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起始概述与杂谈

《中国朝代与帝王杂谈》之八;秦朝个人谈




一 秦朝简介


秦是一个古部落名,相传是伯益的后代,姓赢,从周朝传了几代后,建秦国,开国君主是秦襄公,因护送周平王有功,被封为诸候。秦穆公时曾攻灭十二国,称霸西部。战国初期,因经济落后,又常发生内乱,被魏国攻败过。以后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国力富强,并迁都咸阳,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原,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建都咸阳,以后又陆续统一了东南、西南、东北等地区。曾推行多种有利于中央集权的政策措施,但赋役严重,刑政苛暴,激发了地主阶级和农民的矛盾。秦二世二年爆发了陈胜、吴广农民起义,公元前206年被刘邦所灭,共传二世,统治十五年。




二 秦朝起始概述与杂谈


秦本为地处偏远西方的一个部落,其远祖多以驯兽驾车为见长,从尧舜到周朝屡屡见功,柏翳佐禹治水,被舜帝赐为赢姓;费昌为汤帝驾车败桀于鸣条;造父为周缪王驾车,日驱千里以救周乱;其族由此为赵氏;襄公救周难,又率兵护送周平王东迁,被封为诸侯,建立了秦国。建国初期,各方面都比较落后,到后来相当强大了,还被中原各国视为异族,不让其存在并参与盟会。但秦国一方面在边远地区扩充土地,一方面与中原各国来往,通婚,吸取中原文化,逐步发展成为强国。


秦国,从襄公被封为诸侯以后,经过二十几代人的苦心经营,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对山东六国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天下统一了也成为大势所趋。秦始皇顺时乘势,奋发图强并努力,终于兼并六国,建立了我国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接着他又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诸方面实施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以健全和巩固新政权。然而,倏忽之间,这个空前强大的封建王朝就被农民起义的汹涌波涛冲毁了。应该说,秦始皇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壮大所做出的重大贡献,由他领导制定的一系列管理国家的法令、制度、方针、政策对后世的深远影响,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永远不会被磨灭的。可惜的是,由于他的骄横残暴,滥用民力,横征暴敛,严刑酷法,接着昏庸的秦二世又在这方面继承了他的衣钵,变本加厉,不仅使他的许多本来可以有利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政策并未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使广大人民重新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而且也加速了秦王朝的灭亡。




三 秦朝没落概述与杂谈


秦朝第三任皇帝子婴在位四十六天,他先杀死了赵高,后被刘邦招降,再后被项羽所杀。


秦国从建到灭共610年。秦襄公建,秦二世灭。


对秦朝灭亡和战国六雄被兼并的原因总结,贾谊在《过秦论》中的分析有一定深度和道理。他说:“秦朝兼并了诸候,山东有三十多个郡,修筑渡口关隘,占据着险要地势,修治武器,守护阗这些地方。然而陈涉凭着几百名散乱的兵卒,振臂大呼,不用弓箭茅戟等武器,光靠锄头和木棍,虽然没有给养,但只要看到有人住的地方就能吃上饭,纵横驰骋天下,所向无敌。秦朝险阻之地防守不住了,关卡桥梁封锁不了,长戟刺不了,强弩射不了。楚军很快深入同内地,鸿门一战,就连篱笆一样的阻拦都没有遇到。于是山东大乱,诸候纷纷起事,豪杰相继立王。秦王派章邯率兵东征,章邯借此机会,就凭着三军的众多兵力,在外面跟诸候相约,做交易,图谋他的主上。大臣们不可信用,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子婴登位,最终也不曾觉悟。假若子婴有一般君主的才能,仅仅得到中等的辅臣,山东地区虽然混乱,秦国的地盘还是可以保存的,宗庙的祭祀也不会断绝。


