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习惯了夜间进攻的部队一下适应不过来惨烈的防御作战,他们夜间袭击几乎是零伤亡,代价小收获多,白天的防御作战则是代价大收获少,这让连续取得几次胜利的马云和寇勋接受不了,寇勋章的一个营三个步兵连打光了一大半,能打的不过三个排还包括轻伤员,四十挺机枪打光了子弹,现在枪放在防炮洞里都没人管,人手早就不够用了,炊事员、文书、连里的警卫员、通信员已经全补充到排里,加上操作迫击炮和无坐力炮的也就四个排的兵力,加起来不到一百七十人。

张学义为了迟滞敌人进攻,亲自跑到迫击炮的阵地跟前,“你们不要连续打,隔一阵打一发,尽量准一点,往人群里打,敌人越害怕越不敢打我们,把这一白天熬过去,主力团就可以撤离,我们要顶不住他们也被牵制住,就无法去有给养的地方重新部署,我们也就难以全身而退。”

“明白。”


美军惧怕伤亡按兵不动,韩军有救治不完的伤员,他们根本抽不出人继续攻击,只能召唤空军和炮兵用更加猛烈的火力惩罚志愿军,志愿军藏在掩体里耐心的跟敌人熬时间,他们最盼望天黑。

炮声一直响到天黑才停下,撤到阵地后边的主力团火速开拔,只有缴获的很多汽油无法带走,都留给了张学义的坦克用,步兵团带着家当撤走之后一队卡车开到阵地附近,吴汉非跑着来到阵地,见到哨兵就问:“张学义营长在么?”

“找张营长,跟我来。”站岗的战士带着吴汉去见张学义,张学义在指挥所里休息,他看吴汉来了第一句就问:“你带来多少人?是开卡车来的么?”

“没带几个人,就带了些卡车,是给汉江南岸部队运炒面的,一车也没丢全运到目的地,我打听到你在这就赶了过来,我车上还有点油,足够帮你撤到北边有山地丘陵的地方,这里我看了根本不容易守,不如找更好的阵地守。” 吴汉是带着运输连来的,运输连的卡车被后勤部门借走不少,剩下的还不够往走撤寇勋的这点部队以及堆积如山的武器。

“不能撤,主力团还没在后边建立可靠的防线,我们一走敌人一追我们无法阻挡机械化的敌人,必须在等一天,主力团明天早上就可以撤到有山的地方构筑工事,我们夜间就可以撤,现在不好走的是武器弹药,我们缴获了足够武装一个加强营的装备,你现在帮我运到后边保管起来,东西有用,另外我这有汽油,就放在我的坦克附近,我带你去拿,把油都带走,否则大油桶谁搬的动呢?”

“那搞的油?”

“敌人坏掉的坦克里抽出来的,赶快让咱们的战士加到车里,桶就不要了,我带你去拿。” 张学义带着吴汉跑到自己藏坦克的地方,从十几台坦克里抽出来的汽油那还能少?吴汉立即集合运输连的三十名战士给车加油,刚加完油战士们还没有时间喘口气,张学义立即又带他们搬运枪支弹药。

晚上的这点时间太宝贵了,卡车白天一走就会被美军飞机炸成废铁,所以装车和运输必须借夜色掩护完成,每车没装满东西,车上留出的空间还能放不上伤员,张学义把伤员也安排到车上就让卡车往北开。

这下守阵地的部队没负担了,笨重的不好带的东西都用卡车运,他们每人只带一支冲锋枪和一些手榴弹守卫阵地,机枪用不过来的都运走,他们撤退可以轻装行军,负担都没有了张学义感觉这也不能呆了,还是向后撤几百米,留下这些看上去可以用的阵地还能浪费敌人不少炮弹,他想好了之后去找寇勋。

“寇营长,现在你带兵往后撤,临时修点掩体把部队藏好,剩下的交给我。” 张学义没把底全交给他,让他放心走,寇勋说:“晚上我还想打,想出口气呀。”

“我有坦克,这不还有个还坦克手吴汉,还有张冲和马云可以开坦克,让我们去吧,阵地就先交给你。” 张学义说完寇勋转身回了阵地,现在没人帮他守阵地所以他难以分身。

坦克发动起来以后张学义发现马云没着急的登上坦克,马云是身上有伤动作不利索,他打算最后一个上车,张学义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老伙计,是不是白天我没派张冲的部队帮你守阵地你不高兴了?”

