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 [八一征文] 橄榄树下的男子汉 (不断更新)

火车挡不住 收藏 66 304
导读:橄 榄 树 当火车披着一路征尘,披着夜色停靠到站台的时候,从这一运兵专列上下来一群的士兵,每个人的背后都背着背包,手里拎着大大小小,样式不一的手提箱,但是每个人头顶的帽子上和肩上都没有佩戴任何的标志,从这点上可以看出,这是一群刚入伍的新战士。胡军和李波,张建也在其中,他们跟随着队伍和接兵的郭排长来到站前的广场上,眼睛不停的四下观望着,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座在夜色笼罩下的城市充满了好奇。只见四下的建筑物上霓虹灯高挂,不停的变换着五颜六色的颜色。 “四支队的新同志注意了,到这里集合。

橄 榄 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当火车披着一路征尘,披着夜色停靠到站台的时候,从这一运兵专列上下来一群的士兵,每个人的背后都背着背包,手里拎着大大小小,样式不一的手提箱,但是每个人头顶的帽子上和肩上都没有佩戴任何的标志,从这点上可以看出,这是一群刚入伍的新战士。胡军和李波,张建也在其中,他们跟随着队伍和接兵的郭排长来到站前的广场上,眼睛不停的四下观望着,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座在夜色笼罩下的城市充满了好奇。只见四下的建筑物上霓虹灯高挂,不停的变换着五颜六色的颜色。

“四支队的新同志注意了,到这里集合。”一名佩戴两杠一星的少校军官站在旁边招呼着。

“快点,别看了!在叫咱们。”胡军用手拉了拉张建,三个人一起来到军官的面前,排成一排,大约有二十个人。郭排长跑到那名少校军官面前敬了一个军礼,说道:

“股长同志,接兵排长前来报到,这是新兵档案和人名单。”说完把一摞档案袋递了过去。这位少校回了一个军礼,上前一只手接过档案袋,一只手握住过排长的手说:“辛苦了,辛苦了,都接来了吗?”

“都接来了,我看这批兵不错,一共二十名,看,都在这里。”郭排长用手指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后的队伍。

“嗯!好!你组织一下让他们都先上车,回到支队后就把他们分下去。”

“是!”郭排长敬了一个军礼,回头招呼胡军和李波他们上车。接他们的是一辆东风卡车,他们上去后,汽车打着火,鸣了一声喇叭,掉头向东驶去。一路的街灯闪烁,激起车上新兵的欢悦,纷纷指指点点,但是也就是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张建忽然说:

“别咋呼了,咱们怎么要钻山沟了?”他用手指着前面开道的吉普车说道。这时只见汽车打开右转向灯,向右面的一条小路驶了进去。

“呵呵!咱们的支队就在前面不远,这里还是市区,不要耽心。”车上的一名老兵解释着。

“哦!”张建应了一声又问道:“我们可以摸到枪吗?”

“以后咱们要天天和枪还有汽车打交道的,有的是机会,而且子弹还让你放个够,放到最后你都懒得再摸枪了,因为咱们是执行机动任务的机动支队啊!”那名老兵又说道。

“咱们这里车多吗?”

“多啊!汽车、摩托车都有,对了刚才看你好像对汽车很熟悉的。”

“我有驾驶本,在家里时就开车。”张建一听说起这个就来了精神。

“那好啊!以后由你发展的。看前面就要到了。”

说话间汽车又打开了转向灯,驶进了一座院子停了下来。

“新来的同志们,都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下车吧!咱们到家了。”郭排长站在车前大声的招呼着。这群二十名新入伍的新战士那好自己的东西从车上跳了下来,按照已经排好的顺序,在郭排长的面前拍成了两列纵队。队伍的周围围上来七八名老兵。

“下面我开始点名,叫到的同志请回答‘到’,然后站到我的右面来。”那位少校拿出花名册开始了点名。

“张军”

“到”

“李志刚”

“到”

……

这二十名新兵很快就分配完了,但是没有叫胡军,李波和张建的名字。他们三个人感到很是意外。这时,少校有说道:“我右边的到一大队,左面的到二大队,没有点名字的就先到三大队吧!”

