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19:00之前。


“很精彩的帖子,予以加分奖励,希望能赶快分享您的下一贴^_^。。。。。。”

发件人是“瘟”。

刘庆有些糊涂了,“瘟”一定是版主,这是在给自己加分,应该是发了什么帖子再加的分,可是自己并没有发过任何帖子啊?刘庆看着短信有些莫名其妙,他顺着短信中给的一个网址链接,并点击了链接,打开了一个帖子,刘庆发现发帖人竟然是自己,也就是“舒梁”这个ID。

刘庆迅速浏览了这个帖子。

他很惊讶的看着电脑屏幕。

。。。。。。

这个帖子使得刘庆相当吃惊,而且内容也是极为令人扎眼。

这是一段描述换妻游戏的帖子,刘庆一边浏览,一边咋舌,里面的内容露骨、淫秽,甚至有些无耻,而且其中还有很多变态性行为的详细描写。最令刘庆难以接受的是,在帖子的最下方,居然显示的是原创作品,而且从帖子的第二楼开始,是几张不堪入目的群体交媾的图片,脸部被处理过了,看不出长相,从身材上看只有女人的裸体部分被毫无保留的展示了出来,男人的身体也被处理过了,看不出高矮胖瘦了。

这个帖子被“瘟”版主给予了高额的奖励。刘庆浏览着帖子后面的回复,有许多会员问楼主要联系方式,也要加入换妻的游戏。

刘庆看着楼主的名字就是自己注册的ID“舒梁”,这才是刘庆最觉得不可思议的。听舒梁说过,有人可以盗用他人ID去发帖子,自己的这个估计就是被盗用了,但是是什么人盗用的呢,这帖子里的内容是不是真正的原创呢?并不是因为刘庆对换妻游戏和这些色情图片的出处感兴趣,而是他认为这个盗用“舒梁”ID的人,一定会和这件事有关系,如果说是直觉,那就成为直觉吧。

刘庆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涨,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居然已经六点多了,刘庆觉得又有一些饿了,他回头看了看政委的办公桌,他想起了桌子里还应该有方便面,于是站起来,离开了电脑桌。

刘庆要去拿方便面。

拉开抽屉,里面果然还有不少存货。刘庆顺势一瞥,看到了掉在地上的政委的外衣,刘庆的心里不由得忽悠了一下,是的,刘庆看着这件外衣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怖,毕竟,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连皮囊都不剩下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加上刚才办公室里出现那个恐怖的声音和对刘庆的那个要求,刘庆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


舒梁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要非常用力才可以站立起来。

“我不用扶了,我就这样和你们说吧。”

舒梁干脆盘着腿坐在了地上,听着陈生即将要说出的话。

。。。。。。

“每一次我想离开这里的时候,总希望能有别人在,现在好了,你们可以帮我做一件事。”陈生看着政委和舒梁说。

“你说吧,我们能做就一定会做的。”政委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政委,您帮我去外面找一块石头,一根树枝儿,一张随便什么样都行的纸,一捧土,拿到这里。”

政委一一记下了,转身对舒梁说:

“你帮忙照看一下,我去去就回。”

说罢转身就出去了。

“政委你小心点啊!”舒梁喊道。

政委回头笑一笑说道:“这里又没有人,有什么可小心的。”

陈生打断了政委说:“他说的没错,政委等一等。”

政委站住了,他觉得陈生有什么话要说。

“政委,您走的真快,我还没有说完呢。您找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定会遇到有人问你为什么要这些的。”

政委的脸色有些突变,说道:

“什么?怎么会有人问我呢?这里哪有人啊?”

“有人的,只不过你们看不到罢了,他们和我一样,他们也会认为您和他们都一样,拿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过问的,因为这些东西是离开这里必须要的,所以他们会认为您要回现实的世界去做什么坏事。”

政委越听越糊涂,也越听越紧张。

“然后呢?他们问我,我怎么回答?”

“你就说这么一句,你就说,我是骤死的亡魂,有事没有办完,去去就回。”

政委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我是骤死的亡魂,有事没有办完,去去就回。”

政委重复了一遍,心里觉得怪怪的。

“是的,就这样说,他们就回离开。”

舒梁听完以后,他不放心政委一个人出去。

“政委,我也和你去吧!”

“你去什么,你在这里照看着陈生。”

舒梁一边说一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仍然是像灌了铅一样。

陈生和舒梁目送着政委走出了分局的大楼。

。。。。。。


政委一个人走出了海淀分局的大楼,此时的天已经黑了,基本上已经大黑了,政委刚刚发现一个现象,这个空荡荡的北京,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里,没有灯。四周一片黑漆漆的死寂,这使得政委想起了昨天晚上在玄灵村的感觉。

政委摇了摇头,这里也许和玄灵村是一个世界呢,也不一定。

漆黑之中,即使对面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或一个影子,这里也看不到,政委的心陡然间加速了跳动,觉得后背有些发麻,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出现了,尤其是在陈生说过,当他去找那些东西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出现的,这才是政委最觉得无法忍受的,这也是恐惧感最贴切的描述。

黑灯瞎火的,政委猫着腰,低头走在水泥路面上,皮鞋声回荡在寂静无声的夜里,其实七点还不到呢,只不过这里没有一点灯光,仅有的一点点月光也高高的悬挂在东南侧的天边,对这里实在起不到什么作用。

一捧土应该是最好找的,土地上也应该有石头,没准儿还有树枝儿,政委想定了,凭借着自己对分局大楼外面的记忆,他拐向了大楼的西侧,那里是一片松树。

平时觉得走不了几步就能到的松树林,今天却感觉离得很远,政委心里也在纳闷,心里想也许是自己走路的姿势不对,所以才感觉距离远的,政委稍微站直了一些身型,但是也要比平时感觉远上三四倍的距离。

政委的头被树杈子刮了一下。

“哎哟!”政委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脑袋,挠了几下。

“这树杈子长得!”政委小声的叨咕了一句。

转念一想,就把这跟儿树杈子掘下来就行了。想必,政委伸手就掘折了刚才刮到自己的那根儿树杈子。

“嘎巴!”

政委直挺挺的不动了。那不是自己掘树杈子的声音,因为树杈已经握在自己手里了以后,“嘎巴”的声音才发出的,而且是从脚下发出的声音。

政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了,他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了,陈生的那句话,回荡在自己耳边。

“有人的,只不过你们看不到罢了,他们和我一样,他们也会认为您和他们都一样,拿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过问的,因为这些东西是离开这里必须要的,所以他们会认为您要回现实的世界去做什么坏事。”

政委觉察不到周围有什么喘息声,但是他感觉周围一定有不止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政委想起来陈生说“他们会认为您和他们都一样”的这句话,于是政委故意的把僵硬的面容弄得愈发的僵硬,这样是不是看起来更像那样的人,政委其实心里觉得很好笑,但是此时此刻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

也不能总这样僵硬的站在这里,政委还要找一捧土和一块石头呢,于是他决定换一个位置。

政委向后退了一步,他要走出松树林。

后退的一步迈出去了,却不知道踩到什么上了,虽然柔软,但是还是有硌脚的感觉,政委毫无意识的一个反应,就是回头去看。

却感觉,迎面一个身影,政委的鼻子已经贴近了那个影子。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