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悍匪排行榜

第一名:白宝山

此案被公安部列为1996年1号案件。

此案被公安部列为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

此案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1997世界第三要案。

此案轰动了北京,轰动了新疆,轰动了警界军界,震动了国务院、中南海,影响远达海外。

此案主犯白宝山,持有“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八一”式自动步枪、“五四”式手枪,先后杀害军人、警察和无辜群众15人,击伤15人,并在狱中杀害2人。其犯罪手法之残忍,令人发指!

参加过现场勘察白宝山新疆现场的技术专家后来在北京人民警察学院给我们上课时候就说:白宝山边跑边开枪 手里还拿着百万的现金,点射14枪,7死,5重伤,同学们 你们谁行? 大家都悍然。。。。。。。。。


------------------2005年4月26日,被判有期徒刑12年的谢宗芬因3次获减刑而提前获释。

“那天开完减刑大会,谢宗芬被宣布当天释放。谢宗芬对此感到意外。巧的是,那天正是她48岁生日。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忙着收拾行李,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比往常多了许多话。


我问她,出去后打算到哪去。她表示不愿回到家乡。


她拿出几张照片给我看。是她四川老家丈夫和两个女儿的合影,还有一张是白宝山临刑前与她的一张合影,照片上的白宝山表情木然,但谢宗芬却在流泪。


我问她,当时为什么哭。她说,是因为对白宝山爱恨交加,恨他为什么不听她的话,要不的话,就不会去犯下这滔天罪行,就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我们女人图什么?就图一个安稳的生活啊。


我一直把她送到监狱大门口。正巧遇到她以前狱友来接另外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她们三个亲热地拥抱在一起。那女的对谢宗芬说,你既然不回家,那就和我们去石河子吧。谢宗芬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看着她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第二名:雷国民

雷国民,安徽省桐城市人,1992年至2001年上半年,先后流窜于广东、云南、福建、江西、吉林、安徽、江苏等省,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实施抢劫作案15起,共杀死20人、重伤4人、轻伤2人,劫得金首饰9件、摩托车2辆、港币10万元、人民币353.6万余元;另外,他在江西瑞昌作案时还奸淫幼女一名。



第三名 东北二王

“二王”是沈阳人,名王宗方、王宗玮,为兄弟二人。“二王”案发后逃脱后,中国公安机关为抓捕“二王”,鄂、湘、赣、皖、豫等南部重点省组织了大规模的调查、追踪。9月13日二人在江西广昌县被发现,当地军警配合,于1983年9月18日将“二王”击杀。后经法医检验,二人胃里空空。至此,二人共潜行7月有余,横行半部中国,捉拿的广告遍布大街小巷。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洗礼的平日作威作福的中国公安人员,由于“二王”二人,并且只是二人,竟不得公开身穿制服,只得便衣,实为公安界的奇耻大辱。


第四名 魏振海

在民间,有两个著名的越狱故事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一是在新疆沙漠中服刑的一个老兄,此人接到家里的电报,老父去世,为了奔丧,此人摘了8个大南瓜,用一片门板拖着它们作为全部给养,走出了从未有人走出过的沙漠无人区。回到家里,给老父送完了葬,然后乖乖被赶来的警察铐走。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90年代初威震江湖的魏震海,据说当年魏在道上的名声极大,去云南避祸的时候当地几个大毒枭亲自迎接,风头十足。此人因为在饭馆里与人口角,追出几百米用板凳杀了平生第一人。在犯下数起命案后被西安警方擒获,眼看死刑没跑,在押放风时,偷了狱警的钳子,用布条系住垂在粪坑里,配合拣来的锯条,把窗户上的铁栏杆和脚镣手铐一一锯开,为了避免闪亮的锯痕暴露越狱意图,每次锯完,都用泥巴和布条颤上。这样用了数周的时间,杀人犯魏震海成功越狱,整个古城为之震动,颇有点肖晟克救赎的味道。


出狱后的魏震海,经常对手下的兄弟说,我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根说,此人在越狱前,还在牢里装模作样的学习过日语。不过对文化的重视并没有拯救魏震海,西安警方随即展开撒网抓捕,根据举报,8处民警在某居民楼内将魏堵住――魏掏出勃朗宁手枪抵抗,结果手枪掉了链子。