秦国地势有高山阴隔,有大河环绕,形成坚固防御,是个四面都有险要关隘的国家。从穆公以来,一直到秦始皇,二十多个国君,经常在诸候中称雄。难道貌岸然代代贤明吗?这是地位形势造成的啊。再说天下各国曾经同心同力进攻秦国。在这种时候,贤人智士会聚,有良将指挥各国的军队,有贤相沟通彼此的计谋,然而被险阴困住不能前进,秦国就引诱诸候进入秦国境内作战,为他们打开关塞,结果山东百万军队败逃崩溃。难道是因为勇气、力量和科研智慧不够吗?是地形不利,地势不合呀。秦国把小邑并为大城,在险要关门据守联合起来,紧闭关门据守险塞,肩扛予戟守卫在那里。诸候们出身贫民,是为了利益联合起来,并没有德高望众而未居王位者的德行。他们的下属不亲附,他们的交往不密切。名义上说是灭秦,实际上是为了自己谋私利。他们看见秦地险阻难以进犯,就必定退兵。如果能安定本土,让人民休养生息,等到秦的衰败,收纳弱小,扶助疲困,那么凭着对大国发号施令的君主,就不用担心在天下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了。可是他们尊贵身为天子,富足拥有天下,自己却被生擒,这是因为他们挽救败亡的策略错误啊。


秦王满足一己之功,不求教于人,一错到底而不能改变。二世承袭父过,因循不改,残暴苟虐以致加重了祸患。子婴孤立无援,自处危境,却又柔弱而没有辅佐,三位君主一生迷惑而不觉悟,秦朝灭亡不也是应该的吗?在这个时候,世上并没有深谋远虑懂得形势变化的人,然而他们所以不敢竭诚纠正主上之过,就是由于秦朝的风气多有忌讳的禁规,忠言还没有说自己就被杀掉了。所以使得天下之士只能侧着耳朵听,重叠双脚站立,闭上嘴巴不敢说话。因此,三位君主失去了路途,而忠臣不敢进谏言,智士不敢出主意,天下已经大乱,皇上还不知道…….周朝传国一千多年,秦朝则十几年,由此看来,安定和危亡的纲纪差距太远了。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因此,君子治理国家,考察于上古的历史,验证以当代的情况,还要通过从事加以检验,从而了解兴衰的规律,详知谋略和形势是否合宜,做到取舍有序,变化适时,所以历时长久,国家安定。


秦国通过近六百年的艰辛努力,取得了江山,实属不易,为什么又这样快灭亡,皇子皇孙死在他人手下,让天下人耻笑,这是因为不施行仁义的缘故,夺取天下和守住天下的形势不同。


秦统一天下,吞并诸候,临朝称帝,供养四海,天下的士人顺服向往,为什么会这样呢?回答是:近古以来没有统一天下的帝王已经很久了。周王室力量微弱,五霸相继死去以后,天下的命令不能通行天下,因此诸候凭着武力相互征伐,强大的侵略弱小的,人多的欺凌人少的,战事不止,军民疲惫。现在秦始皇称帝统一了天下,这就是在上有了天子啊。这样一来,那些可怜的百姓就都希望能靠他安身立命,没有谁不不诚心景仰皇上,在这个时候,应该保住威权,稳定功业。是安定,是危改,关键就在于此了。


秦始皇怀着贪婪卑鄙之心,只想施展个人的智慧,不信任功臣,不亲近士民,抛弃仁政王道,树立个人权威,禁除诗书古籍,实行严刑酷法,把诡计权势放在前头,把仁德信义丢在后头,把残暴苛政作为治理天下的前提。实行兼并,要重视诡诈和实力;安定国家,要重视顺时权谈,这就是说夺天下和保天天不能能同一种方法。秦经历了战国到统一天下,它的路线没有改,它的政令没有改,这是它夺天下和保天下所用的方法没有不同。秦王孤身无辅却拥有天下,所以它的灭亡很快就来到了。假若秦王能够考虑古代的情况,顺着商、周的道路,来制定自己的政策,那么后代即使出现骄奢淫逸的君主,也不会有倾覆危亡的祸患。所以夏禹、商汤、周文王和周武王建立了国家,名号卓著,功业长久。


