攻势缠住的MARK发出了一声大喊,现在MARK想去帮助骨折,可是情况并不允许,虽然形势有所扭转,可是桃毛兽自杀般的进攻,也使MARK无法向骨折靠近..骨折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凭借着战斗的本能,他已经感觉到了从后而来的强烈杀气,只见骨折对着面前的桃毛兽虚晃一棍,直接向后方猛得横扫而去,“噗!”桃毛兽王并未中招,而是用粗壮的两只前爪硬生生的挡下了这一记闷棍,骨折一看攻势居然被挡了下来,想借着余势帮桃毛兽王甩开,可仅仅让桃毛兽王移动了数步,攻势彻底的停了下来..骨折一看没法甩开它,便猛然抽回骨棍,双手直直得握紧着骨棍,整个人回旋起来,想以巨大的回旋之力重伤这个难缠的对手,可是桃毛兽王这次没有硬抗这下攻击,而是敏捷地往后一闪,结果从骨折背后偷袭的几只桃毛兽却吃下了这次重击,做了替死鬼..现在MARK他们想给骨折施与援手,可是桃毛兽还在不断的冲上来,两边谁都顾不了谁,只能看着骨折一人在那里独自作战..


骨折看上去甚是兴奋,毕竟这趟旅途当中,还没有哪只猛兽能够像现在这样跟骨折进行缠斗的,“打到你骨折!”骨折猛吼了一声,抡起骨棍纵身来到桃毛兽王的上空,势大力沉的一击闷棍朝着桃毛兽王迎面袭来,这次桃毛兽王却没有再闪避,而是抬起了左爪,想硬接下这招。“啪嚓!”一声清脆的骨折声,桃毛兽王的左爪明显就这样被废了,它硬是强忍了下来,右爪闪电般的一下把还没站稳的骨折楼进了怀里,死死的楼着不放,而骨折的后方数只桃毛兽瞬间冲了上来!形势相当危急,MARK等人都看在眼里,但苦于没法救援,只能拼命的砍杀着眼前的桃毛兽,以求尽快突破。可骨折不慌不忙的抓住了桃毛兽王已经骨折的左爪,使劲一扭,只听”噼啪“作响,这只作爪被扭了整整360度,整个儿的从肩膀那儿挂了下来,“唧唧!!”桃毛兽王再也无法忍受了,一下子松开了右爪,而这瞬间,骨折已经把骨棍向着后方横扫而去...数只前来偷袭的桃毛兽一下被打飞了数米之遥,MARK这边一干人等一看危机化解了,更是奋勇得厮杀,而桃毛兽们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骨折太可怕了,不少桃毛兽头也不回的开始逃窜了..大势已定!MARK跟阿元首先突围,直接来到桃毛兽王的背后,狩猎长刀跟黑铁枪几乎同一时间贯穿了桃毛兽王的身躯..“唧!...”桃毛兽王似乎还想作出反抗,骨折转过身来,抡起骨棍,朝着它的脑袋一下猛轰过去!“打到你骨折!”........头被砸扁的桃毛兽王瘫软的倒了下去...只见自己的王被干掉了,其他的桃毛兽闪电般的撤退进了茫茫的森林之中....


给受伤的人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之后,MARK首先向并无大碍的猎人询问:“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在离营地那么远的地方作战?”“我们本来是来执行讨伐任务的,前几天我们在帐篷附近遭遇几只觅食的桃毛兽,于是立刻开始了战斗,战斗相当迅速的结束了,他还杀了一只母桃毛兽和它的幼崽。”那位猎人边说一边又指了指那个浑身绷带的家伙,“不过当时我们的大意,逃掉了一只,几天过去了都没事,结果今天突然袭击突然而来,它们先捣毁我们的帐篷,然后又引诱到我们来到这里,这一切都是个阴谋!”“恩,我已经估计到这是报复打击了。”“对了,你们全部人都在这儿吗?”“是的,我们一共三个人,我们到这里执行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些比较奇怪的现象?”“奇怪的现象?”阿元也被这话题吸引了过来。“是的,现在猛兽数量都在暴增,而特别强壮的——也就是兽王的数量也在猛增。好象原因在于那个方向的森林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湖泊!”那个猎人指了指方向,“你们怎么知道这和湖泊有关系?”MARK不停的追问着。“我们调查过几次,每次都发现湖泊边上围着许多的猛兽再饮水,其中也有兽王,比如中午是一群桃毛兽,而到了傍晚就是成群的大怪鸟!我们三个人无法靠近,对这个湖泊的调查也就到此为止了。”“看来这个秘密必须得由我们来解开!”阿元自信满满的样子,MARK实在不忍心泼他冷水,“我看这样的情况还是先上报公会!”MARK说完,环视着众人,看他们的意见如何。“MARK,这次是我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阿元咽了咽口水,接着说,“不如让受伤的人先回去,然后我们继续来调查这个神秘的湖泊吧?”“我们几人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完成调查任务...而且讨伐任务也该回去汇报了...”“有我们三个人,够了!”阿元拍了拍胸脯,“我们只是调查一下情况是否和他说的一样。仅此而已!”“好吧好吧,那你们先回去吧,我们留下来继续执行调查任务。”MARK也被阿元说的心动了,转头对着那猎人说。事实上,面对这样的机会,身为猎人肯定会砰然心动...


在送走那3个猎人之后,MARK、阿元还有骨折三人,看天色不早了,便把那个帐篷草草的修补了一下,决定先休息调整一下,明天再去进行调查,那个湖泊里到底还有怎样的秘密等待着他们呢.......没人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