90年,西安悍匪魏震海被捕时所使用的是购自云南的M1910,当时西安警方二次抓捕魏犯,魏用1910顶着干警朱瑞华的眉心射击,幸好遇上一颗臭子,朱瑞华死里逃生,顺势拿下了名动一时的魏震海。那颗“幸运的臭子”其实大有文章。魏犯所用M1910本是7点65毫米的口径,国内不好弄子弹,只有拿7点62毫米64手枪弹凑合――当年警察也是这样用的――7点62的弹底没有底缘,虽然不会对抛壳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子弹进入弹膛后比却会比7点65毫米弹塞的更深一点点,有时击针撞上去就不能达到击发的底火深度,于是就打不响。事后证实,魏案中那颗“臭子”,底火上确实被砸出一个浅浅的小坑,却没响.


第五名 张君

狙击手的枪法!特种兵的身手!铁腿无敌的武术高手!强大的组织能力!杀人不眨眼的本事!韦小宝般的泡妞本领!


曾纵横数省8年,犯案十余起,杀死、杀伤近50人的张君团伙在2000年9月被警方打掉――临死之前,张君曾经叫嚣,自称乃是全国个人素质最高的匪徒。张君的骄傲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从犯罪的角度看,他具备鹿宪洲团伙作案的迅猛凌厉的特点同时避免了思路上的单一,继承了白宝山优良火力的同时也注重了实战第一――张君团伙使用的54手枪和79轻冲通用51手枪弹,这已经是很高的层次了。反面例子比如台湾第一悍匪张锡铭大侠,ak和m4浑用,看着倒是东西方武器汇集威风得紧,若是哪天晚上若是在被窝里被警察打了埋伏,黑灯瞎火临起一条枪抓把子弹就跑――到了光亮处一看,拿着ak的枪,抓着5点56的北约弹,那才是气得要吐血。


张君手下拥有一只精干高效的团队,在不断的作案中,这只罪恶的队伍不断发展,在这疯狂的扩张过程中,这只队伍的素质下降,最终走入了末路。

第六名 谢先荣


10月12日下午5时许,湖北天门市张港镇附近的汉江江面上,数百名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悄然向一艘渔船集结。当包围圈形成后,干警向渔船喊话。突然,“砰”的一声,船上一名男子向我干警射击。在公安干警密集的火力下,那名男子在枪战中落水。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搜捕,晚10时左右,从江水中打捞出一具尸体。


13日凌晨经DNA鉴定,此人正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震惊全国的“9?29”特大抢劫杀人案凶犯谢先荣。


恶匪持枪抢劫杀人 警方四小时锁定疑凶


9月29日上午7时50分,中国工商银行潜江市广华支行一辆运钞车运款至位于江汉油田向新小区的向新储蓄所。车刚停下,向新储蓄所业务员任玉英开门接款。突然,一名持枪歹徒从运钞车后面窜出,直接向任玉英开枪射击,随后又向运钞车内的押款人员一阵扫射。任玉英和车上两名押款员方以安、杨少华当场死亡,另一名银行业务员张楠身中数枪,倒在血泊之中,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歹徒当场劫走现金34.88万元及一支五四式手枪,驾一辆红色桑塔纳车窜至1公里外的向阳小区后,弃车逃跑。


警方经过4个小时的调查,确认歹徒即警方正在通缉的谢先荣。现年37岁的谢先荣是荆门市沙洋县李市镇人,其人行迹诡秘,喜欢单独行动,作案时不戴面具,是个负案累累的凶犯:


2001年9月10日,谢先荣在荆州市纺织职工大学持枪抢劫2万多元,击伤一学生及其家长后,劫得一辆小车逃跑,并将司机杀害。


今年8月5日晚,荆门市公安局通过侦查,发现住在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谢先荣有重大嫌疑。当晚8时许,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徐金华带领民警到谢的住地缉捕。敲开门后,谢先荣突然开枪向冲在前面的徐金华射击,然后夺路逃跑。谢潜逃时携带一支五六式冲锋枪。


