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一章 湖上毙匪首(4)

饶兴利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4 静静的野猪湖畔,远处闪烁着稀落的灯光和渔火。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 一个班的伪军正朝野猪湖摸进,悄悄接近湖匪住的堡楼。 两个土匪正在堡楼前旷地前巡逻放哨。 冷风吹来,两个土匪打着寒颤,不停地搓手,把枪抱在怀里。 “他妈的,大胡子他们在堡楼里烤火吃烤肉,我们在外面受冻挨饿。”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4


静静的野猪湖畔,远处闪烁着稀落的灯光和渔火。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

就在此时,一个班的伪军也正朝野猪湖小心摸进,悄悄接近湖匪住的堡楼。

两个土匪正在堡楼前旷地前巡逻放哨。

冷风吹来,两个土匪打着寒颤,不停地搓手,把枪抱在怀里。

“他妈的,大胡子他们在堡楼里烤火吃烤肉,我们在外面受冻挨饿。”土匪甲抱怨着。

“当什么都是当头好,可怜的是我们这些小兵小卒。这年月,到哪里不就是混碗饭吃。”土匪乙可怜巴巴说。

堡楼前渠边,上十个伪军匍匐在地,正在对堡前后进行侦察。

“看样子,那个姓汤的匪首就在这堡楼里。走,我们马上回去要连长发兵,报我一箭之仇!”王麻子班长说。

伪军悄然离去。

此时此刻,黑牛、张东华、何小韦也悄悄摸到堡楼边的小树林。

黑牛小声地说:“跟我来!”

张东华、何小韦随着黑牛在林子里穿行,不一会来到湖村农舍。

农舍矮屋里的小窗透出一点灯光。黑牛、张东华、何小韦潜至农舍门前。

忽然,有几个手持手电筒的巡夜土匪从那边走来。黑牛、张东华、何小韦机警地躲在屋角边。

土匪们叽哩呱啦地边讲边走过农舍。

待土匪走远后,黑牛悄悄上前敲门。

“表叔,我是黑牛呀!”

(内应):“啊,啊,来了!来了!”

房门开了,黑牛领着张东华、何小韦鱼贯而入。

“黑牛?你不是被鬼子抓去当苦力的吗?怎么——”

“表叔,游击队把我救了出来,现在我已经参加了新四军游击队。”

张东华亲切地说:“大叔,不要怕,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鸿箭游击队,是来解救野猪湖的穷苦人民的!不久,您家就要看到光明了!”

“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我们穷苦百姓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盼来湖区得解放!”

“大叔,您家能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捉住土匪头子汤子安,彻底捣毁土匪窝吗?” 何小韦问。

“这土匪汤胡子可狡诈呀!不仅堡楼修的坚固,明碉暗堡也不少。平日里防守严密,生人很难进得去。我听说堡楼内还有条地道,直通湖口,是专门用来逃生的,不到紧急时候,汤胡子是不会走这条路的。村头的堡楼旁的水渠也可直通湖口,离湖口七八里水路靠东北方向有个湖心岛,听说那又是汤胡子的另一处藏身之地。这些地方,土匪不让别人靠近。” 表叔说。

“谢谢大叔!我们想今晚借您家里避一避,等大部队到来后再配合行动。” 张东华说。

“行!如果你们出去,我还不放心呢!你们饿了吧?我去蒸几个红苕给你们充饥。”

不一会,表叔端上来热气腾腾的红苕,三人狼吞虎咽般地吃起来。

此时,堡楼内的一群土匪正在狼吞虎咽吃夜宵。

湖匪住的堡楼底层中心烧着一堆柴火,木头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火堆上架着一个铁架,上面正在烧烤着野猪和野鸭。屋内充溢着一阵阵肉香味。

披着棉大衣的汤子安,坐在火堆旁。他满脸胡茬,一双深陷的大眼露出凶光,令人生畏。脚下是几个空酒坛子,肉骨头丢了一地。他正出神地注视着面前的那团火……

“占魁!再拿坛好酒来!”匪首汤子安猛地喊道。

“是,司令!我现在就给您家取陈酒去。”

不一会,郭占魁抱来一坛酒,正准备给汤子安倒酒,汤子安一手扣住坛口:“这样不更方便?”说着,仰着脖子将酒水往嘴里倒,酒顺着他的口边直往下流。

一直坐在汤子安身边的老二张正汉,说:“大哥,好酒量!俗话说眼皮跳,祸事到,我这眼皮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已跳了好几回,是不是有不祥之兆啊!”

