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明朝历史地位和亡国原因

许多人可能和我一样,一提起明朝,首先可能是没多大兴趣,其次可能感觉这是一个充满暴政的朝代。


不过大概由于近年来某些人把满清的统治者和历史地位捧得太高了,又顺带贬低明朝的一切,以至于引起了网上的许多人的愤慨,有关明朝的帖子与日俱增,我也就对明朝有了更多的关心。


关于明朝的历史地位和王国原因,当然是非常复杂的,即使写成长篇论文也不一定可以阐述的清楚。而我写此文,只能是讲点个人读史的感受,供大家讨论。


在绵延几千年的中国古代史上,以农耕为特点的中原文化一直和以游牧为特点的东北、北方、西北的迄今少数民族文化进行着激烈的竞争,其中农耕文化极其所创造的文明范式主要包括政治和行政体制、生产技术等占有较长时间的优势,是主流的文化;游牧文化由于牧民游动和靠天吃饭的特点,对牧民的生产技术和智力的要求较低,使得游牧民族的文明总体程度较简单较低,同时财产往往靠武力掠夺来获得,所以具有很强的掠夺性。


中原先进的文明是东方文明的基础和核心,但是这个相对先进的文明内部也经常会发生文明内部难以克服的弊病,比如循环式王朝后期政治腐败,往往要求进行新一轮的王朝更替以推进历史的发展,于是,周边的游牧势力往往乘虚而入,使中原王朝崩溃,社会解体,这种解体如果并没有介入到中原文化的核心如政治统治、文化改变等,则其实也是一种良性的刺激,在危机—应对—创新---发展这样一个过程中,文明获得了新的因素,因而是良性的。当游牧文化强行用他们那种较为落后的统治方式替代中原文化的时候,那么毫无疑问对中原文化的发展是一种摧毁。


明朝处于两大游牧文化统治者蒙元和满清的中间的一个朝代,如果没有260多年的明朝中原文化的统治,那么,今天的中国民族性和文化基础都将是截然不同的,也许,我们都是蒙古人,也许我们都是满清人,也许我们很多地方是游牧区,也许我们像中亚的许多地方一样到现在还是一个部落社会。。。。。。


因此,从中国历史的发展脉络来看,明朝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正因为明朝260多年的较为先进的中原文化统治,即使满清替代了明朝,但是其统治的实质还是中原文化为基础和核心的。因此,明朝的贡献是保存了东方文化的核心和基础部分,东方文化的一些优秀传统在未来人类文明的发展上应当还有很多的发展潜力。


当然,明朝毕竟从蒙元过渡而来,明显带有残酷镇压的特点,普通百姓和官员从蒙元的残酷压迫中过来,对“仁义”已经陌生了,对私有财产的追求更加强烈和自觉;造纸、印刷、交通等技术更加发达,客观上拥有知识的人民的比例更高了,人民和官僚智慧程度的提高使得政治上的竞争更加激烈,经济上的追求更加有成效。对私有财产的自觉和强烈追求使得官僚的腐败具有强大的内在力量,传统的政治体制无法应对,因此,以锦衣卫为特点的特务制度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有人说清朝为什么没有这个制度?其实清朝奉行了思想上愚昧统治的政策,并且由于民族统治的原因,汉族士大夫根本没有可能进入到统治集团的核心,实际上是从根本上限制了政治上竞争的可能性,所以,主要是限制和控制官僚的锦衣卫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当然其实没有竞争的政治是更坏的政治,是麻醉、是愚昧、是高度垄断。


明朝的皇权经常旁落,就是说明皇权具有很大的弹性。当皇帝因为喜欢游玩、沉迷酒色时,皇权往往被太监夺取,这是明朝政治最坏的时候,如英宗、武宗等;当皇权旁落到大臣时如神宗早期的张居正、危难时候景帝时期的于谦等,往往是朝政最好的时候之一,当然皇权是极端自私的,这些为民族和政权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却落得个悲惨的命运,不过这也说明明朝的皇权是有弹性的,正是这种弹性,使得明朝的政治虽然残酷,但仍然有活力,出现了许多正直的大臣;另外,毕竟还是有较为开明的皇帝的,比如仁宗、宣宗、孝宗,甚至文帝,这些皇帝和大臣基本能做到君臣同心、密切配合,因此对明朝的统治和中原文化的发展起到了极为正面的作用,当然,当朱元璋和明成祖这样的雄主当政的时候,皇权是绝对占优势的。


