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简史


西元 1895 年,台湾台中


七月初五日,日军涉大甲溪,破葫芦墩,略台中,栜东堡庄豪林大春、赖宽豫设国姓 会,集子弟千人,拒战於头家厝庄。庄人林传年少,精火器,潜伏树上,应弹而踣者 二十余人;终被杀,放火焚庄。

──台湾通史?卷三十六?列传八


名词源流

marksman这个字在英文中最早出现在1660年,相信是由於民间使用来福枪做射击竞赛而来的。他们当时都是以白布、木板、甚至是削去树皮的树干当成靶子,在上面做个标记(mark)来射击,枪法准能打中标记的,自然被称为markman,後来拼法演变成marksman。在一般用法中,这个字通常只是用来称呼枪法准确的人,并不考量这个人是否经过专业射击训练。


sharpshooter这个字在英文中第一次使用是在1802年,它最早出现在一本英国陆军编的军事辞典中,用来称呼奥国的步兵单位。等到1810年代,sharpshooter已经很通用了。同时,sharpshooter这个字当时拼成sharp shooter,sharp用来形容人有敏锐的意思。sharp shooter自然是敏锐、精确的射手;如果从其他语言来看,德文是Scharfschutze,法文则是tireur d\’elite,涵意更是清楚。中文应该可以译成「神射手」。


Sniper这个字的前身snipe这个字则在1832年第一次出现,源自於英军在印度边区的一种猎鸟活动。据说snipe是一种身体娇小、动作十分灵活的小鸟,要猎获这种鸟并不容易,需要相当不错的射击和潜行的技术,这种运动也就被叫做snipe。後来等到一次大战时,sniper这个名词就取代了sharp-shooter变成军事上狙击手的通称,强调的除了射击之外,还有掩藏自己踪迹的能力。不过,sniper主要是英文世界在使用,其他国家仍然使用sharp-shooter衍生出来的名词。例如德文中用的是Heckenschutze,法文则是tireur embusque,都是埋伏射手的意思,中文译成「狙击手」还算不差。


在现代用法上,「神射手」通常指的是经过特别射击训练,枪法准确的射手,而「狙击手」这个字的用法则比较复杂些;在军事上,指的是除了射击训练之外,另外还经过伪装、潜行、侦察等等特种训练的射手,要求比一般的「神射手」还更严苛。但是对一般大众来说,「狙击手」一字带给人的印象是躲在暗处鬼鬼祟祟地进行暗杀的人,实在不怎麽光明正大,所以这个字涵意有褒有贬,完全看听众的想法。由於「神射手」比较中性,不像「狙击手」这个字可能给人负面印象,所以国外治安单位传统上都称他们辖下的射手是「神射手」而非「狙击手」,以维护形象。近十多年来,由於热心推动狙击发展人士的鼓吹,一般大众才开始逐渐能够接受「狙击手」这个专业。


历史上最早的狙击手

如果我们采用狙击就是从隐藏处射击的定义的话,历史上最早记载的狙击就应该是发生在特洛伊了。当天下无敌的阿奇里斯在特洛伊城门前耀武扬威时,从城墙上不知是那个角落中射出了一支冷箭,射中了他的脚踝命门。


当然狙击不一定要用枪来进行,但是在一般用法上,主要还是跟近代枪支的发展息息相关。


早期发展

在火枪的发展史上,有很重要的两项发明跟狙击有关,一是膛线,另一是瞄准装置。


最早在枪管壁上拉出膛线的是1498年维也纳的Caspar Kollner,不过他的膛线是直直两条线,应该是用来加快装填速度,而非用来提高准确度的。真正使用螺旋式膛线的据信是在1500年到1520年间,在今天德国的纽伦堡地区开始的;现在还保存的最早一支有膛线的枪是1544年在瑞士制造,现存於苏黎世博物馆。


