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十六章 贼与水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杨羿天将这个名字深深地记在了心中,虽然此刻眼前的公子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今后一定会成为自己的有力对手,只是眼前这个人的沉稳和冷静,就是令人不得不佩服。

“那我就收下了,多谢龙兄的好意,有时间我一定去府上拜访。”

龙公子面带着笑意,像是丝毫不将对方的谢意放在心中。

大雨继续下着,道路越加的泥泞,狂奔的马车将土地上的泥水甩到两侧。

身着华服的公子们纷纷移动着臃肿的身体,来躲避那肮脏的泥水,可龙公子却是站立在原地没有动过,或许是由于泥水也在怜惜着这如莲花一般的美男子,不想将肮脏的东西与他联系上。

雨并没有停的意思,接二连三地起了几阵狂风,将那些未及有所准备小姐们的裙角掀起。

洁白修长的双腿,温暖潮湿的谷地,纷纷都尽收眼底。

看来听从父母的教诲,爱护自己的眼睛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享受了热带雨林的美景之后,人就会越来变得越贪婪起来,不过事情往往不能按预料的发展,这个时候风突然停了下来,众小姐纷纷用手将飘起的长裙按下,摆出一副贞洁的样子。

妈的,都是一群荡妇,装什么清纯!

偷窥未遂,只有看看远处雨中的街景了。

古代的建筑并没有早期的规划,却也显得错落有致。

两条主道贯通四方,将原本的城区简单地分化开来。

大户人家的府院多是高墙,内有园、亭、台、楼、榭、廊、山水、曲桥等,呈现出一派江南园林的风光。

汉人并不勇武,但却喜标榜,凡是人多的地方都建有教场,一年半载也少有人去光顾。

雨中行车最是危险,不仅视线很短,而且路滑难行,一般的车夫在这种天气都会躲在家中搂着老婆睡大觉,等风雨路面晒干之后再出来。

就算有勉强出来的车夫,也尽量让马车慢行来保证安全,可今天却让杨羿天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艺高人胆大。

一辆灰黑色的马车,践踏着大地的生灵,在乌云的追逐下狂奔。

马车的速度很快,丝毫不比依靠汽油做动力的汽车慢上多少。

马车之上端坐着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大汉,他打马扬鞭,犹如在战场中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将军,一切都逃不出他的股掌之中。

泥泞的路上并不平坦,特别是经过雨水拍打后的道路,更加多了一些水洼。

马车强烈的上下颠簸,简直要将路人的心给颠了出来,可那车夫依然稳坐在车头,面上异样的从容,似乎这一切冒险的行径对于他来说,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两匹赤红色的马,高昂着头,拼命地向前狂奔着。

它们忘却了身上的疼痛,将所有的痛苦都用那一瞬间的爆发来宣泄出去。

“嘶!……”

车夫突然猛地一拉手中的缰绳,骏马前蹄高高而起,用其特有的吟唱来表达它们被抑制的愤怒。

马车稳稳地停在了众人的眼前,以其伸手可到的距离标现着骏马的高大和马车主人的阔气。

这马车就像是黑暗中的明珠,全身上下都镶嵌着各种的宝石,极尽了奢华之能。

与之相反的是,那坐在车头的车夫倒是显得有些俗气。

不过众人对于美好事物的赞美并不都表达在语言上,他们纷纷地以羡慕的目光找寻着身边的那位贵人。

可惜的是他们都错过了,唯有杨羿天这个幸运儿,他才真正与马车的主人有着一点联系。

“龙五,你来迟了!”

龙公子并没有以其特有的温和语调和那位看起来值得敬重的车夫对话,而是一脸的严肃。

车夫承认地动了动下颚,并没有从车头下来迎接对方的预兆。

龙公子并没有再去责怪车夫,因为他知道对方不是一个能够听得进去意见的人。

“表小姐好需要你帮我送回府上,我还有些棘手的事情要办,估计会离开几日,你就替我向父亲转达吧。”

那小姐似乎是很失望,满脸的愁容。

“表哥,怎么到家门口了也不到府上坐坐,难道怕我爹还生你的气?”

龙公子淡淡一笑,轻轻地用手拂去脸上的水滴。

“舅舅他老人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只是这次的事情太重要,如果稍有不慎,我怕会牵连到很多人,到那时恐怕就连我也无力改变了。”

那小姐抿了抿圆润的红唇,登上了那辆豪华的马车,透过车窗向龙公子告别。

“能够令表哥都皱眉的事,想必是极其紧要的事情,不过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望着表妹远去的身影,龙公子也不禁松了口气。

“这个表妹才是天下间最棘手的人物。”

龙公子行事潇洒,眉清目秀,说出的话来更是风趣,极得小姐们的喜爱。

那些在旁的小姐们纷纷投以爱慕的目光,不过可惜的是在半路就被一股强烈的嫉妒拦挡了下来。

龙公子或许对于这种令人羡慕的场合已经麻木了,他并没有做任何的回应,只是兀自向城外的方向走去。

雨又整整地下了一个时辰,在乌云匆匆散去的时候,才将阳光归还给了大地。

脚步渐渐地变得沉重,却也不能停歇,否则将寸步难行。

从那张熟悉的面孔上,你能够看到男子汉的坚韧和倔强。

雨气才退,逼人的燥热又一次袭来,逆袭而来的阳光将所以占据了自己时间的过错,都在世间众人的身上清算。

金字的招牌,告诉过往的人们,这里的货物与其他店铺的颇有不同。

高高的门槛,告诫那些企图逾越它的人,出入这里的人高不可攀。

望不尽的回廊,预示着珍藏于里面的宝物数不胜数。

汴梁城中这种地方不多,但绝对不会少。

就像珍贵的宝石一样,如果没有买家,那它也只不过是块无人问津的石头而已。

兵器对于男子来说是宝物,但在身娇肉贵的小姐们眼中,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装饰品。

