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十五章 秘密任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老者丝毫没有防备,只是淡淡地对着杨羿天笑着,不过从他暗淡无光的眼睛看出来,他的性命对于自己来说,并不看得那么重要。

只有看破生死的人才能够有这种眼神,也只有看破生死的人才能够在杨羿天那死神般的双目下存活。很明显,在眼前的这个算卦老者就属于他们的一员。

老者微笑着,将一只枯手伸过来放在了杨羿天的肩膀上,近似于抚慰地在上面拍了拍。

杨羿天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下直窜上头顶,鸡皮疙瘩也抖落了满地,对方的那只枯手来的是那么迅速,而没有预兆,就连影子也没有见到。

以刚才的情况,如果对方想杀自己的话,恐怕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一个站立的人,而是一具躺在地上的死尸。

“你別害怕,我只不过是试试你的定力而已,看看李家的丫头有没有看错人。现在我知道了,你的确与众不同,有着惊人的毅力。”

原来这个老家伙在试探着自己,不过从他刚才的动作和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来看,那绝不是如此的简单。

不过,要想从这样一个高手的眼皮底下逃走,实在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此刻卦摊的周围,说不上已经埋伏了多少个隐蔽在黑暗深处的杀手。

“你们到底想要我杀什么人,居然还弄得这么神秘。”

杨羿天终于放弃了抵抗的念头,因为自己成功的几率实在太小,怎么做都是不划算的。

老者见对方服软,呵呵地笑道。

“因为这次我们要杀的是一个大人物,他的党羽几乎遍布整个京师,要是让他们听到一点风吹草动,我们的精心策划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了。”

难不成这些阴险的家伙要想刺杀当今皇帝,虽然他知道此刻在位的皇帝,过不了几天安稳日子就要成为金人的阶下囚了,但是未免这些家伙也太过于狂妄了吧。

先不说那些只是摆着好看的御林军,就只说那些潜伏在宫中的大内高手,都是以一当时的人物,凭自己之力,未免有些故意送死的嫌疑。

“你们未免也太看得起在下了,我只不过是个来这里赶考的秀才,不值得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又是绑架,又是威胁。再说凭您老人家的功夫,想必皇宫大内也是来去自如,又何必用得上其他人出手。”

老者一阵怪笑,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果然是个人才,不仅有着一身不错的功夫,而且脑子也够灵活,就是没有看清楚此刻的形势。虽然老家伙我的功夫要比你强,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我还不适合出现在工作场合里。至于其他那些熟悉的面孔更加不适合做这样一件事,所以说只有你既能不给对手留下印象,还有着能够杀人的本领。”

看来自己的这次刺杀行动是免不了,只是希望不要真的是当今的皇帝才好,不然自己有几条小命也不够用的。

“好吧,我接受。只不过我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放过我身边的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老者保持着笑容道:“至于你说的这件事就不归老家伙我管了,你可以直接和‘水仙’联系。”

“水仙是谁?怎么又出来个陌生人,你们总不会内部联系只用双眼找的吧,总该有个暗号什么的。”

“当然有,只是不容易被人看到而已。再说水仙一直都在你身边,你是不用找的。”

“难道你所指的人,就是李月娥吗?”

老者点了点头道:“我说过了你很聪明,果然是一点就透。现在我们还是说说你这次要杀的人吧。也许你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你要找这个人并不困难。”

老者顿了顿也从方桌的下面的包裹中抽出一张画像来,比起他自己的那张画来,这张要清晰得多,不管是面部轮廓,还是眼角上的皱纹,都没有落下。看来这些人为了不让杀手错杀,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老者点指画像中的人道:“此人是襄阳王武成,其人手上握有重兵,又有军功,你只需要潜入府中秘密将他杀死即可。”

杨羿天皱了皱眉头道:“这人这么大的来头,一定不好对付,只是襄阳城离此汴梁不近,往来少说也要几天的路程,再加上探查府中的道路和巡逻时间,少说也要花上十多天,恐怕我要误了考试,不如等过了这些日子再说。”

老者道:“说来也巧,襄阳王过几日就会来汴梁,据传这个武夫还想夺武状元,你可就此机会杀了他。”