马云心想张学义可够多心的,连这么点事情他都要考虑,其实马云也很清楚,张学义之所以能让张冲开坦克就是因为张冲是他的儿子,要论指挥关系张学义是指挥不动张冲的,以前他能指挥那是因为他是总部的参谋,有命令授权他指挥张冲,现在张学义只是个装甲营的营长,他跟总部直属特务营的关系是平行的,互不隶属,特务营不守阵地那是因为只有总部可以指挥的动他们,其他人无权指挥,除非授权给第五十军指挥,这里的团级指挥员才能指挥的动。

“我没这么想,我知道,他的部队是归总部管,我只是气我自己没本事,为什么不能想你一样打几个漂亮仗。”马云现在已经是光杆连长,跟战士没任何区别,张学义安慰他说:“抗战的八年里我都在国军系统任职,我每次接到的命令都是死守,不是死守几天而是无期限的死守,没有补充兵没有弹药补给,连起码的食物和水都没有,可我努力的去守了,老蒋每次都瞎指挥,但我努力的去跟敌人战斗,我对得起身后的百姓,对的起我生长的国家,我问心无愧,我希望你也这么想,你对得起志愿军这三个字,你够个英雄,一个连阻击一个美军营和几个韩军加强营,实在很难得,忘记那些不愉快,重新振作起来,我们这就为死去的战友报仇。”


坦克夜间杀出阵地,冲入韩军美军步兵的营地,飞速行驶的坦克撞到无数的帐篷,坦克的机枪不停的向惊慌逃窜的人群,张学义正打的高兴呢电台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张学义,你干嘛呢,还开着坦克在敌营横冲直撞呢?我们团已经撤到一座山上,现在你那片阵地没必要守,我刚才见了一队卡车,拉来不少武器让我暂时保管,这是你们白天缴获的吧,打的不错,快坐卡车来吧,卡车坐不下可以白天徒步行军,以连为单位白天还是可以行动的。”

“是团长呀,我在电台里听你的声音很清楚,你的指挥所估计在很高的地方。” 张学义边打边回话,坦克里的机枪子弹越打越少,“是呀,有山就好守,快撤吧,估计卡车要回去了。”

“收到,我们先把坦克开过去。” 张学义开始指挥坦克撤离,两台坦克顺利的开回阵地,寇勋此时正想到底撤离还是不撤?目前上级的命令还没变,他依然归张学义指挥,他看到张学义回来就问:“真要放弃这里?”

“不放弃能怎样?我们已经用所占领的南朝鲜土地迟滞了美军的进攻,达到了以空间换时间的目的,现在稍微后撤一段,后边几里外就是山地,撤到这可以多杀几个鬼子,后勤部门的战士也好少磨点鞋底。” 张学义立即收拾东西撤离。

没有笨的重的东西拖累又有卡车坐,寇勋的部队坐上卡车顺着颠簸的公路走了一会就到了目的地,他跳下卡车仰望着面前的一座山,卡车把他们放下以后开到其他地方隐蔽起来,天亮了卡车要随便走就会被美国飞机炸掉。

马云看到自己的部队,马上跑步去团部报告,寇勋的部队看山背面不错,就立即爬到半山坡上挖掩体准备在这里渡过一个白天。张学义在山底下找个个空地一坐,拿出盒烟自己慢慢的抽,把卡车藏好的吴汉走过来,他从军挎包里拿出封信,“营长,这是我开车运输物资时候路过总部时首长给你的信,你自己看吧,自你走了之后总部对我们的运输连命令不断,不是帮后勤运这个就是运那了,国内的卡车都快不够使,不少后勤部队开始换苏式卡车。”

张学义打开信一看心里明白了,总部期望他的坦克可以早日使用,但是也知道重型坦克无法部署在汉江以南地区,信上告诉张学义可以用自己部队的卡车去国内运柴油,也可以顺便休息一下,还希望他回国运物资的时候先到总部报到。看完之后张学义把信收好,他知道这是一种很婉转的下命令的方式,首长知道自己舍不得离开前线,可没坦克下一步的仗不好打,另外运输物资不是啥容易的事,有韩军特务以及特别任务部队空降后伏击车队,有间谍引导美军飞机轰炸公路线,美军也自己派兵空降下去袭击补给线,先回国再回坦克驻地,那可需要点时间。

早晨天刚亮,山的南边就传来炮声,美军依旧对志愿军呆过的阵地一阵猛轰,韩军补充上来的部队源源不断的冲了过去,无人守卫的阵地没用多长时间就被韩军占领,美军的坦克安全的向前开了几百米,最后被一座山挡住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