当今秦二世登上王位,普天之下没有不伸长脖子盼望看一看他的政策。受冻的人穿上短袄就觉得很好,挨饿的人吃上糟糠也觉得很甜。天下苦苦衰哀叫的百姓,正是新皇帝执政的凭借。这就是说劳苦人民容易接受仁政。如果二世有一般君主的德行,任用贤能忠贞的人,君臣一心,为天下的苦难而忧心,服丧期间能改正先帝的过失,割地分民,封赏功臣的后代,封国立君,对天下的贤士兵以礼相待,把牢狱里的犯人放出来,免去刑戮,废除没收犯罪者儿女妻子为官家奴婢之类的杂乱刑罚,让被判刑的人各自返回家乡。打开仓库,散发钱财,以赈济孤独贫困的人;减轻赋税,减少劳役,帮助百姓解除急困,简化法律给犯罪人民把握以后的机会,使天下人都能自尊、自新,改变节操,修养品行,各自谨慎对待自身,满足万民的愿望,以威信仁德对待天下人,天下人就归顺了。如果天下人到处都欢喜安居乐业,唯恐发生变乱,那么即使有奸诈不轨的人,而民众没有背叛主上之心,图谋不轨的人也就无法掩饰他的奸诈,暴乱的阴谋也就可以阻止了。二世不实行这种办法,却比始皇更加暴虐无道,重新修建成阿房宫,使刑罚更加繁多,杀戮更加严酷,官吏办事苛刻狼毒,赏罚不得当,赋税搜刮没有限度,国家的事务太多,官吏们都治理不过来;百姓贫困已极,而君主却不加收容救济,于是奸险斯欺诈之事纷起,上下互相欺骗,蒙受罪罚的人很多,天下的人都陷入了苦难。从君卿以下直到平民百姓,人人心中自危,身处贫苦之地,到处得不到安宁,所以容易暴乱。因此陈涉不凭商汤、周武那样的贤能,不借公候那样的尊贵,在大泽乡振臂一呼而天下响应,其原因就在于人民正处于危难之中,所以古代对圣贤能洞察开端与结局的变化,知道生存与灭亡的变化,因此统治人民的方法就是致力于使他们安定罢了,这样,即使天下出现奸诈判逆的臣子,也必然没有人响应,得不到帮助力量了。所谓“处于安定状态的人们可以共同行仁义,处于危难之中的人们容易一起做坏事”(安民可与行义,而危民易与为非),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尊贵做到期了天子,富贵到拥有天下,而自身却一不能免于被杀戮,就是由于挽救倾覆局势的方法错了。这就是二世的错误。




四 关于秦始皇的评价与杂谈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国家建制方面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说:“我听说上古有号而没有谥,中古有号,死后根据他们的生前事迹给个谥号,这样做,就是儿子议论父亲,臣子议论君主了,非常没有意义,我不取这种做法。从今以后,废除谥法,我就叫做始皇帝,后代就从我这儿开始,称二世、三世直到万世,永远相伟,没有穷尽。”


秦始皇按照水、火、木、金、土五行相克、始终循环的原理进行推求,认为周朝占有火德的属性,秦朝要取代周朝,就必须取周朝的火德所抵不过的水德。把数目以十为终极改为以六为终极,把黄河改名为德水,以此来表明水德的开始。他刚毅严厉,一切事情都依法律决定,刻薄而不讲会议仁义、仁爱、恩惠、和善、情义、,这样才符合五德中水主阴的命数。于是把法令搞得极为严酷,犯了法永远不能得到宽赦。


建朝初期,朝中大臣们都劝说始皇要赏赐功臣、弟子、亲戚等,主张分封土地,设立诸侯。他说:“以前天一人都苦于战争无休无止,就是因为有哪些诸侯王。现在,我仰仗祖宗的神灵,天下刚刚安定,如果又设立诸侯国,这等于是又挑起战争,要想求得永久安宁,岂不困难吗?”于是,把天下分为三十六郡。统一法令和度量衡标准,统一车辆二轮间的宽度,书写统一用隶书。领土东到大海和朝鲜,西到临洮、羌中,南到北向户,往北所守黄河作为要塞。


关于失误事件的回忆。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派人到处寻求不死之药。燕国人卢生入海求仙回来时,为了鬼神的事,他奏上了宣扬符命占验的图录之书。上面写着:“灭亡秦朝的是胡。”据说这个胡字是指胡亥,可是秦始皇没有理解,认为胡就是北方的胡人,于是就派将军蒙恬率兵三十万人去攻打胡人,夺取了黄河以南的土地。