8月6日,荆门市公安局悬赏5万元通缉犯罪嫌疑人谢先荣。公安部随后向全国发出B级通缉令,缉捕疑凶。8月7日,警方在谢先荣家中查获两支手枪、91发子弹及其在荆州抢劫杀人作案的大量物证。


9月29日上午11时左右,潜江市广华公安分局干警们在江汉油田向阳小区发现了劫匪作案用的红色桑塔纳轿车;侦技人员经过指纹比对,发现与荆州“9?10持枪抢劫案”及荆门“8?5袭警案”相关指纹相同。作案车上遗留了一本《兵器常识》杂志,杂志上留有谢先荣的名字。此外,枪击现场遗留的弹壳,与谢先荣前几次作案时留下的弹壳批号也相同。


全力以赴连续作战 发动群众缉捕凶顽


谢先荣携枪潜逃给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重大威胁。


湖北省委、省政府及公安部主要领导相继指示,要求尽快破案。湖北省××立即成立抓捕谢先荣专项工作指挥部,统一指挥侦破工作。



9月30日,省××打破常规,召开全省公安机关缉捕谢先荣专项工作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迅速行动起来,动员和组织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战。


公安机关通过新闻媒体刊播悬赏通报,充分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全省公安干警放弃了国庆长假和周末休息,全力投入缉捕,对重点地区、重点人口进行清查。刑侦、治安、交警、武警及派出所警力设卡堵截,组织布控。重要卡点及重点区域警方设重兵把守,省武警总队也紧急支援。


省××将谢先荣的体貌特征等情况下发到每一名参战民警,以便熟悉情况。印有谢先荣照片的通缉令遍布大街小巷,各级警方陆续翻印大量通缉令及协查通报。湖北警方举全省之力,誓拿谢先荣,开展了全省近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清查。


10月3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缉捕犯罪嫌疑人谢先荣。


天罗地网严阵以待 “独行劫匪”命丧汉江


10月10日,湖北省××再一次发出动员令,进一步发动广大群众,动员全省公安干警,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集中搜捕行动,要求各地清查情况每日一报,并公布举报电话,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将奖励人民币20万元。


10日下午2时许,仙桃籍货车司机刘某在潜江市王场镇一餐馆就餐时,听到有人议论:刚才有一名长相与谢先荣相似的中年男子在此就餐,并带走了一些饭菜,其人在整个就餐过程中显得很慌张。刘立即将此线索报告公安机关。


专案指挥部获悉后,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对此线索进行了核查。通过核查,结合近期反馈的其它线索,进一步确定了谢的活动范围。


随即,专案组调集大批警力,在以小餐馆为圆心的5公里范围内展开地毯式搜索。对以潜江市王场镇为中心的周边地区展开搜捕,对这个范围内的工棚、出租房屋、废弃房屋、山洞以及江边停靠的船舶等场所开展拉网式清查。


与此同时,与潜江市王场镇一江之隔的天门张港镇一渔民向警方反映,有一小渔船连续3天停在同兴村码头附近江面,既不打鱼又不生火做饭,形迹可疑。12日下午5时,天门市张港派出所民警在清查中发现,这艘渔船上的男子与谢先荣体貌特征相似,于是立即将此情况向指挥部报告。指挥部迅即命令潜江、天门、江汉油田的民警迅速向汉江边集结。


下午6时许,干警们将小渔船包围。警方向渔船喊话,渔船中应声打出一冷枪,警方随即开火。枪战持续10余分钟,只见一男子跳入江中,向上游一艘船游去,岸上警方向水中连续开枪射击,江中泛起血泡。



警方随即加派警力,调派警力在天门、潜江两岸沿汉江进行搜索。晚上10时左右,天门市同兴村码头渔民用滚钩捞起一具男尸。经警方对尸体进行初步技术比对,证实是谢先荣。


湖北省××副××、抓捕谢先荣专项工作指挥部指挥长尚武深有感触地说,此案的破获除了上级重视和干警们锲而不舍、连续作战之外,广大人民群众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七名:马汗庆


追捕马汉庆吃尽了苦头,现在大家终于可以透口气了。”11月13日,面对厚厚的案卷,武汉市抓捕马汉庆专班主要负责人、市公安局刑侦处一大队队长张重云,向记者讲述了抓捕马犯的8年艰苦经历。


