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6节 富贵之路

不笑生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随着徐震寰越说,岳效飞越是心热。他当然知道巴达维亚城的地理位置代表着什么。恨不得现在就派兵给他抢过来,然后再宣布此城以东的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随着徐震寰越说,岳效飞越是心热。他当然知道巴达维亚城的地理位置代表着什么。恨不得现在就派兵给他抢过来,然后再宣布此城以东的海洋为中国海。

可是现在并不能那样去做,就说荷兰索赔他干吗那么狮子大开口,说实在的他志不在银子,至于他想要什么,到时大家自然知道。

而如今,他就想着巴达维亚城,那地方是印度洋与南洋一带甚至是与整个东亚进行贸易的中转站,那里的物资对于现在的神州自由邦来说是要多少有多少,根本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

“得想个办法,跟那儿的人搞点摩擦,不然怎么名正言顺的抢啊!”

而这时,徐震寰还尽在那消遣岳效飞呢。甚至两人一开始的那个抬到今天的“杠”好不容易他占了回上风怎么样也得威风一下不是。

“怎么样,我的城主大人,这下没话说了吧!……这一次粮食什么的物资,人家那边的人还说了,要多少有多少,只要咱们还有这玻璃珠子就一切好商量。”

这一点,岳效飞是想得到的。那些个荷兰商人自然会倾其所有来换取这些东西的,拿一套水晶玻璃制成的首饰什么东西换不来呢,这条商路绝对是一个非常赚钱的商路哪!

岳效飞被他徐震寰的洋洋自得逼得走投无路,只好陪个笑脸,点头道为:“是啊,徐老伯这一下你比你家的那个黑小子挣得多多了,我服了还不成么!”

一句话,说得徐震寰“老怀大悦”,吃了这几年瘪可是头一次扬眉吐气啊!只不过人家好歹是“护民官”,这面子嘛!还是得留几分的不是。

“瞧您说的,护民官阁下,您太客气了,要没您咱们就能做得成这么大的生意吗!要不说还是您高瞻远瞩哇,哈……哈……哈……。”

瞧着徐震寰那模样,险些气得岳效飞吐出血来,心里直骂:“奶奶的,要不是我们神州军抛头颅洒热血,生意就那么好做,要不是我们的舰队……啊!有了……”

这一骂可就给岳效飞骂出了灵感来了。

“嘿嘿!徐老伯,您先别高兴,事实上你家徐烈钧还是比你们挣得多,不知你听没听说,烟厂的后台老板可是你家那个小黑子呢!”

“啊!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徐震寰有些傻眼了,那烟厂虽然被议会定为暴利企业,课以重税,可人家那钱赚得,那才真叫海了去,光这次一船雪茄因为盒子里附送的有打火机,就使得那些红毛人之间争得差点动武,光那一船烟挣得都快和其他船一样多了。

岳效飞强忍住笑心道:“感情,徐黑塔这小子的保密工作做得还挺好,老头只怕都快当爷爷了,还不知道自己的三儿媳妇居然是个红毛女,知道了老头不晕才怪呢!哎……我要不要把这事给他揭开呢?……还是算了,如此鸡婆的事还是不要做了!”

当下转移话题,把两人的谈话继续拉回到南洋的商贸之上。

“徐老伯,那就没有按事先说好的,在那儿留个什么办事处或者商行什么?”

一谈到做生意,徐震寰又暂将儿子的不明之钱扔到一边道:“当然有啊,原本不是听说那儿有些个中华百姓,就打算用他们组个商行,哪知道一看全不是那回事!这话就让人没法子说!”

“怎么了?”岳效飞好奇的追问。

按照史书上说,那儿多得是唐、宋时跑过去的遗民,不是还有人说岳效飞或许还能在那儿找到认识的人家么!怎么徐震寰一说起来似乎都有难言之隐似的。

“其次,我也不想再给神州军添麻烦了,这一次神州军在江南打得解恨,救了那么多百姓……嘿嘿虽然是多了点,可也不错,最少大家都知道神州军把咱们中华的百姓在心里装着呢!可……”

岳效飞道:“徐老伯,您有话直说吧!别给小侄兜圈子了,你知道小侄笨!说深了听不明白。”

“嘿,我就直说了吧,你知道吗?在南洋那边的中华百姓活的是真苦啊!”

“啊”岳效飞何止是震惊,据他所知印尼这时候还在荷兰人手里呢,整天反抗殖民的仗都打不完,不会现在就排华吧!

“在城里的,多是当时占着咱们中华明月湾的那些红毛人自沿海州县掠去的人,现在城中尽干着些苦力之类的活,稍一不合适就是鞭子抽打,而那些早先去的唐宋移民,据说血统未乱,可也是自顾其利,无一出来说一个不字。

为此咱们这次去的人还差点和那些红毛人打起来,最后还是那个总督出面才平息不来。据城里的那些人传说,城外被那些部族人掠去的人则更苦,而且他们不要男丁,主要是要女子。

这此去的好些人都忍不住要动手,无奈咱们第一次走那么远,除了保护船支的武器之外,个人最多挂柄狗腿刀就是多的,结果好多人回来的时候都气得不行。报纸上这两天可是连篇累椟的报呢……”

徐震寰越说越是觉得心寒,而此时岳效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他似乎忍不住了,说道:“徐老伯,这就是您不对了,虽说这次神州军在江南伤亡也不少,可也不能放着咱们中华人物在外受人欺负不是。

奶奶的,这些印尼狗才,没挨过打就不知道痛!没当过奴隶就不知道被压迫的滋味,好啊!整吧!我满足你们的欲望!”

岳效飞嘴里骂归骂,实则心里早乐翻了!印尼狗才在他的眼里也是要进行人道毁灭的种族,这种养不熟的东西,留在世上纯粹是浪费粮食。

不是当年那些华人印尼人能有这样的生活?可是一但他们得了势立即翻脸不认人,净向自己生死与共的朋友们下手。而现在既然又牵扯上了经济利益,真是不动手都对不起银子。

打,是一定要打的,无论是为了开通商路,还是说为了那些猴子们的所作所为。在神州自由邦来说,无论现在在那里荷兰人还是本地人,为了将来商路的畅通都是必须要控制或消灭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