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岳天雄振奋地说道:“吕西安,你说对了。咱们痛痛快快地撤退!跟玫瑰玛丽拜拜!”

他举起夜视望远镜,巡视周围。他发现脚下的石台面积相当宽阔。北面有一座山峰,那是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东面是峭壁。西面有一个朝下延伸的斜坡,这个斜坡是泥土地,覆盖着厚厚的野草和低矮的灌木。事情明摆着,他们要想离开这个石台,只有朝西面走,下泥土斜坡。

岳天雄跟田小亮、吕西安商量了一下。田小亮和吕西安同意朝西面走。于是,他们不再理会石台下面树林中的玫瑰玛丽和疯狗突击队,顺着泥土斜坡,走了下去。

眼见约翰逊已经带着杨德安冲出了恐怖峡谷,三个大男人的心情都感到轻松了。他们一口气走了两公里路,来到一片草地上。

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夜色消退,天光开始发亮,天地万物的轮廓逐渐显露出来。空气也好像有了活力,轻轻颤抖着,发出低微的叹息。草地上结满了晶莹的露水,清润纯净,像是少女的目光。远处的什么地方,响起了鸟雀的清脆鸣叫,仿佛在宣告清晨来临。

岳天雄振奋地说道:“吕西安、小亮,天要亮了。”

吕西安笑着说:“是啊!天要亮了!我看,咱们把黑色旅甩掉了吧?”

岳天雄收住脚步,仔细听了听,四周一片沉寂,没有任何声响。他欣慰地说:“周围没有动静,看来,咱们是把黑色旅甩掉了。”

田小亮高兴地说:“老天爷,咱们总算脱身了。”

“咱们再走几步,找条小河,洗洗脸吧。”岳天雄说道。

三个人又朝前走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道黑土高坡。在高坡的南面还有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有几十米宽,水量充沛,显得气势雄浑。

田小亮说道:“雄哥,这里有一条大河,咱们好好洗洗。凉快凉快。”

岳天雄同意了。他正要朝河流走去,却忽然感觉到,在黑土高坡后面似乎有动静!岳天雄的心里陡然一惊,慌忙喊了一声:“小亮,吕西安,隐蔽!”

田小亮和吕西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能地躲藏到了一棵大树后面。岳天雄躲到了一块大青石后面。

岳天雄再看那黑土高坡,不禁皱紧了眉头。

此刻,在那高坡后面突然站起一群黑色旅的士兵。他们有五十多人,个个身强力壮、杀气腾腾。这五十多条大汉把枪口对准了岳天雄三人藏身的大树和大青石。玫瑰玛丽站在士兵们中间。她吹了一声口哨,讥讽地说道:“吕西安哥哥、岳天雄哥哥、田小亮哥哥,你们以为你们脱身了吗?可惜啊,咱们又碰头了!我劝你们不要躲藏了!刚才,在树林中,你们靠着大树帮忙逃走了。现在,这里是开阔地带。你们跑不掉了!我要你们马上投降!”

岳天雄的心脏狂跳了几下,暗暗地咬牙了。玫瑰玛丽实在狡猾!她竟然算准了自己会走这条路,带着手下在这里拦截自己。岳天雄意识到,他和田小亮、吕西安又一次面临着危险!甚至可以说,他们三个比在树林中更加危险。在树林中,他和田小亮、吕西安尽管没有退路,却可以靠着那棵大树脱险。在这里,他和田小亮、吕西安虽然可以朝后撤退,但是,他们和黑色旅靠得太近!双方的距离只有几十米,双方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如此短促的距离,人多的一方就显得格外强大!

田小亮和吕西安也感到情况不妙。田小亮紧张地说道:“雄哥,咱们遭到伏击了!怎么办?”

岳天雄稳了稳心神。他朝田小亮举了举手,示意小伙子沉住气。他仔细看了看身后。他发现,在身后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溪流。这条小溪流只有两米宽,水深不到半米。过了小溪就是开阔地。岳天雄摇了摇头。这样的小溪在巴罗河滩上多如牛毛,在战斗中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岳天雄又转回头打量前面的黑土高坡。他看到,在高坡的左手有一棵大树。大树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黑乎乎的东西。岳天雄仔细看了看。他突然明白了,那是一个大型的马蜂窝。岳天雄的心里陡然打了一个旋子。他看过巴罗河滩的资料。按照资料上说的,巴罗河滩的马蜂非常厉害,攻击性特别强。它们可以蛰死人的!于是,岳天雄的心中有了一个念头:他能不能利用马蜂进行一场特种战呢?

此刻,在高坡后面,玫瑰玛丽又叫喊起来:“吕西安哥哥、岳天雄哥哥、田小亮哥哥,你们怎么不说话啊?你们别害怕。我玫瑰玛丽喜欢漂亮小伙子。你们都是英俊男儿,我喜欢你们。只要你们投降,我不会伤害你们。我只会让你们快乐!”

吕西安的火气上来了,斥责道:“玫瑰玛丽,你别做梦了!老子是响当当的法兰西特种兵!老子参加过上百次战斗了!我只会让敌人投降!我绝不向任何敌人投降!”

玫瑰玛丽笑了起来,说道:“好!吕西安哥哥,你既然不愿意投降,我就不让你投降。只要你把杨德安交给我,我就放你们走,绝不为难你们。”

吕西安朝岳天雄做了一个鬼脸。到了这个时候,玫瑰玛丽还以为杨德安在他们身边。这表明,他们的行动取得了百分之百的成功!

玫瑰玛丽眼见吕西安不肯让步,改变了谈话对象,叫喊道:“岳天雄哥哥,咱们打了一夜的仗,碰了两次面,你始终不跟我讲话。我知道,你会说西班牙语。我希望,你跟我说句话。”

岳天雄觉得好笑了。玫瑰玛丽竟然点他的名了。他当然不能再沉默。他用西班牙语说道:“玫瑰玛丽,我是岳天雄,我觉得,你是个漂亮姑娘。你应该过正派的生活,不应该跟黑色旅搅在一起!我劝你改邪归正,悬崖勒马!”

玫瑰玛丽马上回应:“岳天雄哥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劝我离开黑色旅,我愿意考虑。你看你的右手,那里有一个灌木丛。我有个想法,你和我去灌木丛,咱们两个单独谈谈。咱们说说心里话。咱们要谈得好,我就离开黑色旅,跟你走!”

岳天雄的心脏翻腾了一下。玫瑰玛丽的脑筋转得真够快的!居然要和他去灌木丛,两个人单独谈谈。这位美女强盗还许诺,两个人如果谈得好,她就离开黑色旅。但是,岳天雄已经看透了。玫瑰玛丽在犯罪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不可能回头了。她约自己去灌木丛,肯定是想捣鬼。岳天雄调侃地说:“玫瑰玛丽,我是小伙子,你是大姑娘。咱们单独相处,不方便!”

玫瑰玛丽笑了起来,说道:“岳天雄哥哥,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大姑娘害怕跟你们小伙子单独相处,你们小伙子可从来不怕跟大姑娘单独相处。实际上,你们小伙子就喜欢跟大姑娘单独相处。你是堂堂的男子汉,为什么不想跟我单独相处?这不合常理嘛。好了,咱们两个去灌木丛吧。我会让你高高兴兴、心满意足的。”