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年少琐碎谈:巾帼不让须眉

我现在虽然说是成年了,但是回想起小时候的一些趣事、无聊事的时候,也总会忍俊不禁地傻笑几声,因为读小学的时候,我是一个不懂事,好勇斗狠的小子,逢事总喜好较劲叫板,好用男人传统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以证明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子汉,如果遇上一些能力或者武力比自己强的人也就算了,如果遇上一些能力比自己弱的人或看上去不怎么的人却要好好地欺负、戏弄一番,不过如果遇上其中一些庐山不露相的人,我免不了吃不了好果子,尤其是女同学,主要集中在打架或力量对比的方面上。

好多人都会认为在武力争斗的方面来说,男性总会占有优势,而女性大部分情况下是不占优势的,不过对于那时读小学阶段的我来说,却不能这么说的,因为那时候的我身材是全班最为矮小的几个男生之一,在教室坐的位置是最前两排的,列队做操按高到矮的顺序时是最后的那一个,当时班上个头最高的女同学也比我高出近两个头,每逢见到面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被人带有不屑的从高处俯视的感觉。

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想被人欺负的话,首先必须要有一个健硕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不够健硕的话,不要紧,高挑挺拔的身材也可以用来吓唬人;如果你连这样的身材条件也没有的话,你得具备最基本或者说是最起码的条件——你的成绩必须过硬;如果你连这三样的条件都不具备的话,那么很不幸,你在这个班上的地位一点也没有,将成为一个任人鱼肉的羔羊。虽然那时候的我们都是一班童心未泯,未曾经历过社会人事关系洗礼的孩童,但却把大自然的物竞天择、汰弱留强的残酷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时我的年少贪玩,上课时候经常三心两意,不是元神远离本体就是被窗外平常的景色所吸引,被老师训斥也是家常便饭的事。俗话说:“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遇上这样的事多了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掌握了基础知识就算了,高分攀不上,及格也算完成任务了,成绩水平也在班里的中等偏下左右。各位想一想,上述的条件我基本上已全部占有了,只是我那好勇斗狠的基因根植于骨子里使我并不惧怕与我同等级的人,再加上我尽量避免男生中的一些不易与之之辈的矛盾磨擦,所以在与其他男生相处中反而一直相安无事。

尽管在班上有着“男女受,授不亲”的潜规则,不过“好男不与女斗”也同样适用,不少的男生在男女争吵方面,只要不涉及基本利益的话,一般都不约而同地发挥着绅士风度,甚至更乐于享受女生们那似乎柔弱无骨的粉拳任其往身上雨点般的“招呼”。不过在六年级的一次事件却令到我不得不与一个女生上演“全武行”,其中一方差点血溅当场,我便称之为“钢笔门”事件。

当时正值下课,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女同学像平常一样口舌不停地说她那支昨天新买的钢笔这样那样地好。她已经整整说了一天了,足以让我耳朵起了老茧。平时,她那张嘴经常吧嗒个不停,而且往往带有一点攻击性的言辞出现,因而我跟她不时地闹起矛盾,但碍于潜规则“好男不与女斗”而且她的个头比我还要高,重量比我还要重,所以冲突仅限于口头上。于是,我便随口说道,你嚷嚷整天了能不能停一下好让大家耳朵清静清静!她立时转个身子,反唇相讥道,我就知道你家里没几个钱,买不起这贵价货,说完还示威般地拿着笔朝我这方向,在空中挥舞几下。我说,你嘴上能积一点儿德吗?这话还没说完,她那还在空中挥舞着的新笔竟然漏墨了,漏出的几点墨汁因为笔尖向前朝一个四分之一圆弧向下挥动,所以那几点墨汁顺着笔尖带出的动能向着我飞过来。