1996年1月9日晚11时许,春节临近之际,马汉庆、章俊等人携带手枪、汽油、面罩等作案工具,以乘坐出租车为名,先后将出租车司机张某、费某骗至偏僻处开枪杀害,马、章各杀死一人。


1996年1月10日9时许,马汉庆一伙驾驶劫来的出租车,窜至中国工商银行古田办事处附近。当武汉有机实业公司职员袁某等人提着钱箱从办事处出来时,马汉庆蒙面持手枪冲上前去,开枪打死袁某和现场群众梅某,打伤提款人员3名,劫走工资款65万元,后与守候在附近的章俊一起驾车逃走。


“1996?1?10”案发后,武汉警方现场勘查提取了大量痕迹物证,经提档对比,发现因扒窃曾被警方记录在档的武昌区人马汉庆是犯罪嫌疑人之一。警方随即围绕马犯的关系人展开调查,连夜查明作案团伙成员还有周望弟和章俊。1996年1月12日晚8时许,周望弟在武昌司门口某娱乐城被警方当场击毙;同月中旬,章俊在北京亲戚家中落网,1997年伏法。


1996年1月13日,武汉警方获悉马汉庆逃往麻城,将一封书信丢在其同居女友陈某家中,信中约陈某出来通电话。武汉警方连夜派人赶赴麻城,找到陈某,晓之以利害,说服她配合警方进行诱捕。


次日下午,根据警方指示,陈某在约定地与马汉庆通话。遗憾的是,陈某通话时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大哭了起来。狡猾的马汉庆立即警觉起来,匆匆地挂断电话,迅速外逃。当晚,武汉警方在麻城、黄冈警方协助下,在麻城全城和黄冈市区所有路口、饭店、旅社、宾馆、出租屋设卡盘查,展开了一个星期的大规模搜捕行动,但未发现马汉庆的踪迹。此后6年,马汉庆杳无音讯。


马汉庆随身携带枪支,随时可能再次作案。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处立即成立专班,展开了艰苦的抓捕行动。


专班民警得知马犯生性好斗,嗜赌,搞过建筑,会开摩托车,生存能力强。警方初步分析其可能逃匿至偏远地区。随后,民警多次到马犯祖籍河南淅川、出生地钟祥进行布控,逢年过节更是从不间断。


1999年期间,全国集中追逃行动展开后,马汉庆被列为全国第一批网上逃犯和湖北省一号逃犯。


2002年,马汉庆再次在新疆乌鲁木齐作案后,武汉警方多次派公安部特邀刑事技术专家郑道利及专班民警到新疆,分析作案现场,提供马犯在汉作案的大量痕迹物证及其照片,研究并案侦查和共同追捕方案。与此同时,专班民警严密守控,防止马犯潜回武汉。


2004年5月,武汉市公安局犯罪举报中心正式对内公布了“本市十大网上追捕逃犯”,马汉庆“名列第一”。8月,武汉警方派人再次赶到新疆,研究追捕马犯的方案。


10月29日,马犯在新疆再次作案后,新疆警方根据武汉警方提供的照片,印制5000份马犯通缉照片,在乌鲁木齐全城张贴。武汉警方再次派人赶到新疆,协助侦查。


10月30日,乌鲁木齐长江路马兰招待所一员工向民警反映,马犯曾于9月11日来到招待所,要求以400元租住一间房屋;招待所当时的地下室已住满人,只好将一间办公室租给马犯居住。警方得知后火速赶到招待所,但马犯早已逃走。


11月10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布悬赏20万元通缉令。当日,武汉警方立即研究全市布控工作,对其所有关系人一一进行排查。


11日下午5时许,海南省三亚市刑警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武汉警方,称有一被抓男子自称马汉庆,并缴获了一支“五四”军用手枪。武汉警方立即将“1996?1?10”作案枪支、遗留痕迹、照片等传给三亚市警方。经慎重比对,警方迅速确定落网男子即是逃亡8年的马汉庆。