“韩股长,我们分的太少了。”一名老兵说道。

“乔文虎,下次再多给你们几个,这次就先这样定了。时间不早了,各单位都各自带回吧!”原来这位少校还是姓韩。那位叫乔文虎的老兵见已经如此,也没有什么办法,也就不再说什么,对胡军他们三个说道:

“欢迎你们来三大队,走吧,咱们的驻地离这里还有几公里,来我帮你们那东西。”乔文虎和另外一名老兵上来热情的来接过他们三人手里的行李。

“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吧!”胡军三人推却着。

“不要客气了,以后咱们就都是战友了,就要在一起生活了,都是兄弟不要这样了,对了,我叫乔文虎,这位叫李志杰,我们两个是你们在新兵连的班长,还有一位王班长他没有来。”乔文虎边介绍边接过胡军手里的行李。

李波对乔文虎说道:

“乔大哥。”

“你这样的称呼可是不行的,在部队里要不直呼其名,要不就叫班长或者老兵。”李志杰打断了李波的话纠正道。

“是,是。”

“慢慢来,习惯就好了,你想说什么?”乔文虎对李波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我们这批老乡以后还能见到吗?”

“哦,是这样的,到时候天天还是可以见面的,只是驻地不在一起,新兵连就一个,所以天天见面都可以的。”

一行五人出了支队的大门边聊边向外面走去。由于已经到了深夜的十点多钟,再加上天气寒冷,路上已经很难见到人影了,四周显得很是安静,只是不停的传来脚踩积雪发出的‘咔咔’声。五个人用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来到一扇紧闭的大门旁,只见旁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工程团”。当见到这个牌子,张建又吸了一口冷气,低声的对胡军说道:

“妈的,还是上当了,以后咱们要跟铁锹打交道了。要不刚开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路子。”

胡军拽了一下儿张军,低声说道:“先看看再说,别着急。”

李波也说道:“咱们的点儿不会这样被吧!”

“你们说什么呢?”乔文虎问道。

“没说什么。”张建大声回答道。

李志杰上前敲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冲他们说道:

“回来了?”

“嗯!大爷我们回来了。”

“就你们几个?”

“今天就给了三个,过两天还有。”

“哦,快进去吧!”

走进院子,里面黑黑的,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非常的安静。对于胡军他们三个初来乍道的来说早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了,一切显得非常的神秘。

“真是上当了。”张建在后面嘀咕着。这次乔文虎听清楚了,问道:“上什么当啊!”

“刚才我们在车上的时候还说是机动部队,怎么现在成工程兵了?”胡军再也忍不住了,问道。

“呵呵!是这样的,咱们部队这是临时租用军区的房子,这里是临时的,咱们是武警部队,怎么会成工程兵了,慢慢你就明白了,放心吧!”李志杰解释着。

听到这样说,张建才松了一口气,对胡军和李波说:“我说呢。”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们五个人来到一栋楼的四层时,见到了一名哨兵,对乔文虎说道:“回来了?刚才指导员说了,你们回来就把新兵先安排一下,然后找炊事班长到食堂吃饭,都给你们安排好了。”

“嗯,那就先住到你那里吧!”乔文虎对李志杰说道。

“行。”李志杰答应着,把三个人带到一间宿舍的门边,走了进去打开灯,胡军三个人这才看到这是一间里外间的房子,里面房子两边是一溜儿的通铺,每一面的通铺上已经熟睡着五六名光头的人,都没有枕枕头,床头的地上整齐的摆放着绿颜色的胶鞋,胶鞋的上面又放这帽子,一切显得是那样的整洁有序。可能是他们进来的声音有些大,惊醒了一位睡觉的人,只见他睁开朦胧的眼睛,使劲的眨了眨,望着他们几个,张建见到后把背包放到通铺上,冲他笑了笑,小声的问道:“诶!伙计,你是哪的?”