看来这个襄阳王真是吃饱了撑的,有个好好的王爷不当,居然跑来夺状元,看来这次小命不长了。

杨羿天本想将画像揣到怀里,以便有时间拿出来看看,没想到却被老者一把夺了过去。

只见老者从旁点了火折子,将画像烧成了灰烬。

“这东西不能让外人看到,否则你我的人头会不保。现在我要告诫你,行事一定要谨慎,不然不仅你的朋友和老婆的性命不保,就连我这老家伙也活不长。”

杨羿天觉得老者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只是对他的身份又产生了怀疑。

“老人家,您也不用什么事情都不用亲力亲为吧,将那些琐事和危险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自己只要享乐就成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老者呵呵笑道:“你想错了,我还没有那个资格,我们中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就算死上几个也不伤元气。不要以为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后面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呢,就算以我的身份,高层上面的事情也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的。”

杨羿天嘿嘿笑道:“难道整个事情就这么简单吗?”

老者道:“当然不会这么容易,你还需要在他的身上找一个襄阳王的兵符,然后交给水仙,就算完成任务。”

杨羿天收起笑容,将原本放在方桌上的银子又收了回来。

老者诧异道:“你这银子不是给我的吗?怎么想反悔了?”

杨羿天并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道:“像你这样的高手,绝对不会饿死的,再说我暂时还没有武器,想弄一把好武器在短时间内实在是困难,就算是一般的兵器想必在汴梁城里也不便宜。我没有找你捐献点银子就不错了。”

老者嘿嘿笑着,并没有想留住杨羿天的意思。

杨羿天也绝对不想再多面对那张脸一秒钟,那实在是对自己忍耐力的折磨。

说到武器,的确是在刺杀中必然需要的东西。

在击杀吕武的时候,他手中的东西不能够算作武器,那只能是树枝的变异体而已,甚至那东西连普通的刀枪都抵挡不了,就更別提将一位身经百战王爷的大脑袋砍下来了。

边往客栈的方向走着,边注意着街道两旁的店铺。

汴梁城的店铺很齐全,卖各种东西的应有尽有,只是铁匠铺实在是少了点,或许是由于古代帝王遵从儒道的原因,每个过往的人都仿佛是弱不经风的样子。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別小看那些其貌不扬的家伙,一旦燃起了战火,兴许他们会冲在最前面。

春天的天气,变化的实在是快,刚才还是炎日当空,此刻就已经在不觉中飘来了大块的乌云。

看来自己的那卦算得不算准,饥荒兴许与这盛世之年没有什么联系。

伴随着春风,雨滴开始从几千米的高空上掉落下来,以其固有的节奏敲打着光滑的地面。

古时候用来遮雨的伞还是颇有意思的,虽然说是伞,却又像是五彩的图画,上面人物和花草都栩栩如生。起初杨羿天还以为雨滴到上面就会立刻变成洞,后来才知道,油伞的上面的那层纸,是抹上油之后晾干而成的油纸,具有很好的防水功能,看起来既轻便又环保。

虽说是宋朝最繁华的都城,但也不能随便在街上就能遇到卖伞的,看看离客栈还远,只能先找个地方避避雨,等雨停了之后再说。

这场突如起来的雨,并没有按照预计的变小,反倒越来越大,没用多久就在路上的坑洼处积下了不少的水。

杨羿天抬头望了望阴沉的天空,一道道闪电自云层中钻出来,然后在半空中裂开,随之而来的是令所有人都为之骇然的响雷。

看着滚滚的黑云自远方渐渐地向这边飘了过来,少说这雨也要下到明天去。

店铺的屋檐下,多是被大雨阻断的行人,他们也都满怀焦急。

公子与小姐忙着回到府上寻欢作乐,穷人急着回家做那无米之炊,总之贫富有别,非要找个特别相同的地方出来,那也只有是在打雷下雨的时候不会只欺负那些买不起伞的穷人。

在杨羿天的眼中,那些趾高气昂的家伙,实在是令人厌恶,要说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也就罢了,那样还能令人有几分佩服。可他们身上穿的,脚上踩的,哪一样不是靠从他们那些老子的手中拿过来的。恬不知耻不说,还出来炫耀。

