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9月济南战役胜利后,国民党军徐州“剿总”刘峙集团4个兵团、4个“绥靖”区,25个军,约60万人的兵力,分布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和津浦两条铁路线上。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在济南战役临近结束时,就下一步作战计划向中央军委提出了举行淮海战役的设想。当时粟裕所提的“淮”是指淮阴、淮安,“海”是指海州(即现在的连云港市),这是一个“小淮海”作战计划,主要是要消灭两淮和连云港地区敌人十几个师,为下一步夺取徐州创造条件。9月25日,中央军委、毛泽东复电指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并指出第一步应以黄伯韬兵团为目标,然后再歼两淮和海州、连云港之敌。

10月22日,中原野战军主力攻克郑州。24日,开封守敌东撤,中野主力4个纵队乘势东进。此时,辽沈战役取得全胜,中央军委、毛泽东审时度势,决定扩大原定淮海战役规模,指示中野加入淮海作战,力争就地歼灭徐州地区之敌。

蒋介石为了确保徐州,巩固江淮,以屏障南京,于11月初决定将主力收缩在徐州、蚌埠间津浦路两侧地区,以攻势防御阻止解放军南下。华东野战军于6日夜间向预定目标开进时,发现敌人正在撤退,当即转入追击,坚决围歼后撤的国民党军第7兵团黄伯韬部。9日,中央军委、毛泽东指示中原野战军主力直出宿县,截断宿蚌路,配合华东野战军对徐州之敌形成战略包围。这样,原定的“小淮海”作战计划演变为歼灭国民党军长江以北主力的“大淮海”决战计划。

11月11日,华东野战军将黄伯韬兵团合围在碾庄地区。15日,中原野战军攻克宿县,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为了统一指挥, 16日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五位组成淮海战役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22日,黄伯韬兵团被全部歼灭。25日,由确山地区东援徐州的国民党军第12兵团黄维部被中原野战军包围在双堆集地区。黄维兵团被围后,蒋介石一面督令蚌埠之敌北援,一面令徐州杜聿明集团放弃徐州,绕道永城南下,企图侧击中原野战军,以解黄维兵团之围,然后一齐南逃。30日,徐州之敌约30万人向西南方向逃窜。华东野战军11个纵队全力追击,至12月4日,将逃敌全部包围在永城、肖县之间的陈官庄地区。人民解放军采取了“吃一个、挟一个、看一个”的方针,首先集中力量歼灭黄维兵团,同时严密包围杜聿明集团,阻击和监视北进增援的李延年兵团。中原野战军在华东野战军一部的协同下,于15日将黄维兵团全部歼灭,其中包括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11师。1949年1月10日,杜聿明集团被歼,其中包括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第5军。

淮海战役历时66天,人民解放军投入兵力60万,国民党军投入兵力达80万。人民解放军在总兵力少于敌军的情况下,取得了歼敌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共55万余人的巨大胜利。此役解放了江淮间广大地区,人民解放军前出到了长江北岸,为尔后渡江作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淮海战役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与地下工作者有极大的紧密联系。

何沣基:时任国民党中将副司令,第三绥靖区副司令长官。何基沣是河北蒿城县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和陆军大学,1923年和张克侠同时进入冯玉祥的西北军,后来步步高升。1933年喜峰口长城抗战时,他任副旅长,率部大败日本侵略军。“七七”事变,他所率旅的吉星文团打响了全国抗战第一枪,何基沣亲赴前线指挥,击毙日军指挥官松游少将。日寇伤亡惨重,田代中将剖腹自杀。何基沣声名远播,被誉为抗日名将。 解放战争时任国民党第77军军长,与中共华东局保持联系,接受中共中央的指示。但蒋介石有所察觉,便将其升任第3绥靖区副司令,实际上是明升暗

张克侠:时任国民党中将,第三绥靖区副司令长官。张克侠,河北省献县人,1900年10月7日出生,1915年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1927年赴苏联留学,1929年秘密加入中共。1943年起任第33集团军参谋长,后升为副司令。他一直接受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从事对所部的争取、策反工作。1937年“七七”事变前,张克侠任国民党二十九军副参谋长,参加了卢沟桥抗战。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克侠被任命为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他在国民党军队上层人物中积极开展反对内战、反对独裁的活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和平、发动内战的阴谋。