至於瞄准装置,大约也是在1500年前後发明的,是最基本的准星、照门的配备。有了膛线和瞄准装置,射击的准确度大大提高,可以达到200公尺之外。据说十六世纪初时,知名的大画家兼发明家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曾经带着自制的来福枪来到弗罗伦斯城墙上,瞄准围城的敌军开了一枪,打中300公尺外的一名敌兵。


自十六世纪起,前膛来福枪在中欧地区(今天的德、奥)开始大量的应用,当时那种来福枪称为 jaeger,枪管很短,主要用途是在打猎和竞赛上。到了1567年时,瑞士苏黎世和伯恩地区已经时常举办使用来福枪的射击竞赛了,这种射击的风尚很快地也传播到欧洲各地。


当时德国各地诸侯的主要收入是出口佣兵,他们提供欧洲各国军事服务,所配备的也就是这种jaeger来福枪,因此这些德国佣兵也称为jaeger。不过,由於使用来福枪的时候弹头与膛线必须紧密咬合,无法像滑膛枪一样使用直径较枪管内径还小的弹丸,因此前膛来福枪的装弹十分困难而耗时。为求维持大量火力,各国的正规部队仍然配备滑膛枪,只有少数前卫部队(skirmisher)才配备来福枪。


在美国开拓初期,有部份中欧移民也移到美洲来,定居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带,jaeger也随之传入美国。由於垦荒、狩猎、自卫之需,jaeger成为不可或缺的工具。经过拓荒者的改良,口径变小,枪管加长,加上枪托,也将弹头用浸了油脂的布或皮革包上以利前膛装弹。这就是着名的肯塔基来福枪的由来(这个名字其实要到1812年才定下来,当时肯塔基是拓荒的前哨)。


美国独立革命(1775-1780)

在美国独立战争之初,美国大陆议会通过法案徵募10连来福枪手来助战,其中最出名的是由摩根上校(Col. Daniel Morgan)带领的来福枪手(Morgan\’s Riflemen)。他们由於熟悉野外环境,对於地形地物的利用有特别的专长,在作战时成为辅助部队,专门对付英军军官并扰乱英军行列。他们的射击距离约在200至400码之间,对当时配备滑膛枪、交战距离通常在80码内的英军正规部队来说,根本就如肉中刺一般。不过也由於他们都是自由自在惯了,常常不听军令约束自己就溜出去对英军开几枪,对美军指挥官来说在战术运用上非常困难。像华盛顿将军对他们的观感就不怎麽好,曾经说过他们比较像会传染的瘟疫而非有用的资源("…more of a plague than an asset.")。


当时英军标准配备的是着名的Brown Bess前膛装填的滑膛燧石枪,它的有效杀伤射程约80码(一说50码),超出这个距离被打中的人可说是运气极背。英国陆军的汉格上校(Col. George Hanger)上校在1814年写下这麽一段话:



「如果一个士兵的枪膛不是制造得很糟的话(许多都很糟),可以打中80码外的人形靶、甚至是100码;但是如果一个士兵在150码外被敌人用一支平常的枪瞄准并打伤的话,那麽他真的就是非常倒楣了;至於想用一支平常的枪射击200码外的人的话,你不如改为射击月亮,两者打中目标的机会都是一样的。」

为了补充一般正规部队火枪射程的不足,英军也雇用德国的jaeger协助作战。这些jaeger的来福枪对美军一般部队造成很大威胁,但是由於所用枪枝射程较短,还是对付不了肯塔基来福枪手。


肯塔基来福枪手在独立战争中创下两个最有名的狙杀成绩。一是在1777年6月的萨拉托加之役(Battle of Saratoga)中,在300码外射杀了英军的西门?福雷色将军(Gen. Simon Fraser),彻底粉碎了英军统帅约翰?柏格因(Gen. John Burgoyne)的突围计画,导致从加拿大南下的数千英军投降。这场胜利不但大大振奋了殖民地的人心,也影响了还在观望中的法国。原本法国朝野对当时正在巴黎游说的佛兰克林都是报以白眼、不理不睬的,此役胜利後,凡尔赛宫的大门马上为他敞开。最後美国和法国签订了同盟条约,法国派遣海军参战对抗英国。