关于焚书事件的回忆。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在咸阳宫摆酒设宴,七二位博士上前献酒颂祝寿辞。有人颂扬,有人阿谀。丞相李斯说:“五帝的制度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一代重复一代,夏、商、周的制度也不一代因袭一代,而是由于时代变了,情况不同了。现在陛下开创了大业,建立起万世不朽之功,这本来就不是愚昧、愚陋的儒生所能理解的。况且有人说的是夏、商、周三代的事,哪里值得效法呢?从前诸侯并起纷争,才大量招揽游之士。现在天下太平,政令全出自陛下一人,百姓在家就应该致力于农工生产,读书人就应该学习法令刑禁。现在儒生们不学习今天的却要效法古代的,以此来诽谤当世,惑乱人心。丞相李斯冒死进言:古代天下散乱,没有人能够统一,所以诸侯并起,说话都是称引古人为害当今,矫饰虚言拢乱名实,人们只欣赏自己私下所学知识,指责朝廷所立制度。当今皇帝已统一天下,分辩是非黑白,一切决定于至尊皇帝一个人。可是私学却一起非议法令,都教化人们一听说有命令下达,就可根据自己所学加以议论,入朝就在心里指责,出朝就去街巷谈论。在君主面前夸耀自己以求取名声,追求奇异说法以抬高自己,在民众当中制造谤言。此事不禁止,上面君主威势就会下降,下面朋党的势力就会形成。臣以为禁止这些是合适的。我主张把不是秦国的典籍全部焚毁。除博士官署所掌管的外,天下敢有收藏诗、书、诸子百家著作的,全部送到地方官那里烧掉。有敢在一块议论诗、书的处以死刑示众,借古非今的满门抄斩。官吏如果知道而不举报,以同罪论处。所不取缔的是医书、占卜、种植之娄的书。如果有人想学习法令,就以官吏为师。”秦始皇下诏说:“可以。”


关于坑儒事件的回忆。公元前212年,儒生们常骤到一起议论秦政。引起事端的是侯生、卢生。他们一起商量说:“始皇为人,天性粗暴凶狠,自以为是。他出身诸侯,兼并天下,诸事称心,为所俗欲为,认为从古到今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他专门任用治狱的官吏,狱吏们都受到亲近和宠幸。博士虽然有七十多人,但只不过是充数的虚设。丞相和大臣们都只是接受已决定的命令,仰仗皇上办事。皇帝喜欢用重刑、杀戮显示威严,官员们都怕敬仰获罪,都想保住禄位,所以没有人敢真正竭诚尽忠。皇上听不到自己的过错,因而一天比一天骄横。臣子们担心受怕,专事欺骗,屈从讨好。天下的事无论大小都要由皇帝决定,甚至于用称来称量书写文件的重量,日夜都有定额,达不到定额,就不能休息,他贪于权势到如此地步,咱们不能为他找仙药。”于是就逃跑了。秦始皇听后很生气,十分恼怒地说:“我先前查收了天下所有不适用的书都把它们烧毁。征召了大批博学之士和有各种技艺的方术之士。我尊重他们,赏赐十分优厚,如今竞然诽谤我,企图以此加重我的无德。还有的人妖言惑众,扰乱民心。”于是派御吏一一审杳,一共四百六十人,全部活埋在咸阳。同时征发了更多的人去戍守边疆。秦始皇的大儿子扶苏说:“天下刚刚太平,远方百姓还没有归附,儒生们都诵读诗书,效法孔子,现在皇帝一律用重刑制裁他们,我担凡天下将不会太平,不安定,希望皇帝明察。”秦始皇听了很生气,就派扶苏到北方监督蒙恬的部队。


关于无能无德秦二世的回忆。胡亥、赵高、李斯三人密谋假传秦始皇的遗诏后,二世登基。他上任时间不长,就与赵高商议说:“我年纪轻,刚登位,百姓还不顺从,先帝巡视各郡县,以显示他的强有力,威势震服海内。现在我安然住在宫中不出巡视,就让人看着我无能,没有办法治天下。”于是二世东行巡视,李斯跟随着。沿着秦始皇的巡视路线,并在秦始皇所立的石碑上刻上他和随从大臣们的名字,以诏示先帝和自己的功业盛德。巡视途中,他暗中与赵高商议:“大臣们都不服从我,官吏们还很有力,各位皇子一定会和争权,对这些我该怎么办呢?”赵高的对策就是:杀人。于是二世就诛杀大臣和皇子。皇族为之震惊恐惧,大臣们进谏的被认为是诽谤,大官们为保住禄位而屈从讨好,百姓们也恐惧不已。巡视回来后,调拨人力、物力,续修阿房宫。陈胜起兵造反,传令官进宫报告,二世就把他抓起来交官吏处理。后来的使者报告说:“陈胜只是一伙盗贼,已经被抓起来了。”二世听了就非常高兴。治国到赵高指鹿为马的程度,二世的治国使命也就完结了。


