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纱厂老板被带上汽车,陈福生开着汽车迅速穿过几条偏僻的街道,朝工厂区开去。

纱厂老板看着身边一言不发的几个人,吓得全身不断地哆嗦。他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发现根本没有人理他,就声音颤抖地问道:“你们要把我怎么样?你们要多少钱,只要我能拿得出,我尽量拿出来!”

老李冷冷地说:“我们不要钱,我们是人民保安队的,我们要跟你好好谈谈,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纱厂老板看到老李好象是个管事的,就对他说道:“兄弟,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们何苦跟我为难呢?大家都是做生活,都不容易。”

包玉冷冷地说:“你是大老板,我们是穷工人,咱们能一样吗?现在解放了,跟从前不一样了!明白吗?”

纱厂老板听明白了包玉说的弦外之音,他是一个在场面上混的人,能够在这种社会上把生意做得这么大的人,也不是一个什么正经人,他跟什么帮会、国民党政府的官吏都有来往,没做过大的坏事,小的坏事也不少做,这也正是他不愿意和工人合作,一心要把工厂迁到香港去的原因之一。

到了现在,纱厂老板才真正理解到了什么叫做解放,什么叫做工人翻身当家做了主人,他生怕他以前仗着国民党政府的势力,勾结帮会流氓欺压工人,克扣工人工资,延长工人劳动时间,残酷压榨工人的事情被想了起来,他以为工人们现在是要来对他进行清算呢!纱厂老板顿时又吓得全身颤抖,一路上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福生的技术很好,汽车很快来到了工厂区。到了这边,可就真的到了解放区了,到处都能安排关押纱厂老板的地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行动,他们一定要确保成功。为了保险,他们把纱厂老板关在一个停工的工厂的仓库里边。仓库在工厂的后边,不算大,但是很结实,周围没有房屋,只有远处有一个办公用的小楼,那些长枪队员就在那里边住。

把纱厂老板带进来之后,人民保安队的区负责人来了,他在纱厂老板对面坐下,微笑着对纱厂老板说道:“季先生,我们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相信你也是能够理解的。虽然工厂是你的财产,但是,这家工厂的建立,它的生产,都有工人的力量,它的每根纱线上,都有我们工人的血汗。所以,你要为工人们想一想,假如你听了国民党政府的话,把工厂拆掉了,毁灭了,这些为你带来这么多财富的工人们怎么办?希望你能够为工人们想一想,不要抛弃这些工人师傅。”

停了一下,他又说道:“关于共产党的政策,相信你也是明白的,共产党已经多次声明,要保护民族工商业,解放以后,你还可以继续开工厂,继续当老板。而且以后的社会秩序会非常好,再也没有腐败的政府来对工厂进行敲诈勒索了,工厂可以正常经营了,所以我们劝你不要和国民党政府一起走,还是留下继续生产的好。”

这些话其实已经有很多人对纱厂老板讲过了,他对这一切早就知道了。纱厂老板明白了,原来这些工人不是象他想的那样,是来对他进行清算的。既然这样,他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他胆子一大,也就不再哆嗦,说话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强硬的态度。

他说:“既然你们共产党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民族工商业,那么你们应该明白,工厂是我的,我要怎么处置工厂,是我的自由,你们总不能强迫我在那儿开工厂吧?”

他的这种态度,区负责人也是知道的,区负责人冷笑一声:“季先生,你以前对工人做的那些事情我们工人都记得一清二楚,你不是那种正经的生意人,你对工人剥削得非常残酷,还勾结过国民党政府迫害过工人,这些帐我们都记在心上,对你的处理,我们是不会象对待一个爱国的企业家那样做的。”

包玉在旁边插话说:“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我们可以没收那些反动资本家的财产,你想要带着我们工人的血汗钱跑到国外去,我们工人绝对不答应!”

这个话纱厂老板可是没有听说过的,以前工人没有武器,解放军也没有包围上海,工人的力量不够强大,所以对这些资本家是以争取为主,为了要争取这些资本家的合作,对他们说话还是非常客气的,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所以也不必对纱厂老板过于软弱了。

纱厂老板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突然吃了一惊:“什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没收我的财产?”

“对了!你残酷剥削工人,你的财产里的每一分钱上面都沾着我们工人的血汗,你想再带着我们工人的钱跑到国外去花天酒地,重新剥削其他的工人兄弟,我们绝对不答应!”

对有钱人来说,让他们变成没有钱的穷人,比要他们的命还厉害,这下纱厂老板才真的害怕了。

区负责人心里好笑,但是他是代表党来讲政策的,他不能笑,他还是和气地说:“季先生,我们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想一想,然后再回答我。”

说着,他对包玉和老李说:“好好照顾季先生,把政策好好交代一下。”说完,转身走了。

老李和包玉出去送区负责人,顺便商量一下以后对纱厂老板的处理。

包杰冷笑着踢了纱厂老板小腿一脚:“刚才不是还挺硬气的吗?知道我们把你弄到这儿来要干什么吗?没收财产,懂吗?”

工人们大笑。

包杰对旁边的工人们说:“走吧,让季先生好好想想!”

他拉着工人们出去了。

纱厂老板这下吃惊不小,他急忙问看守他的陈福生:“真的要没收我的财产?”

“你以为光没收财产就完了吗?你勾结反动政府,迫害工人,我们要枪毙你!你知道你应该怎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