另一个牺牲者是英国的佛格森上尉(Capt. Patrick Ferguson,後晋升少校)。他本身也是个神枪手,由於肯塔基来福枪在战争初期的成功,他潜心研究设计了新型的来福枪,不但准确而且是後膛装弹,最高射速每分钟6发,有效射程在200码以上,性能和射速都远胜过滑膛枪。他的来福枪先进的程度更远远超出了当代的技术水准。



他在1776年向英军高层展示他的新枪,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生产了100支枪,并且让他招募部队组成一个身穿绿制服的轻步兵连(Light Company)到美洲作战。他首次上阵在1777年的白兰地酒之役(Battle of Brandywine),把美军打得大败。在此役中他还瞄准了125码外一个正骑马离去的美军军官,大概是由於绅士的风度他没有对那军官背後开枪,殊不知那军官正是华盛顿!这就是着名的「未开的一枪」。


不幸的是,在此役他的右臂受伤,花了数个月的时间治疗仍然残废。在这期间,他的轻步兵连被解散,兵员补入其他单位,他後来也未能重新组建。最後,在1780年的国王山之役他被一个肯塔基来福枪手射杀,死後他的新来福枪也随之湮没。历史的瞬间真是可叹。


拿破仑战争(1792-1815)

在18世纪中期时,欧洲大陆各国大都已经成立了配备来福枪的前卫部队,其中最知名的除了德国的jaeger外,还有法国的voltigeur和chasseur,当各国和法国间的战争在1792年爆发後,他们发挥了极大的功用。


1799年,俄国和法国在瑞士交战。俄军的一个炮兵连封锁了一个法军必经的重要隘口,如果法军要正面抢攻的话,在狭窄的山路上根本施展不开,只会白白送命。这时在法军中的瑞士志愿兵带着他们的来福枪潜到距离俄军大炮约400码处,在短短数分钟之内,所有的炮手或死或伤,法军不费一兵一卒就夺回了这个隘口。


在欧洲各国中,只有英国对来福枪在军事上的使用一点都不重视,虽然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吃了来福枪的亏,并没有学到教训。1799年,一支英军在荷兰登陆作战,在法国的来福枪下伤亡惨重,却还执迷不悟。甚至在1805年的特拉法加岬之役中,在旗舰「胜利号」上的纳尔逊提督也是被在法舰「可畏号」主桅上的法国狙击手所伤,在痛苦与欣慰交织中死去。


後来,英国终於亡羊补牢,也招募了一营来福枪手,番号是第六十步兵团第五营,成员大部份是德裔的jaeger。接着更成立了着名的第九十五来福枪团,在伊利亚半岛(西班牙)的作战中发挥极大的功用。第九十五来福枪团的特色是身穿暗绿色的制服,有别於英军正规军的鲜红色。他们大部份担任前卫的工作,专门对付法军军官,在法军中造成很大的伤亡。


美国南北战争(1861-1865)

1849年,法国陆军上尉Claude-Etienne Minie发明了弹底有凹孔的弹头,子弹发射时的气体会经由这个凹孔将弹头底部撑大,跟枪管的膛线咬合;这麽一来,弹头直径可以做得比枪膛内径小,解决了前膛来福枪装填困难的问题。到了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西方各国几乎都已经全部改配使用雷管的前膛来福枪(rifle-musket)了。


南北战争时北军的柏丹上校(Col. Hiram Berdan,日後晋升准将)在1861年招募了两团神射手(Berdan\’s Regiments of Sharpshooters)。他们是步兵单位,主要是作为主力部队的前卫,偶尔才充当狙击手之用。在刚成立时,他们使用自备的前膛来福枪或是配发的柯尔特转轮来福枪,要一直到1862年才改用夏普斯(Sharps)单发後膛来福枪。