汤子安用袖子将嘴巴一抹,粗声粗气地:“有什么不祥之兆?老二!来,吃烤野猪,喝上几碗酒,眼皮就不跳了的。”

张正汉端起酒碗,一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放下酒碗说:“大哥,你看,这眼皮还在跳。”

“老二呀,你别在疑神疑鬼的!我看,你是想女人了吧!” 汤子安哈哈狂笑。

“司令,这光有酒有肉,还是寡味,要不我去给你们弄个新姑娘来?” 郭占魁讨好地说。

“真痛快,快去!” 汤子安一挥手。

“大哥,我今天怎么听到这么一个奇怪的传说。” 张正汉已有几分醉意。

汤子安正啃着肉,抬起头来:“什么传说?”

“几户佃户都在说:我们的汤司令娶了一个蛮漂亮的女子回来,还轻飘了的把国军的几车军粮给弄到了手。”

“扯蛋!我怎么没听说?”

“他们说得有鼻子有眼,还说那女子的模样赛过天上的仙女喲!”

汤子安眼睛转了两转,猜疑地:“这就奇怪了!本司令今天哪里都没有去,怎么会有这些野棉花呢?这会不会是新四军游击队搞的鬼?四屋咀的黄舜平和东山头的冯国豹可都是吃了大亏的呀!”

张正汉不安起来,眼皮跳得更凶了:“大哥,如果这真是游击队玩的巧,那个驻闵集的朱营长又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大草包,他还不领着队伍来找我们报仇?你看,我的眼皮又跳个不停,肯定是有祸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们是不是暂撤到湖心岛去,等风声过了……”

汤子安摇摇头:“哎,怎么说风就是雨,鬼不吓人,人还吓人呢!再说那草包朱营长手下几支破枪,老子又不是没有见过!这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扯野棉花拿老子开涮?要是让我给逮住了……”

此时,郭占魁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进堡来。

汤子安收住话,睁大眼睛看着那姑娘,一脸的淫笑:“啊,原来是小香!老爷要你到堡楼里来,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小香姑娘说。

“来,来,天冷,老爷怕你冻着了、饿着了,来呀,这里有烤野猪、烤野鸭,你喜欢吃啥就吃啥;还有酒,想喝上几口也行!”说着,汤子安站起身来伸手去拉小香姑娘。

“别碰我!” 小香挣扎着。

“不识抬举!野猪湖的佃户不是欠我的租就是欠我的钱,你姨爹也不例外。在这里,我姓汤的说了算,你要是把老爷给服侍好了,就是开口要金子、银子、珠宝,我的眼也不眨一下。不要不好意思,快到老爷这里来。” 汤子安满脸淫笑。

小香仍然不理睬地站着。突然说:“我要回去!”

汤子安干脆把她拦腰一抱:“你今晚就陪老爷在这堡楼里过夜,你姨爹的租子和人头税全免!”说着把小香姑娘抱到那张木板床上,强行解开她的棉袄和裤子……

小香姑娘拼命挣扎着,骂道:“你这土匪头子,不得好死!哎喲……”

湖匪做梦也没想到,大祸即将降临。

野猪湖畔,胡胖子连长带领一连伪军正朝湖区奔袭。

有几个黑影在小树林间闪动,那是黑牛、张东华和何小韦。

小河中,几条载着游击队的船也向野猪湖快速划来。

“饶大队长,我们的船——” 汪梅问。

饶平泰做了一个制止她说话的微妙动作。

船队加速前进……不一会,游击队的小船悄悄地驶近野猪湖口。

“过了河汊,就是野猪湖口。那边有亮光的是堡楼,汤子安平日多半呆在那里。堡楼有两层,易守难攻,据说还有地下暗道直通湖口……”老戴指着前方说。

“这处经营多年的土匪窝子,看来,我们只可智取,不可强攻。同志们,快!”饶平泰喊道。

此时,伪军已赶到了小渠对岸旷地。

胡胖子连长部署好阵地后,对着堡楼大声喊叫:“汤胡子,你吃黑竟敢吃到国军头上来了!昨天抢了我们五车军粮还在装什么蒜!快快滚出来说话!”

