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彩票是尼姑发明的

四大发明之外,还有人说马镫什么的也该算上咱中华文明的大贡献,不过要我说,彩票这么重要的事项是绝对不该漏掉的。


可别以为彩票这样极具想象力的好东西是西洋舶来品,以咱国人好赌嗜赌的脾性,还轮不到老外来教育我们该怎么玩。


谁发明了彩票?


我们知道,僧尼道士这些出家人在咱古代可算得上“社会型”的知识分子,和读死书读老书的秀才进士们不同,他们不用考虑怎么经世济民修治齐平,但是他们却要为自己的寺院担负筹资和谋食的重任,还要努力宣传扩大庙宇影响,吸引香火——容易嘛,和现在努力谋生存的民营小企业主也有的一拼了。


就是他们发明了“彩票”这种狠抓人性弱点,筹资立竿见影、颇具现代色彩的好模式。


蒙古人统治时候的律令总集《通制条格》里记录说,元世祖至元25年(公元1288年)的时候,江南地方有很多的僧徒在搞拈阄射利。


那时候江南的许多地区还算“新附”地区,因为南宋的彻底灭亡并没有过去多久,所以这样的事情引起了蒙元政府的高度重视。


什么是拈阄射利呢?


所谓的利,就是“利物”,也就是大奖,拈阄就不用解释啦。


当时的寺院为了解决建造殿堂塔院的资金问题,以数十件很有诱惑力的利物当作大奖,同时向社会广为发布用竹子或木头制作的票样,也就是签筹,最后通过公开的抽奖仪式来宣告大奖花落谁家。


彩票,不,签筹的销售是个较难的问题,那会儿又没有什么像样的信息发布平台,口口相传效率太低,所以采用的是委托代理的渠道销售方法,就是委托当地的富贾名豪来进行发售,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解决签筹销售的信用问题,没有这些地方名人和重要势力的参与,谁敢大把大把地把银钱往里投呢?


如果渠道顺畅销售顺利的话,大奖揭晓那天,往往有成千上万的彩民涌向寺院,在当地士绅和宗教领袖像模像样地主持仪式之后,答案揭晓,自然和千百年后一样,几家欢乐万家愁(大家可以想象吧,公布之后满地竹片木片的情形),当然,不管彩民怎么反应,寺院是稳打稳地赚个盆满钵满了。


中国古代民众比较相信父母官,相信地方名族士绅,相信当地宗教界人士,大家普遍的看法是,僧徒都是为佛祖效力,募得款项都是用来做积德行善的用处,所以这样的彩票发行很受欢迎,迅速传播,寺院的发展也就有了很有力的资金支持,甚至后来许多深山老林的小寺院也开始采用这样的方式了。


最终蒙元政府以事涉嫌赌博的名义终止了拈阄射利的活动,这自然是考虑到一来逐利有悖于国家道德体系,二来总有这样的大型群众集会也有其他不利因素。


于是在官方文字上,直到满清末期都再不见彩票这么有前途的事业还有什么样的发展的记录,但我们可以想象,这么有趣的、先进的筹资模式和获利渠道,不会在民间彻底消失的。


商业头脑发达的广东人终于在19世纪爆发,他们在当地搞起了著名的“闱姓彩券”,所谓闱姓,就是有秀才的家族的姓氏,方法和现在的彩票没太大不同,只不过彩头是以哪一家的秀才在最近的一次科举考试中中第为准,和现在香港赌马相比,这样的赌人倒是更有文化上的先进性。


参与者会拿到一份有各家姓氏的清单,选定之后就可以押赌,最终以押中最多的获得彩头。当然,和现在一样,这样的游戏里最开心的是主办者和发行方。


光绪元年的时候满清还下令禁止,因为在儒教国家强调士农工商的治国环境下,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有悖社会伦常,被发现搞闱姓彩券的一律逮捕罚款,不过才过了10年,满清又觉得这样的事情之中还是大有利润,于是在1885年宣布闱姓彩券合法化,只不过,要由政府课以重税,这上面的好处,不能只让政府旁观啊。


在禁止期间闱姓彩券的经营者跑到了澳门继续活动,现在澳门的主业是不是有那时的传承成分?就不知道了。


到了19世纪末期,西方的彩票开始在中国风行,满清官吏也带头搞起了彩票发行,以至于后来的人们都跟着产生了重大的误会,以为彩票这东西是彻头彻尾的舶来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