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大炮在一座用5具牺牲的苏联战士的遗体围成的简易环形工事里面疯狂的倾泻着对兄弟战死的哀伤与愤怒。听到连长的话,始料未及的大炮没有丝毫犹豫的冲着连长瞪着通红的眼睛放声大叫:“你们都快撤!我来掩护!老子拿得是重机枪,这帮三流的小子还是难不倒我的!”其他的突击队员听到连长以及侦察连战士的决定时脸上也流露出了犹疑不决的神色。

“不行,你们都是万里挑一的特种兵,你们要完成更多的任务而不是跟着一帮普通士兵们为了一时的冲动就白白的去送死!”望着一脸森然杀气的奥尔吉,连长的眼神竟然没有一丝的游移和动摇,而是变得异常的凌厉干练:“我们已经没有体力撤走了,请你记住,你们手里刚刚拿到的可不仅仅是一份情报,那他妈的是前线150万俄罗斯兄弟的命啊!”

不等元帅和少将他们回话,连长一把扔掉了打空了子弹的DP班用机枪,颤抖着左手从因为沾满了鲜血而变得滑腻的枪套里掏出了配用的30式手枪,在坚硬的胸墙上蹭上膛,再次血脉贲张的嘶声吼叫道:“你让我们留下吧!我们都已经受伤了!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和其他的苏联军人一样,堂堂正正的战死在戍卫边疆的战场上?!”

“从开战开始,我们两个连178个弟兄,他们死的窝囊,死的冤啊!我们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你们能不能成全我们?!”一名年轻的下士看着少将依然犹豫不决的眼神放声狂吼:“你们看不到,我们却能感受到,我们的178个弟兄就站在我们身后,他们在看着我们啊!为了我们已经战死的178个弟兄,,你们就让我们......战死在这里吧!”

“我的身体里和你一样,也流淌着滚烫的骑兵的鲜血,我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战死在了身陷重围的战场上。但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也没有后撤一步!”一个双腿都被机枪的子弹生生扫断而右手的食指也被打飞的少尉艰难的靠坐在战壕里,手里帮着身边的战友压子弹,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列宁腰间别着的插在刀鞘里但已经露出隐隐锋芒的“沙什卡”直刃马刀,拼尽全身最后的力量梗着脖子骄傲的叫喊道:“我每次听到《1812序曲》,我都能感觉到我的曾祖父最后一次战斗时的身影,都能感觉到我的祖辈、父辈为我带来的骄傲。请让我能继承他们泽被的荣光,找到一个骑兵真正的归宿!”

“格加廖夫英雄连不死!普扬琴科红旗连不死!我们决不后退!”嘶哑而骄傲的声音从每一个不屈战斗着的苏联战士的喉咙里响起,竟形成了一种震人心魄的可怕力量。二十一个不屈的英雄战士,此时此刻化成了二十一尊浴血的战神!无论这只普通的苏联部队在战争的初期如何的步步撤退,如何的损兵折将,但是这一刻,这支战斗着的侦察连光彩耀目!戍卫山头的这一支只剩下二十来人的苏军小部队,在这一刻......涅槃了!

听着山上此起彼伏的“保卫祖国母亲”的无比激昂的战斗口号,,方才还气焰嚣张而且数十倍于对手的德军士兵竟然把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心悸。德军的军官们都明白,无论今天能否拿下这个不起眼的山头,他们的精神和意志,都已经被眼前的这支只有二十来人的苏军部队彻底打败了!他们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几年里,战争初期被塑造在他们心里的德意志军队不败的神话,逐渐的被这个在血海和苦难中挣扎着觉醒的伟大民族的勇士们生生撕裂......

看着自己被齐肘打断的右臂和断口正夹带着他的生命淅淅沥沥的流淌着的鲜血,连长一把推开了已经掏出了止血绷带正准备给自己包扎的牙医:“可惜我再也不能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了,”已经在这支军队里奉献了十五年青春并且深爱着这支勇敢的军队的老连长的脸上突然写满了太多的不屈和不甘:“我们的178个弟兄在身后看着我们啊!如果你们能替咱看到胜利的那天,那咱们连的兄弟们,也算没白活这辈子了!”