关于短命皇帝秦子婴的回忆。秦朝第三任皇帝子婴在位四十六天,他先设计杀死了赵高,后被刘邦招降,再后被项羽所杀。




五 秦朝兴衰个人谈


1秦朝一统的社会政治条件分析


秦国能够一统平定天下,有十几代人努力的因素,同时与一些主客观有利因素的存在也有密切关系。秦国在七雄中是比较贫穷落后的国家,穷则思变,弱则从谏,因此,秦国的****最为彻底,改革措施配套而且执行的比较连贯,因而形成了一套比较完备的君主集权体制和高效率的国家机器运行机制。与六国相比,秦国发展经济,招揽人才的政策也最为见效。秦国的成功,还得益于他远交近攻的外交策略,这一策略起到了瓦解六国力量和逐渐扩展自身势力的作用。而六国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始终不能全力对付秦国。此外,秦国的优越地理位置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进可攻,退可守,又乘机先取巴、蜀,壮大了自己的经济实力。长期与戎、狄为邻,使秦国形成了强悍的民俗,这一特点与秦统治者军国主义政策相得益彰,使秦军在战斗力方面也要高六国一筹。多种主客观因素的综合,都说明秦国能够统一中国,并不是偶然的。在立国战略上确立了以商鞅为代表的法家思想作为指导方针;在治国策略上,确立了以韩非为代表的综合了法、术、势思想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正确方针、路线的确定也是秦能统一的重要因素。


2秦朝衰亡的社会政治原因分析


秦朝灭亡的主要原因可以说是“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但也有多种复杂的政治、社会、帝王个人因素,而且帝王个人因素又占了绝对的因素。其一,立国指导方针不能随着形势的变化而调整。秦王政、吕不韦都意识到了法家思想的不足和片面性,也意识到了其方针的不能持久性,但秦王政却一意专制孤行;其二,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已为秦朝提供了一套长治久安的治国方案,但秦王政过于猜忌,又自命不凡,狂妄自大,认为自己是超越三皇五帝之人,用不着别人的指点和辅佐;其三,韩非的思想文化意识,政治观念等对秦王政的影响太大、太深,将各种冲突、矛盾绝对化、扩大化。韩非许多偏激、冷酷,没有回旋余地缺乏灵活性的治国策略,也诱导了秦王政,从而加速了秦朝的灭亡;其四,刑法严酷,赋役敏重,集权专制,,社会危机严重,“人与之为怨,家与之为仇”。其五,军、政用人不当失察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军用章邯出兵平息陈胜起义大军,他却拥兵自重,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将皇帝交付的使命抛于脑后。政用李斯却将秦朝直接葬送。李斯有间接兴秦功劳和直接灭秦责任。李斯的《答谏遂客书》文采飞扬,义理充满智慧和政治灼见,提出了秦朝统一六国的不论国别,任人为贤的方针大略,使秦始皇“二十余年,竞并天下”。但出发点则是为了利己私利,以保全自己仓中鼠地位。正是由于他的私欲、权势、学识超过常人,也加速了秦始皇的灭亡。假若他后期不与赵高合谋篡改秦始皇诏书,秦朝的寿限也不会到了胡亥就结束,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有仁心圣德,他继位后,秦朝的统治时间可能会长一些。固然秦始皇的暴政埋下民民众判逆的火种,但导火索不由李斯和赵高合伙点燃的话,秦朝的统治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另外秦始皇留下的“焚书坑儒”骂名,也是由李斯的一番阿谀讨好之辞造成的。


从命数的角度看,《史记秦始皇本记》中说周朝属木德[1],汉朝属火德,木生火,周就是汉母,子不能代母,上天就出了一个秦朝成为周、汉二朝之间的过渡朝代,秦朝虽行水德,却未泽民众。汉朝要直接替代周朝仁德不够,但其仁德取代秦朝却绰绰有余,秦朝不积仁德,仅靠秦始皇一人的天命气数支撑不了多久,所以过渡朝代的统治时间不会太久也是正常。另外,秦朝所行的水德,属阴主刑杀,因而秦朝的统治力求暴虐,不讲施恩德化,如此他们的精神信仰就与立国指导方针——法家思想内容殊途同归。


所以,我赞同贾谊的观点:“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周朝、汉朝有贤相良将辅佐,德治教化搞得好,相对统治时间长一些。而秦朝能人众多,而有德者盖寡,君不施仁义,臣没有德教,是秦朝快速灭亡的必然原因之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