12日下午4时,武汉专班民警急匆匆地飞赴海南,与三亚、新疆警方共同参与了突审马犯的工作。




11月13日下午4时30分,刚突审完马犯的武汉专班负责人王禹向记者介绍,马汉庆已经承认在武汉持枪抢劫杀人的全部作案事实,其所述的谋划与作案经过跟团伙成员章俊交代的情况完全一致。


马汉庆等人在汉作案后,并未立即逃离武汉,而是驾驶前一天晚上劫得的出租车经长丰大道、古田三路、解放大道再迂回到作案现场附近,准备取回预先停放在中国工商银行古田办事处不远处的车辆。因当时现场聚集着大量警力,怕自己行迹暴露,他们只得弃车再经简易路逃跑。


据马犯交代,早在1991年,他就从云南省文山自治州购买了两把军用手枪和子弹。1996年在武汉作案后,慑于警方追捕,他带着赃款一路逃窜,先后流窜到重庆、成都、海口、广州等地,1997年落脚三亚,并与一湖南籍女子一起生活。马犯一直没作过整容。

第八名 龙治民


20年前,这个人制造了新中国最大的个人恶性杀人案!48条人命!48条尸体就埋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


龙治民杀人案


龙是陕西省商州市金陵寺镇人,和我朋友老家大概有20里的距离,所以我对他的事迹比较了解。龙的案发后,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案子一直没有公开,以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龙案可能是中国第一杀人案,今天,已经距离龙案20年了。20年前的案子 ,不可能一直隐藏下去的。


为防止同案犯在逃、自杀或相互杀人灭口,侦破领导小组指示西南各乡,尤其是龙犯所在的杨峪河乡、龙犯的原籍仁治乡、龙妻闫淑霞娘家所在的金陵寺镇以及邻近王墹的刘湾乡的乡村干部和民兵治保组紧急动员起来,对辖区内的曾有前科者和有劣迹者实行监控,并对行迹异常者予以关注。


至于案发地王墹村,被一支武警部队包围封锁起来,通往村外的各路口都站立着荷枪实弹的警察。自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王墹村沉默数年的钟声再度被敲响了。6月2日午后,村干部站在几成废墟的老戏台上,向集合在台下的村民宣布了一个决定。基于法律方面的考虑,不便给决定以某种正式形式,该决定便没有诉诸文字更不能记录在案,而是口头下达的。所以王墹村干部没有使用“宣布”或类似于它的字眼,甚至避免给村民造成他在“传达上级决定”的印象。没有什么决定,只是一件事。“现在给大家说个事。目前这个案子还在保密阶段,为避免走漏风声,给公安人员进一步侦察带来不便,最近一段时间大家没什么要紧事就不要离开村子了。据公安人员推测,龙治民很可能有同伙,如果风声传到同案犯耳里……”一些有头脑的王墹人马上品出了这番“禁令”的真正含义。他们议论道:“要说防止走漏风声,风声在前几日早被围观的外村人传扬出去了。龙治民的同伙若在外村,早就逃的逃,毁赃的毁赃了。公安机关怀疑龙的同伙就在王墹村里!”于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人眼里满含疑问。此后的日子里,家家户户门窗禁闭,出门时彼此碰见了,也只是淡淡打个招呼,没有多余的话,全村一时处于相互猜忌的惶惶不安的紧张气氛中。


起尸,照相录象,编号登记,解剖……


黄昏7点多,掘出的尸体数目已经升至20。夜幕降临,勘验工作停下来。王扣成对周玉局长说了那段时间里唯一的一句调侃的话:“这跟临潼的兵马俑一样哩!”


5月31曰黎明,“3号坑”的挖掘与尸检工作重新开始,尸体的数目继续上升。


上午11点,“3号坑”清理完毕,整整33具尸体。


对于和平时期的凶杀案,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勘验人员相继走出席围,摘下口罩扔掉,长长出了一口气。


然而干警们不敢稍有松懈,虽然没有迹象表明案情还有扩大的可能,但也无迹象表明案情会就此终止。稍事休息之后,大家手执有金属尖头的标杆在龙家周围探测。谁也不希望再有所发现,即使再发现什么,也希望是有关的物证。大家心理承受力已到了极限。就在这时,上午11时30分左右,当一个干警再一次把标杆插进土地时,他突然僵止在那里,人们的目光向他聚拢过来……