因为事出突然,我毫无半点反应,所以飞出的几点墨汁的前进路线被我的身体所阻挡,那几点墨汁顺势在我的粉红色小衫上留下点点不规则的梅花印。我知道这永远不能清除这些未经我同意就留在衫上的印迹。只见那位女生居然作出无所谓状,这般的行为深深地刺激着我,骨子里的好勇斗狠的基因因我的愤怒而蠢蠢欲动,什么“好男不跟女斗”都他妈的给我滚吧。于是,我五指迅速合并成为一个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她的脸门轰去。而她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抛弃所谓的潜规则而率先向她动手,所以来不及做任何有效的阻挡,遂我的拳头很顺利地就与她的右颧骨和右侧鼻肉做出一个有力的亲密接触。不过,我这含怒而出的一击只让她的面盘违反意愿地改变了一下方向,便重新转往我这方向。她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哭,只见她的双目射出一种别样的炽烈眼光,然后她的双手便如双龙出海般向我泥丸宫拍来。我毫不示弱地向前探出一手,朝她的心窝处使一记少林“黑虎掏心”。在你我互不相让的情况下,双方同时宣告中招。

这样,在你攻我打的情形下,双方心中的无量孽火便如一堆被星星之火烧着的干柴野草般地雄雄燃烧起来,旁边的男生们在目睹这难能一见的真实版“雌雄一决”后纷纷忘情般地喝彩起来,在各自的座位处呐喊助威。在如此形势下,无疑于雄雄烈火中的一阵阵劲风一样,把那无比炽热的气氛推向高潮,往日的矛盾,近日的冤仇,如一幕幕影片般地掠过眼前,看来今天是一个必须要清算了解的日子,于是双方便毫不客气地再次出手。

这是一场没有性别之别的战争,没有男,没有女,只有因心中的怨恨而激发的冲突,是一场两个有机碳水化合物的活体打斗。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除了周围男生们的忘情喝彩和女生们的战争休止呼吁。虽然战争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但是在我思想计量中却恍若经过几个小时,战争的场面被转移数次,从各自的座位到过道,再从过道到窗台前,直至进行到教坛旁。一方如若饿狼,另一方状若疯虎,大有双方斗死方尽的悲壮味道。

在我一手肘重击那女生脑门的同时,小腹处也挨了她分量不轻的一脚后,退至教坛旁,看见那张老师专坐的椅子,眼见体能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为了想尽快解决纷争并且已恶向胆边生,也不想那么多了,拿起椅背上的条子以好方便我朝那恶女的额上砸去。

正当我高举那张老师专座并向那恶女头部狠狠地往下砸时,仿佛教室上的喝彩声和劝止声都在那一霎那间都停止了,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也清晰可闻。我高举的那张椅子也突然间被一股从后而来的力气向后拉扯着,任我如何向前抛掷也抛掷不了。我当时已气急败坏地大嚷:“谁敢拦着,老子跟他没完!”“你想跟我没完吗?”一把熟悉的中老年女性声音从身后响起,我才转身向后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班主任已站在我的身后,并且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椅子其中一脚。我见状,连忙放下专座并且被班主任叫出教室外,雷霆万钧般地斥责一番,最后我们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写下自白启示录。

是役,我们双方身上没有什么明显伤痕,因为由于拳脚相交,不多不少都造成一点轻微内伤,例如一点点的软组织挫伤,不过一两天后就没什么事了。经过此役后,一些高个头、份量重的女生们便开始对我“挑衅”,大概是她们知道我个子矮小,没什么力气,连一个女孩子都打不赢,所以本着做事都拿个“软柿子”捏捏的本性使唤下,常受到的那些女生“挑衅”行为。

一次,我们男生经常在下课时间“拗手瓜”以彰显自己的气力。我从旁观战时,忽然班里一高我一个头的高个女生主动走出来要与我比试“拗手瓜”。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我不得不厚着脸皮出战。她伸出右手握着我的右手时,眼中射出一丝挑战的复杂神色。她个头高,手臂自然比我长,从肘关节到腕关节的距离也自然比我的要长,加上我是左撇,右手完全吃不上力,在主持的男生一声令下,该高个女生在让我那几乎没力的右手发了两次力后,忽然一下发力,就把我右手重重地压在桌面上。女生高傲地抬着头,昂然离开临时比赛的位置。

从那一刻起,我的什么男子汉气概犹如被河水冲破的堤坝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直持续至小学毕业。不久,家中购买了影碟机(VCD)后,购置了一大堆好莱坞有关战争为背景的影碟,才让我从中找回什么叫做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