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是6月7号高考正式来临了,考的效果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好不好以成往事,数学更对我来说无所谓,自己数学一道题都不会做,可怜自己在高中白学了三年,也很对不起数学老师,太丢脸了。明天还要考两科文综和英语,文综自己还是有一定把握的,自己还要从文综多拿一些分,英语倒是没什么,不管什么了都是考试,尽力全力的去做吧。7号晚上,睡的并不好,宿舍的同学又在打牌,声音很大也很吵,我很希望管理员早的来,但管理员还是没有来,我睡眠又要受到影响,自己并不可能强迫自己熟睡,只好听宿舍的人的声音。今晚的管理员是俗称萨达姆的老师,今晚是男生宿舍的最后一个晚上,同学们都显得很兴奋,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酝酿以旧的武装暴动在熄灯后,开始发动了暴乱,各宿舍的活跃人物纷纷登场,以地面为舞台在上面尽情的发挥自己的才能,把自己不需要带走的物品纷纷抛向地面,锅碗瓢盆在地面上的撞击声形成了美妙的交响乐,这样的行为人物十分的高兴,我们这些看客也无可奈何,只好由他们胡来,管理员的灯光照来,还是让活跃人物有所收敛,他们也纷纷的退守宿舍,在宿舍里继续战斗,打牌时刻又开始了,战争还是要继续的。战争的声音太大,还是引来了敌军的前哨,管理员的一个冷不防的突然袭击,让在战争中人顿时哑巴起来,他们马上转回自己的狗窝躲藏,宿舍也安静不少,大家也无力继续战斗纷纷进入梦乡,储蓄力量明天继续战斗。

8号早上来临了,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早早的起床,今天我们这些在囚笼的人终于可以出笼了,心中也不知怎么说好。7号后半夜的一场小雨,让今天的天空十分的明朗,空气也十分的清新,一切都会变得很好。地面上的含铁的制品好象都被昨晚的管理员拿走了,管理员下手太早了,有一个同学还说“我还想去拣一些去卖,没想到管理员先下手为强了”我在一旁笑,这样的好事可能在同学身上发生吗?不太可能的。这个管理员很抠门的也有趣,萨打姆平常对我们很严格,出门的时间决不手软,不符合规定的坚决不让人进门,萨达姆他这样做也是对的,这是他的工作职责。在我出门时又一个管理员来接班了,同学们平常叫他小平(他平常的头型以平头为主,所以同学都这样叫他,萨达姆也是因为长满络腮胡子而这样被叫的),我平常和小平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小平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小平可能知道去买早餐,于是对我说“你去买早餐啊,给我买的炒粉,我吃过了,你吃吧,”我婉言谢绝了小平的好意。小平他虽然不是老师却比老师还关心我,我很喜欢小平很谢谢小平。

高二的某一天,我不知道受到什么委屈,在床上默默的哭,旁人也不知道我的行为,这个时候小平巡房来到我们宿舍,看到我给了我一个微笑,这个动作很小,但却让我很感到温暖,心中无比的高兴,男儿有泪不轻弹。

高三的最后的几个月,我们宿舍的人很喜欢打牌,打得很凶也很猛也很吵,也少不了管理员的批评,但他们也没有有所收敛。中午,小平又来巡房了,因为太吵了,引起了小平的注意,小平在我们宿舍批评了打牌的人,这让他们有些难堪,也有所抱怨。去厕所时,遇到了小平,他说“他们过后没有说什么,”没有的,他们逐渐睡了,小平说"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好,希望他们学习努力一些,不要只是为了一个高中毕业证而在学校浪费光阴,好去广州打工,花父母的钱却没有效果。”小平的做法是对的,他也为了我们的好。

高考很快也很短,我们同学又准备分开了。

希望同学们都知道父母赚钱不容易,可以体谅父母的辛苦,可以报答父母。

希望老师、同学:身体健康、考到理想的学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