他手下感到了一阵虚空。

“2号坑”就是这样被发现的。

该坑在“3号坑”东侧两米处龙家的猪圈内,形状与“3号坑”相仿,南北纵向,长2米,宽1米,深1.5米,掘出8具尸骸,排列整齐,头足彼此倒置,与“3号坑”如出一辙。可见坑内被害者先于“3号坑”内被害者遇害。

就在勘验工作进行的同时,消息在民间不胫而走,地震般强烈的撼动了商洛全境。人们如潮水一般向王墹村涌来。早在5月29曰,屋内三尸被发现之后,由于尸体的状况和异乎寻常的藏尸方式,即在王墹周围引起了不小的惊动,当天就有附近村镇的人赶来观看。虽然消息也传到了商县县城里,但三人遇害这一事实尚未超出人们的经验,城里来人不多。“3号坑”被发现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围观者中间城里人明显增多。


从5月30曰开始,已王墹为中心,方圆几十里外出现的情景,用王墹村一位村民的话说,“就跟赶庙会一样!”王墹东西两段的公路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至于来自商洛其他县的观者,开始多是顺路来看看,再后几曰就有了成群结队相约而来的外县人。那一个星期里涌向王墹的有多少人次呢?据王墹人说少说也有十几万。


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媒体,如“BBC”、“曰电”、“美国之音”、

“西欧新闻中心”等,不知通过何种途径获知了这一凶案的消息,迅速的报导出来。

由陈丕显和公安部副部长俞雷率领的中央工作组进驻商县。


一个中央、省、地、县、乡各级领导和各级=部门参与的侦破组织迅速成立。核心领导小组由省=厅副××张景贤挂帅,地委副书记王殿文任副组长,下设审讯组、调查走访组、现场勘验组。6月4曰,在地委书记白玉杰的建议下,又成立了群众破案小组……


5月31曰白天,当发掘、勘验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的时候,就有失踪者的家人在围观的人群里大放悲声。他们在围观者善意的鼓动下,数次试图冲过警戒线前去认尸,均被武警拦截,这样一来引起了他们及围观者的不满、哭闹、指责,甚至有一些好事者呐喊起哄,在人群中造成一阵阵骚乱。到了下午,约有一百多人聚集在商县=局门前,要求领导出来说话,要求认尸。其中有人鉴于48人被杀而事前公安局竟无丝毫觉察这一点,骂道:“养了一群白吃饭的?”


对侥幸逃生者的调查和被害者家属的访问,排除了此案另有同案犯和含有政治或迷信因素的可能性,作出了初步结论:作案者为龙犯一人;杀人动机为获取无价劳动力和谋财。

在对龙犯的一次审讯中,当审讯者一再追问龙犯除了573元,是否在别处另匿有赃款时,龙犯回答说:“不用再问了,就那573元。我杀人也不只是图钱财,我是为国家除害哩!

“什么?”

“我有三不杀,”龙继续说,“一不杀科技人员,二不杀国家干部,三不杀职工、工人。我只杀残废人,只杀愚昧无知憨憨傻傻……”

语惊四座。


不论龙出此言原因何在,(愚蠢可笑的自我开脱?戏谑之言?龙犯认为那三种不杀之人之外的人均属于社会无益的多余之人?)但调查结果证明,被害者和侥幸逃生者除少部分智力低下和有某种残疾的人外,大部分都是智力健全,并且为乡村的强壮劳力,是农家顶门立户的人。

第九名 凌国梁


1979年7月14日,距辽宁省铁岭市区5公里的102国道旁,发生了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警匪枪战,惨烈的战斗使用了机枪、手榴弹,甚至要动用坦克增援。


经过一天的激烈枪战,一名女犯被擒,两名男歹徒被击毙,6名干警在战斗中牺牲,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柴河沿战役”。当一次警匪枪战被称为“战役”,大家也可以理解当日此案带来的震撼了!