这样的兄弟,这样的理由,这样的混合着泪水与自豪的托付,又是怎样能拒绝的?!退?身后就是首都莫斯科和飘扬在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红旗,退又能退到哪里?!如果在战争的初期德国人还能嘲笑着百无一用的苏联军队整师整军的投降,那么在莫斯科的郊外,德国人们再也看不到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放弃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心上人,哪怕换回他们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在这场坚苦卓绝的战争中,无数的勇敢忠诚的苏联男人为了家乡广袤的农田、为了亲人安恬的面容、为了心爱的女孩看到自己时的足以倾城的动人笑脸,为了他们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能看到的是香喷喷的俄罗斯早餐而不是黑洞洞的德军枪口,一个又一个高大而剽悍的俄罗斯男人告别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妻子孩子、自己的父亲母亲,用拿惯了钢笔、锄头或扳手的大手,拿起了浸透了汗水、泪水与鲜血的莫辛纳甘步枪,走向了炮火连天的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和静静的顿河,不惜安然甚至是欣然的步入险境,甚至停止自己有力的心跳。

不能让天堂里注视自己的兄弟死不瞑目,也不能让祖辈的英雄的鲜血白白的抛洒。150万兄弟的命!此时抛弃20个兄弟的命成了它的含义。

望着元帅平静下来的不再犹豫的目光,连长颤抖着举起了自己沾满鲜血的的左臂,带着纵死无悔的骄傲与光荣,敬了一个怪异的但是绝对标准的军礼。还在阵地的各个角落,在自己兄弟温热的或已经冰凉的身躯旁依然顽强抵抗的苏联战士们也齐刷刷的大吼了一个单词......兄弟!

“都他妈的不要再节省什么子弹了!”元帅突然发出了一声悲愤到极点的狂吼:“把你这个弹匣里的子弹都打光!告诉他们暴雪突击队来过!”

“突、突”“嗒嗒嗒”“空空空空空”突击队员们面露凶色端平了手里各种各样的枪,愤怒的射出了弹匣里的全部子弹,对面的德军阵地中旋即倒下了数倍于突击队员的士兵。炸弹狠狠地踢了一脚还在咆哮者抱着Dshk重机枪狂扫的大炮:“你他妈拿着的是机枪,不用都打光......”

“我们是钢铁的队伍,步伐坚定勇敢进攻。

可爱的首都是后盾,领袖指明方向。

整齐的队伍开赴着战场,脚下的大地隆隆震响,”

身负重伤的侦察连的老连长突然沙哑着自己因为长时间吼叫而变得布满血丝的喉咙轻声的唱了起来:

“身后是我们劳动过的工厂和克林姆林宫闪亮的红星。

为的幸福的生活,我们用双手建起座座城市,

为祖国每一寸土地,我们甘愿付出一切...... ”

“战斗的勇士魁伟健壮,我们的掩体无比坚固,

在莫斯科郊外的地方,就是埋葬敌人的坟墓。”旁边的几个战士听到自己的连长战死前无怨无悔的战歌,也嘶声的高唱了起来。

“为保卫首都家乡,战斗中的我们从不动摇。

可爱的莫斯科称,坚不可摧如铁壁铜墙。 ”渐渐地所有的侦察连里的还在英勇的做着最后一战的战士们都放声高唱起来,歌声的声音震彻山谷,也震彻心扉!不远处呆立着的突击队员们也被这一种神圣的近乎可以无视一切伟大力量所震撼,静静的在一旁翕动嘴唇:

“定要把敌寇消灭光!”

定要把敌寇消灭光!

伴随着子弹的尖啸、生命的流逝和侦察连的战士们一遍又一遍用嘶哑的嗓音吼唱的歌声,连头都不敢回的突击队员们渐渐消失在山后密密的丛林中,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P.S.不好意思啊让朋友们久等...现在是两天一次啊...

麻衣的军衔升到少尉,也算军官了。

麻衣的书评《刀锋冷厉,夜色阑珊》被加原创、加精华

这些全靠大家的支持,谢谢啦!

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麻衣的《暴雪》和《暴雪》的战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