克里斯丁?夏普斯(Christian Sharps)在1848年设计了一种落下式的後膛闭锁装置,成为他日後一系列後膛来福枪的基础。经过多次改良後,他1859型的设计被美国联邦军队采用,由於是後膛装填,特别受到骑兵和前卫部队的欢迎。美国北军在战争期间共购买了8万多支的夏普斯卡宾枪以及9千多支夏普斯步枪;南军方面虽然无法购买,却也自己设厂仿造。在战後,夏普斯步枪改为使用金属弹壳的子弹,仍然活跃在西部各拓荒地区,在猎野牛的猎人间尤其流行。据说甚至到了韩战期间,负责看守共军战俘的印度部队中仍然有配备夏普斯步枪的。



有的说法认为所谓的sharpshooter是由於这些北军的神射手使用夏普斯步枪而来的,这当然是以讹传讹的说法。除了前面说的sharpshooter这个字早在19世纪初期就已经出现之外,另一个证据是柏丹当年的募兵海报。在1861年8月的一张海报中说道:「TO THE SHARP SHOOTERS OF WINDHAM COUNTY!....... for Col. Berdan\’s Regiment of Sharp Shooters...」很显然的跟夏普斯没有关系了。


柏丹射手的来源都是一些原本就很准确的射手,而非从头训练起。招募的最低标准是要求在200码的距离射击10发,发发必须落在10寸直径的圆圈内。比较特别的地方在於他们已经开始使用伪装,身上的制服也是暗绿色而非北军制式的蓝色军服。由於是前卫的关系,他们一般都以连级以上的编制接敌,接战距离通常也都在400码以下;以个人单兵进行狙击的机会比较少一点,但是也创下不少战果。



南军的狙击手在当时并没有像北军那样公开庞大的编制,由於南方资源比较短缺,狙击用的来福枪都由英国偷渡进口,最有名的是克尔(Kerr)和惠渥斯(Whitworth)这两种来福枪。这两种枪都是前膛装药,装上光学瞄准镜後射程可达一千两百码以上,其中尤以惠渥斯来福枪最为准确,着名的几次狙击都是用惠渥斯来福枪在 七、八百码外完成的。由於这些枪昂贵稀少(当年一支惠渥斯来福枪要价$500,北军的一支夏普斯步枪只要$43,如果是一般士兵配发的前膛来福枪,价格更便宜,不到$20),南军中只有千中选一的射击好手才能担任狙击手,通常在一个军里也没有几个人。



虽然南军的狙击手人数很少,战果却非常辉煌;他们不担任一般勤务,在战场上来去自如,自己选择最有效的狙击位置。在整个南北战争期间,至少有三名北军将领成为南军这些长程狙击手的牺牲品,伤亡的其他中下级军官更不计其数。甚至林肯本人也一度在视察战场时成为目标,虽然他逃过一难,他的随员却被打中。


除了对付人员目标外,炮兵也是双方狙击手最喜欢的目标。当时由於缺乏通信方法,炮兵仍然必须使用直接目视射击,配备的位置就不能离敌军阵线太远,通常在700、800码的距离外。一个优秀的狙击手配上一把好枪,往往可以让炮手无法到炮口装弹(当时都是前膛炮),有时甚至连移动炮位都办不到。所以当时的炮兵只要一发现有敌军狙击手的踪迹(这时还是使用黑色火药,射击时会制造出大量白烟),通常会马上调转炮口,把狙击手位置附近轰个稀烂。


其实就装备来说,夏普斯後膛来福枪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後膛枪几乎在任何姿势下都可以装填,骑兵在马上使用不成问题,步兵的话更可以用卧姿或跪姿躲在掩蔽物之後装填,对狙击手来说更是方便;如果是前膛枪的话,士兵必须直立装填,目标暴露太大,马上也无法使用。