歹徒从枪库盗出3支全自动步枪


辽阳市东京陵公社新城大队民兵军械员凌国梁与该大队电机厂工人、曾是部队校枪员的徐忠正及一名女社员王敏,因与大队干部发生矛盾,准备实施报复。三人从大队民兵连枪库内盗出全自动步枪3支,子弹1500发,并让村里司机穆春林开解放卡车拉他们去找大队干部行凶。穆胆小不去,被徐、凌两人开枪打死,穆的尸体连同600多发子弹和一支全自动步枪埋在苞米地中,三人开车逃往铁岭境内。


警方在装备上吃亏


铁岭地区公安局接到省××这个通报的时间是1979年7月14日早上5点多钟,之后,铁岭地区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堵截,迅速成立5个追捕组,控制了车站和交通要道。


当时公安机关配备的都是杂牌枪,一些枪打出的子弹都不走直线,而犯罪分子却带有两支全自动步枪,800多发子弹,与犯罪分子交火,公安人员在装备上比较吃亏。


逮住一名女犯罪分子


追捕小组立即乘车出发,在路过东大岭时,从看押犯人的人员处借了两支半自动步枪。汽车很快到达地运所村,村民们说,几个人沿着另一条路跑了。汽车向北追了三四公里后没有发现罪犯的踪影,考虑到他们不能跑得那么快,汽车原路返回。


在一个岔路口处看到有很多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个身穿蓝工作服的女人引起了追捕人员的注意,当时只知道女罪犯叫王敏,两名男子的名字还没有查清。


在警方盘问时,该女子回答叫王敏。听到对方说叫王敏,公安人员认为十有八九就是罪犯,一下子把她铐住塞进车内。很快,王交代另两名犯罪分子在柴河沿村,公安人员立即分成三组包围柴河沿村。


向警方发动突袭


抓获王敏时,凌国梁与徐忠正就藏在100米远的公路东侧的树丛中,警方的一举一动他们看得一清二楚,两人悄悄地端着全自动步枪窥视着公路上的情况。


两人突然站起,“哒哒哒……”全自动步枪扫射的声音非常刺耳,眼看着铁岭地区公安局政治处副政委徐金发和身后的两名民警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倒地。


听到枪声后,铁岭地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员尚琦、警犬训练员李长华、管教员黄宝忠等人先后赶到,双方展开对射。歹徒使用的是制式长枪,警方使用的是拼凑的杂牌手枪,明显处于劣势。


又有三名公安人员牺牲


凌国梁与徐忠正都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枪法精准,歹徒的弹着点基本上和公路路面在一个水平线上,一抬头就有被击中头部的危险。当李长华扔出一颗手榴弹之后,歹徒的子弹也击中了他的头部,尚华还没有缓过神来,头部也中弹了。周晓民的五四式手枪里只有几发子弹,半自动步枪里还有1发子弹。


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法警单忠兴带着爱人到沈阳看病,回来的途中遇到此事,他让爱人先回家。由于离事发地很远车辆就已禁止通行,他走了一段路摸了上来,他带的是一支“王八盒子”,打了一枪后就卡壳了,他转身看枪的时候,歹徒的子弹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省厅下令可击毙歹徒


凌国梁与徐忠正占据着公路东侧的有利地形,并凭借着一辆停放在那里的手扶拖拉机做防御墙,时南时北,疯狂地对警方实施火力压制。时间已到中午,先后有6位战友倒下,侦查员苏玉成也受伤。


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经过上级领导同意,临时指挥部开始请示上级调动坦克增援。辽宁省××下达最新指示:不允许罪犯出铁岭界;不允许再出现警察伤亡;可以击毙歹徒。


不久,守桥部队的官兵赶到了,几个人研究决定用机枪进行扫射的同时,投弹将歹徒炸死,机枪班班长说机枪已准备完毕,可是机枪只响了一声就停了下来,原来是卡壳了。接着,几名干警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歹徒。


警方将两人击毙


下午5时左右,枪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民警们看到公路对面踉踉跄跄走过来一个人,身上别着两把手枪,警员们一眼认出就是那个歹徒,几个人一同扣动板机,歹徒中弹后跪到地上,此人正是凌国梁!