那些公子哥,为了摆阔气,基本上每人手里都有一柄宝剑,別看这些只知道吃饭不知道拉屎的家伙们,一副酒囊饭袋的样子,您別说,手里面的剑倒是要比人要好得多。

正巧,身旁有个看来还是比较温和的姑娘,心中也是好奇,于是问道。

“敢问姑娘,你的宝剑是从哪里得来的,可否告知在下。”

杨羿天已经说得很客气了,再配上面部的表情,那简直就是一副奴才相,他老人家啥时候摆过这样的造型,在外面都是装大爷,没有装孙子的时候,可此刻有求于人,也只好低声下四一回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那姑娘将头转过来之后,看了看杨羿天。

“本姑娘的剑岂是能随便告诉别人的,你不要有非分之想,小心本姑娘割了你的舌头。”

“这……!”

杨羿天被那姑娘的话给顶了回来,他还没见识过这么刁蛮的人,自已已经那么客气了,居然还落了这么个下场。脸上不免有些不满,要是换作了从前,非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

还没等消了气,只听那姑娘旁边跟着的丫鬟说道。

“小姐,跟这种小等人没什么好说的,您就是好脾气,换作了奴才,非要给他几个耳光。”

杨羿天怒发冲冠,那个小娘们说两句原本就算了,你一个做丫鬟的居然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的,咱们看看谁想给谁几个耳光。

杨羿天出手迅速,紧上前几步,朝着丫鬟的嫩脸上就抽了过来。

別小看了抽耳光的力道,一般人都能打得对方头昏耳鸣,换作杨羿天这种高手,这么一下就能够将人打得七孔流血,不过对付一个丫鬟还不至于用那么重的手,也就是稍是惩戒。

本以为抽那多嘴的丫鬟几个耳光,却被在半途拦了下来。

杨羿天不觉得有些吃惊,忙向抓住自己胳膊的那人看去。

对方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面相俊朗,唇红齿白,如果你不去细看的话,会误以为他是个女儿家。与之那副面孔不相称的身材略显的瘦弱,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感觉。不过从那对如铁钳般抓住自己胳膊的双手来看,此人的力气绝对不会是像表面一样。再看他腰间悬的那口宝剑,犹如七尺龙泉,在阴暗的阳光下也放着光彩。虽然式样有些不同,但从制作工艺和特点来看,这口宝剑与刚才那位姑娘手中所有的乃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朋友,脾气真是暴躁,尽管她出言不逊,也不能动手打人,以您这手劲,恐怕打在男人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个女儿家。”

杨羿天没想到这个家伙,表面上看着像女的,说起话来也是奶声奶气的。

“难道朋友你想为她出头吗?”

那公子急忙抱以微笑的面孔,将抓着胳膊的双手慢慢地松开以示友好。

“想必是朋友你误会了,龙某只是随同表妹出来游玩,再说我们之间又无深仇大恨,何来出头之说。”

见对方没有什么动作,杨羿天也就放下了心,毕竟自己做事太过于冲动,万一真的打起来,先不说眼前的这个变态公子,就算自己胜了,也会引来官府的注意,实在是太不值了。

“呵呵,不是就好。其实我也只是想问问龙兄表妹的宝剑是何人打造的,并无恶意。”

那公子却还是颇有些礼数,忙道:“原来如此,看来真的是小妹不对了。”

“表妹的宝剑乃是由一位高人所打造的,至于是谁,恕龙某不能相告。如果朋友要打造兵器的话,我可以介绍一家在汴梁城声誉非常好的‘卢记铁匠’,那里的师傅都跟我相熟,你只需要拿我的名帖,那里就绝对会给你便宜许多。”

说着,那公子从怀里掏出一张类似于名片的东西,递给了杨羿天。

杨羿天接了过来,看了看这奇怪的东西。

四四方方的,摸起来不是纸,却像一种特殊的丝绸,上面用五彩的针线绣了几个字。

“龙宽……!”

那公子淡淡地一笑,道:“这是龙某不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