但是在清朝,由于对汉族人天然持有警惕的心理,并且有明确的民族界限,无论是太监还是汉族官僚,甚至根本没有想法争夺满族人的皇权,因为即使是文字上对满族人的统治有异议,也要以文字狱的形式被镇压,就更不要说哪怕是短暂的暂代皇权了,这就是清朝没有太监干政和锦衣卫迫害大臣等黑暗政治的原因。但是,满清的政治由于这种天然的垄断,反而更加没有活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正气浩然的大臣产生的。


明朝的酷政是传统的集权政治制度无法应对日益发展的政治要求和社会要求的必然结果,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手工业和作坊经济的繁荣和发展,商品交换的发展,都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社会治理和国家管理的新的形式,但是这种形式的诞生必然要经过内部的斗争(就像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一样)才能诞生。明朝后期,顾炎武、王夫之等政治思想已经有了初步的近代国家的理念----对皇权集权统治的高度不满和反思,认为国家不能是一家的天下,而是天下的天下等等。但是可惜的是,明朝不得不对付强大的游牧武力的挑战,这种长期的战备极大地消耗了明朝的国力和财力,沉重的赋税激起了民变,终于在魏忠贤的黑暗统治下开始激化,在崇祯年间不可收拾。大多数人把民变归结于明万历的几十年不上朝,不过以万历帝的皇权并没有旁落到太监和大臣可以看出,万历帝还是很有手段的,在朝鲜战场的胜利也可以看出他的用人具有一定的水平。因此尽管万历帝称不上一代雄主,不过也不是昏君、庸人,把明朝的灭亡推到他身上是不合理的。


明朝的灭亡其实主要是长期的对外战争(包括防御性的和主动性的)过渡消耗了国家的财力,而中原的土地兼并日益激烈,造成普通百姓的税负负担过重,财政系统运转不灵,最后百姓纷纷破产变成流民,流民暴动终于使明朝的大厦倾倒。可以这么说,明朝没有直接亡于游牧武力的前线战争中,归根结底还是亡于对游牧武力的战争。


作为明朝的替代者----满清的第一代雄主努尔哈赤,其实原本就是明朝的武将,史载“喜读三国演义”,实际上把汉族人的一套智慧理解和应用的很熟了。因此,满清统治者对明朝的政治上的弊病洞若观火。明朝对官僚残酷,满清则用高官厚禄和“宽政”成功地收编汉族士大夫,对汉族官僚的第一要求是顺从,其他如正义等要求对其统治地位反而是威胁,因而是要压制的,并且巧妙地修正儒家思想,从而利用儒家思想为其服务。正是这群变质了汉族士大夫为满清统治者捧场,人口如此之少的满族人才可能统治中原近300年。


从本质上来说,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原文化是具有一定的普世性的。明朝统治者最大的失误在于没有把游牧少数民族直接纳入到帝国的统治秩序中来,而这实际上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把先进的统治思想和秩序带到武力所能带到的地方,播撒文明的成果,实际上是造福于这些地区的人民,否则,长期的战争和落后对这些地区人民难道不是不明智的吗?反过来,文明的帝国也最终被落后和野蛮拖垮。


满清统治者自觉不自觉地迎合了这种趋势,自然在前期取得了一定的治理效果。只是人少而警惕的满清统治者建立的繁荣却是以压制这个文化的核心活跃部分----汉文化为代价的,因此最后整个东方社会都落后了。


明朝的民族政策较为保守实际上是对历史上汉政权对游牧民族的教化政策失败(尤其是唐朝安禄山的反叛)的条件反射,以及蒙元入主中原对汉族的残酷统治下双方结下的不共戴天的仇恨的延续。这难道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吗?


因此,尽管明代的政治相对黑暗、腐败、残酷,我们仍然非常尊重我们的祖先特别是朱元璋等皇帝和官僚,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为中华文化的发展、文明的延续所做的不懈的努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