“睡觉去。”李志杰走过来,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他赶紧掉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大家还是先洗漱一下吧,然后带你们去吃饭。”这时乔文虎推开门说道。

三人来到楼道上,只见外面已经摆好三盆水,三人简单的洗了一下就和乔文虎与李志杰向食堂走去。当从一个小门来到食堂的时候,炊事班长早已在那里等候了,见到他们到来,说:“今天就简单的用一点吧!新同志来到部队是要吃饺子的,但是今天时间太晚了,改天再给你们补上。”

乔文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几副碗筷,客气的说:“别客气了,又耽误你休息了,今天给我们吃什么?”

“都在锅里呢。”李志杰接过乔文虎手中的碗筷,站到一口大锅旁,揭开锅盖一看,只见锅里正翻滚着一锅白哗哗的东西,炊事班长又端过来一盆白菜炒尖椒,乔文虎见到后高兴的说道:

“哈,面片,不错,吃完还暖和。”边说边用笊篱从锅里捞了一下,将面片放到碗里,招呼道:“大家快来,别愣着啊。”

胡军他们三个一看这个,早已没有食欲,再说又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现在能吃下多少?所以简单的用了一点,很快也就吃完了。但是他们看到乔文虎和李志杰两个人好像是饿死鬼投胎,呼呼的吃了很多,而且是吃的还很快,张建转过身,小声的对胡军和李波说道:

“这东西也能吃?”

“吃吧,习惯就好了,估计以后咱们也就是吃这个了。”李波悄声的回答着。

“炊事班长,抽支烟吧!”胡军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只递给炊事班长。

“哦,那就抽一支。”炊事班长接过烟,张建上前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给点上。炊事班长抽了一口烟,说:“嗯!味道不错,诶?你们再吃点啊?吃的太少了,是不是想家?”

“不是,刚来怎么回想家呢?”胡军回答道。“来,你们两位也来一支。”看到乔文虎和李志杰放下碗筷,忙把烟递了过去。

他们点上后,李志杰说:“就是,怎么能想家呢?那就太没出息了。老班长尽瞎说,你呀还是把这个都洗了吧,要不我告诉指导员去。”

“得!我不说了,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今天你们就不用收拾了,我给你们收拾,你们还是先休息去吧!”

“那就不客气,谢谢老班长了。”乔文虎笑着说道。说完几个人一起向外面走去。来到外面乔文虎对里直接说道:

“还是你有面子,也就是你能收拾炊事班的。”

“嗨,老乡吗,怎么着也要给些面子,再说他不应当这样说话啊!”李志杰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张建他们三个人又接着说道:“告诉你们,以后不要往炊事班跑,要是让我知道就把你们……”

“李班长的意思是说到了炊事班可能连枪都摸不到了,我想你们不想这样吧!”乔文虎忙打断李志杰的话说道。

“不想,不想,要是那样还不如不来当兵呢。”胡军忙回答着。

“诶,这就对了,是汉子的就要不怕苦,不怕累,无论什么事情就要冲到前面,有些事情你们慢慢就会明白了。”李志杰有说着。

“屁,我在家里的时候就听说炊事班是个好地方,不用训练,那叫舒服。”张建在后面小声的和李波嘀咕着。

五个人重回到宿舍的时候,只见刚才没有打开的背包已经打开了,都铺到床上。

“你看,还是王班长好,把床都给铺好了。”乔文虎对大家说。

“你看又来了,我也不知道都是谁的,就都给铺上了。这个是从那里拿的,这个是这里的。”王班长不停的指着床上铺好的被子说着。

“对了,把你们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要写上名字,要不都是一样的搞乱了就找不到了。”李志杰在一旁补充着。

乔文虎说:“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听到什么都不要动,早上是要出操的,你们就多休息一会儿,到时候我来叫你们,那就快休息吧!一会儿我来给你们熄灯。”说完乔文虎他们三个人走了出去。

胡军三人脱了鞋,坐到床上。张建看了一眼窗外黑洞洞的天,又说道:“怎么连窗帘都不挂上?”

“你就别说了,那面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挂什么挂,快休息吧!就你事情多。”李波边说边脱下了衣服,钻到被窝里。

“你还别说,这里的暖气还真不错的。”胡军也脱了衣服躺倒床上 ,闭上眼睛。张建见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也收拾了一下钻进了被窝。也许是几天没有睡好的缘故,三个人头一挨床就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8-8-15 9:49:39 被火车挡不住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