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发如雪,七夕一诺千古醉

今夕又七夕,独立小桥畔。风满袖,人难寐,飞星传恨,佳期如梦,徒增无限惆怅。


摇落思念,邀月共饮,对酒当歌,不胜唏嘘。是谁打翻前世柜,惹尘埃是非。缘字诀,几番魂梦牵。心上秋,总是离人泪。


忘川潮长又一年,三生石上心依旧。奈何桥头拈香候,为你和泪倚阑干。


冷月如钩,花伴人憔悴。我举杯,饮尽了风雪。你何在,沧桑了红尘……


伊人,前世与你依依惜别之后,流年似水,岁月如风,不觉已是千载风雨万载秋。当年那个玉树临风、倜傥不群的我,早已尘满面,鬓如霜。但你盈盈欲滴的珠泪从未离过我的心间,你深情款款的话语从未离过我的耳畔。


透过朦胧的泪光,透过淡淡的忧伤,依稀仿佛,巧笑嫣然的你又在低头弄莲子,眉目如画的你又在妙手煮羹汤,浅吟低唱的你又在起舞弄清影,娇羞脉脉的你又在我耳边低低的说:三生石畔,约定三生。彼岸花开,勿失信约。七夕之夜,不见不散。


为你前世的承诺,我静静地伫立在望川之畔,看彼岸之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花开花落,两不相见,生生世世,总是错过。年年七夕,形单影只;岁岁七夕,离愁满襟。


独自彷徨在彼岸路上,满心凄凉的我不忍离去、不想离去、不敢离去!伊人知否?生生世世的彼岸是你,惟一想拥有的彼岸是你,相思若狂的我怎堪忍受你成为我到不了、回不去的永久追忆?


伊人知否?我愿意承受相念相惜、却不能相见的悲哀,我愿意接受相思断肠的折磨,我愿意坚守一如既往的凝望。


伊人知否?为了你,我愿意受尽世间一切煎熬。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等到你!


含着苍凉的笑,淌着思念的泪,珍而重之地在沧海的尽头为你建一座镶嵌着无尽爱恋的心碑。手执无悔打造的长剑,深情地将生生世世在口角处噙香、在眉宇间低回、在心尖上游走的两个字镌刻在永世爱你的心碑之上。


伊人知否?寻你,风餐露宿;找你,颠沛流离;觅你,天涯海角。白发如雪,凄美了离别,纷飞了眼泪。相思成灾,苍老了年轮,微醺了岁月。


觅你的眼波,我穿越红尘而来。着一袭青衫,在灯声桨影的秦淮河畔迎风独立,横箫而吹。笑魇如花的你会撑着素伞袅袅婷婷地从湿漉漉的青石板上走来,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吗?


寻你的娇颜,我穿越时空而来。挟一腔柔情,在疏影斜横的柳岸长堤按剑四顾,仰天长啸。秀发高绾、衣衫袂袂的你会婀娜婉转地手持彩练、轻舒彩袖,翩若惊鸿地醉舞霓裳吗?


觅你的芳踪,我穿越轮回而来。掬一捧怀念,在暗香浮动的十里长亭击角而歌,弹剑而唱。素心若雪、秀外慧中的你会清清雅雅地妙手抚弦、琴瑟相和,伴我共奏高山流水吗?


寻你的影迹,我穿越梦幻而来。盈一袖相思,在缠绵悱恻的奈何桥头凄然守候,苍凉回眸。白发飘飘、步履踟蹰的你会颤颤巍巍、泪流满面、悲痛欲绝地捧着孟婆汤难以下咽吗?


伊人,你不肯喝、不愿喝那一碗孟婆汤,你不要喝、不想喝那一碗忘情汤,是害怕喝了之后就再也记不起我、想不起我、见不到我吗?


你锁眉,哭红颜唤不回;你伤神,叹前生恍如梦。伊人,莫落泪,休哀啼,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的爱不灭!


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涧中玉。八万里风动云散江天阔,我只恋你化身的蝶翩跹。


忘川不枯,记忆不散;忘川不枯,誓言不死。七夕之夜,不离不弃。


今夕又七夕,彼岸花又怒放,三生佳期又到,我践约而来。可是,忘川之畔,红尘路上,伊人何在?


伊人,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的生生世世。这个三生,我不想再次错过。这个花季,我不想再次失去。这个七夕,我在等你归来。


伊人,那朵娇艳似火的彼岸花是否还被你依依地佩于鬓边?柔柔地捧于掌中?伊人,你还记着春风细雨中你我含笑的面容吗?伊人,你还想着缠绵悱恻时你我紧握的双手吗?伊人,你还念着三生石上你我深情的对视吗?伊人,你还恋着前世今生你我纠结的情缘吗?伊人,你还爱着生生世世为你苦苦守候的我吗?


默默地在三生石上,写下一种相思,斟满两盏薄酒。含着无尽的期待,我慢慢地吞下了这盏自己酿了生生世世的爱恋之梦,你的笑颜风一般地在眼前掠过。


今夕正七夕,彼岸之花正在盛开,朵朵灼灼似火,冷艳而绝美,像极了你的胭脂泪。


伊人,你可听到花开的声音?伊人,可否愿意忘却忧愁,再渡鹊桥,重续鸳盟,与我共赴千古一醉?

本文内容于 2008-8-9 19:38:04 被黑色之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