所以说男人到这里来找的是可以珍藏百世的稀世珍宝,而女人到这里找的则是附庸风雅的玩物。

就算是如此恶劣的天气,这里的生意依然很红火。

之所以不能用火爆来形容,是因为此类行业有着一定的局限性,毕竟兵器是耐磨损的东西,再有钱的人也不会买回去一车放在家中当作摆设。但却也有特殊的情况可以考虑在其中,那就是无情的战争。

战争会给人带来伤痛,也会给人带来财富。

眼前的这个地方,很显然是能够为其带来财富的地方。

门庭的显赫,地位的高低,在这店铺中完全尽收眼底,就算有着些许的差错,那也是其中的另类。

此间店铺有着高档服装店的恶趣味,总会将所有的顾客分成几类等级对待。

如果你的地位地下,面相丑陋,那么就注定了你会遭遇白眼和冷落。

如果你的门庭显赫,财大气粗,那么你会迎来自己自生以来最虚伪的赞扬。

可惜的是,杨羿天空有了一副好面孔,就是没有那财大气粗的气势,所以进到店里之后,根本就没人去理会他。

珍贵的古玩,溢彩流光的宝石,各种被世人认为宝物的东西他都见识过,只是他都没有兴趣,不然那些东西想必半数都已经进了他的小金库。

但是,他却对这种能够夺走上帝亲自创造出生命的铁器感兴趣,因为只有这张他才觉得自己会比上帝更高一等。

很明显摆在人们眼前的都是一些精品,它们做工精良,取材严格,上面的各种细纹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道工序。

而在他的眼中,那只不过是一个能够将肉体劈成两瓣的铁器。

或许是杨羿天的挑剔引起了店中侍者的兴趣,居然主动上前为其介绍起货架上的商品。

“不知道您是哪里来的公子,尽管这样我也要与您说明一下我们店里的规矩。”

店大欺客,杨羿天怎么会连这么浅薄的道理都不懂呢?

“有规矩就好,总比没有了规矩强,我见过没有规矩的地方,所以我更加喜欢有规矩的地方。”

对方的话绕了几个弯,亏得侍者的智商不低,勉强能够理解了大概意思。

“公子能够理解就好!”

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这么好说话,因为他所见过又穷又有着臭脾气的人,简直比地上的蚂蚁还要多。

“卢记铁匠素以质量为重,我们会保证您所要打造的东西,在任何时候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过,最主要的是,我们概不赊账,就算皇亲贵胄也不例外。”

杨羿天微蹙了一下眉头,轻轻地转过头,将一副俊朗的面孔对着那侍者。

“你看我像那种人?皇亲贵胄,还是喜欢赊账的那种。”

侍者被眼前的那张犹如脱出凡尘的脸给惊呆了,他有些惶恐。

“您两种人都不是,您是来照顾我们生意的。”

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将对面的侍者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老板的规定,恐怕自己早就跑得无影无踪,再不会来见眼前的这个人了。

杨羿天方才无形之中释放的气,是许久以来积攒的杀气,尽管此刻他并没有杀人的意图,但却也能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这里的好东西实在不少,如果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估计进到里面就会欣喜的发狂。

杨羿天没有这种感受,他直期望能够找到一件即能够杀人,又价格实惠的工具。

不过这里令他很失望,居然没有一样能够符合要求。

这并不能算作挑剔,因为里面的东西实在太贵了,就算是将他的口袋全部掏空,也买不下来任何东西。

他有些失落,目光中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此刻他才明白,金钱与地位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

名帖,那就是地位的象征,他记得自己刚刚收到了一件叫这个名字的东西。

“你知道这个上面的龙公子吗?”

他将名帖递给了那恭敬的侍者。

侍者先是在名帖上扫视了一遍,然后又看了看眼前的杨羿天。

“原来您是龙公子介绍来的贵宾,怪不得这么与众不同。”

杨羿天着实没有想到,这么快自己就能够享受大树下面的阴凉,只不过他不知道这棵树到底是属于哪里。

“这位龙公子是不是总到你们店里来啊,看你的样子对他很熟悉。”

侍者丝毫没有忌讳。

“龙公子乃是手握江南水路的大都督,每年开春都会来光顾小店,因为其需要的兵器数量庞大,所以是我们难得的大客户。”

杨羿天万万没有料到那个让女人发狂的男人,是一个这么大的人物,不过这也就不难解释对方眼中的杀气了。

“大都督一定是个不小的官职吧!”

侍者很明显对杨羿天的话感到颇为惊奇,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人。

“难道您不知道,这大都督是自封的。他可是一个在皇帝朱笔下的水贼。”

这的确是出于人们的意料,一个朝廷的钦犯居然大摇大摆地走在皇城之下。

不过,杨羿天更何尝不是一个这样胆大妄为的家伙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