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学和初中的时候,不像现在这样,仿佛大家真的住在一个地球村一样,人员流动比较少,除了出公差的,就是走亲访友的。

那时候,谁家来了一个外地的亲戚或者朋友,是临室百家所羡慕的,尤其是孩子们,很是引以自豪的。

在学校里面,因为那时候学校也多,所以一般都是就近入学,同学们大都住的很近,偶尔来了一个转学的同学,不用说,就是搬家到学习周围的。所以,那时候除了邻居和学校同学,想再认识一些新朋友是很难的。

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是粉碎‘四人帮’三年以后,我们市的教育系统开始组织夏令营了。当然,想参加夏令营,必须是在学校里面学习好,听老师话的,各方面表现突出的学生才行。说实话,第一次听到夏令营的名字,是非常陌生和新鲜的。

三年级那次夏令营,也是我第一次在家以外过集体生活。记得当时,我们是住在学校附近的工人文化宫,就住在会议室里面,每两条长条椅子面对面拼在一起,两个人睡。每人自己从家里带一床毛巾被,没有的就带毯子,铺在椅子上,也不用盖什么,那年月,空调是没有听说过的,电风扇也是很少见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怕冷,而是怕热。不像现在的夏令营,都住宾馆,很是奢侈。

我那次是区教育局组织的,优秀少先队干部夏令营,参加的人员,就是每个小学的中队以上干部,整个夏令营是一个大队,每个学校为单位,组成一个中队,我是我们学校的大队长,就是夏令营的中队长了,负责举旗,整队等杂事。

和我们临近的两个中队,也就是两个学校,正好本身离我们也近,大家很自然的可以进行交流,就成为朋友了,尤其是我们三个夏令营中队长,从那以后,保持关系至今,说来也是一个惊奇吧。

那一年的夏令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晚上参加抓坏蛋的行动。所谓坏蛋,就是由一名学校年轻的男老师化妆的。记得是晚上11点多了,我们在睡梦中被紧急集合的哨子惊醒,先是说要野营拉练,大家懵懵懂懂的把背包打好,然后迷迷糊糊的跟着队伍前进,行进中,很多人都是眯着眼睛,处于半混沌状态,经常出现后面的撞到前面人的身上,前面的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的笑话。大约1——2个小时以后,队伍突然停下来了,一名老师化妆通讯员,紧急通知大队长,说是接到公安局通知,一名匪徒从银行偷走了两块金砖,逃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公安局要求我们马上前去搜捕。说实话,尽管大家知道可能是假的(因为当时对我们是保密的),可是当时的气氛还是很压抑,很紧张的,甚至可以说一一点激动的成分也有。

于是,大家好像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奋勇前进,行军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到了公园以后,按照夏令营带队老师的要求,我们每五个人一组,进行拉网式搜索,很快,就有同学兴奋的大喊起来,说找到了匪徒,于是大家都尽快的靠拢过去,循着手电筒的光线,看到一个人在一棵树上,手里拿着两块金砖,大家都很激动,仿佛自己成了一名警察,而且是优秀警察,大声喊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之类的口号,等到带队老师赶来之后,树上的人才下来,大家都想冲上去,好好教训一番。幸亏老师们拦着,否则,我怀疑真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们押着“匪徒”回到了我们宿营的工人文化宫,大家才发现,原来“匪徒”,就是我们临近的学校一名体育老师扮演的,而所谓的金砖,是用金纸包着的两块砖头而已...

之后的夏令营,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没有很多了,不过,还有两次是颇深的。

一次是去一个军用飞机场,参观了很多飞机,其中有一架是周总理来我们城市视察的时候,坐过的直升飞机,我们每一个人都到周总理当时坐过的那个座位前,行少先队礼,那时的情形,不是一个“肃穆”可以形容的,尽管那时候还是小学生,但是大家对周总理的敬仰还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架是安-2式双翼飞机,貌似从苏联进口的,最近在铁血书库里看到一部小说里提到,用安-2式飞机可以低空飞行,躲过雷达监控,实施低空突袭轰炸,所以引起我的注意。还有一次是去五号码头参观,登上了一艘导弹驱逐舰,大家在码头等了很久,后来,部队首长怕我们等急了,派来一个排左右的士兵来,在码头的军人俱乐部和我们拉歌。等登上舰以后,每个中队长(就是学校的大队长)还可以享有特权,就是上6连装12.7高机操作台,由水兵叔叔操作,进行一次转向射击体验,当然是无弹射击了,呵呵。说真的,那次我的感觉好极了,下定决心,长大一定要参军,到军舰上当一名枪炮手,就掌控一座12.7高机操作台,呵呵,可惜后来阴差阳错,没能圆我的军旅梦,至今引为憾事。


后来,上了中学,也参加了N次夏令营,但是,那时候已经改革开放了,夏令营也染上了铜臭气,没有什么新鲜的了,也没有什么印象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25 21:31:09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