另外,後膛装填十分快速极少失误,如果出了问题要障碍排除也很容易。前膛枪装填手续繁复,虽然从18世纪起已经使用纸包弹药以利装填,整个程序还是快不起来。1834年时英国陆军测试使用雷管的前膛枪时的记录显示,即使是技术纯熟的士兵每分钟射速也不过三发;这还是在没有战斗压力下的成绩。在实战时,由於种种因素影响,能够维持每分钟两发就算不错了。还有,士兵在战场上慌乱之际非常容易出错。最常见的错误之一就是在装填後忘了将通条抽出枪管,一扣扳机,通条就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自然无法再装填。


另外常见的错误是在忙乱之间误将弹头而非火药先塞入枪口,造成不发弹,士兵只能退出行列到後面慢慢把弹头挖出来。这还算是先知先觉,许多士兵在战斗时根本就忘了自己有没有开枪,有没有不发弹也不清楚,往往多次装弹,结果当然更糟糕。在1863年盖兹堡战役後北军清理战场,发现双方士兵遗留在战场上的 37,574支步枪中,枪管中还有子弹的有24,000支,其中有一颗弹头的有6,000支,误塞了两颗弹头的有12,000支,塞了3到10颗弹头的有6,000支,最高记录是一支枪中塞了23颗弹头,堪称是不世出的天才手笔。


波尔战争(1899-1901)

到了波尔战争时,交战双方已经都开始使用现代的栓式枪机的步枪。英军使用的是 .303寸李?恩菲尔德步枪(Lee-Enfield rifle),波尔人则使用着名的毛瑟步枪(Mauser rifle)。


毛瑟步枪在长距离射击时的准确度比较好一点,但是主要的差别还是在战术方面。英军以攻势作战为主,使用的步兵战术还是以排、连为单位的排放(volley)为准则;而波尔人方面以防御为主,在射击时以个人自行发挥。由於他们能够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掩蔽与伪装,再加上垦荒的生活经验,大部份波尔人都是射击能手,虽然并没有用上瞄准镜,准确的程度让人咋舌。更何况当时双方都已经使用无烟火药作为子弹装药,射击时不再像黑色火药时代会冒出一阵白烟,所以很难找出发射位置。


当时英军老兵流行告诫新兵一句忠言:「尽量跟军官和白色岩石保持距离。」因为前者是波尔人的目标,而後者是测距的极佳对象。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德军狙击手横行壕沟战场,联军完全处於挨打状态,主要有三个原因:


德军高级统帅部及早发现壕沟战的特性

在开战之时德军并未有狙击手的配备,在1914年10月後壕沟战开始成型时,德军高级统帅部即刻进行狙击手的编组与训练,单单1915年一年就订购了20,000支狙击枪及附属的瞄准镜配发到前线部队;前线每个步兵连都分配到至少6支狙击枪。及早的行动让德军狙击手主宰了战场。



德军狙击手的选择与使用

德军狙击手都是从有狩猎经验的人中挑出,再加上特训,效果自然卓着。同时他们虽然配备在连级单位,却有战场上来去自如的特权,可以自由选择自己能发挥最大效用的位置。



德国光学瞄准镜的优势

德国光学产品的品质和数量都胜过其他国家;当英军想配发瞄准镜时,发现根本就没有国货供应,只有战前流入的蔡斯或莱卡可用,不得不设厂自制,这样一来初期装备数量自然不足。

当英军认知到德国狙击手是极大的威胁後,发现唯一的反制武器是自己也有狙击手。但由於英国自十九世纪开始已经对民用枪枝进行管制,绝大部份的人民都没有射击或狩猎经验,也因此配发到前线的少数狙击枪十支中有六支都被误用,无法有效对抗德军狙击手。因为成效不彰,英军才逐渐认知到需要设立专门的训练课程,系统化地教导狙击的技巧。


