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穷孩子的玩具

zxc22634560 收藏 0 54
导读:回忆录 穷孩子的玩具

自从我懂事时(上世纪50年代初)就知道家里很穷。父母生我六姊妹,一家八口生活的艰辛无法形容。说我懂事,五、六岁就知道分担父母的负担:有好吃的,好穿的总晓得让给兄妹,更不敢索要父母几分钱来买玩具〈一分钱能买一个上了色的泥娃娃,两分钱能买一个吹得响的泥娃娃〉。

为了有玩,我常跟大孩子到废墟上去检那些薄的瓦片回来,在墙脚下将瓦片敲成圆状,再在石头上磨圆,磨薄,磨光滑。我们管这些圆瓦片叫银圆,作为做丢钱穴,玩过家家游戏的道具,并与兄妹、伙伴们分享。有时,大孩子也会带我去几里远的地方去挖白色粘泥做玩具。那白色粘泥是做陶瓷的原料,经搓拿摔打后很韧,不容易溶于水。我们将这些白色粘泥搓打后就用来捏成公鸡、小狗、小鸟、小猫。虽然不很像,但可以从这些小动物的背面和屁股两处地方,用小管子插成一定角度的互通小孔,用嘴一吹,还会发出锐耳的“呜呜”响声。这些泥质小动物晒干后就是很高级的玩具了。玩具揣在衣袋里了,还要不时用手护着;拿出来玩时,小伙伴只能看,不能摸。真是,泥玩具也玩得爱不惜手。

有圆桶底的木匠师傅来了,我就一定跟他到上家或下家去修木桶。因为可以从他锯下圆桶底后的近三角型边角料做几把“手枪”,几个伙伴一起来做打仗游戏就有枪了。有了枪,我上山牧牛、割草皮也别在腰里,很神气。后来,我又在木板手枪的基础上又做出扳机打火药纸畿的玩具手枪,扳机打芒梗箭的玩具手枪。

那些烂了的米筛合、家里不用的桶箍是我们小伙伴滚背箕合和铁环的好玩具;用山上那些小树丫做成的橡胶箭,苗竹条做的弓箭,我儿时打鸟的味道还是难以形容;过年宰阉鸡的鸡尾长羽毛可做胶皮键子,我凑几个顽皮仔踢起来真有趣;我将收拾到厚薄不一的硬纸皮,剪成大小统一的纸板做扑克牌,四个小伙伴在一起也能玩它一天半天;豆柳棍做的木脚、高翘,玩起来不但能显示我们儿时的聪明、智慧,还体现了我们儿时的胆量。

读小学三年级时我能做有一定技术含量的玩具了。“猴子打单杠”是其中的一种。做这种玩具原料少,只有一段一尺长的苗竹珀,五段两寸长的木芙蓉梗和一段尺多长较粗点有韧性的线就行了。一把小刀,一把小钻的工具就够了。将较粗的一段芙蓉梗刻出猴子的头和躯干,在躯干两侧上下端钻眼,装上芙蓉梗做的手和脚。猴子的模型做成了,关键在猴子一双手掌上各钻两个眼和穿线,与弯成U状的苗竹珀两端各钻两个眼的穿线。即在装U状苗竹珀两端双线时,U状苗竹珀有一定的张力,猴子的动作应装在双线上作引体向上的姿态。玩时,单手握住U状苗竹珀使其一张一缩,那猴子就在双线上作各种翻动动作。手脚随着张缩,猴子前后上下翻动,十分有趣。若将猴子涂上颜料,那就更酷了。

我读小学三年级时,赶上了急进派给我们儿时留下的饥荒年。那时,我们这些小伙伴虽然饿得皮包骨头,还童贞不灭,大伙合计做起土二胡来。我们上山挖野菜时,顺便将直条的树枝砍回做琴杆、琴卒;赤竹条用火弯琴弓;割回的剑麻捶烂放到水里浸上一周,它的纤维就可以代替马尾了;家里的烂茶筒截下来是天然的琴筒;夜间抓回大的蛤蟆〈青蛙〉就剥皮,将蛤蟆皮代替蛇皮蒙琴筒;还用卖硬饭头换来的几分钱去书店买回两条钢线做琴弦。二胡做成了,虽然不美丽,但是拉起来咿咿呀呀还真的会唱歌。我做成了这件会唱歌的玩具,那高兴劲不说,肚子也饱了许多。于是,我一有空就往会拉二胡的伙伴家里钻,聚精会神学起拉二胡来。饿得不行了,我仍然靠坐在墙脚下拿着二胡有板有眼地拉着《社会主义好》。

从小学到初中,我做了五把土二胡。小到用量四小两米的米角做琴筒的高胡,大到用打井水的水斗做琴筒,做有一米高的低音二胡,其余是中音二胡(却没有钱买过一把二胡)。这些玩具伴我度过了童年和学生时代。


怎么说呢,我儿时会做简单的玩具,如今却很难玩好孙子那些高科技的玩具了。

儿时养成的好玩习惯很难改变。我如今老了又鼓捣起电脑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