1948年11月8日,张克侠与何基沣一起,率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半师共二万三千余官兵,在贾旺、台儿庄防地举行起义。这次起义,使淮海地区东线的国民党军防线出现了一个大缺口,使我华东野战军主力乘虚而入,直捣徐州,切断黄伯韬部的退路,进而将国民党军第7兵团歼灭,加速了淮海战役的进程。


联系这两人的起义顺利进行的人是杨斯德。

南京解放后,何基沣兼任南京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第一副司令员。1952年任华北行政委员会水利局局长。1954年起,任水利部副部长、国务院水土保持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1958年任农业部副部长。曾被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逝世后,按照他的遗愿,骨灰分别撒在卢沟桥和淮海战场。

新中国成立后,张克侠主动请求参加祖国的建设工作。曾担任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林业部副部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等职,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献出了全部精力。1984年7月7日在北京逝世。


杨斯德(1921—)山东省滕县人。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山东苏鲁支队政治部敌工股股长兼特务第二大队政治委员,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二旅六团政治处敌工股股长兼中共赣榆县委敌工部部长,滨海军区第一军分区政治部敌工股股长。解放战争时期,任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科科长,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副部长,前方政治部联络部部长,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政治部联络部副部长,民联部部长,第三野战军三十四军一00师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南京警备司令部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政治部副主任、政治部主任,华东军区公安部队师政治委员,空军师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敌工部敌工处处长,总政治部联络部副部长兼广州联络局局长,福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总政治部联络部部长。一九六四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廖运周:时任国民党中将。廖运周是安徽淮南寿县人,1903年出生。河南中州大学肄业,黄埔军校第五期炮科毕业。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直属炮兵团见习,第25师75团1营参谋。1927年春参加中国共产党,8月参加南昌起义,任25师75团团部参谋、连长。南下潮汕失利后到南京,1928年奉派入33军学兵团从事兵运工作,因学兵团解散,回廖家湾建立了党支部。

1938年廖运周恢复中共组织关系,在其任师长的110师建立中共秘密师党委。1946年任110师中共地下党委书记。

1947年夏,淮海战役期间,邓小平指示廖运周积极准备,耐心等待,在最有利的时机起最大作用。1948年7月,刘伯承、邓小平又指示110师党组与廖运周密切联系。

11月27日,廖运周率110师师部和两个团5000人,在解放军炮火掩护下,经6纵让开的通道,迅速向指定的地区开进,然后解放军紧紧扎住缺口。

建国后,廖运周离开42师,1954年毕业于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系,任沈阳炮兵学校校长兼党委书记,后转业任吉林省体委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在淮海战役前后,中共地下组织向解放军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大量的情报。

刘斐(1898年 – 1983年4月8日),字为章,湖南醴陵人。刘斐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将衔,曾任国防部参谋次长、军令部厅长、军政部次长。1949年后刘曾于北京任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部研究组组长、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水利部长,政协副主席、人大常委等职。


郭汝瑰,原名郭汝桂,重庆铜梁人。1926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五期学习。1927年春受吴玉章指派四川,在其堂兄郭汝栋军中任排、连、营长,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失去党的联系后赴日留学。抗战时期,参加凇沪及武汉战役、长沙第三次会战,立有战功。1945年12月和1946年3月,两次在重庆密见董必武并接受指示继续在国民党内部、解放战争时期在蒋介石身边工作,为中共中央提供国民党军队的重要情报。1949年任叙泸警备司令和国民党第22兵团司令,12月11日率领国民党72军在四川宜宾起义。被退踞台湾的国民党称为“最大的共谍”。建国后,历任川南行署委员兼交通厅厅长、南京军事学院教员、全国政协委员、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1980年重新入党。主编和著有《中国军事史》、《郭汝瑰回忆录》。1997年10月23日,因车祸与世长辞,享年90岁。中央军委在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赞颂他的一生是“惊险曲折、丰富深刻的一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郭汝瑰冒着生命危险,通过来往于宁沪之间的任廉儒,为我党我军提供了许多核心的军事情报,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一份特殊的贡献。