从1915年开始,英军设立了许多狙击手速成训练班。不过由於高层人谋不臧僵化因循,设备、教材两缺,浪费了许多时间。像是着名的赫司克皮理察少校(Maj. H. Hesketh-Prichard)主持的第一军团狙击观测侦察学校(Sniping, Observation, Scout School, SOS)要迟至1916年11月才正式成立。


因此,从1914年到1915年接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德国狙击手在西线壕沟几乎可说是横行无阻。在1916年之後英军才有比较有效的反击策略。其中最重要的发展有二,一是开始使用两人狙击小组的编组,除了增加狙击手观测侦察的能力之外,多一个同伴对於狙击手的战斗压力也有缓解的作用,大大提高了士气。二是使用装扮得维妙维肖的半身假人,诱引德军狙击手射击暴露位置。这种假人战术的成功可以从英军第一军团的战果看出,在数个月的测试期间中,共有71名德军狙击手被狙杀,其中有67名是因为射击了假人头才暴露了位置的。


德军也有狙击学校,更有组织性地发展狙击战术,不论是伪装掩体的构筑、穿甲弹的引进、防护装甲板等等,都比协约国方面先发展出来使用;只是因为留下的文件资料比较少,所以不如英军方面知名。初期德军狙击手大部份都是有狩猎经验的农家子弟,训练起来也比较容易。德国中南部一带林地遍布,农家子弟暇时带支配有瞄准镜的小口径猎枪到森林去打个把只松鼠、兔子让家里打打牙祭,这是很平常的事,也就此造就了不少天生的射手。



德国 Kar98k 毛瑟步枪


德军方面的狙击枪以修改过的7.92mm毛瑟Gewehr 98及Kar98k为主,配备3或4倍的瞄准镜,倍率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在双方距离相当近的壕沟战场上使用起来绰绰有余。英军方面的 .303寸李?恩菲尔德步枪(Short Magazine Lee-Enfield,SMLE)的准确性稍嫌不足,於是改以也是用毛瑟枪机设计的P.14型步枪做为狙击枪。另外加拿大军使用罗斯(Ross)步枪的狙击手也很出色,美国在一次大战间着名的狙击手Herbert W. McBride上尉就是在加拿大志愿军中服役时开始狙击的。美军、法军和比军方面则乏善可陈,没有什麽积极的狙击作为。在东线方面,俄军根本没有所谓的狙击手,既无装备也无编制,在德军狙击手的枪下亡魂不知凡几。


由於西方传统战争概念认为打仗要光明正大,像狙击手这种放冷枪的家伙只有在战时有需要才临时编组,一般认为是必要之恶。战後各国军方高层自然对狙击战术兴趣缺缺,又把它冷藏起来,只有苏联红军记取一次大战教训稍有留意;但是当时苏联红军全力往机动化方向发展,狙击方面的正式发展也是停滞不前。等到第二次大战时,几乎所有参战国都完全没有准备。


--------------------------------------------------------------------------------



一击必杀──狙击简史(下)


苏联─芬兰「冬之战」(1939-1940)


在这场以弱抗强的战争中,芬兰狙击手有非常卓着的战果。他们通常都是专业猎人,对於山林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身穿白色伪装服,滑着雪屐在大雪封路的荒郊野外来去自如。在一片雪白的环境下,穿着棕褐色制服、在雪地中辛苦跋涉挣扎的苏联红军士兵则是最明显不过的目标了。这些芬兰狙击手使用的是从帝俄时期沿用下来、一般传统照门的Mosin-Nagant步枪,却能在700公尺外狙杀苏军,在苏军士兵中造成极大的恐惧,称他们为「白色死神」(Bylaya Smert)。芬兰狙击手中最高记录的保持者是 Simo Hayha,有505次击杀记录,Suko Kolkka则超过400次。



在此战之後,苏联红军进行军事改革,除了指挥训练战力加强之外,更开始对狙击手重视起来,成立狙击学校进行狙击手训练。等到德军在 1941 年进攻时,就碰到红军狙击手迎头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