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那日暴风雨所作(生活感悟)

2008年7月的某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天气与往日格外不同,难耐的热。送过儿子,坐在桌前,一杯茶,一本书,一如既往。

窗前的那株梧桐,肥肥大大的叶片,太阳明晃晃地照人,蝉儿在什么地方嘶嘶地叫,那声音长长的,如同百年难得一见的怨妇,扯出来万千不如意的事情,桩桩件件摆在面前,使人烦躁、发怒,恨不得跳起来,与烦恼撕拼。

环顾四周,却又空空如也,聊无敌手,无处发作。只得颓然坐下,痴对一杯茶,一本书,我挣不脱这恼人的气氛,这并非我的懦弱。

我不知道,它正孕育着一场暴风雨。

那远远的天际,不知何时,凭空浮起一片乌云,象破棉絮。越滚越大,黑压压的,铺天盖地而来。一会儿工夫,已漫过天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奈何不得。

天暗下来,象黄昏。蝉儿依旧嘶嘶,梧桐依旧无语。

一道耀眼闪电,一声刺耳炸雷,风乍起,蝉儿语噎,梧桐摇曳,天地似乎倾斜,卷起的尘土隔窗而入,一张白色的纸片随风而去,直至视线尽头。

我无寸土,也无桑麻,也无衣物在外晾晒,更问心无愧。只有一方陋室足遮风雨,我心坦然。

雨点落下来,啪啪作响,还有冰雹。因为那梧桐,我家的雨声喧嚣尤甚,以至叶片残破,我心滴血。

蓦然记起儿子未归!风雨突变,身为人父,应在儿子身边。

我冲雨而去。

原以为一把雨伞可以撑起一片雨水无法击透的天,可确实错了。雨斜打过来,半边身躯瞬间湿透。索性便收了伞,将另一边也交出去。一蓑烟雨任平生,我青蓑也无,只有一袭布衣,一生傲骨,倒也使然。

慢慢独行,心中只有儿子一张甜甜的笑脸,一个温馨的记忆。

至幼儿园,儿子正猫崽般地躲在一隅,哦,儿子,你也经历了这肆虐的一幕?幸好衣履未湿,不似父亲。

雨停了。

携儿子走在街上。虽满目残枝败叶,落红纷纷,却清新撩人,一股泥土的芳香扑鼻而来,天空象蓝宝石一样晶莹,且有白云点缀,那么高远,树草分外丰厚、鲜绿,一道彩虹横跨蓝天,蝉儿又叫起来。

至家,窗前已折断一枝,却依旧一株浓浓郁郁的梧桐。

桌上,依旧一杯茶,一本书。

只是,书已点点斑斑。也好,留下永远的印记。

举杯一饮而尽,茶已凉透,却自觉通身清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