1948年10月,淮海战役前夕,何应钦在国防部召开作战会议,提出“守江必守淮”的主张,决定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寻机与共军决战。并责成郭汝瑰制定作战方案,送蒋介石审批。此方案尚未下达到有关国民党军队,就被郭汝瑰报达到解放军的指挥机关。以后,徐州“剿总”决定坚守蚌埠,郭汝瑰又诱使蒋介石改在徐州外围作战,增加了蒋军在移动中被解放军分割围歼的机会,以致日后徐州“剿总”副司令长官杜聿明在《淮海战役始末》一文中说:“这里,我心忐忑不安,觉得上了蒋介石的当,并认为蒋介石、顾祝同是完全听信郭汝瑰这个小鬼(因他是军校五期毕业生,人又矮小,所以我称他小鬼)的摆布,才造成这种糟糕局面。我想责问郭汝瑰为什么不照原定计划主力撤到蚌埠附近,正在犹豫不决之际,见顾祝同等人同意郭汝瑰报告这一方案,觉得争也无益,一个人孤掌难鸣,争吵起来,反而会失了蒋介石的宠信。” 郭汝瑰如此为中共方面提供绝密情况,并助长蒋介石的瞎指挥,差点被个别明眼人识破,也险些被国民党的特务机关破获。这个明眼人,就是杜聿明。 早在淮海战役胜负未分,杜聿明在南京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时,已决心放弃徐州,坚守蚌埠。因为对郭汝瑰有些怀疑,所以在会议上没有公开说,只是在会后向蒋介石个别呈请,并获批准。想不到移师途中,蒋介石三变决心,先是要他率兵去解黄维兵团之围;旋又令“万勿再向永城前进,迂回避战”;不久又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就地停止待命”,增加了所属部队的混乱。杜聿明已经得到情报,说郭汝瑰是深入中枢的“共谍”,但一时苦无真凭实据,不敢向蒋介石报告。 郭汝瑰如此频繁地为中共提供绝密的军事情报,也差一点儿被国民党特务破获。


对比当时在战场上的人物的回忆录,就可以知道当时在蒋军的作战计划中地下党在此次战役中的作用。


淮海战役前后,蒋介石身边的军事智囊人物就是国民党主管作战的参谋次长刘斐 和国民党国防部第三厅厅长郭汝槐。他们利用“居君侧”的有利条件,影响了蒋介石的战略决策。从国民党“徐蚌会战”计划的酝酿制订,到杜聿明部被围陈官庄, 刘斐,郭汝槐二人几乎参与了所有重要决策。“徐蚌会战”的两套方案都是由郭汝槐具体拟定的,其中“固守”徐州,集中主力于徐蚌铁路两翼的“攻势防御”方案被杜聿明指称为中外战争史上所未有过的“出奇的方案”。就是这样一个被蒋介石采纳的方案,也由于它事先已为解放军方面掌握,未及全面付诸实施,即因解放军的迅速进攻而落空。在徐州“剿总”从徐州撤退的问题上,由于杜聿明疑心郭汝槐“通共”,故意避开刘斐,郭汝槐两人而与蒋介石直接达成“撤而不打”的密议。然而,当杜聿明部撤出徐州到达青龙集,瓦子口一带时,华野前指根椐同郭汝槐达成的秘密约定命令淮河一线蚌埠方面的解放军故意向北佯装退却,这时蒋介石以为形势好转,求胜欲陡然上涨,恰在此时,刘斐巧妙地从旁指责杜聿明有意避战,“只是逃跑”;[注12,《郭汝槐回忆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34,336页],郭汝槐则旁敲侧击,“极力强调杜聿明须求战而不能避战”。[注13,《郭汝槐回忆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34,336页],于是,蒋介石一改初衷,命令杜聿明“停止向永城前进,转向濉溪口攻击前进,”[注14,杜聿明;《淮海战役始末》,《 淮海战役亲历记》第34页] 并令李延年向北推进,协助杜聿明部共解黄维兵团之围。实际上,蒋介石这个变撤为打的决定,等于是把已脱离虎口,已经跳出华野包围圈的杜聿明再次送进虎口,把杜聿明部推上了绝路。等杜聿明接到国防部令其马上向解放军进攻的正式电令后,他感到蒋介石之所以变更决心,完全是郭汝槐这个小鬼的意见所左右的。[注15,杜聿明;《淮海战役始末》,《 淮海战役亲历记》第35页]黄伯韬兵团被歼时,孙元良就说,“消灭黄伯韬兵团是国防部,不是陈毅”,而邱清泉则直接叫嚷;“国防部里有共谍”。


纵观淮海战役整个过程,国民党军在战略上的失误多于战术上的失误,应该很客观的讲,这些战略失误的形成,是与参与决策的中共地下人员的重要影响与直接关系分不开。他们冒者生命危险干预蒋介石和杜聿明的计划,并将敌情迅速的报告给解放军,解放军及时接到地下组织的情报而调整兵力部署,用六十万兵力包围蒋军八十万,做了一个薄皮大馅饺子,取得了辉煌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