公安人员继续向歹徒隐蔽的树丛方向搜索,在树丛里发现了已经死亡的另一名歹徒徐忠正。


经过一天的战斗,中国公安史上最惨烈的一次警匪枪战终于以警方的胜利而告终

第十名 张锡铭


台湾第一悍匪


张锡铭出生在台南,身材短小,绰号”小黑”,曾到过柬埔寨,接受”天道盟”杀手组织的游击战训练,是在台湾警方挂了号的头号绑匪。张锡铭横行台湾中南部,不但绑架手法残忍,而且索要金额屡创新高。

据报道,张锡铭集团几个主要成员当年都是台湾黑帮组织”太阳会”会长吴桐潭所训练的”虎牌杀手”,而且火力强大,与警方遭遇后,往往都会发生重大枪战。由于张锡铭在柬埔寨受过求生及游击战训练,加上从小生活在南部山区,各种逃生路线都早已规划,警方始终拿他没办法。张锡铭与警方6次遭遇,展开近身驳火,多年来同伙伤的伤,落网的落网,张锡铭却都毫发无伤地逃脱。


张锡铭生平:


逃课休学成小混混


张锡铭从台南东山当地的小混混,变成震惊全岛、警方急欲追捕归案的枪击要犯,个性的转变,要从国小说起。


从张锡铭国小时的照片可看出,当年天真的模样,跟持枪横行的凶残形象,有着天壤之别。张锡铭的父亲是板模工人,母亲是标准的家庭主妇,拉拔着身为长子的张锡铭、弟弟,还有两名妹妹长大。


张锡铭念国中时不爱念书整天逃课打架,最后被迫休学,也面对人生的转转点。张锡铭北上找工作,四处受到欺负,最后回到东山老家,跟着角头搞赌场,成为当地小混混。


生意失败拥枪自重


邻居表示,当兵时张锡铭应犯事被警方侦办,关了三年出狱后,张锡铭曾经和同学在台南新营合开服装店,或许是经营不善,一年后张锡铭再度走回当混混的日子。最后拥枪自重,变成枪击要犯。


不近女色染上毒瘾


逃亡时的张锡铭,根据警方掌握,不近女色,也不爱喝酒,因此加深缉捕时的难度。张锡铭小心行事,或许也因为整天活在与警方斗智的压力下,有消息指出,张锡铭吸毒排解压力,染上毒瘾。


恶龙暴行实录


1995年,枪杀台南新营军火贩许金德;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长、助理索价2亿元;


1996年,枪杀台南新营东方酒店董事长林庆益;绑架台南白河陈姓夫妇索价1亿元;


1998年,台南林安警匪枪战;


2004年,南投草屯绑架中兴广播电台DJ洪俊彦,勒索1亿元,肉票脱逃,未得手;


2004年,嘉义梅山绑架冯姓商人夫妇,勒索1000万元,得手;


2004年,台南市绑架国光、大佳当铺老板郑进富,勒索3000万元,得手1500万元,肉票被警方救出;


2004年,高雄阿莲绑架女乡民代表,勒索1000万元,代表友人报警,未得手;


2004年,台南仁德绑架富商,勒索3000万元,得逞;


2004年,台南七股绑架和欣客运少东杨尚书,勒索3600万元,得逞,肉票获释;张锡铭、林国忠等持AK47步枪、手榴弹到国光、大佳当铺开枪及纵火示威,在大寮遇警方围捕,双方驳火3000发,张锡铭脱逃、林国忠就逮;


2005年,传绑架台南县长吴健保、”议员”李全富,勒索3000万元,当事人否认;


2005年,绑架网络赌博大亨于国柱,勒索40亿元,得手3亿元,肉票最后脱逃。


经典场面:


2004年7月26日,悍匪张锡铭在KTV潇洒之后,和另外三个兄弟一道被百来号警察堵在了老窝。按照媒体的说法:“警匪激战六小时,交火3000余发”,最后张大侠竟然穿着警察的衣服从警察眼皮底下跑掉了。


张锡铭团伙除了国际黑道弟兄们惯用的AK47、M16之外,还搞到配了激光瞄具的M4A1、手榴弹等等,火力十分了得,“7.26”枪战之后,台湾警方为此史无前例地下达了“基层回避令”,基层警察遇上张锡铭,只能向上面报告,不要正面迎战,也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调侃语:“连警察也得报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