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到14岁的小燕被亲生母亲毒打,其母毫无悔意,成都市妇联介入此事

“虎毒不食子”,这句话昨(19)日在蓉遭遇“休克”———暂住成都高笋塘联社不到14岁的女孩小燕(因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此为化名)一张娇嫩的小脸被抓得血痕累累,就像一张“血色蛛网”。而抓人者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医生痛心地表示,小燕已被毁容了。目前,成都市妇联已介入此事。

目击:一张小脸全是血痕

下午3时许,拉起帽子紧紧罩住头部的小燕出现在高笋塘建材市场C区公厕外。轻轻揭开她的帽子,众人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小燕眼睛以下的整个面部被抓得血肉模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左边脸上的抓痕像无数“螃蟹”张牙舞爪,暗红色的皮肉外翻;右边脸上的抓痕可怕地扭曲,还渗着丝丝鲜血。在眼皮、耳朵根部等处,还可看见不少的抓痕。小燕嘴角还在渗血,下嘴唇肿胀外翻。

哭诉:妈妈两手狠抓我脸

“是今天妈妈抓的”。坐在厕所旁的小凳上,小燕小声诉说了被打经过。

“当时我还在睡觉,妈妈进来就问我拿她的钱没有,她的40多元钱不见了。我说没有,她不听我解释,抓起棒棒就打,”小燕说,“我大声喊妈妈不要打,但她根本不听。实在受不了,我抢下她手中的木棒。她就把我按在床上,两只手轮流抓我的脸。脸上火辣辣地疼。我用力掰她的手,她就更使劲地抓我……”泪水顺着小燕的鼻梁两侧,浸过道道伤痕滴落下来。

她说,她哭喊着“妈妈不要打了,不要抓我”,但母亲没有停止疯狂的举动,双手不停地在亲生女儿的脸上挥舞着。记不清当时被母亲抓了多久,只记得母亲离开自己住的小屋时,小燕轻轻用手一摸,一手全是血。

去年父亲去世后,反复读了几个二年级的小燕从资阳老家来到成都与捡垃圾的母亲一起生活,母亲经常打骂她,这已是她第四次被毒打了。

群众:这个娃娃太可怜了

“简直是虐待,母老虎,哪有这么下得了手嘛,把亲生女儿打成这个样子!”听着小燕的哭诉,愤怒的人们纷纷指责她的母亲周光清的不是。

“娃娃太可怜了,抓得血糊糊的。如果在外边打,我都要出手去拉她。”公厕旁边的一女老板摇着头。她说,周光清经常打小燕。有时候晚上十一二点钟,小燕还和妹妹一起看守公厕。经常听见小燕挨打时的哭声,不仅如此,周还用不堪入耳的话来谩骂小燕。

据知情人讲,从暂住地到百米开外的公厕(她母亲临时帮别人看守的)途中,小燕用帽子紧紧裹住了头部,“周围的叔叔阿姨看见后,会说妈妈不对,到时候我又要挨打。”上午10时许,一脸伤痕的她还跟母亲去捡了垃圾,直到下午才回到公厕。

母亲:咋子嘛,我还要打

下午3时50分许,卖完捡来的垃圾,黑着一张脸的周光清回到了公厕。人群顿时骚动起来:“母老虎”回来了!

“为啥要打小燕呢?”“她摸我的钱”。把手中几张5元的钞票往公厕门口小桌上一扔,周理直气壮地回答。“咋个把她的脸抓成这个样子呢?”“咋子嘛?”她怒气冲冲,不再理睬记者,转身走进了女厕所。

随后进了厕所的女市民出来说,周光清在里面还喋喋不休,“咋个嘛!能把我咋子呢?(记者)走了,(老子)还要打!”

围观者再次吼了起来,“太毒了,把她拉出来。”“不要说了嘛!等两个叔叔(指本报记者)走了,我又要挨打!”小燕向周围的群众哀求。几分钟后,周光清从厕所出来,背起背篼走了。

看见母亲离开,再次用帽子罩住头部的小燕,坐在厕所门口一张破旧的竹凳上,开始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

妇联:几乎不敢相信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成都市妇联权益部。听说小燕的遭遇,两位工作人员都表示震惊。“是不是她亲生的嘛?”工作人员戴亚梅竟不敢相信。得到记者肯定的回答之后,她当即拿出笔,记下了小燕的地址。“先要解决娃娃的伤势问题。”她随即拨通金牛区妇联的电话,让他们赶紧带小燕去医院治伤。妇联权益部表示,他们将继续关注此事。

医生:小燕已经破相

接到通知,高笋塘联社妇女主任倪凤英以及小燕住地房东李大姐等人一起把小燕送到416医院。

傍晚6时20分许,躺在急诊病床上的小燕不停呻吟,“简直就是虐待儿童”,一位女医护人员摇头道。

“我当了30年的医生,第一次看见把亲生女儿抓成这个样子的。”为小燕检查的医院口腔科李主任叹道。据她介绍,小燕的面部抓伤非常严重,估计要15天到一个月时间才会好。不过小燕“肯定会破相,毁容了”。随后,她叮嘱小燕的房东李大姐买点酒精,每天给小燕擦拭伤口。

高笋塘联社两位主任表示会与辖区派出所联系,同时尽量解决小燕的治疗等相关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