堡楼前,值哨的土匪乙听见喊声吃了一惊,骂道:“你他妈的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抢了你们国军的军粮?我告诉你——我们这里野猪、野鸭都吃不完,还用抢了你们的军粮?你再不滚开,别怪老子的枪子不认人!”

土匪甲迅速跑进堡楼,大声喊道:“报告司令,外面来了一伙‘黑狗子’在叫阵,说什么要我们交出军粮!”

汤子安正在堡楼床上搂着小香,不耐烦地侧过脸来说:“就给他回话说,要粮没有,要命有一条!快下楼去呀!”

土匪甲跑出堡楼,对着伪军喊道:“我们司令说的——要粮没有,要命有一条!”

在小渠对岸旷地上的胡胖子连长,听了土匪甲的回话,继续大叫:“你他妈的还在犟嘴,今天你们要是不交出军粮,老子就要铲平野猪堡!”

土匪甲讥笑道:“就凭你们这群黑狗子,还想铲平野猪堡?!”

胡胖子连长鼻子都气歪了,咬牙切齿道:“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就范的!给我往死里打,开火!”

刹那间,黑夜里响起一阵排枪,堡楼前土匪乙中弹倒下,土匪甲赶紧卧倒射击。有十几个土匪闻讯跑到楼下,跟伪军对射。一时,枪声大作,野猪湖村乱成一片……

黑牛、张东华和何小韦见打了起来,乘乱赶快离开小树林。

“好!伪军跟土匪真干起来了!”隐蔽在湖口芦苇丛中的罗忠十分兴奋。

“那我们就隔湖看戏唦!”汪梅手舞足蹈。

战士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们看戏可以,可别忘了看信号!”饶平泰在一边提醒道。

“大队长,有柳青在,信号准丢不了!”

“这点我相信。”饶平泰点点头。

堡楼前,伪军跟土匪越打越激烈,伪军接连投出几颗手雷,堡前的土匪被炸得血肉横飞。

堡楼上,汤子安急急忙忙穿衣跑下楼。

汤子安气急败坏跑到堡楼前:“快把土炮搬来。老子叫你们这群‘黑狗子’尝点厉害的!”

几个土匪哼衡呀呀地搬来了土炮,对准小渠对岸旷地。

一声巨响,只见伪军阵地上腾起一片冲天的火光,好几个伪军被爆炸的气浪抛到空中。

汤子安等土匪在堡楼前发出阵阵狂笑……

遭受土炮重创的胡胖子连长抹去脸上的尘土,声嘶力竭地:“用重机枪扫!”

重机枪手使劲扣动扳机,重机枪吐着长长的火舌。

刹时,堡楼前一排土匪中弹倒下。郭占魁赶紧护着汤子安跑进堡楼。

湖口芦苇丛里, 几十双警惕的眼睛注视着这发生的一切。

“大队长,有信号!”柳青忽然喊道。

对面芦苇丛边,有电光连续闪了三下,每次长度约两秒钟。

饶平泰解下手电筒,将它递给柳青:“快回信号,长度、次数跟对方一样。”

柳青准确地将信号发出。

对方接着发来三组快闪信号。

“回不回信号?”柳青问。

“回!”饶平泰说。

柳青迅速将信号发出。

此刻,湖匪堡楼内,土匪慌作一团。

“司令!看来国军动真格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撤吧!”郭占魁说。

“你把老二给我叫来!” 汤子安急说。

不一会,张正汉狼狈地跑了进来。

“养兵千日用在一朝!老二,我命令你化装成我的样子,带上一批弟兄……”汤子安凑近对方耳根,嘀咕了几句后接着说,“事成必有重赏!”

“小弟愿为大哥效劳!”张正汉双手抱拳发誓。

又有几声土炮响过,伪军阵地引发冲天的火光……

激战一阵,枪声渐渐稀少,浓烟慢慢散去,天色渐渐发白……

杀红了眼的胡连长领着一群伪军玩命地冲进堡楼。

胡胖子连长从床上揪起蓬头散发的小香姑娘:“你是汤胡子的姘头?说,汤胡子在哪里?”

“不,不!我是被抢来的农家闺女!” 小香惊恐地说。

“闺女?老子正愁没女人陪我睡觉!”胡胖子连长淫笑着。

“老总,你可不能这样!”小香苦苦哀求道。

“土匪都可以上,老子怎么不可以。今天,真是因祸得福,天上掉下来一块肥肉……”说着胡胖子连长如饿狼似的扑向床角蜷着身子的小香姑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