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殇(4)

山鹰2007 收藏 4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求求你……别伤害他们……不要……”那越南女兵见着邱平一脸的清冷,眼泪裹着肩头的血滚滚下落,用生硬的汉话苦苦哀求道,情色凄婉动人。 但回答她的是邱平的一声枪响!“砰!”77手枪余烟袅袅间,一个趟在地上的敌人顿然脑浆崩出,呜乎哀哉。 “啊!”那女兵顿然似受伤的天鹅一般发出声痛苦的尖声,旋即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求求你……别伤害他们……不要……”那越南女兵见着邱平一脸的清冷,眼泪裹着肩头的血滚滚下落,用生硬的汉话苦苦哀求道,情色凄婉动人。

但回答她的是邱平的一声枪响!“砰!”77手枪余烟袅袅间,一个趟在地上的敌人顿然脑浆崩出,呜乎哀哉。

“啊!”那女兵顿然似受伤的天鹅一般发出声痛苦的尖声,旋即道:“求求年不要……不……他们都是重伤员……”

“砰!”但回答她的依然邱平77式手枪的一声闷哼。那女兵恸哭着,哀求着:“不……不……”但回答他的仍然是邱平的一声声似重锤砸在她柔弱而坚强的心:“砰!砰!砰……”然后是弹尽后AKP阵阵点射:“突突……”

声声枪响,火星在黑暗的洞窟内不停闪现,应红了越南女兵泪鬓纵横,尖声恸哭的娇俏面容,纵然她一次次忘乎所以,奋起全力向着邱平扑去甚至是勇敢的意图用自己柔弱的娇躯挡下邱平射向重伤的敌人带来死亡的子弹,却一次次的被步履灵活迅速的邱平闪了过去;一声声枪响伴着一声声弹壳坠地的清脆,一蓬蓬红白喷洒洞壁,就在徐渊伟快步跟来的数息里;急促的枪声住了,空留得AKP枪口青烟的袅袅飘散,空留得那女兵锥心泣血的惨烈恸哭,空留得洞窟内敌人死尸的横七竖八,一片惨殆。迅速奔来的徐渊伟冲里面一看,顿然呆滞了,他无法想象就是这平日里一脸洒笑不过19岁大男孩会亲手再次导演这一幕人间惨剧,而且依然一脸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但就此时,骇然发现回过身的邱平再次换好了弹夹,向那凄楚着只知道嗥嗥大哭的越南女兵举起了77手枪……

他们只是战士,不是屠夫,徐渊伟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奋力在洞外愤怒大吼了声:“混蛋,住手,你干什么!?”随即飞快就准备拔腿冲过去,毫不顾忌自己生命的要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那匐恸哭的越南女兵。但回答他的还是邱平的一声枪响:“砰!”

“啊!”越南女兵骤然一声惨叫,若杜鹃泣血,另一只胳膊再中一弹,双臂动弹不得,她应声倒扑在地,声声凄切的哀声回荡在空洞的洞窟里。就这时邱平一脸平静的提着手枪上来了……

“混蛋,你TMD还是不是男人,这你也下得了手!?”生性儒雅温和的徐渊伟再看不下去,粗口大骂着冲进洞窟里。他以为已经陷入疯狂的邱平不仅要当屠夫而且要虐杀那楚楚可怜最后的越南女兵。但他并没有伸手夺枪,一没有挡住邱平才射击线路,因为过往的经验里,越南的俘虏不论男女都很不老实。为此我们付出过血的教训。他不敢,也不能。

“大徐,放松,放松……”邱平依然不该其固有的一脸恬淡,让情绪激动的徐渊伟安心平静下来,遂道:“我只是清除安全隐患。”

随即蹲下身子,一手托起那早已泪痕斑驳,闭目等死越南女兵的娇好面容,让她面向北西侧。指了指那三公里外夕阳淡金色余晖里,一望无垠的碧海中,突兀雄峻的611高地,淡淡道:“睁开眼,我不杀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830XX部队,第一师,第一团,二营六连。你们特工团欠我们的该还了!想报仇,就在那里!”

随即放下那越南女兵,起身离去。那越南女兵随即愣愣的睁开,泪眼朦胧间却骇然发现,那一片渐渐消散的硝烟里,611高地顶峰一面残破不堪的八一军旗依然迎着猎猎的山风,像哨兵似的傲然挺立着;陌上飘烟,如血残阳里将它勾勒出一线威严的紫金色耀眼光晕。那越南女兵沉默了,只有继续着无声悲痛抽泣。

遍地死尸,焦臭扑鼻。夕阳余晖里,赤霞红霓中,迎着那片旗步去,邱平的背影是那样的孤寂而狭长,满眶的热泪簌簌的随着清冽的秋风纷飞消逝……

嫂子,您知道吗?战争毁灭了您,也毁灭了一切。獠牙因您而生,同样也因您而亡。

战争是撕碎一切人间美好的禽兽,獠牙就是这禽兽血盆大口里最狰狞锐利的犬牙;战争是残酷的,獠牙就是残忍的。

战争是生死与血火交集的涅磐,獠牙就是爱恨与情仇纠结的炼狱。

战争是人间最悲怆的乐曲;獠牙就这乐曲中一切悲怆音符的凝聚。

战争的存在注定是一幕悲剧,獠牙的存在同样也注定是一幕悲剧。

战争毁灭的是逝去人的肉体;战争摧垮的更是未亡人的灵魂。

不管怎样,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会有战争,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军人。

军人应战争而生,同样也会因战争而亡。

人性与兽性的聚合是无奈的酸楚与感伤。但这就是战争,它不是创造与给予,就是破坏与杀戮。

血腥,冷酷,暴戾,凶残,赤裸裸,绝不造作,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丛林法则……世界的残酷就莫过于人自以为超脱的自然,却依然蒙昧无知的一刻也没超脱于自然法则的束缚,不论是肉体还思维。

如果不想回归大自然,那么战场之上人首先要讲兽性,其次才是讲人性。一切信仰,道义,道德,操守,人权乃至于一切存在口头上的冠冕堂皇,在生与死;血与火,流血与生命的面前都是孔洞的苍白!

在这残酷而悲惨的世界里尚能留得多少人间的美好长久贮存?

没有!即使如您,那也不过是刹那间迸发出光辉永恒。照亮了我们,同样也点燃了我们破碎温馨的梦境。我们都是那寒冷的冬夜,一根根划燃便戛然而止的火柴,虽然恍若梦幻泡影,但毕生能点燃自己,照亮别人,一次也足够了。

饱经战火的炼狱,步上兵锋的王座。太多的生死磨砺,残酷打击终将我们淬炼成为慑敌胆寒的国之利刃。虽然这条路充满了太多的艰辛与悲怆,眼泪与痛苦,但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这就是我们无悔的人生!

故道西风,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